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65年李宗仁回国后,爱上27岁胡友松,周恩来:喜欢就得明媒正娶

subtitle
静心历史 2021-11-25 16:45

图丨李宗仁回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1965年7月20日,北京首都机场,李宗仁从一架专机上走了下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迎上前去,两手相握,看着周恩来面带微笑说“欢迎回来”,李宗仁泛起泪花。

来迎接的,除了周恩来,还有全国人大常委副委员长彭真、郭沫若、陈叔通,国务院副总理贺龙、陈毅、罗瑞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叶剑英、傅作义等111人,就连爱新觉罗·溥仪都去了,这规格,看得出来共产党对他的重视。

随后,李宗仁在机场宣读了著名的《李宗仁声明》,声明自己寄居美国16年后,重新回到人民祖国的怀抱。

这历史性的一幕,很快便席卷国内外,举国上下都是李宗仁回来的消息,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工作的女护士,26岁的胡友松也在广播中听到了这条消息,当时,她并没有太多感受,因为此时的她并不知道,李宗仁和她后来有了怎样的联系。

媒人拉红线

图丨胡蝶

胡友松是民国著名影星胡蝶的女儿,从小,她就只知道自己叫做胡若梅,而这个民国色彩很浓的名字是母亲起的,至于自己的父亲是谁,胡友松不知。

小时候,她跟着母亲参加前方战士的募捐活动,母亲和朋友在台上表演,自己就拿个小篮子在场内来回走动,有观众朝里面投了钱,胡友松就微笑着说谢谢。

1945年,胡友松因患湿疹,被胡蝶送去干燥的北方生活,委托自己的朋友照顾,后来,胡蝶一个人去了香港,胡友松再也寻不到她的母亲。

胡友松慢慢长成一个大姑娘,她给自己取名“胡友松”,勉励自己要像苍松翠柏一样意志坚定,中学时,同学们都夸她长得漂亮,她只是表现出很骄傲的样子,但从不跟人说,自己的美貌是遗传自影星胡蝶的倾国容貌。

毕业后,胡友松考入一所医专,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积水潭医院做了一名护士

图丨郭徳洁和李宗仁

1966年3月21日,李宗仁的妻子郭徳洁在北京医院逝世,去世前,郭徳洁病了很长时间,因此,李宗仁一直处在非常低落的情绪中。

为了让李宗仁早点走出这种低落情绪,周恩来决定让他和自己的老朋友去华东参观,换个环境,找点事情,也许能让他尽快走出阴霾。

离开北京之前,工作人员征得李宗仁的同意,将房间进行了适量调整,以防他回来后继续睹物思人。

结果,不管怎么换,李宗仁总是提不起精神,老友程思远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主动跟李宗仁聊天,试探了一下李宗仁要不要再找一个伴

其实,在郭徳洁去世后,李宗仁几乎每天都会收到不少女士的来信,信中,她们要不表示自己愿意伺候李宗仁安度晚年,要不就是说自己愿意以身相许,其中各行各业的女士都有,共70余人。

图丨程思远

其中,有个叫蓉妹的青年学生,她是李宗仁旧部的女儿,来信说愿意把女儿嫁给李宗仁,蓉妹也表示同意,李宗仁还真动了心,寄去200元路费,让蓉妹来京见面。

见面后,两个人能聊得来,李宗仁也觉得不错,可最后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李宗仁放弃了和蓉妹的结合。

6月的一天,程思远遇到了翻译家张成仁,便跟他说了李宗仁最近的情况,当说到他孤苦伶仃,想找个伴的时候,张成仁突然想到了胡友松,“我倒是认识一个人,还挺合适的。”

张成仁和胡友松是在舞会上认识的,胡友松天性活泼好动,平时医院的工作比较沉闷,下班了就想要去放松一下,一天,她被邀请参加国务院某个部的联欢晚会,在舞会上,张成仁邀请她跳舞。

看见胡友松第一眼,张成仁就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你长得太像一个人了。”

“哦?我像谁?”

“胡蝶啊,我过去帮胡蝶女士修改过剧本。”

“胡蝶是我妈妈。”

“哦,怪不得这么像。”

图丨胡友松

知道是母亲的故人,胡友松有种很亲切的感觉,一来二去,两个人就成为了朋友,胡友松经常向他倾诉一下不顺心的事情,有段时间,她对医院的岗位不适应,总想换个岗位,张成仁就说,“我帮你打听一下吧,看看有没有办法。”

