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闺蜜患抑郁症去世,我调查后发现是她爸爸的教育方式导致的

subtitle
笑脸人脉 2021-11-24 13: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秋日的午后,一切都变得慵懒。可是我却激动不已,今天我要去进行采访,一个我申请了许久的采访对象,终于在我承诺说可以让更多人知道他的英雄事迹、可以让更多人得到帮助的时候,他才松口。给了我一个地址,要求我下午两点再过去,因为他需要午睡。

我准时到达了指定的地点,是一个很破旧的老小区,路边稀稀疏疏坐着几个老人在晒太阳,一路打听着,我很轻松地找到了他家。顾武,一个全市闻名的英雄。小区里的人听到我来找他都习以为常,熟练地指明他家的方向。

顾武的女儿顾思曼在三年前跳楼自杀了,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她死后,顾武在她生前用过的电脑里发现她经常逛一个贴吧,名字叫“活着不如去死”。顾思曼在这里发布了大量消极的帖子,多次表达自己想要轻生。而这些帖子回复量可观,很多同样悲观的青少年在这里附和着顾思曼,更有甚者鼓励她快点结束生命。在顾思曼死后贴吧里仍不断有新的人发帖表达想死之意,有的人是像顾思曼一样的抑郁症患者,有的人则是不知该如何排解青春忧愁的重负少年。

顾武觉得这很可怕,他觉得自己的女儿已经不在了,不能再让其他孩子也失去宝贵的生命,于是他开始假装少年人,混迹于这个贴吧内,并不断挖掘其他类似的贴吧或社群。渐渐地他可以获得一些求死少年联系方式,他会加上这些人,然后对他们进行劝导,试图打消他们的轻生念头。

2

后来有个少年向他吐露心声,是因为和父母之间的矛盾让他恐惧回家,想要自杀。于是顾武对他进行百般劝说,并提到也许他可以和少年的父母沟通,毕竟他们是同龄人,也许可以让他的父母多理解一下孩子,于是少年人将母亲的联系方式给了她。

顾武在电话里向那个强势的中年女人讲述了自己失去孩子的心碎经历,女人竟被说的痛哭流涕,发誓不再逼迫孩子,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并向电视台爆料了这件事,电视台第一时间采访了顾武,自此,他的英雄事迹火遍了小城。

而我是一个自媒体撰稿人,运营着一个十几万人关注的公众号,也是来采访顾武的。

3

见到顾武本人,顾思曼长得跟他确实有几分相像,他是个说话粗狂的西北汉子。

提到顾思曼的时候,似乎仍有难掩的悲伤,反复念叨着自己女儿很开朗的,平时有什么事都会和他说,怎么就会想不开自杀呢?

我问:“您觉得您了解您的女儿吗?她患有抑郁症,这种病会不受控制的想要寻死,您是否有察觉到呢?”

顾武不耐烦地打断我的话:“什么忧郁症啊,她过得那么好怎么会得抑郁症,就是年纪太小,一点抗压能力都没有,是我没有教好她。诶,都读大学了,还这么不懂事。”

我顿了顿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我提出让顾武带我去顾思曼跳楼的地方看看,她是在自家小区的天台跳下去的。顾武虽然有些不愿意,但还是带我上去了。

算上天台,这栋建筑大概有七层楼高,一旦跳下去,任谁都回天乏术。我向下望着,心底泛起一阵悲伤,就是这里么,你在跳下去的时候,有没有一丝害怕呢。

4

回到家里顾武拿出电脑来,是顾思曼生前用的那台,他现在继续用着。他同意让我翻看一下,但是要拷走什么资料要跟他讲,要写到报道里的,更要跟他讲,我说那是当然。

然后他走出去要给我切水果,走到门口转过来嘱咐我:“小刘啊,你可以多看看我那些聊天记录,跟那些小孩的,可以发表一些,你选选等会我再审核下啊。”我点点头,多次的采访下来,他似乎已经变得很专业。

我翻看着电脑里的资料,有顾思曼生前的照片,那时候的她看起来确实阳光开朗,每一张都挂着满满的笑意,我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那张笑脸。

然后在一个很隐蔽的文件夹里,我找到一个名为【垃圾桶】的文件夹,点进去,是很多的音频。我抬头看顾武还没有过来,偷偷地拷下了这些资料,看起来他并没有发现这个文件夹的存在。

在他进来之前我整理好U盘,随意地截取了一些聊天记录,给他看过没问题之后便结束了今天的采访。

5

要发的稿子写好了,设置好发布时间,我安心的睡去了。

第二天早晨八点,我被电话铃声吵醒,那端是顾武的咆哮:“刘安敏!你写的这是什么东西啊!你为什么要造谣!”

