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厦门第一血案,4女子北辰山景区遇害,恶魔终被绳之以法!

subtitle
不语却知心意 2021-11-25 13:40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doctor,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声明:本文为小说,内容都属虚构,包括地名、职业、机构等等,皆是文学创作,请勿对号入座。

北山,又名北辰山,座落在厦门市同安区的五显镇境内,占地1220万平方米,是省级风景名胜区,景区内有著名的十二龙潭瀑布景区,轮轮礁岩居高临下,承上启下,凹凸险峻,山泉冲淌其上成瀑,雨季泉发时更是声播震耳,气势雄浑,“北山龙潭”自古被列为厦门二十景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龙潭瀑布上方100米有一小洞,名为龙泉洞。此洞本为游客远足北山极高点时中途纳凉休息的绝佳去处,不想,2002年,一起震动全厦门的惊天大案却在这里发生了……

1

三月的北辰山莺飞草长,飞瀑轰鸣,一派欣欣向荣的春日气息引来了远客游人,沉寂了一个冬天的山间石径渐渐热闹起来。

2002年3月12日下午,负责景区保洁的两位大婶一路清扫着废弃物走上山来。

3点多,二人接近了半岭湖龙泉洞,此洞本是北辰山通往牛岭峰高处的中途唯一题字山洞景点,从龙泉瀑布步行上山至此尚需半个多小时,且一路山道崎岖难行,游人较少。

像往常一样,她们也大多在龙泉洞歇脚。不想,刚到洞口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几个年轻女子、横七竖八倒在洞内的石桌边,身上血迹斑斑.....。

两个大婶惊出一身冷汗,撒腿就往山下跑,到半山腰的景区管委会报告了情况。

下午3时50分,厦门市公安接到北辰山景区管委会的报警,立即赶赴现场。

下午5时48分,厦门市公安局领导率重案大队侦查人员及法医、痕检等专业技术人员相继赶到现场。

现场的惨状令见过许多血案现场的侦察员们倒吸一口冷气:.....在不足10平方米的洞内,四个年轻的女子横陈在血泊中,身上到处是刀伤,总计60余处。刺破女子心、肝、肺、胃等内脏,致使她们急性失血性休克而死亡。岩洞石壁上血迹斑斑,石桌和地上散落着未喝完的矿泉水和饮料。桌上黑色的旅行包被翻乱,里面留着女孩们的化妆品和通讯录。

血案发生地

案件发生在风景区深处,地点极其偏僻,人员流动性强,破案难度可想而知。

晚9时许,在景区管委会狭窄的圆桌边,第一次专案会议就地召开。专案组分为技术勘验、现场访问、受害者关系排查、面上排查、技术侦查五个小组分头采取侦察措施。

2

3月13日凌晨,警方来到厦门东纶织造公司调查。因为现场遗留物中发现的工资单显示:四名年轻死者都是该厂的员工。

东纶织造厂全厂哗然,这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1999年从晋江迁来同安潘涂村的。四名死者年龄最大的26岁,最小的只有20岁。

据厂方和员工反映,四名受害人在工厂表现都很好,人际关系也不错,一人是班长,一人是副班长,其他两人是流动技术指导,都是工厂的技术骨干。

在厂方的配合下,全厂动员大会连夜召开。到凌晨,调查组便初步查明了死者的身份和被劫的财物,包括一部摩托罗拉暮蓝色手机、项链2条和银行储蓄卡若干张。

凌晨1时半,同安分局大楼灯火通明,全局16个派出所所长紧急会议召开,部署全区清查行动。

凌晨3时开始,同安分局全体责任区民警开始地毯式排查。

现场勘查和技术组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全面细致的痕迹和法医鉴定工作,对嫌疑人的模拟画像也同时展开。

综合各路情况,专案组对案情作出了方向性的判断:从凶手作案手法老练、作案后现场未留下任何痕迹上,初步判断案件性质为抢劫杀人,但由于作案手段残忍,也不排除仇杀的可能。

凶手为二人或二人以上流窜作案可能性大。发案时间为当日13时30分至14时30分。

现场访问组通过大量的访问,先后排出7名曾于案发时在现场附近出现过的嫌疑对象,并把重点定位在两名男青年身上....据风景区的售货员反映,当日下午2点半左右,看到两个男青年从山上下来,两人均穿黑色上衣和深色长裤,腰间绑着深色外套。

