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狗男人的下场

subtitle
渡娘有故事 2021-11-25 21:1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在婚姻登记处递交了离婚申请之后,彭传芳跟孙成昊吃了顿饭。

彭传芳接过菜单咔咔一顿点,全是辣的:大盘辣子鸡,麻婆豆腐,香辣鸡翅——还是变态辣的。然后在孙成昊一脸怀疑下把菜单递给他:“想吃什么自己点吧,其实咱俩从一开始就过不到一块儿。这么多年了,我都快忘了我其实是无辣不欢的。”

孙成昊想到这些年里餐桌上确实没出现过一点辣,不免心中有愧。都说两性关系里谁爱得深谁吃亏,这话一点不假。至少他们从相识到后来一起走过的二十多年里,一直是彭传芳迁就他的。

“愣着干嘛,点菜啊!等过了三十天冷静期,咱俩就桥归桥路归路了。到时候你的三餐就得你自己——哦不,由她负责了。不过也挺好,反正她也不吃辣。”彭传芳碰碰他的胳膊。

孙成昊惊愕,无心看菜谱。本来这段儿胃口也不好,有点厌食,就对服务员说“加个蒸蛋”,把菜谱交还于她,再次垂下了头。

“怎么就点个蛋?”他越是表现出良心不安的样子,彭传芳越恨他转深,嘲讽道,“没胃口?还是跟我这个前妻吃饭没胃口?不是我说你,这个年纪了,多注意着点。想练出好身材,光节食是不行的。饿得哗哗掉秤,气色跟不上,没有气力,满足不了人家,一样白搭。没听过那句话嘛,‘没有犁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可不是谁都跟我似的,清心寡欲。”

说罢冲他恶趣味地眨了一下眼:“悠着点儿哈!”

孙成昊面上有些挂不住,然而好奇心终是战胜了羞耻感,他问:“你怎么知道她不吃辣?”

“你给她点过那么多回外卖,每次都备注不放辣。你是不是觉着自己运气挺好,不会被发现,所以连订单都懒得删?”

那可都是他出轨的铁证,孙成昊无地自容,头垂得更低了。

彭传芳则于这一刻破防,颤声道:“我跟你结婚二十年,都不知道你是这么细心的一个人呢!”

她嘴巴在笑,眼却在哭,像极了《霸王别姬》里的蒋雯丽。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不会放下姿态去追赶一个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男人。不会为了他放弃吃辣,不会牺牲自己的睡觉时间二十年如一日地早起做早餐,更不会在第一次发现丈夫出轨时选择原谅。

2

没错,孙成昊跟那个叫周露的女人多年前就好过。她是孙成昊学生时代的女神,离婚后空虚寂寞冷,找上了孙成昊。

那时彭传芳年轻,对孙成昊有感情,孩子又小,她选择了原谅。

直到今天,她再次发现了他们苟且的铁证,才意识到当初的自己有多傻。

奸情的生命力远比她想得顽强得多。你烧得了看得见的枝蔓,烧不掉埋藏在地底下的根须。她甚至不确定他们是分开以后又复合了,还是这么多年来压根儿就没断过,把她当傻子耍呢!

痛哭之后,彭传芳做出了决定。既然他们爱得这么深沉,她愿意给他们让道。反正儿子已经大了,在念大一,她也没什么好顾虑了的。于是跟儿子通过气儿之后,她平静地跟孙成昊提出了离婚。

孙成昊本来还有点挣扎,毕竟二十年来彭传芳任劳任怨,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更把他照顾得舒舒服服。

他有些不忍。

周露呢?她一贯养尊处优,听闻她离婚以前家里一直有保姆做事。她虽说不上十指不沾阳春水,但绝对算不上是个操持家务,伺候爷们儿的好手。

然而孙成昊思量想去,最终还是决定离。横竖自己还有些钱——尽管他作为过错方,在财产对半分的基础上多给了彭传芳一套房子,他自己也还有一套房子一辆车外加八十万存款呢!以他在公司的职务,他的收入和那八十万存款足够他跟周露雇个保姆过舒服日子。

