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三次对华外交,让日本不安,越南不满?2大矛盾贯彻始终

subtitle
票姚校尉 2021-11-25 09:24

对于拜登而言,当今世界上,唯一有实力遏制美国霸权扩张的国家,就只有中国了。所以,在他上任美国总统后,不仅没有一改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反华舆论路线,而且还在之后的外交场合中,国务卿布林肯在阿拉斯加会谈期间,向中方代表试探性“施压”,妄图让中国政府在外交上向美国俯首帖耳,本质上也是拜登总统反华政策的体现。

那么,在中美交往的历史上,美国一直以来都奉行的是反华政策吗?美国究竟是在反华,还是在“反共”?关于这两点矛盾,延伸来说,其实就是美国在掌握了全球经济霸权与政治霸权的基础上,本质上就是希望在自身拥有的霸权基础上,实现“全球霸权的永恒垄断”,从而确保美国永远不会衰落,可以继续吸血全球,继续“伟大”的核心目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早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美国就展现出了“敌视中国,封锁中国”的态度。毕竟,当时的中国与苏联关系极为密切,更何况中苏两国又同为社会主义国家,对于美国当时国内盛行的“反共”心态来说,无论是考虑到在中苏合作框架下,中国解放军较为强大的常规军事实力(以及苏联援华后,中国强大的工业实力),还是考虑到中国是全球人口规模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当时的美国都是绝对不可能对华展现出“善意”的。

而在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鉴于美国对朝鲜与中国的军事侵略压力,中国人民志愿军便进入了朝鲜半岛,开始了抗美援朝作战。对于当时尚不清楚中国解放军实战能力的美国而言,中国的这一举动无异于“以卵击石”,直到志愿军与美军真正实战接触后,美国政府才真正意识到了中国陆军悍不畏死的恐怖实力,从而在军事、经济、政治上更加忌惮着中国的发展、崛起。

而在朝鲜战争结束,美国又开始进行了越南战争后,全球的共产主义运动又开始逐渐高涨。热烈了起来。在日韩、欧洲、中东、拉丁美洲等地区此起彼伏的工人运动与人民游击战争,让以美英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感到了极大的畏惧,甚至部分美国精英也认识到了资本主义的局限性,从而肯定了共产主义思想先进的本质。

而在越南战争结束,美国在越南的军事行动完全失败,苏联却在强盛阶段时,不少曾经坚定支持资本主义的社会名流与政治精英也不得不思考起“美国何时会成为共产主义国家”。而相当有趣的是,当时的中国也因苏联的堕落(苏联中后期变成了和美国一样争夺霸权的帝国主义国家),以及苏联对中国的政治干涉,而选择了与苏联分道扬镳。

而与苏联分道扬镳的后果是什么呢?中国全境都曾遭遇过苏联的核讹诈,中国北方边境线更是有着极大的军事压力,毕竟,以当时的情况来将中国解放军与苏军进行对比的话,光是陆军一项,解放军与苏军就有着相当大的差距(空军方面更是差距甚大)。随着中国在1962试爆第一颗原子弹后,中国才能在核威慑领域和苏联相互抗衡(当然,中国在核武器投送能力上的长足发展也是极为重要的)。

随着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呈现苏攻美守,中苏两国矛盾也愈发激烈的情况下,中美两国政府就算在诸多政见上不同,但是在“防御苏联攻势”这一大方向上,至少还是能达成共识的。于是,在中美建交以前,两国先是在1971年的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实现了“乒乓球外交”后,美国政府又秘密派遣国务卿基辛格访问中国政府,希望打开同中国合作的渠道。

而在1972年发生的著名历史事件,即“尼克松访华”,就让当时的全球各国极为重视与关注。而那次中美外交活动,是美国总统第一次主动打开对华关系正常化的进程,也是20世纪历史上,美国第一次与世界最有潜力的未来强国主动打交道。这对于日本、韩国、法国、德国等国来说是闻所未闻的,而对于一些亲美的小国来说,更是见所未见的。

可以说,这一次中美外交,堪称是世界历史的一大转折点。而对于一向以反华著称的日本来说,则使其颇为震惊,乃至让日本政府有些“不安”的感觉。于是,在尼克松于1972年2月访华后,日本政府就相当迅速地在1972年9月与中国一同发表了“中日联合声明”,宣布了中日建交的同时,也代表着中日邦交的正常化。

