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河北曲阳高敬池涉黑案开庭,检方指控:曾指使手下杀害银行职员

subtitle
重案组37号 2021-11-23 20:25

石家庄市检察院指控高敬池涉案组织31人分别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故意杀人罪、非法采矿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抢劫罪等14项罪名。

全文2789字 阅读约6分钟

11月23日9时30分,河北曲阳高敬池涉黑组织案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石家庄市检察院指控高敬池涉案组织31人分别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故意杀人罪、非法采矿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抢劫罪等14项罪名。

参加庭审的一名被害人代理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该涉黑组织除主犯高敬池等5人拒绝认罪认罚外,其他被告人已签认罪认罚具结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1月23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高敬池涉黑组织案,31名被告人出庭受审。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被控利用金钱打通关系,扩大对基层政权的操控

高敬池案发,始于2019年4月央视曝光其在曲阳县大沙河非法采砂,河北省公安厅指定石家庄市公安局立案管辖。2020年1月,高敬池涉案组织成员因涉嫌非法采矿罪被石家庄公安机关陆续抓捕归案。

高敬池,1968年12月出生,初中文化,河北曲阳县羊平镇人,案发前任河北高氏雕刻有限公司董事长。1997年,高敬池创建了保定中铭集团有限公司,该集团以石雕、石材加工为龙头,以建筑施工、水利市政工程等为辅助产业。

石家庄市检察院起诉书显示,1999年至2003年期间,高敬池依托家族雕刻企业,逐渐向吉林省辽源市和长春市发展售卖雕刻产品,由此结识笼络了吉林籍杨会春(已殁)、哈小雷、蔡佰昌等人充当打手。高敬池回到曲阳县发展后,因利益纠纷和个人恩怨,先后对他人实施了非法拘禁、故意杀害、敲诈勒索等刑事犯罪,由此在曲阳社会上闯出了“惹不起的人”的恶名。

高敬池涉黑组织发展历程中,一方面利用金钱打通关系,结交曲阳县党委政府官员,扩大对基层政权的操控和影响力,寻求保护。在此前新京报刊发的《河北曲阳高敬池涉黑调查:亲家为原县委书记,因保护伞落马》报道中,记者调查发现,2017年12月,高敬池与时任曲阳县委书记王芃(另案处理)结为儿女亲家。另一方面,高敬池积极笼络社会前科劣迹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实施非法采矿、寻衅滋事等系列违法犯罪。

石家庄市检察院指控,高敬池涉黑组织有明确的组织、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该组织层次分明、分工明确。形成了以高敬池为组织者、领导者,高义、高龙等7人为骨干成员,哈小雷、蔡佰昌为一般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高敬池对整个组织及其运行起着决策、指挥、协调管理的作用,其不定期对组织成员召开会议,进行工作分工及管理。实施组织活动时,骨干成员根据高敬池分工授意,组织其他成员具体实施。

涉案的高敬池。图片来源:河北高氏雕刻有限公司网站

涉嫌指使手下杀害银行职员

石家庄市检察院还指控,高敬池和哥哥高华池(在逃)与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曲阳支行职员李建会合伙做生意产生债务纠纷后,高敬池因李建会多次催要钱款怀恨在心,遂指使杨会春将其杀害。

杨会春找来哈小雷、蔡佰昌,2001年2月11日晚,三人持枪和斧子跟踪李建会至家门口将其杀害。之后,将载有李建会尸体车辆开到石家庄平山县吴白雁村附近山上焚毁。

新京报此前报道,案发后,平山县公安局侦查发现,平山是抛尸地,主要犯罪地是在保定曲阳,故该案经河北省公安厅指定管辖交由曲阳县公安局,此后该案无疾而终。

11月23日,李建会妻子辛晓卿告诉新京报记者,高敬池涉案组织被抓后,有成员交代了杀害李建会一案。起诉书显示,经检验,李建会系头部受钝性外力作用及枪弹作用致颅脑损伤死亡。经鉴定,李建会被烧毁轿车价值69000元。

