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睡了我后,老公疯狂作妖

subtitle
洒了白色 2021-11-25 13:3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娘说我们与凡人井水不犯河水,不必与其争执,更不该同其交好,若擦肩而过,他们也不会记住我们的样子。

娘叨叨这些,她是怕我守着这情人镜惹事。

情人镜是一座山,立在云雾中,传说这山是古时候一对儿神仙造的镜子,平日里凡人鲜少登上,只是新婚的夫妇常来拜祭,以求神仙赐福,让夫妻俩一辈子恩恩爱爱。

我叫三三,是这情人镜中孕育的一只妖,自小守着这山,有时下山去寻个糖葫芦,也细心着不叫自己的面孔被凡人记住,从不为祸人间。

我最羡慕那些凡人夫妻的恩爱,尤是他们手指上缠着红绳儿,对着云雾缭绕的山拜上几拜,又相视而笑时,我总会跟着羞红了脸。

娘笑骂我憨痴,娘道,凡人之情,有着天长地久,也有着惆怅悲欢,都是再正常不过了。他们的世界太复杂,不是我们能够涉足的,我们妖,只需安安稳稳地躲在山上,不动凡心,安安稳稳地走完一遭。

娘担忧着我日日偷看凡人会惹了祸,却也不忍将我完完全全锁起来,耐不过我的乞求,只得长吁短叹一阵,又忍不住叮嘱几句,放我下山。

我开开心心地应了。

我想下山,是想着寻人。

昨日巡山时,我见着了一个书生,文文弱弱的样子。是“一个”,他没有与女孩子结伴前来。

我好生奇怪,凡人来这情人镜都为求神仙保佑夫妻恩爱,偏偏他孤身一人,他来做什么?

不过这书生长得倒很是好看,他在那断崖边坐了一会儿,拿纸笔写了些字,我看不懂,却单纯喜欢。我心下好奇,悄悄放出了我养着的小老鼠跟着他,想着得空下山去瞧瞧他。

今儿凡人开集市,我就爱赶这样热闹的场子。我买了个糖人儿噙着,左看右看寻找小老鼠留下的标记。

来这集市,我倒也轻车熟路,只是不知为何,今日总有些奇怪的感觉。我借着湖水看了看自己的脸,还算得当,不会被凡人看出来。我嘟囔,实在是最近被娘唠叨惯了,有些神经。

我加快了脚步,暗暗吹出了声口哨,呆了一会儿,小老鼠果然回来了,吱吱叫着来叼我的衣裳。

我跟着小老鼠走了一段,看见书生正席地而坐,脸色有些苍白,身形也单薄,正卖竹篮。

他身边没几个人驻足,他也不吆喝,就呆呆地低头坐着。我走过去,蹲下敲了敲他的竹篮:“书生?竹篮怎么卖?”

我表面漫不经心,实则心里又兴奋又紧张。我这还是第一次主动与凡人讲话。

他迷茫地瞪了我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慌乱地回答:“哦……哦,四文钱一个。”

见我盯着他,他有些不自在,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猛地站了起来,却不知是否哪里不舒服,身子一软,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喂!你怎么了?”

我吓得也一起身,下意识地接住了他。他身子好轻,嘴唇苍白,脸色也不好,一脸病容。我探了探他的脉,没看出什么来,大抵是旧病复发了。

我脑中一空,一时不知道是该先叫郎中还是叫醒他。他在我怀中悠悠转醒,却好像全身无力般动弹不得。他虚弱地开口:“不好意思……姑娘,我好像……发病了……”

我把他平放到草席上:“无妨无妨,正好我懂些医术,我跟你看看。”说着就去掀他袖子探他脉象。

他哎了一声,似乎想推辞,奈何实在无力,只得睁大眼睛由着我。我随意给他买了些山泉水和几个包子,喂他吃下,又拿出银针来,折腾了好久,他才恢复原样,慢慢站了起来。

我这医术虽不高明,但医凡人还是有余的。他拱手道谢:“姑娘救命之恩……”

“没事没事,我该回去了。”我摆摆手,看着天色不早了,心知危险,急着回山上。被窥视的感觉越发浓重,我顾不上再和他多说什么,随意敷衍了几句就要跑。临走时,我心下一动,随意捞起了一个竹篮。

“给,后会有期。”我将半块碎银子扔到他怀里,扔下他头也没回地跑了。

后来回到山上都平安无事,我心说果真是我太胆小了,看着手中精巧的竹篮子,直懊恼为何没能与他多说几句话。

在山上老实了几天后,我又有点想念书生了,不知他的病好了没有,我这几日学了些新的医术,想着再去看看他。

我又挑了个集市的日子偷偷摸摸地下山,观望了一圈,没见到他,我有些失落。

“姑娘?”

背后忽然传来试探的声音,我吓了一跳,抚着心口转过身去,竟真的是书生。

我愣住了:“你……记得我?”

书生小心翼翼的表情一扫而光,他一笑:“我虽不大记得你的面孔,但你这竹篮子我却是认得的,因此试着问了一句,没想到真的是你。”

我松了一口气。

凡人是记不住我们妖的面孔的,即便是多次看,也会看不清,会忘记。

我拉着他坐到柳树下,从竹篮里拿出银针,还有我做的些小点心,送到他面前。他温和地笑着,双指捏起一块桂花糕,犹豫了一下,吃了。

“怎么样?我特意做的,好吃吗?”我满心期待地看着他。

他细眯着眼睛,笑着点点头。

我开开心心地为他诊治,拉着他说了好多话。他开始似乎有些腼腆客气,带着凡人那种客套,慢慢地与我熟了,也笑得多了起来。

可这时,我忽然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我看了看四周,并未看到他人,我犹豫了一下,问他:“书生,你这几日可否接触过什么旁人?”

