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年轻女子胸痛,诊断肺栓塞,溶栓后病因明了:竟是瞒吃了2年药

subtitle
听李医生说 2021-11-23 13:30

急诊科。

大概是中午的时候,来了一个年轻的女性病人。

老马一眼就认出她了,3天前她来过,当时是因为咳嗽、咳痰来的,老马给她拍了胸片,提示左下肺有点炎症,抽血查了血白细胞计数也是偏高的,是个肺炎。

老马问她要不要住院,她说工作忙,不能住院,想拿点药回家吃就好了。老马见她情况也还行,不算严重,就开了几天口服抗生素给她,让她先吃着,如果不好再回来复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马以为她不会再回来的了,一般情况下肺炎多数是细菌引起的,老马开给她的抗生素是能覆盖常见的细菌的,所以吃几天药基本能好转。

但很明显老马错了。

今天她回来了,而且看样子很难受,她皱着眉头,说回家吃了几天药后,咳嗽好一些了,但今天早上开始有胸痛,现在更难受了,深呼吸都会痛,就好像针刺一样。

怎么办,要不要换别的消炎药(抗生素),她问老马。

老马安慰她,先不要紧张,肺炎除了会有发热、咳嗽、咳痰,也可能导致胸痛的,这是炎症侵袭了胸膜,胸膜上有很多疼痛神经,所以会难受一些,而且每次呼吸动作胸膜都在活动,所以深呼吸的时候疼痛加剧一些,不要紧。

她问老马这些症状会不会跟她频繁熬夜加班、缺乏运动锻炼有关,老马说多少有些关系,熬夜加班不锻炼容易导致免疫力下降,身体对付细菌病毒的能力自然就差些。

不熬夜不加班也不行啊,不努力点别说买房了,就是买个厕所都困难。即便她看起来不舒服,但仍然忍不住吐槽。

老马没搭话,常规听诊了她的心肺,心脏没什么问题,倒是左下肺依旧可以听到一点湿罗音,估计这里面的炎症还没有消。

老马征求她的意见,要复查了,这次最好拍个胸部CT,不做胸片了,因为胸片看的东西有限。

她有点犹豫,问老马CT大概多少钱。

600左右吧。这是一个胸部CT平扫的价格,是比普通胸片贵了几倍。但效果好很多。老马试图劝服她,其实上一次老马就想给她做CT的了,但她为了省点钱,所以才开了胸片。

能不能直接换药?先不检查。她小心翼翼问老马。

那不能,必须要先看清楚肺部情况,你这个很可能是肺炎,但也不能排除有肺癌、肺结核可能。这几个病在胸片上看起来都差不多的,如果误诊了就棘手了。

估计她听到肺癌两个字被吓到了,低声告诉老马,她祖母就是肺癌走掉的。肺癌的病人真的很惨,后面都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

奶奶有肺癌,那她就是有肺癌的家族史了,老马更加坚定要求她做胸部CT了。

她最终还是答应老马了,做CT。

做CT之前,老马又给她抽了血,复查上次几个指标,同时加查了凝血指标、D二聚体、心肌酶、肌钙蛋白等,这些指标对于进一步评估心肺疾病是有帮助的。

而且还要查心电图。

上一回老马没给她查心电图。

老马让规培医生帮忙给她拉个心电图,然后处理其他病人去了。没多久规培医生找到老马,嘟嘟囔囔地说病人不配合心电图检查。老马纳闷了,一个心电图而已,才十几块钱,不至于吧。CT都同意做了。

规培医生没来得及解释,老马就来到了病人跟前,噼里啪啦跟她说了一大堆,心电图必须做,30岁女性也不是没有心脏疾病可能的,胸痛有可能是肺部疾病,也可能是心脏疾病,必须拉这个心电图,万一你出了这个门口就倒下了而老马心电图没做,那老马就要被人扔进监狱或者架上刑场了。

老马当然是说得重了些,目的是引起她的重视,心电图不可小觑。

她吞吞吐吐,说这东西夹胸口,不舒服。

原来如此。

她并不是担心心电图的费用,而是心电图的胸前导联电极头弄到她不舒服。而且贴胸前导联是要撩起衣服的,估计她有点难为情。

老马不想耽误时间,外面病人还一堆,示意她平躺后就快速给贴好了几个胸前导联,也下意识地给她用衣服稍微盖了盖胸口。

结果出来了,心率偏快一些,其他没啥。

估计胸痛跟心脏关系不大,但还是要等心肌酶、肌钙蛋白结果出来后才能进一步评定。要知道,病毒性心肌炎也可能引起胸痛、胸闷的,而且很多心肌炎早期都是以咳嗽、咳痰、乏力、发热为主。一不小心可能就猝死了,这都是血的教训。