从这一次美国对华外交来看,中国无疑是颇为受益的。至少两国在政治的某些领域率先达成了共识,为之后中国进行改革开放有了极为重要的政治铺垫(美国在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对华关系正常化的基础上,才会逐步解除对中国的经济封锁)。然而,值得我们特别注意的是,就算中美在20世纪70年代曾有过“外交蜜月期”,但就从政治上的根本矛盾而言,中美两国出现敌对的可能也将是在所难免的。

而这个政治上的根本矛盾,宏观上来说,就是“资本主义势力妄图彻底消灭共产主义思想的矛盾”。微观上来说,就是中国在改革开放后巨大的政治影响力,让美国担忧“共产主义运动再度兴盛”,影响到美国在全球资本主义世界的政治、文化霸权,从而不可避免的对中国的崛起抱有忌惮、警戒之心态。

而在苏联走向衰落,完全解体的前夕,中美在政治上的矛盾表现得更加明显了起来。20世纪80年代末,在看到中国于经济方面迅速成长后,有不少美国反华政客开始鼓吹起了所谓中国崛起对美国金融霸权的威胁,彼时的美国政府,也在与中国关系走向正常化十多年后,考虑起了再次围堵、制裁中国的可能。

在美国内部意见相对不统一的情况下,时任美国总统乔治·布什(人称“老布什”)在关键时候艰难地维护了中美关系,为日后中美关系虽然矛盾重重,但仍然没有破裂打下了基础。1989年1月,老布什刚刚上任美国总统后,访问外国的第一站,就选择在了中国。而在1989年6月,老布什又与邓小平老通电话,阐明了美国政府坚决维护两国的战略关系的决心后,但又必须顾及到美国民众的情绪。要进行对中国的制裁。

然而,老布什又相当“矛盾”地说道,这些对中国的制裁不会是永久性的,但在政治上是必须表现出来的。言下之意,其实就是美国政府希望通过在经济等领域象征性地制裁中国,从而让“美国人民‘相信’美国有实力遏制任何一个正在崛起的国家”(而不是美国真的有实力能遏制任何一个正在崛起的国家)。这反映了美国内部不同派系的矛盾,而从深层次来讲,又反映了中美第二个贯彻始终的矛盾。

这个矛盾就是“中国经济崛起,势必会挑战美国控制全球的金融垄断霸权地位”,而放到2021年的今天来说,就是“美国维护美元霸权与中国推行人民币国际化的根本矛盾”。就这个矛盾本身而言,如果美国不进行适当的让步,舍弃掉一些本就不属于自身特权的话,那么中美在经济方面的矛盾,其实是无解的。

要知道,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企业势必也需要随着人力物力等各类资源的需求,向其他国家进行投资,在最合适自身发展的环境下,获得更多经贸利益。当然,这一切发展的前提又在中国对外“互利共赢”的框架下。而随着中国企业对外投资,中国的经济也向全球化发展的同时,中国政府也必然会顺应时代,大力推行诸如“一带一路”国家战略计划,而最终实现的目的,就是将人民币国际化的同时,带动全球经济发展,实现全中国人民的共同富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民的共同富裕。

然而,这和美国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的“美国霸权”有着极大的影响。我们必须清楚,中美两国对外政策的最本质的区别,实际上就是中国在平等对待别国,实现合作发展模式的同时,美国仍然在推行新殖民主义那套思想,通过自身的军事、经济硬实力来对比自己更弱的国家进行威压,从而建立“不平等”的合作框架,将小国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最终为美国经济的发展而服务,成为美国在政治、经济上的附庸。

美国在20世纪对韩国是这样做的,对日本也是这样做的,所以日韩现在表面的经济繁荣下,其命脉仍掌握在美国手中,从根本上导致了日韩不可能选择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更不可能让本土处在没有美军的控制之下,至于为了长期的经济发展而选择亲华政策,就更是无从谈及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互利共赢”的合作模式,实质上就是变相解放了那些曾经只能听命于苏联或者美国的小国们。在苏联解体后,这些小国只能听从美国的指令,服务于美国及其盟友的经济发展模式,如果要独立自主反抗美国,其下场将注定是悲惨的。但随着中国的崛起,这些小国们又多了一个新的选择。至少,中国不会逼迫他们听从中国的指令,也不需要依附于中国经济,而仅仅是作为合作伙伴,长期的和谐共存下去。