我冷笑道:“是造谣吗?要不要,我把录音也放上去呢?”不等他再说什么,我便挂断了电话。

这一天,终于来了。

很快我的后台就涌入了大量的信息,微信也响个不停。这一切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满意的将手机关机,默默地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

我写的文章题目叫《撕掉英雄父亲的假面》,文章里将顾武的形象逆转,披露大量事实,证明是他的高压管教,无端谩骂,导致顾思曼心理状况不佳,进而患上抑郁症,最终结束自己的生命。

6

那我是谁呢,我是刘安敏。是顾思曼的恋人。

我,也是个女生。

从高中起我们就在一起了,可是这不伦的爱情始终不能见天日,我们在人前扮演一对感情深厚的闺蜜。可笑的是她那父亲,根本不知道思曼还有我这样一位朋友,准确的说,他对思曼的生活一无所知,他只在乎面子上那些东西,只在乎这女儿是不是给他带来荣耀。思曼恨他,不止一次的她抱着我泪流满面,说想离开家,离开父亲。

我们俩学习成绩差不多,又都是文科生,因此约定好一起考A市的外国语学院,学语言,将来出国,远离这一切痛苦的根源。可是顾武不允许,他要求思曼考师范学院,不止一次思曼绝望的看着我说父亲逼她考师范,说女孩子家家当个老师好嫁人。刚开始思曼还会据理力争,顾武也只是用所谓父亲的威严逼迫她,说她必须听他的。到后来顾武开始说些令人无法接受的话,他说思曼是他的女儿,不要有自己的想法,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他说除非思曼死了,不然这一辈都得听他的话。

听听,多么霸道又不讲理的话啊,他只是思曼的父亲,却把自己当成思曼的所有者了,傲慢的无药可救。即使这样思曼还是在坚持,高考报志愿时依旧按照我们的约定报了外国语学院。

7

但最终,却如顾武所愿,她去念了师范学院,因为无耻的他偷偷修改了思曼的志愿。

那年夏天是思曼第一次寻死,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思曼哭着给我打电话,歇斯底里的喊道无法在这个家待下去了,她恨父亲,恨这个世界,她说:“敏,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我在天台,跳下去是不是就解脱了。下辈子让我当个男生吧,我们还要相遇,我还是会爱上你,我们不用再忌惮世俗的眼光了。”

接到电话时我正在发廊剪头发,听到她要跳楼,我吓得从椅子上弹起来,顾不得头发刚剪一半,左右不一样长,还湿漉漉地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发疯一样往思曼的家里狂奔,我举着手机喊道:“不要思曼,不要做傻事,求求你了,求求你。”到最后我语无伦次,只是不停重复着“求求你。”

因为跑得太急,顾不上看路,我被一辆自行车迎面撞到,手机从手中跌落到地上,我也被撞倒在地,失重的感觉让我下意识地尖叫。倒地的那一刻

我听到自行车刺耳的刹车声还有电话里思曼焦急的声音:“敏?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哪里?”

8

我赶紧捡起手机,顾不得身上的伤痛还有骑车人的责骂。“没关系思曼,我刚才被自行车撞倒了,我记不得你家具体方向了,你告诉我好不好,你不要犯傻好不好。”大概是被撞得有些懵,一时间我竟迷失了方向,看着宽敞的马路,不知该转向哪个路口,着急和疼痛让我有些呜咽。

“我下来了,敏,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听到你出事我吓坏了,我不想死了,我只想赶快见到你。”听到思曼从天台下来了,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疼痛也在此刻变得清晰起来,我终于控制不住地跌坐在地。见到思曼的那一刻我们跪坐在地上抱头痛哭,我一遍遍地捶打着她的背,要她以后不准再这样吓我,有任何事我都会和她一起承担。

思曼变得温顺无比地一直柔声说着“好,好。”那时候我想,真正面对生死的时候,她还是有顾虑的,不会真的想不开。我想只要我不离开她,她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9

我们被迫开始了异地,她留在了家乡读师范,我则去了A市读语言。在我的鼓励下,思曼课外报了外语班自学考级,我们还是没有放弃出国的计划。而顾武似乎也因思曼上了大学,对她的管控不是那么严格了。每天的通话里,思曼的声音愈发明朗起来。

只是好景不长,大二这年,迎来了我们20岁的生日,也迎来了顾武新一轮的干涉。他开始给思曼介绍对象,逼她相亲。原因是他们像思曼一样大的时候都结婚了,有的人孩子都有了。他计划思曼赶紧找好对象,毕了业就结婚生子,这一生似乎也就圆满了。

这一切被思曼激烈地拒绝,她在电话里跟我说自己开始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白天没精神,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我有些担忧,赶忙请假回去带她去医院做了检查:重度抑郁症。

10

思曼反对我休学回去照顾她的想法,她说自己是大人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孩,任何困难都打不倒她,她会好好吃药治病。她也确实这样做的,我暂时也放下了心。

顾武还是不停地让思曼相亲,给她介绍自己觉得好的对象。思曼依旧拒绝,甚至不再接他的电话。结果顾武竟然跑到学校去将思曼带回家软禁了起来,他说离开家的思曼太过于放飞自我了,思想上走了歪路,需要他带回家好好管教。所谓的管教就是每天不停地给她灌输那些封建落后的思想,对她一遍遍说着自己身为父亲的威严。

