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丈夫出差第二天,微信收到张照片,怀孕五月的妻子怒提离婚

subtitle
笑脸人脉 2021-11-24 13: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怀孕了。

最高兴的,不是我老公。

而是我老公的小三。

1

我从没想过,狗血剧本会发生在我身上。

怀孕五个月,许晴天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林媚媚,你老公昨晚跟我睡一起。】

随即,又发了张图片过来,是昨晚她跟我老公江文齐搂一起的照片。

照片里,许晴天笑得一脸挑衅。

我看着那照片,先是不信,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的第一感觉是真不信。

江文齐怎么可能背着我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

他那么爱我。

爱到非我不娶,爱到差点与家里人决裂。

2

我跟江文齐相识十年,相恋两年,结婚五年。

我们是大学同学。

但大学前三年,我们没有太多的交集,算个眼熟吧。

临毕业才谈了场黄昏恋。

而之所以谈这场黄昏恋,是因为我俩进了一家公司实习。

那时候,还没有毕业呢,没钱,租房子的地段比较偏。

出了地铁要走很长一段小路才能到家,有一次,同事过生日,请喝酒,喝到很晚。

最后是江文齐送我回去的,他陪我走了一次后说:“林媚媚,你这也太偏了,晚上一个人回家不安全。”

然后,他送我回家了三个月。

不论多晚,都送,风雨无阻。

三个月后,我看出了他的意图。

我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说:“你终于看出来了啊。”

他那时候还没有跟现在一样发福。

那时候的他,虽然没有帅成故事里的男主角,但高高瘦瘦,浓眉大眼,笑起来眼里有星辰大海。

我要是不动心,也不可能让他送了我三个月。

于是,我连矫情一下都没有,跟他在一起了。

毕业后,我留在了云城。

原本我妈是让我回连市的,但为了爱情,我拒绝了。

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

有他的城市,是我唯一的归宿。

但,我俩的爱情,并没有很顺,他家里人并不是很喜欢我。

原因也简单,我并没有长在他妈的审美上,身高不够一米六,又太瘦了,她怀疑我可能生不了孩子。生了也可能影响他们的家的基因,孩子不够高。

还有一次,工作压力太大,我跟朋友出去喝了两杯,回去的时候,我不知道她过来看江文齐了。

我咋咋呼呼回来抱着江文齐就亲。

她觉得我喝酒,还这么放得开,生活不检点。

所以,她让江文齐跟我分手。

我:“?”

但江文齐为了跟我结婚,宁可跟家里闹翻。

后来,她虽然不情愿,还是点头同意了我们的婚事。

我跟江文齐结婚半年没有要孩子的打算,她命令我跟江文齐一定要在两年内生孩子,还要生个儿子。

说什么他们家三代单传,香火不能断。

说实话,那一刻,我是想将鞋子拍她脸上问问她,你家是有皇位要继承吗?还一定要儿子!

但江文齐在我说话之前,先说话了,他说:“妈,你能不能不要无理取闹。我跟媚媚现在正忙工作,没时间生孩子。”

因为他又护着我,他妈对我的怨念更深了。

所以,后来,他妈妈又来我们这里闹过好多次,每次,江文齐都会站在我的角度思考,跟他妈妈说:“妈,媚媚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等事业稳定了再说。”

他妈每次脸都拉得特别长,转过头,背过江文齐就对我横眉竖眼,左挑剔,右挑刺。

“现在不生孩子,将来还能生出来吗?到时候生不出了,你看我儿子还跟现在一样护着你不。”

我也不想江文齐难做。

结婚这几年,从不跟他妈去争论什么,赔张笑脸给她。反正大家不是一起住,除了节假日和她来找我们挑刺的时候,一年也见不到几面。

而江文齐每次在我在他妈那里受了委屈,都会跟我道歉,哄着我。

“老婆,让你受委屈了。孩子不急,我知道,你想趁年轻,多拼事业。老公支持你,永远都支持你。”

甚至几个月前,我得知自己怀孕了,告诉他后。

他都还在问我:“老婆,你确定要孩子吗?你今年不是要升职吗?你这个时候要孩子,会影响你的事业的哦。”

我说:“他既然来了,我肯定不能再为了事业舍弃他。”

我看见江文齐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

他应该是怕我打掉孩子。

他妈妈在孩子三个月的时候,委婉地提议要去检查孩子的性别。

我还没有来得及发火,他先发火了,“妈,你能不能不要添乱!”