这样的状态当然就威胁到了美国的霸权,也让美国政府不得不采取对中国的遏制。毕竟,当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崛起,能够带领全球各国走向共同富裕,而且还不用向美国卑躬屈膝时,那美国的霸权还会有谁去跪舔和欢迎呢?毫无疑问,除了日韩这样已经多处被美军“保护”(实质上是控制与监视,准备将日韩本土作为未来的血腥战场,从而让战争发生在美国本土),以及在经济上深度依附于美国的可悲国家外,其他正在寻求独立自主,走向致富道路的国家大概率会选择中国,作为平起平坐的合作伙伴。

而从经济上的矛盾转换到政治上时,我们就能简单地明白“资本主义势力妄图彻底消灭共产主义思想的矛盾”的核心原因在哪了。共产主义思想存在的初衷,其实就是反封建压迫,反资本剥削,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全新世界,而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在不断促进国内人民实现共同富裕的同时,也在通过对外经济投资与平等外交的方式,积极推动着世界朝着平等,和平的方向去发展。这样的行为,与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奉行的剥削、压迫小国与第三世界人民的行为,是完全相反的。

所以,现在的美国才会如此害怕中国的崛起,忌惮着中国不断壮大的实力,毕竟,中国是现今人类社会上,唯一现存的社会主义强国。中国人民所奉行的道路,本质上就是解放全人类思想,促进全世界走向新时代的伟大道路,这对于现在靠美元霸权吸血全球的美国是极端不利的。所以,在老布什总统时期,美国政府就算想和中国进行经济合作,但出于维护自身霸权的考虑,也必须假借“美国人民的名义”,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

而继“尼克松访华”、“老布什访华”这两次中美外交活动后,我们愈发注意到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已经渐渐从“温和”转变为了“强硬”,甚至在某些时候,还展现出了邪恶的敌视态度(参考特朗普总统叫嚣所谓的“武汉病毒”)。从中美之间不断发生的矛盾,以及中美之间又偶尔呈现出的友好态势来看,中美关系明显是因为美国在此之中想方设法的遏制中国,才导致了中美关系逐渐僵化的地步。

在此期间,日本从原本中美建交时不安的态度,转变为了如今极为嚣张的积极反华态度(和美国外交政策转变大为有关)。而曾经侵扰过中国边境地区的越南与印度,也因为美国对华遏制战略的愈演愈烈而更加嚣张了起来。不过,在2016年中美南海军事对峙一事中,美国率先怯场且离开,让原本挑起所谓“南海仲裁案”的菲律宾变得老实起来,而越南也在该事件后对美国愈发不满(美国无法保证越南在挑衅中国时的“安全”),为此也很少挑起反华外交了。

而到了2021年“中美阿拉斯加对话”事件时,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变得极为强硬,而中国对美国的态度也是一如既往的“不卑不亢”,本质上也是中美在经济、政治矛盾的具象化集中表现。在对话过程中,美方人员极其无礼地向中国发言,而中方人员又相当强硬的回击,让美国政府没有预料到,美国人民看到后也极其震撼。

毕竟,在中美阿拉斯加对话前,还没有哪个国家敢当着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面,对美国的无礼讲话进行强硬回击。而中国是目前唯一一个这样的国家。在中国已经实现经济崛起,军事现代化的背景下,中国上下都充满了自信来迎接美国的遏制与挑战。而这样的现象,则是美国一直在防备,忌惮,害怕的情况。

当然,这样的情况无论美国如何行动,就最终结果来说,中国还是不可被遏制地走向了崛起。从历史上来看,这是中华文明兴盛的历史大势所趋,而从经济角度来看,中国实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成功发展,本质是代表了世界最为先进的生产关系。而中国蓬勃发展的实业体系,也是全球最为先进的生产力。

而从政治与文化上来看,共产主义思想与社会主义政治则在各类情况下,体现了最为先进的制度优越性(这一点,我们可以参考新冠疫情中,中国政府的强大实力)。当我们从经济、政治等角度逐一分析的时候,终究我们可以发现,像美国如今这样依赖于繁荣的金融业,以美元霸权收割全球的国家,注定是与中国现行的道路背道而驰的,所以,美国现在的反华不仅会强硬起来,甚至在将来,还会以更加恶毒、阴暗的办法解决问题。

以如上三次中美外交来看,中美之间的矛盾无论如何掩盖,还是如何激化,随着中国崛起,美国衰落愈发明显,中美矛盾也必然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贯彻始终,而非“昙花一现”。毕竟,共产主义运动如今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是低潮阶段,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势力在全球范围内占据着不少优势。中国迈向复兴,实现世界大发展的时间,很可能还有数百年的过程与几十代人的努力。无论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