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4岁婆婆要求儿媳养6岁小叔,儿子卖房远走他乡,婆婆后悔莫及

subtitle
卢卡斯写日记 2021-11-29 01:10

01.

杨绛先生曾在《我们仨》一书中说:“我们这个家很朴素,我们三个人很单纯,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着力所能及的事。”

在生活中,很多人都喜欢和谐的家庭环境,亲人间互相体谅和帮助,用责任将杂乱的音符串联起来,一起奏出和谐与温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也有这样的家庭,处理不好家人之间的关系,导致矛盾不断,甚至伤了彼此的和气。

耿玲的婆婆就是这样,自从二胎政策开放后,她不顾自己年龄已大,执着地想要完成生二宝的梦想,在耿玲怀孕那年,也成功怀上了二宝。

耿玲和丈夫王鹏结婚3年,两人都是事业型,一直拖着没要孩子,让公公婆婆很不满意,说老王家三代单传,可不能在他们手里断了香火,赶紧要个孙子,他们也能给祖先一个交代。

其实,不用公公婆婆催,耿玲和王鹏也有自己的打算,他们计划好了,等王鹏升任到主管的位置,收入也有所提高,这样就算耿玲放下工作,也能维持家庭正常的开支。

所以,当耿玲怀孕后,第一时间就向公公婆婆报喜,让他们别再担心了,做好当爷爷奶奶的准备,但婆婆看上去根本没有那么高兴,这让她感到很奇怪。

平时,耿玲和王鹏住在市里的房子,自从怀孕辞职后,她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回乡下看公公婆婆,她发现婆婆好像变胖了,婆婆也笑着说:“就是,最近吃的有点多,都胖了一圈。”

中老年女人发胖很正常,耿玲也没往心里去,等怀孕5个多月回家时,却发现婆婆肚子比自己还大,她这才吃了一惊,在她一再追问下,婆婆告诉她,说自己已经怀孕7个月,快要生二宝了。

本来,如果这件事提前跟他们商量,耿玲和王鹏也不会生气,每个成年人都有生育的权利,但他们不该隐瞒这件事,看着耿玲沉默,婆婆说:“还不是担心你们不愿意,我这也是意外怀孕,老来得子是喜事,没想到你也刚好怀孕了,要说也是好事,两个孩子可以一起长大。”

耿玲没有说什么,回家跟自己母亲打电话商量,能不能提前办内退,来照顾自己坐月子,幸好母亲不计较,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02.

有天,耿玲正在家里煲汤,王鹏给她打电话,说是婆婆住院了,很危险。

吓得耿玲赶紧跟他回去,到了医院,就看到婆婆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孩子早产一个月,还在保温箱里,万幸的是母子平安。

公公站在病床边,完全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怎么照顾婆婆,耿玲叹口气,让王鹏打了盆热水,帮婆婆擦洗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又给婆婆买来一碗粥,喂她吃下去才回家。

耿玲自己月份也大了,不敢天天去照顾婆婆,但公公给王鹏打电话说:“你赶紧想办法,过来照顾你妈,我血压高,照顾不了。”

“你这会血压高了,那又为啥要生二胎呢?”

“还不是怪你们,一直拖着不生孩子,要不是害怕老王家断了香火,你妈至于受那么大罪吗?”公公理直气壮地说。

说到底,还是怨自己了,王鹏气得要把电话摔了,耿玲劝住他,说都已经生下来了,生气也没用,不如给你妈请个月嫂吧,花点钱不用影响你上班。

想想也只能这样了,王鹏第二天去找了一个月嫂,带去医院照顾自己母亲,这件事才算过去。

耿玲生孩子时,没有告诉公公婆婆,知道他们也帮不上忙,而且自己母亲来身边照顾,倒也没那么多事。

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身体健康很好带,婆婆的孩子却经常生病,让公公招架不住,没过几个月,就囔囔着要让婆婆来耿玲家,说是两个孩子在一起好养。

耿玲是拒绝的,她知道孩子小,体抗力弱,一个孩子生病,很容易会传染给另一个孩子,到时候两个孩子都不好带。

因为这件事,婆婆对耿玲很有意见,认为养大儿子都是白眼狼,娶了媳妇忘了娘,小时候把你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现在自己弟弟需要照顾了,却不管了,真是太没良心了。

王鹏被骂得心里烦躁,只能三天两天往老家跑,陪他们带孩子去医院看病,自己的工作也大受影响,季度任务也没完成,扣除奖金不说,还有可能会被降职。

03.

为了不影响王鹏的工作,耿玲只得同意让公公婆婆住过来。

自从他们来了后,家里一下子显得很拥挤,洗衣做饭的任务都落到了耿玲母亲身上,好在她性格温和,也不计较什么。

只是这样一来,家里的开销就大了,公公每月有4000多的退休金,这也是他生二胎的底气,觉得自己有能力养活孩子,王鹏也不客气,要求他每月拿出2000元生活费,要不然就回老家去。

公公答应了,每个月给王鹏2000元,就这样,一大家子将孩子抚养到了6岁,眼看就到了上学的年纪。

耿玲和王鹏的计划,是让自己孩子上私立学校,教育质量好一点,自己也可以放心地去上班,给家里增加收入。

公公婆婆对此不屑一顾,说他们瞎浪费钱,上公立学校一样读书,耿玲也不跟她抬杠,给自己孩子去报了名。

可没想到,公公婆婆在开学前反悔了,可能听到邻居们说,私立学校条件好,对孩子学习和生活照顾得都不错,他们动了心思,晚上就跟王鹏商量,要让他弟弟也上私立学校。

王鹏问母亲:“私立学校一年22000的学费,而且一次性交,你能不能拿得出来?”

“不能,这笔钱22000的学费你出,你是大哥,你不出谁出?”

“我是大哥,也没有要求你们给我生弟弟!”王鹏气得脸都红了。

“你真是没良心呀,想想我们把你养这么大,操了多少心,花了多少学费,你就是报答我们,也应该抚养你弟弟呀!”

眼看着婆婆准备打苦情牌,这是要转移责任呀,耿玲一激灵,赶紧问道:“妈,你的意思是以后小叔都归我们抚养吗?”

“对呀,我们年纪大了,一个孩子也是养,两个孩子也是带,你们权当多生了一个孩子,很快就养大了。”看着婆婆的理直气壮,耿玲有点心寒。

晚上,王鹏和耿玲做了一个决定,把这套房子给卖了,刚好王鹏单位准备去外地开分公司,他直接申请过去了,准备带着老婆孩子远走他乡。

等公公婆婆知道他们把房子卖掉后,气得跟他们大吵:“你们走了,我孩子怎么办?”

“谁生的孩子,谁养!”这一次,王鹏和耿玲不准备再让步。

在家庭关系中,我们应该理清自己的位置,即便是自己的儿女,也不能用道德绑架,要求大儿媳去抚养小叔子,这种思想在根源上就是错的。

既然是错的,就该及时止损,这不是冷漠无情,而是正确的选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