这些年,虽然他顶着压力支持我,但我能看得出,他很喜欢孩子,每次有小朋友从他身边路过,他都要多看好几眼。

这么一个爱我,了解我,支持我的老公,我离了他再上哪里找个更好的。

所以,即使,他现在笑起来,眼睛里已经没有星辰大海,还因为他有段时间胃不好,做中药调理,脸隐隐快胖成泡化了的胖大海,我依旧爱他。

如最初时一样爱他。

可很显然,我被打脸了。

我对着手机里的照片,翻来覆去地看。

想起江文齐前天说要出差,临出门前,还亲着我的脑门说:“老婆,我爱你。”

这才过去一天,他就跟别的女人厮混去了。

3

许晴天我是认识的。

是江文齐的下属。

我们毕业后,便不在一家公司做事了。都还算混得不差,分别在两家公司做管理。

但我们各自下班后,时常会去对方的公司等对方一起回家,哪怕结婚这么多年,在我没有怀孕之前,我们都还跟热恋时一样。

我见过许晴天很多次。

是个性格张扬的姑娘,今年才二十三岁。

两年前入的职,成了江文齐的下属。

以前,我下班早去等江文齐的时候,她总会笑吟吟地跟我打招呼,“媚媚姐,你跟江经理的感情真好,好羡慕你们这种爱情啊。”

所以,她这是羡慕着羡慕着就想参与了?

哦,不是想参与,而是已经参与了。

我收到这张照片跟挑衅信息时,正坐在沙发上。

可能是太过震惊,我对着那张照片看得太过认真,表情又太过想摔手机。

江文齐他妈,我的婆婆从沙发另一边伸头过来看了眼我的手机屏幕。

她在我怀孕后,终于对我好了一些,不再横眉竖眼,甚至在知道我怀孕后,一定要跟我们住一起。

说是为了方便照顾我。

因为我在没有怀孕之前,我跟江文齐工作忙,一日三餐,不是在吃外卖就是出去吃。

鲜少自己在家里做饭。

她觉得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能污染了她的孙子。

对,她虽然没有怂恿成我们去检查胎儿的性别,但是她通过各种方式,譬如看孕妇那只脚先跨进门,肚子的形状等等。

已经确定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个儿子。

我虽然不乐意看她的脸,但她在我怀孕后,没再给过我脸色,我便也忍了。

我婆婆见到我手机上的照片,显然也愣住了。

她约莫也是没想到,当初为了我能跟她翻脸的儿子,竟然在外面找了小三。

她愣完后,我隐隐从她的神色里看见了报复的快感。

仿佛在说:傻眼了吧,傻子,让你当初怂恿我儿子跟我吵架。

随即,反应过来,我现在怀着她的孙子,立马打圆场。

“媚媚,你先别动气,你跟文齐这么多年的感情,他不可能做出背叛你的事的,这照片肯定是P的。”

我觉得我也是怀孕怀傻了。

听了她这话,我竟下意识在自我欺骗,这照片肯定是P的。

但我很清楚,这照片并不是P的,许晴天知道我跟江文齐的感情的,她不可能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我想快速冷静下来,思考这种事要怎么处理。

但我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冷静不下来的结果就是,我当场给江文齐打了电话。

他不接我的电话。

我打了半个小时。

他才接了。

“老婆,我刚跟客户谈合作呢,手机调的静音,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他的语调一如他出差前,跟我说“我爱你”时一样温柔。

我怀孕后,因为吐的太厉害,连班都上不了,情绪本就不稳定,在听到他没事人一样的语调这一刻,彻底爆发。

我近乎嘶吼:“你跟许晴天是怎么回事?”

电话那端,江文齐应该是愣了一下,后长久地沉默,最终冷淡地回了我一句:“你都知道了,还来问什么呢?”