书生点点头:“今日总有个道士为我治病,倒还挺……”

道士?我一惊,打断他:“你不能让他碰你!”

书生茫然地看了我一眼,我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努力平静下来:“是这样……因为我……我也是道士,两个道士一同诊治,会对你……对你不好……”

我吞吞吐吐的:“我医术定是强于他!你……”

书生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笑得很是和煦:“可以,反正也是他主动来找我的,我大可不再理他。”

我屏气凝神,危机感已消失了,可我总有些不自在。我把剩下的药材和糕点塞给他,匆匆告别。

我不知为何总是与这书生在一起时有这些奇怪的感觉。书生一个凡人,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倒是他口中的道士令我心存芥蒂。

之后我多次下山,次次带着竹篮,书生便能一眼认出我。我常问他凡间的故事,他也温和,次次耐心地为我描绘。

我才知道凡间竟是有这样多好玩的东西,还有这样温柔的书生,愿意给我讲述他的所见所闻。

我开始日夜想着他,每每想到他时,总会不自觉地带上笑容。

我再见到书生时,他的身子似乎垮了,脸色苍白如纸,看我的眼神也躲躲闪闪的,我同他讲话,他不发一言。

我好生奇怪:“你这旧病为何……”

书生却第一次打断了我的话,他一边犹犹豫豫地抓着我的袖子引我走着,一边吞吞吐吐:“我只是……”

怎么?我疑惑地跟着他走。

书生引着我却不经意间走离了人群,到了一处幽深的石洞处。我正要开口问,一股凉气从背后袭来,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回头,见一白衣老头正冷冷地看着我。

我脑中嗡的一声。

这居然是一个道士!

我们妖,不怕凡人,却怕道士。凡人忠厚老实,道士却都是偏执狠厉之辈。道士总将凡间人做的坏事安到妖头上,无论妖怎样忍让躲藏,他们都想对妖赶尽杀绝。

“书生,把她交给我。”道士对书生说。

书生犹豫地看着我。这时我已吓傻,更是生气。

我还有些委屈。

难道我为书生做的那些、为他着想为他担忧,都被背叛了吗?

凭什么妖做善事也是错,就该被赶尽杀绝吗?

“书生,快。”那道士急促地开口,“她想害你啊,你难道没觉得,她一到你身边,你的病就加重了吗?你……”

“你胡说!”

我所有的委屈和愤怒尽数爆发,我指着道士,手指都在发抖。

“你胡说!我给书生用的药材都是平常的补药,糕点也都是同凡人学的糕点。书生身上有千牛草的痕迹,是你!是你给他用了千牛草,他身子弱,根本受不起这样的药材,你控制他旧病反复!你休息害我!”

道士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反抗,噎了一下。我喊了一阵,方才被刺激出的勇气尽数消散,我害怕地看着道士和书生。

道士似乎看透了我的胆怯。他没再跟我多说什么,一把抽出他的符,引火点燃了,就要扔到我身上来。

若这符沾到我身上,我定会灰飞烟灭。

我有些黯然。对书生的真心,还是错付了。

“怪不得娘屡屡告诉我莫要动凡心,娘说凡人过于复杂,那心是我们妖穷尽一生都难以看清的。他们太过于优柔寡断、太过于轻信于人、太过于……”

“书生你做什么!”

疼痛和灼热没有袭来,我愣愣地睁开眼。

书生正单手提着烧着的符,火苗灼上了他的手指。他一把将符扔到地上,踩灭了火。

灼痛感消失了,我心有余悸地退后两步,抚着心口大口喘息起来。

书生挡在我面前,单薄的白色身影格外好看,让我想起了那日在情人镜上,他站在缭绕的云雾中。

那日我轻轻走上前去:“书生为何独自前来?”

书生叹:“愿寻一人心,不知有无这福气。”

书生一把拉起我,敏捷地躲过道士怒挥来的刀剑,飞快地跑入人群中。

道士在背后大声斥骂,我哭着跟他跑,眼泪打湿了他的手背。

后来的很多个夜晚,我总会想起这时的惊心动魄。我会惊得满身冷汗,也会无比感动。

书生说,是道士在我第一次走后找上了他,说他的病是妖作怪,让他配合着捉妖。

书生曾疑惑过又动摇过,他先是答应了他,后将我带到他面前。好在,最后一刻,他还是选择了我。

“我是妖,书生,可我从不做坏事的……”

“我也会治病救人,我会给凡人用山上最好的药材,我会……”

“知道了,你对我那样好,我都看得到,”书生温柔地握住了我的手,轻轻抱住我,“我猜,你是我在神仙山上遇到的福气,怎会害我?”

我愣住了。

一时间,四处奔逃的生活、凶神恶煞的道士,妖与凡人难以跨越的天堑……都不重要了,万物消去、无处遁形。

我庆幸我不管不顾地动了一次凡心,刀折矢尽后,能道一句我爱你。

自古妖与人对立,可为何如此,谁都说不出所以然。

可见世间事难论黑白。直到妖都远离凡人,去过清净孤寂的日子,这剑拔弩张才缓和了些。

若非我自小看着凡人美好人情长大,若非我对凡世抱着满心期待、若非书生在最后一刻没有妥协于偏见……

那么无论我是否还能活,妖对人间的最后一点幻想都会灰飞烟灭。

自小,娘就教育我要向善,却常常回避善行能否有善终的问题。后来我才明白,不是没有善终,是这条路太窄,遍布着误解和执着让事情发展到不可预料的地步。

不过好在,我有足够的运气能收到书生的信任与回应,在满是尘雾的凡间,能看见一束光足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