打开

66岁老大爷哭诉:瘫痪在床后,我才发现,最亲的人都不如住家保姆

subtitle
小妹感情说 2021-11-26 14:18

当今社会,养老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

好多老人都过着“老无所养”,“老无所依”的孤独悲惨的生活,甚至在去世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静悄悄地离开,无人知晓。

这是时代的悲哀吗?我觉得不全是,也许,与老人自身对自己未来的人生规划不明确或者不合理有关吧!

从小到大,“养儿防老”,“付出终会有回报”,这些古话我们早已听烂了,耳朵都听出茧子了,但是,事实果真如此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我叫李长春,广西柳州人,今年66岁。

我下身患了半身不遂已经整整五年了,如今每天瘫痪在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老婆远嫁,儿子远离,现在只有一个住家保姆跟我在一起,每月付给她的工资是4000元,要花掉我退休金的一大半。

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自己很幸运,而且非常感恩上苍,因为每月有一笔可以自由支配的退休金,让别人来伺候我,否则,我早已命归西天了。

03

我的老婆叫许爱花,是广西北海人,我们是在柳州的一个螺丝粉厂相识的。

当时,我在这个厂里做主任,她做会计,由于平时业务往来接触比较多,这样一来二去,我们的关系就变得熟络起来了。

再加上当年我们都是二十来岁,正处于情窦初开的年纪,所以两人就暗生情愫,彼此心投意合,心照不宣。

04

那个年代,没有微信,没有qq,也没有电话,最流行的交往方式就是写信。

于是,为了表达对她的爱恋,我每天都会给她写一封信,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情书”。

因为我是高中毕业,在当时,算是高文凭了,写这样的一封情书,对于我的文学创造能力来说,简直是绰绰有余。

而爱花呢,每次接过我递过来的信,脸就“唰”地一下红了,然后会快速地跑开。

05

可是,由于那个工厂的戒备森严,明确规定男女之间不允许谈恋爱,我们俩一直偷偷摸摸的恋爱,竟不知被谁给举报了,厂长调查后,立刻对我进行了记过处分,并撤销了我“主任”的头衔。

我气不过,考虑再三,就主动提出离职,炒了老板的鱿鱼。

一个月后,我就被柳州的另一家做药材的工厂挖走了,这是一家国营药店,属于国家控股,我在里面当了一名做药材的员工,虽然工资远远不如之前的那个私营工厂,但是却属于国家单位,福利待遇好,以后老了也有保障,对此,我也很知足了。

06

半年后,我跟爱花结了婚。

那个年代结婚,不像现在的年轻人,要车要房要彩礼,而当时女方要的,一般是三样:自行车、缝纫机和手表,而且是只能选择其中一样。

爱花选择了“缝纫机”,说她实在不想在工厂里面打工了,想做裁缝,给别人做衣服,一方面自己喜欢,另一方面,是手工尖,赚钱也轻松点。

07

就这样,结婚后,我们都各自忙事业了。

由于我在工厂里的业务娴熟,工作踏实稳重,很快被厂领导提拔为管理层,任命为副厂长,管理着下面一百多号员工。

而老婆爱花呢,天生心灵手巧,做出来的衣服很别致好看,深受顾客的喜欢,慢慢地,周围好多邻居,朋友都争抢着让老婆给做衣服,每天门口络绎不绝,生意好不红火。

08

两年后,我们的儿子出生了。

由于当时国家推行的政策是“一对夫妇只允许生一个孩子”,而且我还属于国家工作人员,所以,儿子出生后,我就让老婆去医院做了结扎手术,严格遵守国家政策制度。

做完之后,我们才知道,今生今世,儿子就是我们夫妻俩唯一的宝贝了。

我们也发誓:一定要把毕业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儿子身上,让他有感恩之心,同时感受到这个世界的良善与美好。