我没想到,他竟是这么个态度。

我再次嘶吼:“离婚,我们现在就离婚。”

丈夫出差第二天,微信收到张照片,怀孕五月的妻子怒提离婚

江文齐却跟听了个笑话一样,轻蔑地轻笑了一声,“离婚,离婚就离婚,离婚你一分钱都不要想拿到。家里的车子房子存款,你也别想。”

听了他这话,我真的要气笑了。

家里的车子房子皆是我们一起买的。

房子的首付有一半还是我父母给的钱。

当初,我们两刚结婚没多久,要什么没什么,他妈对我又不满意,连彩礼还缺三万都是江文齐自己找好朋友凑齐的。

所以,四年前买房子的时候,我们还缺四十万,他根本不敢跟他家里开口。

他说要不,过两年再买吧。

云城的房价见天涨,过两年会不会又翻一翻,鬼知道啊。

我给我父母打了电话,我妈将我狠狠骂了一顿。

她当初是不同意我嫁给江文齐的,她说:“你那婆婆对你这么不满意,你还要嫁什么?你在林家做个大小姐不舒服吗?非要自己上赶着去受那老妖婆的气。”

后来是江文齐跪在她面前发誓,一定会对我好,我又一副非江文齐不嫁的架势逼迫她,她才不得已松了口,同意了这婚事。

我这一问她开口借钱,她更气。

但最终,她还是心疼女儿,骂完给了我四十万。

如今,江文齐哪里来的脸说出房子车子,我都别想要的话的?!

我妈那四十万都还没有还呢。

我说了一句“那我们就法庭见”后,他挂了电话。

我婆婆见我情绪激动,估计还是怕她盼了这么多年的孙子出问题,破天荒站在了我这一边,“媚媚,你先别气,这事儿肯定有误会,你放心,要是文齐真这么做了,看他回来我不打断他的腿。”

我这会儿乱得很,空不出心思给她陪笑脸。

刚好是快到中饭时间。

我婆婆见我不理会她,说:“媚媚,我去买菜做饭,你先别想那么多,不管怎么样,肚子里的孩子是你自己的,先吃饭。等文齐回来之后,大家再坐下来商量。”

她出门后,我想给我妈打电话,哭一顿。

又觉得我若打了,可能还会被她骂一顿。

让你当初不要嫁,非要嫁。

最终,我自己在沙发上大哭了一场。

边哭边给我大学同学兼闺蜜小鱼打电话,她听完破口大骂,气冲冲问:“你在哪,我去接你。”

我说我在家。

她让我等着。

我哭完收拾了几件衣服下楼去等她。

却在楼下一个拐角处看见了我婆婆。

她提着菜,正在打电话。

应该是给江文齐打的。

因为她在说:“妈能理解你在她怀孕的时候出轨,但是你为什么要让你的小三给她发信息。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赶紧回来给媚媚道歉认错。”

她说完这句,抬头刚好看见了提着行李的我,赶紧挂了电话。

走向我说:“媚媚,你别冲动。有什么事等他回来再说啊,你现在离家出走像个什么事。”

小鱼的车便是在此时到了我家楼下的,我婆婆过来拉我的手,抢我的行李,小鱼从车上冲下来,一巴掌拍掉她的手,“干嘛,你还想推一个孕妇吗?你们家的人,是良心全被狗吃了吗?”

小鱼对于我的情况,我跟我婆婆的情况基本了解。

以前,我经常跟她吐槽我这个婆婆。

我怀孕后,她也来我家看过我几次,见过我这个婆婆。

但因为我们三个都是同学,她从来没有跟着我一起吐槽我这个婆婆,还时常安慰我,“算了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好在江文齐对你好。反正你也不是跟他妈过一辈子。”

我跟小鱼走了。

从上车又开始哭,一直哭到她家。

小鱼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地看着我,“媚媚,你先别哭了,你先想想要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呢?

我只有离婚一条。

他妈能理解我在怀孕的时候,他出轨,我又不是他妈,我理解不了。

4

江文齐是在三天后回来云城的。

这事儿总归是要处理,所以,我回去了。

结果,刚回到家,我还没有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他进行指指点点。

他先找到了制高点。

他坐在沙发上,冷冰冰地看着我,“林媚媚,你肚子的孩子是谁的,你心知肚明。”

我:“?”