不能掉以轻心,老马跟规培医生说。

抽了血、做完心电图,规培医生就陪她去做CT。

结果很快就回报,提示左下肺斑片状阴影,并且有少量胸水。没看到有肿块。

没有肿块,不像是肺癌,不用担心,老马跟她说。也不像肺结核。

老马为什么要考虑肺结核呢,因为眼前这个女病人实在是比较瘦,165左右的个子,估计体重也不到45kg,这么瘦弱的病人,又出现呼吸道症状,难免让人联系到肺结核。但是肺结核的病灶一般是上肺肺尖,而不是下肺。

她皱着眉头,问老马,既然是肺炎,为什么吃了几天药效果不明显,而且还出现了胸口痛呢。

老马跟她解释,可能是口服抗生素力度不够,也可能是抗生素还没覆盖到你的病原体,也可能是疗程还不够,急不来。要不要住院,住院好好看一看。

老马再次建议她考虑住院。

她犹豫了一下,打了个电话,估计是打给丈夫的。放下电话后,她跟老马说,还是先不住院吧,我可以白天在这里吊针(静脉输液),晚上回家吗,家里事情多,走不开。

老马后来才知道他们家是开夜宵店的,人手不够。

既然如此,老马也不强求。为了安全起见,老马还是请呼吸内科医生下来会诊,多个人看看,给点建议。

呼吸科医生下来了,说符合肺炎诊断。因为病变靠近胸膜,的确可以引起胸痛。可以继续治疗几天观察,如果情况还是没有好转,那就要进一步检查了。

老马也是这个想法。

幸亏病人自己不同意住院,要是病人强烈要求住院,老马就着急了,现在都住满了,短时间内恐怕腾不出床位。呼吸科医生说。

于是老马安排病人在急诊监护室,放监1床,先静脉用上抗生素再说。

用药之前确保患者既往没有过敏情况,而且没有怀孕、备孕等可能,事实上患者早就跟老马说过了,现在暂时不想要小孩,不可能有怀孕的,否则CT也不敢做了。

第一瓶抗生素用完之后,病人就说似乎好一些了,胸痛没那么严重了。

老马也放心了一些,处理其他危重患者去了,吩咐规培医生还是不能放松警惕,时不时要去看看病人。

规培医生很快过来告诉老马,病人又给她老公打电话了,好像是让帮忙带个饭过来,他老公拒绝了,说可以叫个外卖嘛,家里走不开。

老马白了他一眼,你怎么偷听人讲话。

规培医生满脸委屈,说她讲电话都是扩音的,我是被动接受这些信息好吧,我也不想八卦。说完鬼鬼祟祟地笑了。

好好看病人,有什么异常的尽快来报,检验结果回报了也告诉我。老马说。

急诊科有好几个规培医生,有两个是一直跟着老马的,老马一边教学,一边也让他们充当老马的眼线,帮老马盯着病人。

就在老马刚送走一个脑出血患者时,规培医生火急火燎冲出来找老马,说见1床咯血了。

这吓了老马一跳,她果然还是出问题了,直觉告诉老马她病情不简单。

老马拔腿就冲入监护室。

边走边纳闷,不就一个肺炎么,怎么还咯血了呢。虽然说肺炎也可能咯血,但还是不多见的。患者究竟什么原因导致的咯血呢。

病人见老马进来后,眼泪掉下来了,非常害怕,说刚刚咳嗽了两声,没想到就咳出血来了,纸巾都染红了。

护士手脚麻利,已经帮她接上了心电监护,血压偏高,心率偏快,血氧饱和度是好的。

问题不大。

老马安慰她,说少部分肺炎患者会有咳血的,不要害怕。

老马是不是快要死了?医生你跟我说实话。她哭着央求老马。

怎么会呢,你这就是个普通肺炎,死不了人,咯点血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老马口头上虽然安慰她,自己大脑也在快速飞转着思考对策。

她平缓了情绪后,跟老马说以前奶奶肺癌就是咯血去世的,所以一见到咯血就紧张得不得了,总以为自己是肺癌了。而且之前听人讲过30岁就肺癌晚期的患者也不是没有。

各种因素往自己身上一套,越想越怕。

从CT上来看,你这个不像是肺癌,没有看到明显的肿块。即便是肺炎,如果损伤了血管,尤其是你有剧烈咳嗽,那是可能进一步造成血管破坏而出血的,一般出血量不大,不用自己吓自己。

这时候规培医生拿到了患者的所有抽血化验报告,悄悄跟老马说,老师,她的D二聚体比较高,不会有事吧,该不会有肺栓塞吧。

老马内心咯噔了一下。

老马一看,D二聚体的确是比正常值高了几倍,这不得不让老马提高了警惕。

什么是D二聚体?

