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周某某串通投标案”串通投标罪无罪判例

什么是串通投标罪:

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规定,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报价,损害招标人或者其他投标人利益,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投标人与招标人串通投标,损害国家、集体、公民的合法利益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无罪案例:

下文将以“周某某串通投标案”为例,介绍串通投标罪。本案主要以犯罪构成要件为切入点,最终认定周某某的行为不构成串通投标。由于篇幅有限,仅对“法院认为”部分进行简述:

一、犯罪主体:

经审理查明,一方面,海某公司并未向大某公司发送中标通知书,而是电话口头通知大某公司中标,该部分事实有被告人供述、海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以及工作人员赵某1、雷某等人的证人证言予以证实。本院认为,上述口头通知中标的行为,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且《招标投标法》对于未发送中标通知书的行为并未规定法律责任条款予以惩罚或补救,不能认定为中标。另一方面,大某公司与海某公司签订的《施工合同》与招标文件、投标文件在单价、工程量、违约责任方面均不一致。本案中《施工合同》相较招标文件、投标文件的三处变更属于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变更。并且本院也查明被告人周某某代表大某公司与中某公司、海某公司于2011年8月26日、28日就海某大厦土地平整工程进行协商的事实,虽无证据证明该次协商的具体内容,但海某公司的赵某1、雷某亦承认两家公司就工程量、工期、价款、卸土位置进行了沟通,连同海某公司的湛某、杨某等证人就海某公司将黎某公司、创某公司的投标保证金退还至大某公司的公司账户亦无法做出合理解释,被告人周某某则辩解2011年8月26日、28日两家公司就合同条款已经协商一致,海某公司主动提出走招投标形式、对另外两家公司是大某公司找来陪标亦是知情、故将保证金全部退还大某公司的辩解意见,虽无证据予以证成,亦无证据予以证伪。综合上述分析,应当认定,《施工合同》是双方协商的结果,并非招投标的结果,对比招标文件、投标文件,《施工合同》是一个新的法律关系,海某公司与大某公司之间是合同相对方的关系,并非招标人和投标人的关系,大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被告人周某某不符合串通投标罪的犯罪主体构成要件要求。

二、犯罪客观方面:

本案中,参与投标的主体只有大某公司、黎某公司、创某公司,而黎某公司、创某公司递交投标文件的目的并非参与投标竞争,无法认定创某公司、黎某公司为投标人,两家公司也未就利益受损提出任何主张。被告人周某某及大某公司也无阻碍其余公司递交投标文件从而排挤竞争,损害潜在投标人利益的行为。

海某公司亦承认系以邀请招标的方式主动邀请三家公司参与投标,选择邀请对象的自由意志由海某公司掌控,现无证据证明被告人周某某及大某公司损害了海某公司自由意志,限制其选择邀标对象。《施工合同》约定的单价52元/m3比大某公司的投标文件确定的单价52.29元/m3更加有利于海某公司,更加难以认定给海某公司造成了损失。公诉机关也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大某公司的投标报价明显高于当时的市场价格,也未能就国家、集体、公民合法利益受损提供任何证据。

据此,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大某公司及被告人周某某的行为符合串通投标罪的犯罪客观方面构成要件要求。

法律解读:

串通投标罪的犯罪主体是特殊主体,必须具有投标人、招标人的身份。另外,与一般交易程序不同,招投标程序具有特殊性、法定性、强制性(具体包括:招标、投标、开标、评标、中标五个步骤)。《招标投标法》规定,招标人在中标候选人中确定中标人后,应当向中标人发送中标通知书。并且根据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纵观本案,涉案工程本身就不是必须进行招投标的工程。被告人在招投标前早已和海某公司就合同主要条款协商完毕,招投标只是按海某公司的要求,走一个程序。中标后,海某公司不仅未严格按照招投标法的规定通知中标人,还与被告人签订了一份与招投标文件不同的合同(内容有实质性变更)。因此,很难认定最终签订的合同与招投标程序之间具有关联性,缔约双方仅能被认定为合同相对方的关系,难以认定为招投人和投标人。

串通投标罪要求投标人之间实施串通投标报价,损害招标人或者其他投标人利益,情节严重的行为,或者投标人与招标人串通投标,损害国家、集体、公民的合法利益的行为。纵观本案,招标人和其他投标人都不存在利益损失。对于黎某公司、创某公司来说,他们递交投标文件的目的本身非参与投标竞争,而是作为陪标人参与竞标。对于海某公司,其不仅以邀请招标的方式主动邀请三家公司参与投标,且与招投标文件的内容相比,海某公司与被告人签订的最终合同也对自己更有利。考虑到涉案工程不是必须进行招投标的工程,公诉机关也难以举证损害了国家、集体、公民的合法利益,因此不符合串通投标罪的客观方面。

从刑事犯罪和行政违法的界限来看,串通投标并非一定构成刑事犯罪,也有可能是违法行为,只用接受行政处罚即可。因此要清楚本罪的立案标准,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的规定,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报价,或者投标人与招标人串通投标,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损害招标人、投标人或者国家、集体、公民的合法利益,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

(二)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

(三)中标项目金额在二百万元以上的;

(四)采取威胁、欺骗或者贿赂等非法手段的;

(五)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两年内因串通投标,受过行政处罚二次以上,又串通投标的;

(六)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从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的打击重点来看,串通投标的提意者、组织者、主要受益者以及职业陪标人、专业居间介绍者都是重点打击对象。而对于没有犯罪前科、被动参与陪标、收取少量好处且具有从轻、减轻情节的,一般会不起诉处理。但必须要指明,陪标行为有法律风险,即便不构成刑事犯罪,也可能受到行政处罚。一旦被取消参与投标的资格,或者被吊销营业执照,相当于间接宣布了企业的“死亡”。

北京蓝秦律师刑事法律服务(公众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