我懵逼了一脸。

我这么多年,除了他,连跟其他男性的肢体接触都没有。

但我还没有来得及发飙。

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沓照片摔在茶几上。

我看了几眼,照片里的人我很熟悉,是我跟我的同事林晓丰。

日期应该是在我怀孕后。

我怀孕后办理离职,交接工作就是跟他。

交接完工作后,他说同事好几年,以后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一起工作,说一起吃个饭。

以前一起上班时,办公室几个同事经常一起吃饭,我并没有拒绝,还喊上了办公室另外几个同事一起。

吃完饭,林晓丰体谅我一个孕妇,不方便地铁出行,顺路将我送回了家。

江文齐的照片里,便是我们几个同事一起吃饭举杯时的,以及林晓丰送我到家门口我下车后,林晓丰跟我挥手告别的场面。

“你跟踪了我?”这是我下意识的第一句话。

江文齐冷笑了一声,“我不跟踪你,难道等将来你肚子的野种出生了,我都不知道是谁的,你好赖在我头上吗?”

我不敢置信,“你就凭这种连牵手都没有照片,判定我出轨?”

“没有吗?你别忘了,你是什么时候怀孕的,你是出差回来后怀孕的,你当时就是跟林晓丰一起出差去的。林媚媚,你真贱,你出轨也选一个好点的,你竟然出轨了一个有妇之夫。”

说完,从一堆照片里,挑出了一张,摔在了我的脸上。

是我跟林晓丰出差时,同出入一家酒店的照片。

我们当时同住在一家酒店。

“若不是当时晴天刚好也在A市,将照片拍给我,你还想隐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看着他理直气壮的表情,心突然冷了下来。

我们七年的感情,他竟是连问都没有问过,就如此给我扣了一个不忠的帽子。

就凭借着他的臆想,怀疑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他看了眼我,“你也不要用这种被伤害了的表情看我,我并不是无故的猜测。”

要不说,我们到底一起过了七年,他还是能看懂我的表情的。

说完,他又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两张检查单。

一张是我们刚结婚没多久的,检查单上显示,他有弱精症,且很严重,影响到生育功能了。

一张是四个月前的,检查单上,依旧是显示,他病症很严重,影响到生育功能。

“我们刚结婚的时候,我有几次被我妈念叨的烦了,故意没做措施,但是,你都没有怀孕,所以,我就去检查了。”

“你说你怀孕之后,我还以为是我吃了那段时间的中药有效果,又去检查了一次。”

“林媚媚,看清楚了吗?我是生不了的,你说你的孩子是我的?你自己信吗?”

“而且,我们这些年你都没有怀孕,就因为我们俩一起过个结婚五周年,喝了点酒,你就能怀孕吗?”

我看着他愤怒的脸,面如死灰。

也心如死灰。

“所以,”我问:“你那时候说你胃不好,要中药调理,并不是因为胃不好,而是因为这个。所以,这些年,你妈每次来找我的麻烦,你都肯站在我的立场去想,是因为你根本不能生,并不是因为什么狗屁爱情,对吗?”

他笑了笑,“也不能完全说没有因为爱情,反正我不能生,你也不想那么早怀孕,这个借口不是合情合理吗?再说,你现在跟我扯狗屁爱情,还有什么意思吗?你都给怀了别人的孩子了。”

我:“……”

他又说:“林媚媚,离婚,明天就去离婚,但是,你婚内出轨,一分财产也不要想拿到。”

我看着他那张熟悉的脸,突然觉得陌生无比。

那是我爱了七年的人啊。

他对我没有丝毫的信任。

这么多年我以为的他的情深似海,也不过是为了将责任推给我,自己图个清净。

还可能最后,我们俩怀不上了,他还能理直气壮地跟他妈说,是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不想要孩子的。

我突然连跟他吵架的欲望都没有了。

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

窗外,寒风肆虐,像极了我的心情。

冷,寒,凉。

“去医院吧。”良久,我说。

江文齐一脸鄙视地看着我,“休想,你休想让我陪你去打掉别人的野种,我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林晓丰的老婆,已经是我对你最后的仁慈了。”

我咬牙切齿:“去做亲子鉴定。”

离婚可以,也必须离婚,但是就算是离婚,我也要干干净净的离,而不是被扣上这么一顶不忠的帽子。

我还要让他净身出户!