这么解释吧,正常人的血液是在血管里面顺畅流动的,如果有某一部分血液凝固了,形成血凝块,那么血液系统里面的纤溶系统会马上启动,即刻溶解掉这个血凝块,溶解的过程当中会产生一些物质,比如这个D二聚体。换句话说,D二聚体升高,意味着血管里面有血栓形成,并且血栓正在被溶解。

身体里面这两套系统(一个凝血系统,一个纤溶系统)是平衡的,既不会造成出血,也不会造成严重的血栓。但如果因为某些疾病的存在,这个平衡就被打破了。那意味着危险即将到来。

规培医生见得病例少,一看到D二聚体升高,反射性的想到了肺栓塞。事实上D二聚体升高的情况有千万种,肺栓塞仅仅是其中一个而已。就好比这个肺炎,肺组织有炎症,可能会有局部血管破坏,这就可能造成出血,出血同时会有凝血,凝血后马上就会有纤溶发生,继而D二聚体肯定也是升高的。

肺炎也能解释D二聚体的升高。老马不动声色,怕引起患者慌张。

但肺栓塞的确需要考虑。

如果是厉害的肺栓塞,患者可能下一秒就不行了。老马后背一阵冷汗冒起,想起了去年一个肺栓塞死亡的年轻人,心有余悸。

这次老马绝对不能重蹈覆辙了。

而病人一听到肺栓塞三个字,更加恐惧了,说当年奶奶过世时,医生就怀疑过奶奶有肺栓塞,但由于病情太重,也因为年纪大,很快就扛不住了。

老马大声喝了她一句,说不要什么病都往自己身上套,自己吓自己会把人活活吓死的,你现在在急诊科,想死都困难呢。

老马大声说话起到了效果,她慢慢安静下来了。

一个年轻的女性,有胸痛,现在又咯血,虽然量不大,但毕竟是真的咯血,实在是不能不警惕肺血栓塞。如果有血栓堵住肺动脉,肺组织会缺血坏死,时间长了血管就破了,会出血。

为什么刚刚的CT看不到有问题呢。病人很疑惑,花了好几百块做的检查,怎么能没发现这么重要的问题呢。

老马给她解释,刚刚做的CT是平扫,平扫看肺组织看的不错,但是看血管是不清楚的,CT看到那个左下肺斑片状影,现在回过头来分析,可能是肺炎,也可能是肺栓塞后引起的炎症渗出,如果要进一步明确到底有没有肺栓塞,那就得做CT血管造影(CTA),再做一次CT,并且要往血管里面注射造影剂,才能看清楚血管,才知道肺血管有没有被血栓堵住。

她没等老马说完,就开始摇头了,说不做CT了。

不做CTA,没办法明确是否有肺栓塞。老马斩钉截铁告诉她。

她犹豫了,说要给家里打给电话,叫家里人来商量。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这不是买菜卖菜,可买可不买,这是必须得做了。

老马不敢走开,让护士过来帮忙,提前准备好气管插管箱、呼吸机等。这东西就在身旁,老马们要做的是再次确认能马上使用。

病人目前仅仅是小量咯血,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天知道下一秒她会不会大咯血,大口大口咯血那会死人的,容易窒息,所以必须要提前准备好插管工作。任何一个细节遗漏都会可能耽误抢救时间。

病人把电话递给老马,说家里人来不了,想问清楚为什么要再做一次CT。

又来不了?这家里人到底还顾不顾病人死活的。老马有点生气了。

接过电话,是病人的丈夫,他脾气比较冲,问老马为什么要做第二次CT。

老马把之前那番解释跟他说了一遍,就说第一次CT是平扫的,只能看肺组织,第二次CT是造影用的,能看血管,看得更清晰,能看有没有肺癌,有没有肺栓塞等等,而且价格偏贵一些,贵几百块。

