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宜宾长宁清河庄园:家国情怀里的“博物馆”

subtitle
宜宾传媒网 2021-11-26 12:0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畅游宜宾#碧绿的竹林,清澈的溪流,幽静的小径,悬天的飞瀑,啾啾的鸟鸣,还有竹林里投下的斑驳而细碎的阳光……

在宜宾长宁,片片翠竹林遮天蔽日,云蒸霞蔚之中,林间小道石板湿润,苔痕鲜绿,竹林、溪流、古建筑,俨然一派“桃花源”景致。竹林隐美景,清泉石上流,让人恍惚置身于江南水乡。

谁又能想到,在长宁除了这样摄人心魄的满眼绿意,继续往深处走,还别有洞天。从长宁县城出发,往鱼龙村方向,沿着道路,穿过竹林,与隐于山野间的清河庄园,来一场穿越古今的邂逅。

归于山野,窅然自在

每个人心中都装有一处自在天地,或归于山野,或藏于闹市。一处向往之地,总是潜藏着过往的种种与往昔的美好,但凡隐秘的角落,便会装满只闻其声不见其形的人的所有想象。如今展现在人们眼前的这座古色古香的宅院与它从前的模样有些差别,但仍能给人以强烈的视觉震撼。

清河庄园原名清河园,原址位于长宁县城,最初是清朝晚期张老先祖开办的一个书院,至今已有约100年历史。书院废弃以后,张玉龙在旧址上重建了仿古民居清河园,成为了宜宾市文联、作家协会的创作基地,更是“家文化”的一个缩影。

之后因顺应城市发展建设要求,便由长宁县城搬迁到了鱼龙村,新建的清河庄园还保存着原有的建筑风貌:立于高敞的屋门下,灵动的建筑,气派的飞檐翘角,行云流水的书画,遍布历史痕迹的收藏……整个宅院文化底蕴显得非常厚重,当年庄园的气派景象似乎依稀可见。

这个宅院的主人,是75岁的张玉龙,虽年过古稀,但他精气神十足,脸上总是挂着乐呵呵的笑容,谁又能想到,现在这座清河庄园原本是仅有两三间平房的村公所,经过精心地改建与复原,才有了如今的模样。

张玉龙把“百忍家风”和家训的内容,系统地体现在宅院里,他的家庭先后获得了首届宜宾市“最美家庭”称号等上百种荣誉。

张老作为长宁县一名资深县政协委员,多年来一直活跃在基层,收集民情民意,至今提出建议意见已超过百条。在2016年初召开的长宁县政协会上,张老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办群众文化活动中心,经常举办读书会、笔会、诗词歌会等活动。”

从2002年开始,张老先后组织龙舟协会、龙灯协会、收藏家协会、观赏石协会、民间文艺家协会、古玩业商会和台胞台属联谊会等民间协会,举办了上百次的民俗文化活动,成为了大伙儿眼中名副其实的民俗爱好者和参与者。热爱公益、热爱社会、热爱人生,他与社会各个层次的人保持着密切的接触。

川南第一床,大如一间房

在清河庄园中,收藏着张老从四处“淘”来的古董和工艺品,古床、竹工艺品、台桌、戏服、书画……说起庄园中的种种收藏,他言辞间是掩饰不住的自豪与荣耀。在这之中,最令人惊叹的,是一张古床,被称为川南第一床。

据张老介绍,这是一张清朝中期的“满铺牙床”,是从长宁县古河镇飞泉寺岩上收来的,原为清朝一尤姓秀才所制。古床长4米,宽4米,高3米,一张床16平方米,要一间较大的屋子才能摆放得下,单是床边就有10多公分宽。

这张古床睡觉时要经过三步坎才能上床榻,床榻四周相通,方便侍仆服侍主人,床榻两头的通道是丫鬟睡觉的地方,分别有一米宽。床后设有文阁台,陈放书籍、衣物、首饰、烟灯(枪)等生活用品。床的榻板很宽,榻板两头是梳妆台,旁边有放洗脸盆的台子。

说它是川南第一床一点不假,它比夕佳山陈列的古床还大,结构也复杂得多。除此之外,古床上木雕艺术也是一绝。床的主体吊檐是雕的凤凰,四周配以狮、鹿等吉祥物为衬托,床裙点缀有麒麟、蝙蝠和杂宝等图案,喻意福禄寿喜、吉祥如意。精美的木雕让人眼花缭乱,赞不绝口。

如果跳出收藏的范畴,清河庄园给予当下宜宾人的,还有数百年延续的家风和风情图卷。在这里,你可以尽情勾勒出当年张氏家族的生活和他们所传承的民俗文化,有一种别样的仪式感。

以家风为魂传承家族文化

从古至今,家风的内涵都很丰富,张玉龙家庭所传承的是“百忍家风”。所谓“百忍家风”,就是张玉龙所在的张氏家族,在家族兴衰的一百多年时间里,总结概括出来的100多条为人处世的训诫。

张玉龙介绍,“百忍家风”的内容有1000多字,家训只有40个字,但涵盖的道理却是无穷无尽的。

“人生不怕百不忍,人生只怕一不忍;不忍百福皆雪消,一忍万祸皆灰尽。”这是张玉龙张氏家族的一则家训。

张家堂屋,这间不足10平方米的“百忍堂”,受场地的限制只呈现了百忍家风的一部分内容,在张老看来,这些内容都是家庭教育中最实用和有效的教条。他还专门请人画了一幅“张家百忍图”,想以此方式将家风更好地传承下去。

家风家训代代相传、生生不息,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家风,是沉淀于血脉的气质,是生生不息的力量,是守望,也是传承。相比物质财富,优秀的家风家训才是留给后人真正的无价之宝。

作为历史的见证者与传统文化的坚守者,张玉龙与清河庄园有足够多的理由被更多人所记住,毕竟,我们传承的文化,总该是多元而有内涵的。

如今的鱼龙村,仍是峰峦叠翠,远山含黛,群山环抱之中,可见一座满载文化的大宅院隐于其中,这座山野间满载文化的庄园,多了几分神秘、几分传奇,静静等待后人开启……

作者:《新三江周刊》记者 曾静

来源:《新三江周刊》宜宾传媒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