约莫是我的神色太过坚定,江文齐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媚媚……”

“你别叫我,我觉得恶心。”

怀孕五个月,被迫做亲子鉴定。

我突然觉得我这些年活成个笑话。

5

翌日,我跟江文齐去了医院。

医生说,抽羊水有风险,不太建议,让我们重新好好考虑考虑。

但我拒绝了医生的建议。

从医院出来,我直接回了小鱼家。

三天后,去拿结果的时候,我约上了江文齐他妈。

我要将我这些年在她身上受的气,全部还给她。

去的路上,我婆婆还在大放厥词,“要死了,如果不是文齐的孩子,我要你跪着给我道歉。枉我尽心尽力照顾了你四五个月,枉费文齐为了你,跟我吵了这么多年,你竟然在外面乱搞。”

对,江文齐到这个时候,都还没有跟他妈说他的病症。

我看了眼江文齐,他脸上闪过一丝纠结。

我跟他一起生活了七年。

他那表情,我现在也能看得懂。

是在思考,要不要将这件事跟他妈说。

我出轨的“证据”确凿,而他病症严重又是事实。他已经潜意识相信,这孩子一定不是他的了。

若我肚子里这孩子真不是他的,等结果出来,他还可以跟他妈说,是我耽误了他生孩子的最佳时间。

毕竟,这些年,他为了升职,也没少喝酒,喝酒喝多了也会导致身体异常。

但同时,因为我的态度坚决,他又摇摆,若孩子万一真的是他的,他要怎么收场。

是以,半个小时的车程,只有他妈一直在叨叨。

半小时后。

医院。

江文齐拿着那张亲子鉴定的报告,突然血色尽失,继而欣喜若狂。

因为报告显示,孩子确实是他的。

他妈骂骂咧咧的声音在看见报告的时候,戛然而止。

须臾,江文齐直愣愣跪在了我的面前,“老婆,我错了。”

我婆婆从来没见过她的儿子下跪,立时一把拉住了江文齐,“干什么,不就是误会一场,值得下跪吗?男人跪天跪地跪祖宗,没听过跪老婆的。”

我看了眼江文齐妈妈,从包里掏出我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如同江文齐当初将照片摔我脸上一样,将协议书摔在了他脸上,“签了吧,从此,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

我又看向江文齐他妈:“你还不知道吧,你儿子有弱精症,很严重,有孩子的机率小可以忽略不计。”

说完。

我不看她妈突然死灰的脸,转身从医院出来了。

医院门口,小鱼正等着我。

我来之前,就给她打过电话了。让她等会儿在医院门口等我,我不想再跟江文齐一起回去。

江文齐追出来,正好跟小鱼碰面。

见我要上小鱼的车,他拉着我的手对小鱼说:“鱼儿,你也不想做那个破坏别人家庭的恶人吧。我跟媚媚有误会,你现在带媚媚走,我们之间的误会只会更深。”

小鱼看了眼他,又看了眼我,“你想让媚媚现在恶心你恶心到流产,我现在就自己走。”

江文齐:“……”

最终,江文齐松开了拉着我的手。

跟小鱼回到家,她抽了几张纸给我,“别哭了,再哭下去对胎儿不好。”

我摸上了自己的肚子,哭得更凶了。

它虽然是江文齐的,也是我的啊。

我都能感觉它在动了。

我在小鱼家住了两天。

两天里,江文齐一直给我打电话,发信息,电话我不接,信息我不回。

冷冽的寒风中,他便在小鱼家楼下等我。

可是还有什么意义呢。

到了第三天,我终于收拾好心情,下楼见了他。

“你不用再来找我了,把离婚协议签了。”我说:“我们周一民政局见。”

“老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再给你一次羞辱我的机会吗?”我将许晴天发给我的照片和信息怼到他面前,“现在是你婚内出轨,车子房子存款,你一分也别想拿到。”

江文齐抓着我的手,“我不同意离婚,老婆,你为我们的孩子想想,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多可怜。”

“你不同意,我们就找律师,打官司。”我说:“有你这样的爸爸,还不如没有爸爸。”

翌日,我婆婆在我要跟江文齐法庭见后,用道德绑架的方式让小鱼将她放进了门。

然后,第一次在我面前低下了她高傲的头颅。

“媚媚,这些年是妈不对,妈对不起你,是妈误会你了。你跟文齐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能说散就散呢?”她泪眼婆娑:“你还爱着文齐,文齐也是爱着你的。”

她絮絮叨叨了一堆,我却已经不愿意跟她说一句话了。

最后,她说:“文齐当时怀疑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也没有让你打掉,甚至不跟我透露丝毫,还让我来照顾你,打的主意便是,哪怕这孩子不是他的,将来也要当成自己的来养。他是真的对你用情至深的啊。”

我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刻,我是被她这话给说动了的。

毕竟真如她说得那样,当初江文齐在知道我怀孕后,虽然怀疑了我,但是,却并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行为。

待我依旧。

我甚至魔障地想,若不是许晴天给我发那条信息,我们是不是根本不会有这些事?

