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千士兵逃离臭名昭著的缅军后,保持士气成了将军们头疼的一件事

subtitle
缅甸武器解密 2021-11-25 10:42

32岁的昂苗特从小的梦想是当兵,现在他已经获得了上尉军衔,但他之所以参加缅军是因为能保卫自己的国家,而不是与同胞战斗。今年6月份,昂苗特被派往克耶邦前线镇压民地武装和民间抵抗武装,当3名战友阵亡后他感到非常难过,因为这种牺牲是为了将军们而不是为了国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0月7日,昂苗特离开了部队,参加公民抗命运动(CDM),这项运动旨在恢复民主并将政变主谋敏昂莱大将赶下台,同时也是为了削弱缅甸最臭名昭著的机构——缅军,目前至少有2000名缅军士兵和缅甸警察部队(MPF)成员加入到公民抗命运动中。

虽然离队的士兵只占缅军35万左右兵力的一小部分,但已经触动了敏感的神经,并导致部队士气下降。缅军正努力招募新兵,同时召回退役军人,并威胁如不归队就扣发养老金,而军人家属也需要负责起营区的安全,缅甸版“西点军校”位于彬乌伦的国防服务学院(DSA)在其成立67年来首次未能招满新学员。

高级军官仍忠于敏昂莱,而且离队的缅军人数太少,但这些军事经验丰富的起义者被抵抗武装接纳后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对尚未离队的缅军形成了宣传战。然而逃离部队可能与上战场同样危险,29岁的中士冈特昂在5月9日离开所在缅军部队时所骑的摩托车发生事故,当前往指定的接头地点时又被抓住关进了军事监狱,9月6日他逃出监狱进入丛林,之后乘车前往“解放区”,这名曾经从事制造子弹工作的中士很高兴不再为缅军制造杀人的子弹。冈特昂的经历虽然坎坷但无疑是幸运的,也有一些在离队过程中遭遇了不幸,11月9日缅军99师的两名士兵在曼德勒东沙镇巡逻Mytel信号塔时趁机逃离,不料次日就有大量缅军开始搜索两人,使得原定的接头计划失效,最终两人在11月11日同搜索的缅军发生枪战后死亡。

早在3月份就离队的原缅军上尉林特昂表示,大部分缅军长期被洗脑,有些即便看清了事实也不愿放弃有利可图的未来,因为晋升到中层军官后就能在缅军的企业中获得巨大利益,所以劝说离队的话题通常集中在对普通士兵的恶劣待遇上。

下士韦曼是2016年见到戴着花环的缅军走在勃固省的街道后萌生了参军的想法,一年后他成为了一名狙击手,每个月只有不到20万缅币,吃的也很糟糕,他参军是想成为一名保卫国家受到人民爱戴的军人,可当进入缅军后才发现那里是折磨底层士兵的地方。5月份的时候韦曼偶然在网上见到许多谴责缅军的消息,7月份疫情严重的时候因为没有采取隔离措施他所在的军营出现了死亡,而自政变以来目睹的一系列暴力事件也困扰着他,直到他的女友告诉他缅军正在杀害平民,并鼓励他加入公民抗命运动,于是他才决定做正确的事情,9月17日这天韦曼向上级请假离开军营后就再也没有回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