09

这样,我们一家三口过上了幸福美满的小日子。

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却是“小富即安”,别人也都很羡慕我们,说我们活出了他们所渴望的人生。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儿子很争气,考上了南宁的一所重点大学,学得是物理运用,毕业出来,虽然拿的是大学本科文凭,但是国家不包分配,得自己找工作就业。

10

于是,从儿子上大三的开始,我就托人四处找关系,帮他安排工作。

等到他大四实习期间,当别的同学还在每天挤公交挤地铁,为工作的事整天忙碌奔波时,儿子的工作就已经定下来了。

在市电业局工作,做电路维修业务,工作稳定,也比较接近他所学的专业,对此,我一直悬着的一颗心也总算落了地。

当然,这中间花了不少钱,甚至几乎把我们这半生所有的积蓄都花进去了,但是,为了儿子未来的前途,我们花再多钱都心甘情愿。

11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我已经六十岁了,到了法定退休的年龄。

儿子也早已成家,步入了中年,并且有了两个聪明可爱的双胞胎儿子。

我想着,自己辛苦工作了大半辈子,终于可以喘口气享清福了,平时吃吃喝喝逛逛,无聊的时候,还可以逗逗小孙子,陪老伴聊聊天,享受天伦之乐。

12

可是,老天爷就是如此的不长眼。

有一天,当我早上醒来后,忽然发现,自己的两条腿完全动弹不了了,紧接着,感觉拿筷子的两只手也变得僵化了,然后,我的神志开始不清,两只眼睛模糊了,看不清眼前的任何东西。

老婆吓坏了,急忙拨打“120”,不一会儿,医院的救护车赶来,把我送到急救中心。

经过四个小时的抢救,我终于苏醒了,但是,医生的诊断结果也让我的心凉了半截:半身不遂,也许未来会是植物人,现在是早期,积极配合治疗的话,可能会有奇迹。

13

其实,这还不是让我最伤心的事,最令我心寒的是,老婆爱花自从得知我的病情后,她表现出来的那种不冷不热的态度。

是的,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跟我朝夕相处,患难与共,一同走过三十多年风雨人生路的老婆,在生死关头,竟然是如此对我。

她坐在了我的床边,边哭边说:

“长春,你可以骂我,也可以打我,但是,我真的不想把自己的后半辈子都耗在一个植物人身上,每个人都有追求自身幸福的权利,我要离开你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我们离婚吧!”

14

简直是晴天霹雳!

当她把早已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放在我眼前,让我签字按印时,我感觉自己的心如死灰,我也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真想质问苍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样的人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最后,我想到了一线希望:儿子。

只要儿子不放弃我,我就会很好地活下来,积极配合治疗,因为儿子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牵挂。

谁知,当我给儿子打通电话,把我的病情和她妈妈跟我要离婚的事实说完后,儿子竟然没有任何表态,只是一句冷淡地回应:“我知道了!”

15

这回,我彻底死心了,我忽然想大笑,第一次觉得,自己活得好失败啊!

这辈子风风雨雨,努力拼搏,时刻想为老婆、为儿子创造一个温馨浪漫的家。

无论自己多么的劳累,都舍不得让他们受半点委屈。

本以为在他们心中,我就是一座大山,一棵大树,到头来却发现,我竟然如此地一文不值,就像一抷黄土,被他们随意丢弃。

想到这,我又想大哭,内心涌现出来太多的辛酸和无奈。

16

如今,五年过去了。

老婆听说早已改嫁,一直杳无音讯,儿子一家四口一年会过来看望我几次,每次都是说他们的生活很不容易之类的,我不再有任何怨恨,我觉得,他们能过来看我,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恩宠了。

无奈之下,我雇佣了一个住家保姆,广西当地人,性格爽朗,做事麻利,每天要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我付给她劳动报酬。

我觉得,这样的雇佣方式挺好,谁也不欠谁,各取所需,各自幸福。

至于以后会怎么样?谁知道呢?管它呢,能多活一天算一天吧!因为一个人来这世上走一遭,太不容易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