我更魔障地想,或许江文齐也许真的能将我肚子里的孩子当成“亲生的”。

但我并没有去找许晴天的麻烦,许晴天再讨人厌,出轨的是江文齐。

若是江文齐对她没有那个意思,没有跟她玩暧昧,许晴天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在我们之间翻不出花样。

包括那张照片,那条挑衅的微信,若不是江文齐暗中默默允许,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我的手机上。

我不蠢。

三天后,江文齐同意净身出户,并承诺以后坚决不来打扰我跟孩子的生活,跟我离了婚。

因为他一直试图挽回,而我不想跟他拖。

所以,我威胁他,如果他不跟我离婚,我就将肚子里的孩子拿掉。

他那个状况,能有孩子,跟买彩票中了五百万差不多的机率。

那可能是他这辈子唯一一个孩子了。

他赌不起。

6

我没想过去找许晴天的麻烦,但许晴天却来找我的麻烦来了。

是在我跟江文齐离婚后的第三天。

彼时,我给我妈打了电话,准备回连市了。

我妈知道我这些糟心事后,果不其然,开口就是一句:“我当初说了,让你不要嫁,你非要嫁。”

但也只有这一句话,说完,立马说:“你现在就回来,不,我去接你,看我不带着人打死江文齐那个王八羔子。”

我妈是个说疯就要疯的性子。

她说带人来打死江文齐,不一定会打死,但一定会打。

而我已经不想再看见江文齐了。

哪怕是我妈为我出气,我都不想再见到他了。

所以,我说:“好聚好散,没必要,妈。”

我妈在电话那端气成了个刺猬,“好散他奶奶个锤子,我女儿没有这么给人白欺负的。你在家等着我,我这就叫上你舅舅他们。”

我怕她真的来,忙说:“我已经买了高铁票了,妈,明天到家,你到时候在车站来接我就行。”

我妈长长叹了口气。

挂了我妈的电话,我出去吃东西。

便是在我吃东西的餐厅,遇见许晴天的。

“媚媚姐,好巧。”她朝我走过来,笑着跟我打招呼,“你一个人啊。”

然后,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坐到了我对面。

她画着淡妆,大波浪卷发,精致的像个洋娃娃。

一看就不是好巧遇上的,而是专门来逮我,在我面前来耀武扬威的。

见到她的那一刻,我努力平自己心里喷涌而出的怒火,因为这段时间这些糟心事,胎儿有些不稳。

医生让我尽量心平气和。

我也想过打掉孩子,但是,终归是没有狠下心。

它又做错了什么,刚有心跳,世界都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便要离开这个世界。

我冷着脸说:“不想将你做小三的事儿,闹得人尽皆知,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她笑了笑,“媚媚姐,你已经跟齐哥离婚了,我现在可不是小三了。而且,我是真的喜欢齐哥,我从没从齐哥那里要过钱。跟那些为了钱做小三的,可不一样。我们是真爱,是爱情。”

我真的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原来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简直刷新了我对这个世界的新认知。

让我忍不住想将手里的汤泼她脸上。

她约莫是看出了我的意图,先发制人道:“我来,只是来给媚媚姐送个东西,媚媚姐也不用这么生气,生气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说着,她掏出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

录音里先是江文齐的声音,“我这些年对林媚媚这么好,林媚媚就是这么回报我的,怀了别人的野种,给我戴绿帽子。”

然后是许晴天的声音,“齐哥,媚媚姐只是一时走错了路,只是孩子怕是不能留下。”

江文齐说:“留,一定要留下。等将来孩子出生后,我再跟她离婚,让她净身出户,还要告诉林晓丰他老婆,让她身败名裂。我倒是要看看她,将来她身败名裂还带着个孩子,还怎么再嫁人。”