所以在程思远说到李宗仁想要找个伴时,张成仁马上就想到了胡友松,至少,这是胡友松改变命运的机会。

张成仁约了胡友松跳舞,舞场中,他对胡友松说,“你工作的事兴许有指望了”,然后,他向胡友松索要了一张最满意的照片,但是对于李宗仁的事只字未提。

过了一段时间,胡友松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回家,突然接到了张成仁的电话,电话中,他问胡友松认不认识程思远,胡友松说认识,“李宗仁的部下嘛,大名鼎鼎”。

“那好,一会儿我和程思远去医院接你,带你去见一个大人物。”

图丨胡友松

胡友松迷迷糊糊,不过既然是张成仁安排的事情,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事,没过多久,一辆轿车停在医院门口,胡友松走过来,张成仁给两人做了介绍,接着又对胡友松说,“我们带你去见一个人,是给你换工作的。”

胡友松挺高兴,因此也没多问,车子一路开到李公馆,停下来后,张成仁才告诉她,“友松,今天我要带你见一个大人物,李宗仁知道吗?”

“知道,我在报纸上看到过的。”

张成仁点点头,带着胡友松走了进去,在客厅里,胡友松见到了李宗仁。当时已经76岁的李宗仁看起来还是很有精神的,身上有种军人气质,声音洪亮,一口广西官话。

李宗仁对胡友松很是满意,不停询问她的工作情况,胡友松没想太多,一一作答,晚上,李宗仁留胡友松吃晚饭,晚饭很丰盛,胡友松吃得满足,李宗仁还一直往她碗里夹菜,对她很是照顾。

席间,李宗仁问胡友松,愿不愿意到自己这里工作,胡友松当然愿意,李宗仁接着说,“那好,在这工作,每个月工资100元。”

图丨李宗仁

胡友松觉得好运终于来了,不仅可以离开医院,还能有100元的工资,在那个年代,100元可是妥妥的高薪啊。

临走的时候,李宗仁递给胡友松一个大红信封,“小胡姑娘,第一次见面,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胡友松说了谢谢,接过信封,坐上公共汽车后,胡友松悄悄打开信封,里面是300元钱。

李宗仁的求婚

没过几天,又有小轿车将胡友松接到了李公馆,这一次,程思远和他的夫人石泓也来了,吃过晚饭后,程思远和石泓在客厅里休息,李宗仁就带着胡友松参观自己的家,先是看看厨房,再看看卧室,然后又到了二楼书房。

在书房里,李宗仁跟胡友松说,“小胡姑娘,我是真的喜欢你,希望你尽快到我这里工作,你的工作是当我的秘书,你必须住在这里。”

胡友松似乎明白了几分,她对李宗仁说,“到这工作当然好,住在这里也可以,但是我要交男朋友,要结婚。”

李宗仁听完愣了一下,随即故作爽快地表示,“当然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说完,突然上前抱着胡友松亲了一口,胡友松赶紧躲开,她没法习惯这种外国人亲来亲去的礼节。

图丨石泓和程思远

这次回家,李宗仁坐车把胡友松送到了医院宿舍,返回的路上,李宗仁还是很高兴,便调转车头,去了程思远家中。

坐在程思远家中,李宗仁兴致勃勃地说着胡友松有多好,从他的言语和神态中,程思远和石泓猜出,李宗仁是真的喜欢胡友松。

有了一二次,就会有第三次,这次,李宗仁跟胡友松说,让她到这里做保健秘书,胡友松很疑惑,“先是说做你的秘书,现在又说做你的保健秘书,我还是得考虑考虑再说。”

后来,胡友松又去到李公馆吃完饭,这一次和往常几次都不同,来了很多干部模样的人,李宗仁在和胡友松说话的时候,其他人谁都不插话,而且,李宗仁完全没有提及让她来李公馆的事,只是不着边际的说些话,回到宿舍后,胡友松还在纳闷,老觉得奇怪。

李宗仁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表现,是因为周恩来跟他说了一番话。当李宗仁想让胡友松做贴身保健秘书的事情汇报到周恩来那里的时候,周恩来说,

“我们这个国家和美国不一样,没有私人秘书,就算是做护理,也要按时上下班,到了下班就得走,不能留在那,所以李先生真的喜欢她,就要明媒正娶,我国婚姻法没有对男女双方年龄差异做限制,只要女方愿意,符合婚姻法就可以结婚。”

图丨周恩来

李宗仁未尝不想,但他担心比自己小49岁的胡友松不同意,因此才会在第三次见面的时候顾左右而言他。

还在胡友松纳闷的时候,李宗仁再次邀请她,这次一见面,李宗仁就开门见山地说,“小胡姑娘,你能不能跟我结婚。”

胡友松大吃一惊,不是说好是做保健秘书吗,怎么又要结婚了,更何况,李宗仁比自己大了49岁,一旦选择了这条路,得面对多少流言蜚语啊。

胡友松没有答应,但也没一口回绝,只是说,“你给我半个月时间考虑好吗?”