反正她儿子跟了前夫,只要她没外心,不吃里扒外就行。

人这辈子太短了。穷人能有个糟糠妻,吃饱穿暖就不错了。他又不穷,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他对彭传芳只有感激没有爱,对周露才有。

“行,吃完了,别干坐着了。”彭传芳听到他手机震动了,识趣儿地起身,“你也不用回那个家了,直接去她那儿吧!提前预个热,尽快熟悉熟悉新身份。毕竟你俩暗处待了这么久,乍见到天光,兴许还不习惯呢,东西你想什么时候拿走都行,记得锁门。”

孙成昊本来还想回去把这三十天的夫妻程序给走完,听彭传芳这一说,他也松了口气。因为周露昨晚还提了这茬,说那什么冷静期实属搞笑,让他交了离婚申请就回“新家”。

新家,自然是指孙成昊跟周露的那个家。

3

孙成昊刚发动车子,医院发来信息提醒他体检报告出来了。

他于三天前做了个体检。说起来还是彭传芳提醒了他,她看出他食欲不振,气色不好,只当她是在“那边”纵欲过度所致。

事实上他身体不适已经有挺长一段时间了。最明显的是胸闷气短,呼吸不畅,偶尔还干咳。总而言之就是有点不得劲儿。

不过他也没往深了想,也以为是上了年纪,体能消耗过度所致。

可不么?要不是那段时间彭传芳工作量大,他跟周露私会的次数过多,彭传芳还未必发现得了呢!

孙成昊做体检纯粹图个心安,以为是肾虚什么的,开几副中药调理调理就好。结果拿到报告他傻了眼:医生说他肺部有个结节,需要做穿刺活检确定病情。

这个节骨眼儿上,检查出这么个结果,孙成昊十分烦躁,思来想去,他决定谁也不告诉,等穿刺结果出来再说。

周露早早搬进了孙成昊的房子里当了女主人,孙成昊去家政市场找了个阿姨,但人家家里有事儿要晚十天半月才能到岗,他俩不得不下馆子叫外卖。

连吃几天,周露闹了情绪。

没办法,半辈子没下过厨的孙成昊只好挽起袖子给爱人做汤羹。几道菜炒下来,脸咳成了猪肝色,肺都憋肿了。

孙成昊是真疼这个女人。

晚上周露窝沙发上看剧,孙成昊熬夜陪她。给她倒水拿纸巾,切水果盖毯子。她脚冷,就把她两只脚暖在自己怀里。周露爱躺在浴缸里敷面膜,孙成昊给她放热水滴精油。周露才咳嗽两声,孙成昊冰糖雪梨就安排上了。

倒是他自己咳了那么久,周露却毫不在意,只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少抽烟。

孙成昊这辈子没这么尽心尽力地服侍过女人,并非他情愿,而是周露太能撒娇了。她把女人的那套运用得炉火纯青,深知孙成昊的软肋,把他拿捏得死死的。

彭传芳是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她则是千娇百媚,搔首弄姿。

4

那日,孙成昊切菜时不慎切到了手,周露心疼得直掉泪,给他翻箱倒柜找创可贴,东西没找到,倒是把屋里翻了个乱七八糟。

孙成昊下意识想到了彭传芳,她每天那么忙,又要上班又要操持家务还得照顾他们爷儿俩,你随口问她个东西,她想都不用想就能告诉你在哪个房间哪个柜子哪个抽屉……

孙成昊不禁伤感。倘若自己好好的,他甘愿给周露忙前忙后,这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他懂。可眼下,他的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万一真有什么,到时候他还能指望她照顾自己?