我突然想起,我知道自己怀孕,是在办公室突然干呕了一声,我推测了一下经期,好像推迟了七天了。

测出怀孕后,我第一时间给江文齐发了微信。

他回我微信特别开心。

但是接下来几天,却忐忑不安,我以为他是高兴傻了。

没几天,有一晚,他很晚才回来,回来的时候,还带着酒气,说是客户临时约谈,一起吃了个饭。

然后问了我,要孩子会不会不甘心,影响了事业。

而他那张报告单的日期,好像正是他喝酒的那晚。

许晴天看着怒不可揭的我,又说:“那晚,我看齐哥郁闷,所以陪他喝了点酒,顺手录下来的。”

所以,江文齐当时如释重负的笑,并不是因为得知了我愿意为他生下孩子放弃事业而高兴的,乃是高兴,我不会将孩子打掉,他将来可以报复我,让我身败名裂,找不到接盘侠。

我:“……”

我:“……”

我:“……”

许晴天还说:“媚媚姐,可并不是我算计了你,在你怀孕之前,我跟齐哥就在一起了。齐哥说,这些年哄着你,哄得好累。你又不合他妈妈的心意,在你跟他妈妈之间周旋,很费神。”

我只觉整个人如坠冰窟,一阵窒息。

许晴天却还在说:“我当初给你发信息,也是为了你好,齐哥已经不爱你了。我也不想看你将来真的身败名裂,所以,才发的。”

我:“……”

我是不是还得感谢她插足了我的婚姻,让我清醒过来。

我约莫是明白了许晴天今天为什么会来找我。

她给我发了信息后,江文齐应该是没有找她麻烦的,还要为了她跟我离婚。

但是,我直接跟他做了亲子鉴定,证实了孩子是他的。

所以,即使现在我跟他离婚了,但是为了孩子,他现在不要许晴天了。

可能还想着将来再找我复合。

许晴天这会儿狗急跳墙,所以,是来让我彻底死心的。

原来,我跟他的七年感情,真的彻头彻尾,就是一个笑话。

情绪波动太大,我突觉一阵恶心头晕,肚子还有些疼。

继而,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7

我再醒来是在医院。

我爸我妈都已经从连市赶过来了。

江文齐跪在我妈面前,脸肿得很高。

江文齐他妈跟个丧家犬一样坐在他身后,哭成了一个泪人。

我妈又一巴掌扇在江文齐的脸上,“这就是你当年跟我发誓的,一辈子会对我女儿好?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的命。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我爸见我醒来,忙拉住了我妈的手,“闺女醒了。”

我妈转头也哭成了一个泪人。

“媚媚。”

我下意识看了眼我的肚子,我妈哭的更凶了。

原就因为我前段时间情绪波动太大,导致胎儿不稳,许晴天给了我这致命的刺激。

所以,孩子最终没有保住。

我突然觉得心空了一块儿。

江文齐上前来关心我,“媚媚……”

我看着他的脸,只觉得恶心,“滚,你们家断子绝孙了,你现在满意了,满意了吧?!”

江文齐身后,他妈哭得更撕心裂肺了。

我恶毒地朝着她说:“你们江家绝后了,你的孙子没了。三代单传,没得传了。”

她还要在我的病房哭,我妈直接将他们全部赶了出去。

尾声

我说我要告许晴天。

许晴天来我这里哭,说支付我住院的全部费用,让我息事宁人。

我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我真是感谢你,让我彻底清醒过来。”

让我大梦七年,一朝酒醒。

但我妈不愿意这么便宜就放过她跟江文齐,我妈说疯就要疯,她去江文齐的公司,将江文齐跟许晴天的事儿,说得沸沸扬扬。

导致那俩现在声名狼藉。

全被公司开除了。

听说,后来,这俩人还是没有在一起,江文齐的妈妈后来又找了许晴天的麻烦。

她失去了唯一的孙子,心里不甘。

所以,后来在许晴天找了新工作后,又去找了许晴天的麻烦,堵在许晴天公司门口,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不要脸。

这些都是小鱼跟我说的。

但是,我已经不关心了。

我卖了在云城的房子,回了连市。

重新找了份新工作。

生活,不会因为失去任何人,任何东西而停滞不前。

微笑面对每一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