李宗仁松了口气,他本以为胡友松会扭头就走的,而胡友松的反应已经比他想象中好太多了,他连声回答,“好......好.....好........”

回到宿舍后,胡友松脑子还是一团乱麻,事情的走向越来越不可预料了,自己最初只是想换份工作,结果现在却被求婚了,而求婚的这个人,还是已经76岁且大名鼎鼎的李宗仁。

图丨李宗仁

想着想着,胡友松又感觉,李宗仁虽然年纪大了点,但他曾经指挥过台儿庄大战,也曾经当过国民党政府的副总统乃至代总统,为了民族国家,又义无反顾地回了国,如今老年丧偶,无人照顾,自己做出点牺牲又算什么呢,一连两天,胡友松都失眠了,一会这样想,一会那样想,很难拿定主意。

过了三天,李宗仁的车又把胡友松接到了李公馆,这一次,两个人看上去还是很平静的,落座后,李宗仁告诉她,“我们的事情,国管局已经向周总理做了汇报,总理说让我们名正言顺的结婚,你看......要不我们就这样定了吧。”

突然,胡友松也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勇气,直截了当地说,“既然是中央决定,周总理安排,我服从!”完全没有之前的纠结和矛盾。

听到胡友松答应了自己,李宗仁再次凑到胡友松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这一次,她没有躲,她也明白了这个吻的含义。

图丨胡友松

嫁给李宗仁

7月26日,李宗仁和胡友松的婚礼在李公馆举行,当天的婚礼并没有媒体报道所说的那样隆重豪华,但也的确是热闹欢快的,胡友松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相信自己可以和李宗仁配合好,拥有美好的婚姻。

婚礼前一天,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高富有副局长亲自为李宗仁和胡友松送来了结婚证书,而且,婚礼的相关事宜也是由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出面办理的,嫁妆、家具、婚宴、人员等等,基本都是他们办的,李宗仁和胡友松都没怎么操心。

婚宴上,因为知道李宗仁是南方人,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特地请来了北京华侨饭店的名厨掌勺,做了地道的粤菜,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胡友松那天胃口大开,觉得这一餐是平生吃过最好吃的佳肴。

婚礼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宾客才陆续告辞,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后,胡友松才感觉到了疲倦,想到李宗仁年纪大了,估计会比自己更累,胡友松赶紧走到客厅。

没想到的是,李宗仁还处于兴奋之中,看见胡友松过来,温柔地拉住她的手,让她坐下,“小胡姑娘,以后我就叫你若梅吧”,胡友松点点头,“那我称呼你德公(李宗仁字德邻,尊称为德公)吧。”

图丨李宗仁和胡友松

婚礼结束后,李宗仁和胡友松被安排到北戴河休养,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两个人开启了他们的婚姻生活,在相处中,胡友松在更多细节中,感受到自己是被李宗仁爱着的。

晚上,胡友松在自己卧室睡觉的时候,李宗仁总要从他的卧室出来,去胡友松那里看一看,给她盖被子。

有过几次后,胡友松烦了,那段时间,她有很严重的精神衰弱,一旦醒来,整晚都很难入睡,于是,胡友松跟李宗仁说不要来吵自己睡觉。

李宗仁还是会去,但是他会脱了鞋再走进去,一点声响都不发出,生怕吵醒胡友松。

有一回,胡友松肚子疼,李宗仁告诉她,吃4两南瓜子可以解痛,胡友松没多想,随后说了一句“这怎么吃啊”,晚上,李宗仁就把4两南瓜子全部磕成了瓜子。

胡友松起床后看到好大一盘的瓜子仁,李宗仁走到她身边,“若梅,我把瓜子给你磕出来了,你就这么吃吧。”

胡友松被感动得哇哇大哭,“我真的是找到一个知己了,那么疼爱我的人,我真的要死心塌地跟他过日子,我要好好照顾他。”

图丨胡友松和李宗仁

李宗仁对胡友松的照顾不止一件两件,就算是日常生活中,李宗仁也会非常尊重胡友松的想法,每天吃什么,他都会让厨师先问胡友松想吃什么,按胡友松的口味来。

胡友松也为了李宗仁,开始洗手作羹汤,李宗仁很喜欢胡友松包的饺子,还有老北京炸酱面。

正当胡友松从这段忘年恋中品出一丝幸福和归属的时候,1968年9月30日,李宗仁在人民大会堂参加国宴的时候,突发重病,被送到了北京医院,连第二天本该参加的天安门检阅观礼都没能出席。

1969年1月30日,78岁的李宗仁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和胡友松的婚姻仅仅维持两年,在他逝世的时候,他年轻的妻子无时无刻不在守护着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