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以研促教,以培促思——武侯区中小学语文骨干班集中培训

subtitle
西部教育研究院 2021-11-23 16:51

专家指导明方向,教育科研促成长

——武侯区区级骨干教师培训项目(第二阶段)

2021年11月20日,虽然是周六,虽然在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下,但是依然丝毫不影响武侯区骨干教师培训班老师们的学习热情,老师们以居家线上培训的方式进行网上研讨学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天的讲座由高峰老师(川大附小)担任主持,青羊区教科院副院长、全国优秀教研员、成都市学科带头人、特级教师、成都市教育学会教改专委会理事叶剑老师带来了专题讲座《高质量课堂背景下教育科研选题》。

为了让今天的讲座能够有更强的针对性,叶院长课前就通过小程序调查了学员老师们的科研情况,了解了老师们的参与过的研究课题的经历、级别、对教育科研的态度、是否从教育科研中受益以及近期困扰自己的教育问题。

叶院长以“挖矿”比喻“教育科研”,深入浅出地为老师们介绍了教育科研选题的意义和流程,就像“选矿种”一样来选择自己的课题来源,再用“找矿脉”的方法来发掘自己的课题资源,再用“选矿址”的策略来筛选课题,最后再以科学的方式给课题命名。

接下来,叶院长分别从“确定研究方向”、“判断研究方向”、“梳理研究问题”、“确定课题名称”几个方面给与了详尽的讲解。

在确定教育科研的研究方向时要重点关注国家的教育教学方针、学习国务院、教育部的相关文件,可以重点参考《课题立项指南》、《招标课题项目》、更高级别的总课题等。而数学学科领域的研究可以更加细化到学生的数学核心素养培养、学科课程建设、教师专业成长等。

确定研究方向以后,教师们可以从自身已有的成功经验中寻找生长点,从面临的突出问题中寻找突破点,从特有的资源优势中寻找固着点,从教育发展的大趋势中寻找挂钩点,从教育理论中寻找支撑点,让自己的教育科研更加具有理论和现实的依据。接下来要梳理研究问题的目标落点,最后要以科学的方式给自己的教育科研命名。

下午,叶院长首先对课题论证进行了理论解析,使老师们明白了课题论证是教育科研必不可少的环节,是有组织地、系统地鉴别研究的价值,分析研究的条件,完善研究方案的评价活动,需要从选题依据、研究内容、思路方法、创新之处、预期成果等几个方面进行论证。

在接下来“微课题选题交流会”的互动交流环节中,叶院长和老师们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老师们纷纷就自己教育教学中的困惑或教育科研中的疑问向叶老师提出了问题,叶院长对老师们的课题研究进行了细致的、针对性的指导。

金华中学的刘莉群老师提出在“五育并举”背景下的中学数学的情境引入或应用题研究。叶院长认为“应用题”只是数学的一种题型,教育科研应聚焦的是学生的问题解决的能力:“学生的问题解决能力较差”是现象,但是影响学生的问题解决能力的因素可能包括推理、联系、信息理解等很多,可以通过与学生的访谈找到学生到底差在哪里、了解学生问题解决能力差的原因是什么,再针对其中的某一两个原因去探寻解决的方法,提升学生的问题解决的能力,这才是科学的研究。

来自川大附小的张敏琪老师提出在“双减”背景下,低段不能布置书面作业,而自己长期坚持给学生布置读书的口头作业,不知道这样的做法能否形成课题?叶院长认为研究数学的阅读作业,非常具有创新性,非常具有研究价值。叶院长讲到“小学低段数学阅读作业,与语文阅读或英语阅读有区别,数学的阅读需要读出数学的信息,也就是数学核心素养中的‘用数学的眼光看世界’,把生活中的信息转化成数学信息。数学的眼光包括:数和数量关系、几何空间结构表达等。”学生可以从不同的阅读素材中来读数学,教师也可以有意识地结合最近的教学内容来布置阅读内容。叶院长也提醒张老师:数学阅读的研究可以从价值、要求、功能等方面来开展。而数学阅读作为“作业”,需要遵循作业设计、作业布置、作业批改、作业反馈这样的流程。

太平小学的杜娟老师自己拟定的微课题研究为《 “双减”政策下小学三四年级数学练习课习题选编及习题设计的实践研究》,希望通过对小学三四年级数学单元练习课题目精编来提高教学效益。叶院长认为杜老师的研究“方向是对的,名称要调整”。他指出习题的“设计”与“选编”是不同的,同时 “双减”减的是校外辅导班和校内的作业负担,而杜老师的研究更多地是针对校内的习题。叶院长建议课题名称可以考虑《基于作业减负的小学数学中段习题设计实践研究》。思考的点位可以有以下几点:怎样实现减负不减质?什么样的作业设计是有品质的?什么样的作业才能对每个孩子的学习有促进作用。

受到叶院长与杜老师交流的启发,川大附小的高峰老师也结合近期的思考,提出自己的研究课题《优化作业设计,提升三年级学生问题解决能力研究》。叶院长认为首先需要厘清“优化作业设计”与“提高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之间的逻辑:解决问题不是单方面的一个能力来解决的,是综合能力的应用。要提高学生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应该思考怎么设计一些综合性的作业,让孩子运用各方面的知识、调动各方面的能力,最终提高孩子的解决问题的能力。而“分层”解决的是个性化、差异化的问题,是让不同的孩子的数学学习都能得到促进。这两者之间的逻辑关系是不匹配的,如果沿用“分层”作业设计,那么需要调整后面的“问题解决能力”。

叶院长建议高老师的研究可以聚焦“指向差异性学习的分层作业研究”。首先找出差异的内涵,包括:学习能力的差异、学习方式的差异、学习习惯的差异等,分层作业应该针对不同的差异,设计不同形式或不同水平的作业。

叶院长不但从理论上进行了非常专业的解析,对教育科研选题的各个环节、角度进行了讲解,还从老师们操作层面给予了悉心的指导,老师们都感到受益匪浅!

撰稿: 王彧(成都市锦里小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