辛晓卿说,她的诉求是要高敬池以命抵命,以及赔偿被焚毁轿车损失6.9万元,丧葬费和精神赔偿共计200余万元。

除了李建会被杀害案,石家庄检方还指控,2002年9月,苑英泰(另案处理)因与曲阳县人苗会良有矛盾,苑英泰给高敬池10万元钱让其杀害苗会良。高敬池将此事交办给杨会春,杨分别找了哈小雷、蔡佰昌等6人,携带枪支多次从吉林省赶到曲阳县踩点跟踪伺机行凶,后得知苗会良系当时保定市、曲阳县两级人大代表,遂停止暗杀。

新京报此前报道,苑英泰时任曲阳县公安局刑警中队长,是当年主办李建会案的民警。

2020年7月5日,高敬池创建的保定中铭集团的大楼已被查封。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被控非法采矿获利3.67亿

2016年3月,高敬池指使组织成员竞标保定市曲阳县大沙河第六标段采砂权,以215万元价格获得该标段83.97万立方米的采砂经营权,并注册成立了曲阳县润东建材有限公司,他为实际控制人,占股63%。

案件侦查中,润东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义向办案民警交代,2017年12月,该公司就已采完核定的采砂量,但高敬池要求股东们向采砂范围以外继续开采。

石家庄市检察院指控,高敬池及其组织成员,明知公司核定开采量已开采完毕的情况下,在核定采砂河道范围以外的曲阳县北养马村、元坦村非法征用土地约2000亩,超范围、超深度开采砂矿。该公司从2018年3月开始,至2019年4月被央视曝光非法采砂停工,经勘查,超采建筑用砂矿产资源量为4706155立方米,经鉴定,超采矿产资源价值3.67亿元。

非法开采期间,高敬池为砂石外运在元坦村修建道路,未经村民同意,用铲车推平损毁村民农作物强行修路,组织成员对阻止修路村民进行殴打。

除此之外,高敬池组织成员还对其他运送沙石料货车进行查扣,逼对方承认是从其沙场偷的砂子,以罚款名义索要钱款。

石家庄市检察院还指控,该组织成员上述行为涉嫌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罪。

2020年7月5日,高敬池涉嫌非法采砂留下的砂坑。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涉案组织成员被控抢劫致人死亡

高敬池涉黑一案中,石家庄公安局侦查中还破获了其组织成员在吉林长春的三起抢劫案。

石家庄市检察院指控,1999年11月26日晚,组织成员杨会春、哈小雷等三人在长春市朝阳区南湖公园附近抢劫一辆黑色奥迪轿车,并将司机杀害。三人驾驶抢得的奥迪车将司机抛尸于辽源市东丰县那丹伯镇前进村一处柴垛。经鉴定,被抢奥迪车价值38万元。

2000年2月20日22时,杨会春、哈小雷等三人携带自制枪,在长春市南关区工商局宿舍车库附近,抢劫红旗轿车一部,并将司机用胶带捆绑后放到该市净月镇胡家店村附近一处空房。经鉴定,被抢车辆和手机总计价值19万元。

2001年1月6日18时,哈小雷、蔡佰昌等三人在长春市朝阳区开运街,持枪威胁并用涂有迷药的手帕捂住一辆奥迪车司机口鼻,将其迷晕后捆绑在车库。经鉴定,被抢奥迪车9.4万元。

石家庄市检察院还指控,高敬池涉案组织从2012年6月至2019年2月期间,还涉嫌9起有组织违法行为。其中,高敬池通过儿女亲家王芃(时任曲阳县委书记)对当地一名房地产开发商老板施压,要求开发商在高敬池非法建设项目上投资了979.2万元。

另外,高敬池还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曲阳县两个老板强借钱2300万元。两名被借钱老板告诉办案民警,他们开始都拒绝了高敬池借钱,但遭到其言语威胁。

石家庄市检察院指控高敬池涉案组织31人分别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故意杀人罪、非法采矿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抢劫罪等14项罪名。

根据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庭前向代理律师发送的通知,该案庭审时间预计从11月23日开始到12月1日结束。

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编辑 刘倩

校对 刘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3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