发现死者的保洁员在早些时候也看到这两人形色匆匆地经过拦水坝工地上山。而一摩托车载客工也提供,当日14时45分左右,这两青年分别乘摩托车离开半山的仙宫停车场,其中一部为蓝色摩托车。但山门的售票员和门卫却都未见两人上山。

寻找这两个可疑分子,成为全案重点。

3

“3·12”血案震动了整个福建省,被省公安厅列为全省严打整治4大悬案之一,被公安部确定为督办案件。

厦门警方不可谓不用心,仅就3月12日至4月20日的侦破工作统计,专案组召开各种发动会15864场,走访群众13321人,印发通告19731份,排查同安区16-35岁人员2万余人,排查摩托车4785部。排查期间,不断地有线索浮出,又不断地被排除,“两名黑衣男青年”仍如石沉大海,消失在北辰山苍茫的夜色中。

4月底,随着重点嫌疑目标一个一个地排除,拉网式排查从同安延伸到全市范围。

天道酬勤,5月6日,大多数人正盘算着黄金周的最后两天该如何潇洒的时候,没有沾上长假边儿的专案民警也迎来了一缕盼望已久的曙光:暂住在湖里区高殿村的一外来人口使用的手机与死者李毅被劫的手机相似。这是55天来与犯罪嫌疑人最“亲密的接触”。指挥部立即调整警力,由周林辉大队长率重兵移师湖里殿前。

当晚7时许,这名在工地做泥水工的重庆市永川县人刚刚走到殿前二组家门口,就被“请”上警车。民警们从其身上缴获了那部消失了一个多月的蓝色摩托罗拉手机。

经过一夜工作,这名不知深浅的“当事人”说出实情:手机是向其妻子的堂弟孔德春以400元钱买来的,孔现在下落不明。

狐狸终于露出尾巴。指挥部指挥一线民警,全方位调查孔德春。

孔德春,男,30岁,重庆市永川县人,曾因抢劫被判刑。随着调查的深入,与孔经常在一起活动的几名永川老乡浮出水面,而与他一同“失踪”的先承海最为可疑。

从永川老乡处的调查中还掌握到一条几乎构成“证据”的线索:3月12日晚,有人看到孔身的裤子粘有血迹,他和先承海一起用几张来历不明的银行卡在柜员机上取过款。

结合现场目击者对二人体貌特征的描述,专案组基本确认,犯罪嫌疑人就是先承海、孔德春二人。

根据对先、孔二人社会关系和潜在的落脚点分析,专案组五路追兵齐发:

一路直奔福州连江;

二路奔赴广西北海;

三路杀向湖南湘乡;

四路前往广东番禺;

最后一路直飞重庆先、孔的老巢。决战时刻到了。

4

5月10日傍晚,广西北海市银苑住宅小区门口。三个身着T恤短裤的男子信步走进了小区门口的一家川菜馆坐了下来。川菜馆很小,没什么客人。三个男子目光如炬。这时,一个身穿粉红色短袖衬衫、30岁左右的妇女从厨房走出来招呼客人。

这个穿粉衣的女人正是孔德春的老婆魏寿芹。专案组分析,孔很可能回北海找老婆,就在这家川菜馆对面设下了埋伏,守株待兔。

四名警察包下正对川菜馆的小旅社临街的房间,四个人分三班,一刻不停地轮流盯着小店的动静。晚上小店打烊后,他们又将“布袋口”设在小店附近的暂住处。漫长的240小时过去了,但“兔子”最终仍然没有出现。

其他追捕小组纷纷反馈回来很有价值的线索:

连江一路发现先、孔二人到过连江,后往邵武,并在该地抢劫作案;

湖南一路发现先、孔二人曾于5月5日晚在该市抢劫一女青年,劫走手机一部,并将手机以300元卖给该市一家二手手机商店;