一番折腾下来,思曼的病严重了,她经常在晚上跟我说活着没意思。因为担心她我也不敢睡,反复地安慰她,鼓励她。想办法要怎么将她救出来,我甚至想要报警,但是思曼说她不愿折腾,甚至我们想着不行先假装同意顾武的安排,然后想办法逃跑。

我们真的开始制定逃跑计划了,从如何想办法从家里逃脱,到我怎么接到她先带到我这里,然后接下来去哪,事无巨细地讨论着,我无比期待计划真正实施的那天,这样思曼就可以解脱了。

可是我没等到那天,等来的却是思曼自杀的消息。

11

为什么不等了呢。

看到顾武用思曼的手机群发来的讣告,我心痛得无法呼吸,我的女孩,她最终没有抵过这一切。

思曼跳楼之前给我发了邮件,她说:“敏,对不起,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我知道也许我们就快看到曙光了,但是心里另一个声音告诉我,这都是假的,一切还是会被摧毁。我相信了这个声音。虽然我选择了死亡,但我想你好好活下去。就当做活着去实现我们的愿望吧。对不起,我爱你。”

邮件在思曼去世一个多月后,我整理邮箱才看到。看完后我坐在电脑前泪流满面,本想收拾妥当一切跟随思曼而去,看完邮件我决定好好活着,我不光是为自己而活,还要为思曼而活。

12

故事到这里本就该结束,我与顾武再无关联。我自该好好读书出国,实现我和思曼的约定。

可是偏偏顾武不安分,不醒悟,竟开始做起了什么网络红人,平民父亲。在电视上看到他道貌岸然地假装悲伤,将自己描述成痛失爱女的伟大父亲,我只觉一阵阵地反胃。自此我有了另外一个计划:揭发他虚伪的面貌。

我开始运营自己的公众号,靠着文字天赋积累了不少的粉丝,我计划着将公众号的影响力做大,然后想办法接触到顾武,找到除了我手里的聊天记录外更充分的证据,证明他并不是外界以为的那个慈父,事实上是他的独断专制害死了自己女儿。

13

整整策划经营了一年半,时机终于成熟了,我的公众号变成了当地数一数二的人气账号,也终于有“资格”去向顾武发出采访的邀约。

我也如愿地在思曼的旧电脑里找到了很多音频,自此我所有需要的素材都已齐全,只需我运用自己的文字能力,将这一切堆砌还原,把事实呈现在公众眼前。

首发的文章里我没有放音频证据,因为里面的思曼过于痛苦,声音接近扭曲。我不想将这一切公之于众,让她的痛苦去变成别人的谈资。

天不遂人意,我打开手机点进后台,大片大片辱骂顾武的评论里,依然夹杂着很多不相信的声音:“有本事上石锤啊,我XXX家的孩子XXX就是失足少年,就是被顾大叔劝回来的!”“亏我平时这么喜欢看你的文字,现在做账号的都疯了吧,为了热度抹黑这么好的人。”“聊天记录也可以造假的,我持观望态度。”

14

我只好将音频文件一条条发了出去:

“爸,我真的不想读师范,我想念语言学校!”“你是洋鬼子吗?读什么语言学校,女孩子就应该当个老师,稳定!将来嫁人也好嫁!”

“顾思曼,你头发染成这样,是想去当窑姐吗?立马去给我染黑!不然别进家门!“听听,他专制到连思曼的形象都要管。依稀记得那天晚上我陪着思曼求着常去的发廊加班营业,折腾到半夜一点将她头发又重新染回黑色。

“呜呜呜,爸,你为什么改我的志愿,我真的不想读师范,你为什么这么不尊重我!”这条音频里的思曼声音像受伤的小野兽,不停的哽咽,顾武却毫不心疼,抬高音量吼道:“因为我是你老子!我让你读啥你就读啥!你听我的话才是尊重我!你还想要尊重?你当我老子好不好?”

“爸,你知道我刚才差点自杀么,你不要逼我了,我去念师范,但以后你不要管我了行么。”这是思曼第一次想从天台跳下来时的对话,“自杀?你长本事了哇!那你去死啊!死给我看看!要想我不管你,除非你死了或者我死了!”显然顾武并没有因为思曼透露出轻生的念头而忌惮些什么,反而变本加厉地刺激她。想想如今他却一副人间圣母的样子阻止别人家的孩子求死,真是讽刺。

诸如此类的音频还有很多,思曼从未发给我听过,我也不知道她为何录下来。也许也是想有一天忍无可忍的时候将它们公开,曝光这个暴戾可怕的父亲吧。

只是一切答案都不得而知了。

15

风向很快彻底逆转,甚至其他的几家媒体也争相转发点评,看着满屏都是对顾武的咒骂我心满意足。

我坐在桌前轻抚着摆在那里的照片,眼泪控制不住的一滴滴落下来。思曼,你看到了吗,你不敢不愿讲的这些,我都替你说了出来,顾武也受到了惩罚。也许法律还无法制裁他,但是道德上,他已经无翻身之地了,你可以瞑目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