孙成昊不敢想。

当晚,孙成昊没洗碗,那碗就一直搁到第二天中午。

中年少女周露像一只供人欣赏的瓷瓶,要保持高贵和美丽,怎么能做洗碗这种俗事呢?她比同龄人都显得年轻不是没有原因的。

要想保持让男人欲罢不能的仙气,就得一辈子远离烟火气。

好在阿姨终于到岗,解救了孙成昊。

阿姨能顶半个彭传芳,欠缺的那点周到与服帖,有周露的温柔和妩媚顶上,倒也足以抚慰他的心灵。

彭传芳很快从别人口中得知了他俩的近况。他们都说孙成昊很疼那女人,女人也有手段,哄得孙成昊神魂颠倒。他俩常常在小区牵手散步。

有人慨叹:啧啧,这两人没孩子在身边,家务活儿有保姆干,简直是神仙般的日子。难怪孙成昊要离婚。男人喜提第二春,醉死花下也销魂啊!

以前彭传芳只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十年八年过去了,现在却觉得这三十天跟三十个世纪一样漫长。

然而就在离婚冷静期仅剩三天时,孙成昊突然回来了,不是取个东西就走的那种回来,而是一个迷途知返的男人要回归家庭的那种回来,他单方面向婚姻登记处撤销了离婚申请。

他不离了!

5

孙成昊一进门就哭嚎:“传芳,我跟周露分了,我跟她过不到一块儿去。原来没住到一块儿我惦记,我鬼迷心窍。真住到一起才知道,她这人吧,看星星看月亮可以,过日子一团糟。我这次跟她是彻底掰了,你看在儿子的份儿上给我个机会,让我回来吧!”

彭传芳愣住,明明前些天才听人说他俩在一起幸福得不像话,这怎么说分就分了?不过看他这气色,倒是比一个月前更差了。她冷笑;“怎么?人家要得太多,喂不饱?我让你悠着点,别好好一个大活人变成了药渣子。”

“传芳,你别提她了!”孙成昊抹了把泪,“跟她过的这一个月,是我这辈子最累的!我后悔死了。真的!也正是跟她过了这么久,我才知道你这些年多不容易,为我,为儿子,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

彭传芳:“是吗?我可是听人说你俩过得可甜蜜了,有空就牵手散步的!”

“谣传!绝对的谣传!我跟她在一起分分钟都在后悔,我悔啊!”孙成昊这辈子都没这么煽情懂事过,眼含热泪把彭传芳一顿夸,说他想她,想儿子,想这个家,各种“悔不当初”,“天地良心”,最后撒泼耍赖,说这婚他打死也不会离的。

反正离婚申请他已经撤销了。

晚上,睡在儿子的小床上,孙成昊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他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肺癌。

看到结果的那一刹,他差点晕死过去。他才四十五,还这么年轻,怎么能得癌呢?现在人均寿命那么长,他的大好人生才过一半儿啊,怎么能被判死刑呢?

既然已经确诊,下一步就是治疗。他整宿整宿睡不着,瞪大眼睛思索,最后拿定了主意。他要跟周露分手,回归家庭。这时候的他异常清醒。如他所言,周露这种女人只能看星星看月亮,实际的用处是一点没有。他怎么能指望她来担负自己的生死?

别到时候他人还躺在病床上,钱却给她花完了。毕竟她是那么精致利己,又贪图享乐的女人。

他也是到这一刻才发现,爱不等于信任,他还是挺了解她的。男人的感情有时候挺迷的,他会惦记不如自己老婆的人,但在关键时刻,又会迷糊中保持一分清醒。别看他爱得死去活来,说得天花乱坠,关键时刻性命和资产,他一样也不敢交给你。

他也是到这一步才知道,这世上他唯一敢向其托付性命的人,只有彭传芳一个。她是他的发妻,她陪伴了他二十年,为他戒了辣,给足了他安全感和优质生活,了解他所有的习惯和喜好。她比他自己都更了解他的身体:他脆弱的肠胃,他该死的过敏体质,他难以根治的,连空调都不大能招架得住的鼻炎……

