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聊斋志异:书生夜遇美女,怀疑不是人类,厮守三年,用一首诗告别

subtitle
凌晨故事 2021-11-23 16:14

很久以前,福建有一个叫作陈宝钥的读书人,发奋用功之后中了进士,最后做到了青州道台的大官。陈宝钥虽然做了官,但还是很喜欢读书,只要公务忙完了,就卷不释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一天晚上,陈宝钥按惯例在书房读书,突然有一个女子走了进来。一开始以为是家里的丫环,可抬头一看竟然是不认识的人,却又非常漂亮。

即使陈宝钥见多识广阅人无数,眼前的女子也绝对是风标绝世,更奇怪的是,女子的衣着服饰竟然是宫廷款式。

只见女人笑着问陈宝钥说,长夜漫漫,先生一个人苦读,不觉得寂寞吗?

陈宝钥心里很纳闷,便问女子是什么人。而女人却笑吟吟地说自己就是西家的邻居。

陈宝钥心里这下有点明白了,眼前的女子虽然漂亮非凡,但很可能是一个女鬼。可出于对美丽的欣赏,还是很客气地和女子交谈起来,

交谈中,女子谈吐风雅,见识也非同一般,很受陈宝钥的赏识,最后两人便拥抱在一起了,女子虽然表现有点羞涩,却也并不反对。

一番云雨之后,女子告诉陈宝钥,自己虽然已经二十岁了,却一直守身如玉,如今献身先生,希望两人能长相厮守。直到鸡叫的时候,女子就自己起身走了。

从此之后,女子每晚必来,和陈宝钥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常融洽。女子自称林四娘,非常精通音律,经常唱歌给陈宝钥听,歌声里流露出浓厚的故国之音,也可以说是一种悲怆的亡国之声。

陈宝钥也被林四娘的歌声打动,为她歌声中流露出来的伤感而流泪,走过去轻声安慰眼前的红颜知己。

就这样,两人就像夫妻一般,食同桌、寝同床。时间一长,家里的人都知道了,很多人晚上都会在主人的房外偷听、凡是听到林四娘歌声的人,无不泪流满面,可见林四娘的歌声是多么动人了。

陈宝钥的原配夫人也偷偷见过林四娘,怀疑这样艳丽而妖媚的女子绝非凡人,不是鬼就是狐狸精。怕丈夫被妖精迷惑,就苦苦相劝,劝丈夫迷途知返。

陈宝钥沉迷林四娘的美丽与才华,当然不肯听妻子的劝告,还想问明白林四娘的身世。

林四娘悲伤地告诉陈宝钥,自己是当年衡王府的宫女,遭难而死,已经有十七年了。因为敬佩你的高雅义气,才来到阳间和你相好,没有任何伤害之意。如果你你怀疑或者害怕,那我们就此别过。

陈宝钥并不怀疑女子所说的话,只是说既然相爱,就该彼此深知。于是,林四娘就回忆起了前朝往事,说得凄婉动人,陈宝钥也跟着唏嘘不已,心里对她更加珍爱了。

林四娘每天晚上都会半夜起床念经,很虔诚地诵读准提经、金刚经等经文。说是自己也在为自己超度,只希望下辈子能有个好的归宿。

闲暇之余,林四娘还经常和陈宝钥讨论诗词文学,说自己也曾经写过一些诗词,只是不愿意给陈宝钥看,意思是自己的文学造诣不高,怕陈宝钥这样的大家笑话。

就这么过了三年,有天晚上,林四娘忽然满面凄然地来和陈宝钥告别,说自己马上要转世了,被安排投胎到邻省的王姓人家里,从此再也无法相见了。

陈宝钥虽然不舍,但也无法可施,治好设宴践行。席上,林四娘慷慨悲歌,有清商之调,陈宝钥也跟着泫然泪目。

马上就要天亮了,林四娘还写了一首诗给陈宝钥,说是为了纪念两人的这次相逢,从此之后,虽然都在人间,自己却再也记不起现在的点点滴滴了。

说完之后,林四娘就哭着推门而去,一转眼就消失了。陈宝钥眼见伊人芳踪杳杳,也是留下了几行清泪。

摊开林四娘写下的诗稿一看,只见秀丽工整的一首律诗:

静锁深宫十七年,谁将故国问青天?闲看殿宇封乔木,泣望君王化杜鹃。

海国波涛斜夕照,汉家箫鼓静烽烟。红颜力薄难为厉,惠质心悲只问禅。

日诵善提千百句,闲看贝叶两三篇。高唱梨园歌代哭,请君独听亦潸然。

虽然林四娘的这首诗,从音律上看有好几处不合的地方,但字里行间,却饱含着深厚的情谊,分明是对陈宝钥的不舍之情,以及自己自伤往事,对前朝旧事的慨叹。

从此后,陈宝钥再也没有见到过林四娘,而林四娘留在人间的,也唯有那首诗了。诗稿一直被陈宝钥收藏,最后在他死后成了陪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