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50年县委书记正讲话,一蒙古“奴隶”突然冲上台:我是红军营长

subtitle
历史侦查处 2021-11-26 11:58

1950年青海西宁开群众大会,突然,一名穿蒙古长袍的汉子闯入会场,抓着书记尚志田的手嘴里说着含糊不清的蒙古语,书记赶紧找来人翻译才知道:这个“蒙古大汉”竟是我军老红军营长!

1936年红四方面军西渡黄河,向盘踞在青海、甘肃的军阀马步芳、马步青发起进攻。起初,红军战士连战连捷,相继克复了古浪、永昌、山丹、高台等大片地区,可伴随着战线拉长,红军所经之地皆人烟稀少,群众工作基础薄弱以及地形不利、水土不服,红军的作战陷入了全所未有的困境。

1937年1月28日,倪家营子战斗打响,在惨烈的突围战中,红军战士打退敌人八九次疯狂进攻,取得了歼敌近万人的战果,但自身也损失惨重,红军战士不得不分兵退入祁连山暂避敌人锋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十军八十九师二六九团二营任副营长廖永和在倪家营子战斗中由于右腿负伤,在一次急行军中不幸掉队。拄着棍子的廖永和,冒着朔风大雪的酷寒天气继续向大部队开进的方向追赶,沿途他遇上了另外11名掉队的同志。于是,一行12人在相互帮扶下艰难朝着祁连山方向行进。

单薄的棉衣无法阻挡高原上刺骨的寒风,磨破的草鞋浸透了冰冷的雪水,12名红军战士走啊走,20天的雪地行军,他们走到了青海的木里地区,找了个岩洞暂时栖身了下来, 身上仅剩的一点粮食也吃完了,他们拣些野兽皮骨用雪水煮了吃。到最后就连身上的皮带也吃光了,众人只好远距离外出觅食。

可外出觅食的红军战士频繁遭到土匪的袭击纷纷丧命,再加上青海一带狼豺遍地,恶劣的自然环境和严重的匪患,一支12人的队伍最后只剩下廖永和与一名14岁小名叫“火娃子”的红军战士了。

廖永和正式成为红军战士时也是14岁,12岁那年他当儿童团员给红军站岗放哨,1932年他跟随红军大部队转战河南、湖北,凭借着作战勇敢、悍不畏死,他先后从一名普通小兵做到了代理营长的职务。只是没想到在倪家营子战斗中腿部受伤掉队,眼见着二人在岩洞中陷入坐地等死的绝境,他们一度认为这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就在他们陷入绝望之际,一名蒙古族大妈和她的儿子及时出现,他们带来了10多斤小米、10多斤麦面和1斤盐巴,靠着这些食物二人又撑了半个多月。半个多月后,粮食吃完了周围也找不到任何吃的东西,蒙古族大妈见他们可怜就把他们带回了家。

没想到,蒙古族大妈的丈夫是个大奴隶主,此人阴狠狡诈、心黑手狠, 见到只剩半条命的廖永和他想用枪把廖永和打死,幸亏蒙古族大妈拼命阻拦,于是他就把“火娃子”强行抓走拿去做奴隶,从此“火娃子”开启了非人的生活。

渐渐地,在蒙古族大妈和儿子的悉心照料下,廖永和的伤势痊愈了,阴毒的丈夫见廖永和伤愈,便把他强行抓起做了奴隶,无奈的廖永和只好穿着蒙古长袍,学说蒙古语开始给他的奴隶主做着繁重的体力劳动。廖永和尽管遭遇了一系列痛苦的经历,但他从来没有忘记党的教诲,他一心渴望逃出奴隶主的魔掌,寻找镰刀锤子的红军队伍。

1949年9月西宁解放,廖永和听说后心情非常激动,但奴隶主对他监视却日趋严密,生恐他会投奔解放军带人回来革他的老命。廖永和知道一个奴隶主断然不会放任他的奴隶投向光明,于是趁着夜黑风高奴隶主被哈萨克人袭击的混乱局面,廖永和解下一匹马如离弦飞箭似的朝着西宁狂奔而去。

到达西宁后,廖永和看到县委书记尚志田正在群众大会上讲话,可他常年生活在蒙古人的部落中,周围全是蒙古人,在这种语境下,他的汉语反倒退步了,仅能听懂一些“减租减息”类的词汇。他没法清楚了解我军宣讲的政策,激动之下,廖永和突然闯入会场,跑到主席台上紧紧抓住书记尚志田的手,声泪俱下的用含糊不清的蒙古语说了一大串话,尚志田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懵了, 连忙找来人翻译才知道,眼前的这个穿着蒙古长袍的汉子竟是我党失踪了十几年的老红军营长!

尚志田搞清楚了廖永和这么些年悲惨的经历后,便开了证明让他去找省军政委员会主任廖汉生,廖汉生了解到他的特殊情况后却很是为难,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与廖永和一起的战友都牺牲了,没有人能完全证实这些年他的真实遭遇情况。见到队伍不要自己了,廖永和边抹眼泪边用蒙古语说道:“我想党、党,党来了又不认我,这就活该我受苦。你们不要我,我只好回去当奴隶。”

这一席话说得穷苦出身的廖汉生心里五味杂陈,为了避免误伤自己人,也为了考验一番,次日,廖永和被安排进了省青年干部训练班学习。在训练班里廖永和刻苦认真,思想端正,深得师生的一致好评。

一次,有个奴隶主在学员中间散布谣言:“马步芳要回来了。你们在这里学习,马步芳回来首先要杀你们这些‘二转子’(指积极分子)。 ”在奴隶主的煽动鼓噪下,学员们思想陷入了混乱,廖永和就赶紧向上揭发了奴隶主蛊惑人心的言论,很快我党就将其绳之以法。1950年学业结束后廖永和被任命为都兰县德令哈区当区长,后来还一路成长为乌兰县第二书记。

1973年廖永和光荣离休,组织上为照顾他让他回老家军养所安度晚年。 廖永和晚年常说:“我个人流落青海草原十二年,是党第二次把我从水深火热中拯救了出来,我决不能忘记党的恩情,要跟党继续革命到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