他们有二十年的情分兜底,他们共同孕育了一个儿子。他们比其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更亲近。她会积极地为他奔走,治疗。哪怕最后他活不了,她也能为他决断,是陪他在痛苦中一点一点死去,还是以什么轻松一点的方式送他走。

他都接受。

谈恋爱,找刺激,纵情享乐,他可以找别人。可真到了要保命,要找人替他兜底负重的时候,他信任的,唯有她。

于是,孙成昊主动跟周露提出分手。原因就是:你这也不会那也不会,比我老婆差远了。

他要以此作为他意识觉醒、迷途知返的证据,这样彭传芳才有可能原谅他。他不能让彭传芳知道,他是因为病了才回去的。他得等些时候,等他跟彭传芳的关系有所缓和再假装去医院检查身体……

6

可彭传芳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骗得过呢?再者他也确实不敢再拖延。他多拖一天,病情就严重一分。早治一天兴许能多活一天呢不是?

这么想着,孙成昊坦白了一切。他大哭:“传芳,我确实是病了才回来的。我可能,活不成了……”

听孙成昊哭哭啼啼讲完一切,彭传芳只剩下冷笑:“孙成昊你还要脸吗?你没病的时候搞外遇,宁愿毁了这个家也要跟小三在一起。现在病了,就想回来让我照顾你?我告诉你,没有那么便宜的事儿!我不会管你死活的!”

隔天,外地上学的儿子乘高铁回来了。

是孙成昊给他打的电话。他想着,甭管自己犯了多大的错,儿子有多恨他,但毕竟血浓于水。他都这样了,做儿子的怎么着也会帮他吧!

结果就是母子俩一起把孙成昊骂成了筛子。

孙成昊捂着脸呜呜哭着,最后咬牙告诉了他们一个秘密:“其实,其实我在XX……还有一处房子,200平……传芳,儿子,那房子我出于私心,我想自己个儿留着,谁也没告诉。我、我连周——连那个女人也没说。我、我防着她呢!到了这一步,我才发现,外人就是外人,不论她对我,还是我对她,都不过如此。哪有咱们一家子来得真心实意啊!

“传芳,咱说点实际的。要是我没回来,咱俩离了,那房子你根本不知道,也分不到。现在这房子就算我跟你们娘儿俩赔罪的诚意,好吗?我就是死,也要死在你们身边,死在这个家里!我的钱,我的保险,足够我治病了。我为什么没把钱和房子给那个女人,让她照顾我呢?因为我不信她!我只信你们!我的房子和钱,到我入土那一天,我也只想给你……”

彭传芳大为震惊。

儿子亦是目瞪口呆,“爸,你太可怕了!枉我妈对你一片真心,二十年如一日地照顾你,你怎么能……”他越想越气,“我妈瞎了眼才嫁给了你,还想让我照顾你,我直接叫医生给你拔管子我。”

孙成昊很快就住院了。

彭传芳请了长假照顾孙成昊。不是她贱骨头,爱吃粪,而是她算了一笔账。如孙成昊所说,他俩离婚,她跟儿子至少要损失一套房子一辆车外加那么多现金——不,不止呢,还有他隐瞒的那一套大平层!现在他带着隐瞒财产回来了,并且为了获得他们的宽恕,答应把他名下的那两套房子都过户给儿子。

这样一算,彭传芳并没有拒绝的理由。她可以先尽力给他治,他的那些钱足够他治病。

若能治好,他往后就安安静静做个人,她姑且陪他到老。反正房子也已经给了儿子,她不怕他再作妖;治不好,拖个一两年走了,她跟儿子有这么多房产和钱,也值了。

躺在病床上,孙成昊安心了。哪怕此时他就像浮游,朝生夕死,但死在自己老婆和儿子的身旁,他也心安了。

中午,彭传芳叫了外卖来吃,打开饭盒,是一份辣子鸡,她脱口道:“哎哟,忘了你闻不得辣,怎么办?”

“闻得闻得!等出了院,我亲自给你炒个辣子鸡。”他讨好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