重庆一路取得了先、孔的完整户籍资料、照片等,并发现先、孔于5月26日在贵州省六盘水市出现,并继续实施抢劫,抢走手机和小灵通各一部,以及现金1400多元。

综合分析得出如下结论:先、孔均选择在当地风景区偏僻处实施,以刀威胁,手法与“3·12”案极为相似。不同的是,二人作案时,均带上眼镜进行伪装,其中一人着迷彩服。这些线索成为下一步追捕的有力依据。

指挥部分析,二人的踪迹是沿着福建省至云南省本去的铁路移动的,且二人说过要去云南买枪,六盘水就在云贵两省边界,再过去,就是云南曲靖市,曲靖的现地位置在昆明和六盘水之间。指挥部决定,兵分两路,前堵后追,决战曲靖。

指挥部向云南省厅发出紧急通报,请求在云南全境侦控先承海、孔德春。

厦门警方到达六盘水后,立即找到遭到先、孔抢劫的受害人访问,受害者马上指认出照片上的先承海。细心的侦察员们发现,受害人遭抢后新买的科健牌手机,与被抢走那一台一模一样。

追捕小组沿着入滇公路一路前行,5月29日上午抵达曲靖市陆良县。这个县城周围有两个风景区。分析作案的目标仍是风景点,而位居两个风景点中的人民广场一带旅客多,应是先、孔二人可能选择的落脚点。一行人立即在人民广场带驾网设伏。

陆良县地处海拔1000多米的高原,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着。人民广场位于该县中心,视野开阔,设置了许多长条石凳供游人休息。厦门警方人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找了一片树荫蹲点,眼睛盯着每个进出广场的人。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仍然不见目标的踪影。

6时许,太阳落山了,广场的人渐渐多起来。侦察员的眼睛有些酸了,但他们不敢有丝毫懈怠,怕稍有一闪失放过了目标。

6时40分,两个皮肤黝黑、身材瘦削的男子从广场边缘走进来,坐在石凳上,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部手机。骆建国、过流俩人发现,那台崭新的银灰色手机,而持手机者穿着的是一件与受害人描述过的迷彩服,两个特征均与对象吻合。

侦查员看准机会,扑了上去!先、孔二人反应过来后拼命挣扎,直嚷抓错人了。

当侦查员严正声明是“厦门警察”时,两个人一下子软在地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跑到千里之外仍逃脱不了恢恢法网。此二人正是全体专案组寻寻觅觅77天,在厦门同安北辰山抢劫杀害四名女青年的杀人恶魔。

5月31日下午3时40分,先承海、孔德春被押解回厦。

据先承海和孔德春交代,他们在下面决定作案后,就在莲坂附近购买了2把单刃尖刀,之后他们看中了北辰山景区,并于作案前一天下午前往北辰山踩点。

3月12日中午,二凶手发现四名女子上山,便尾随至龙泉洞,见四被害人在洞内小憩,二人即持刀冲入洞内,把守洞口威胁四女子,先承海首先刺伤了其中一女子的脸部和另一女子的上身。尔后,威逼被害人交出钱财,并搜身翻包、胁迫被害人说出银行卡的密码。为了杀人灭口,二人又拿刀将这几名女子刺死。 先承海称:“孔德春怕她们没死,又在我们逃离之前用我的刀去捅她们,因为他的刀已经刺弯了……”

此后,二人挥霍了抢来的钱财,并逃离厦门。

先承海和孔德春

凶手还交代,同安北辰山案件并非其在厦首次作案,此前的2月23日晚,二人还伙同“老五”(另案处理),在金榜山公园尼姑庵附近,持刀抢劫了两名女子。除抢走一肖姓女子携带的290余元外,他们还用菜刀砍伤肖的左手背,并用布条将二被害人的手、脚捆绑、嘴缠住,后逃离现场。

2002年5月12日,先承海又伙同罗庆勇(另案处理)在浙江省金华市金婺大桥北端持匕首将坐在江边的一男一女杀死,并抛尸江中,抢走了二被害人的手机等财物。

在逃离厦门途中,二人除在浙江杀人外,还辗转全国各地,通过持刀威胁或砍伤被害人等暴力手段,先后在广东、湖南、贵州、云南等地抢劫十几人,作案6起。

2002年7月25日,厦门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二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02年8月30日上午,厦门“北辰山特大杀人案”的2名罪犯26岁的先承海和30岁的孔德春被二审判处死刑,押赴刑场正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