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媳妇发现新买的衣服有“精斑”我说:“小妹同学聚会她拿出穿了”

subtitle
二代饭桶 2021-11-25 14:0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上来就是对我发起了一连串的问题:“一生气就回娘家是不是你们女人的通病?”

“回去就回去吧,还得让我三顾茅庐的去请,不请不回家,都是惯的毛病吗?”

嗯哼,对于这些问题,你们想怎么回答他呢?

一起来听听他的故事吧,为了方便阅读,依旧是第一人称描述喔,看完记得点“在看”,然后评论区敲出你对他的回答哟。

我和老婆许芹是同岁,在奔三的边缘通过相亲认识。

因为年龄问题,双方家长都极力的撮合,觉得我俩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然后就速战速决的走进了婚姻。

从相亲到结婚没超过半年的时间,可以算是闪婚了吧。

婚后的我俩还在磨合期,又因为和我爸妈妹妹一同生活,所以过的那叫一个惨啊。

真的可以算是一天三小吵,三天一大吵。

那个时候的我想法比较窝囊,每次一吵架都是先给她低头认错道歉,觉得男人得大度一些。

包括我爸妈也是,每次听见我们争吵,他们都会说过来劝我多让着她一些,总是害怕吵着吵着我们散伙了。

许芹是哪哪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脾气大,动不动就生气回娘家,回就回吧,还得我去请,我不舔着脸去请绝不主动回家。

记忆尤深的一次吵架是大年初二,大过年的给我来不痛快。

那个时候我们刚刚结婚,然后我不是还有个小我三岁的妹妹吗。

那天我们大清早就去给丈母娘家拜年了,玩了一天,到晚上八点多才回来。

回家一进门发现我小妹用了她的一点化妆品,她就开始发疯,叨叨叨的指桑骂槐半天。

我都没敢吱声,因为毕竟大过年的吵吵闹闹的惹人家笑话,想着让她骂几句又不能少块肉不是。

可是我发现,忍气吞声真的是最无用的,她只会得寸进尺。

订婚的时候,我给她买了一套衣服,这里划重点,那衣服是我出钱买的,然后那天小妹同学聚会,就拿去穿了。

然后她发现衣服有斑点,知道小妹穿走后就炸锅了,说小妹是个家贼,又偷化妆品还偷衣服。

她硬是等到晚上十二点多,小妹回来之后当着我爸妈的面将小妹教训了一番。

我当时听见她说我小妹是家贼时,是真想一个大嘴巴子呼过去让她认清现实。

那是我家,那衣服是我花钱买的,包括那化妆品肯定也有我的钱,怎么就算得上偷,算的上贼。

我爸妈在一旁一直劝我,使眼色不要激化矛盾。

我就真心想不明白了,既然结婚了那就是一家人了,用点化妆品也能叫偷,衣服就更不用说了,那是我出的钱。

小妹穿穿又能怎么滴,又不是给你穿烂了穿坏了,至于大过年的给她难堪吗?

那晚她把我小妹教训完之后就拎着箱子回娘家去了,没错,大过年的给人添完堵自己一走了之。

那是我们结婚以后第一次大吵,也正是那次我选择了低头去丈母娘家请她回来,让她尝到了甜头。

所以从那之后,每次吵架必回娘家。

而现在的她,不光要回娘家,更是把离婚挂在嘴边,动不动就丢下一句不过了就离婚,然后回娘家。

“一生气就回娘家难道是你们女人的通病吗?”

每次的忍气吞声,都成了她得寸进尺的台阶。

前不久又发生了一件事,然后现在她在娘家过,我在我家过,就这样吧,这次我不想再去低头,哪怕是她怀着孕。

我觉得不管是什么情况, 都得有个度,你要是一再的挑战我底线,那对不起,我也会撂挑子不干。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凭啥每次都得我一个劲的巴结你。

许芹现在不是怀孕都快6个月了嘛,然后我爸妈总是说也不知道是男是女,都不好准备小孩的衣服一些。

小妹一个朋友刚好是一家私人诊所的护士,她就找她朋友了解了一下。

那朋友就暗示小妹,说是让她带着许芹去她们诊所做个B超一清二楚。

到时候她托人帮忙看看单子,是男是女她朋友都会提示的。

你们说说这多大点事啊,提前知道难道不好吗?再说了我们也没有说是个女娃就打掉什么的呀。

因为产检什么的都是固定的,所以我们一家人还在想办法怎么能让她不起疑心的去那家诊所,就被她的隔墙有耳听见了。。

直接一脚踹开门开始了世界大战。

无论我爸妈怎么解释,她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说我爸妈不为她想就算了,也不为肚子里的孩子想,小诊所万一出点岔子,谁承担?

我就想不通了,就做个B超能出什么岔子,难不成我爸妈还能害自己的亲孙子不成?

先是教育我爸妈,然后又开始教训我小妹,说我小妹是家里花花肠子最多的一个,不安好心思。

吵着吵着,她又提了不想过就离婚,孩子她能生就能养,不指望我。

“好啊,随你,不就是离婚吗?谁怕谁,真是给你惯的。”

我爸妈这次终于也站在了我这边,之前的时候,每次一提离婚,我都会莫名的紧张。

不管咋说,也是花了好几万块娶进门的,要是真离婚了,我不就是人财两空吗?

可我这次想明白了,这作妖的性子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是不会明白见好就收这四个字的意思。

那晚她是哭着回娘家的,这还是结婚300多天里,唯一一次吵架吵哭她的。

搁以前都是我们低声下气的,这次终于轮到她哭了。

今天已经是她回娘家的第21天了,我没有一个电话,包括短信都没发一个给她。

她也是如此,丈母娘倒是给我偷偷打电话劝了几次。

这次不管如何,我都不会再去妥协,我爸妈和小妹也都是力挺我。

无规矩不成方圆,就这一回,我非得把她回娘家和动不动就离婚的毛病给她制裁了不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