为什么不一次性做完这个检查,为什么一开始不做这个造影剂的。语气咄咄逼人。

他显然话里有话。

老马给他解释,不是所有病人一来都要完善所有检查的,肯定是发现什么问题才会针对性检查,如果一来就广撒网,你多花了钱不说,医生也成了傻子了。

老马还告诉他,病人长期熬夜、缺乏锻炼,身体素质本身差一些,何况现在情况有变,可能有肺栓塞,这是个凶险病,老马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一定要派家属过来,了解病情,签字。

他也意识到老马的语气开始不友好了,迟疑了一会,说马上过来。

在等家属期间,患者病情还算稳定,没有继续咯血,血压、血氧饱和度也还是好的。做了动脉血气,氧合情况还行。

她有些焦虑,抓着老马们叨个不停,说一直以来身体都不是太好,偶尔会有心悸的感觉,尤其是熬夜的时候胸口会不舒服,加上喜欢喝很多奶茶、饮料等,明知道那东西不健康,但忍不住要喝。

护士也跟她有一句没一句地唠着,目的是缓和她的情绪。

老马丝毫不敢放松,如果她真的是肺栓塞,那么血栓有可能继续长大的,完全有可能由一个小的栓塞变成一个大的栓塞,换句话说,不管患者现在看起来多好,下一秒都可能需要马上抢救。

护士交班了,指着病人说这是个炸弹,随时可能爆。声音不大,但病人还是能听得到。老马白了她们一眼,就不能躲得远远说这句话嘛。

大概是过了一个小时,家属到了。

来得是患者的丈夫,听声音,也是刚刚跟老马通话的那个人。

老马把情况跟他大概说了一遍,然后拉他到监护室外面,说目前怀疑是肺栓塞,接下来要做胸部CTA,打造影剂,看清楚一些。

严重的肺栓塞是会导致心跳骤停死人的,不能大意。

他没有了之前的咄咄逼人,出乎意料地配合,同意做CT。

他不明白的是,好端端一个人,怎么会肺栓塞呢?

这也是老马纳闷的地方,如果一个病人真的是好端端的,那是不可能肺栓塞的。肯定是有一些老马们没有发现的问题,比如一些先天性疾病,导致血液相对粘稠,那就容易引起血栓,血栓一旦脱落,就会可能堵住肺动脉,那就是肺栓塞了。

另外,一些恶性肿瘤患者,比如说肺癌、肠癌、肝癌,他们血液也是相对粘稠的,也容易形成血栓。

还有,这个年龄的女性,如果有怀孕或者吃避孕药,都可能导致血液粘稠而引发血栓。

从老马目前能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患者的确没有什么高危因素(除了先天性疾病),没有明确恶性肿瘤,没有吃避孕药,也没有长期卧床、骨折术后等等情况。

先做检查,明确是不是肺栓塞再说。

出于安全考虑,老马全程陪同病人去做CT。就怕中途出什么情况需要紧急抢救。

做造影的时间相对长一点,大概要15分钟,比普通CT平扫慢很多,这也是为什么老马们喜欢做平扫的原因,快,简单便捷。但有时候,造影增强扫描还是必要的。

快放射科医生皱着眉头,指着片子跟老马说,看,这里出问题了。

瞬间老马觉得全身被电流击中。

天啊,患者真的是肺栓塞。这是老马第一个反应。

老马不是害怕肺栓塞,老马也见过不少肺栓塞。但让老马到现在仍心有余悸的是,如果老马不执意要病人做CTA,病人被漏诊了,那病人就惨了。老马也要被剥一层皮了。

之前CT平扫看到的左下肺斑片影不是肺炎,而是这个肺栓塞引起的渗出病变。幸亏栓塞不算很严重,只是比较小的血管堵住而已,不至于影响整个肺部的换气问题。

同时也进一步明确了,没看到肿物,没有肿瘤,不是肺癌。

老马们小心翼翼把患者推回监护室,同时老马也告诉病人及家属,的确是肺栓塞,不过不是很严重的,属于中危。这个情况最好还是住院,到呼吸内科进一步治疗。因为病情还是会有可能进展的。

他们有点犹豫,不愿意住院。

老马无语了,差点破口大骂,就一句话,要命还是要生意。

那当然是要命,当然是要命。患者丈夫首先开口。

那还犹豫什么。

老马把呼吸内科医生再次喊下来,说病人明确是肺栓塞了,目前血压还是稳定的,动脉血气也还行,没有明显缺氧表现,顶多是个中低危险的肺栓塞,要进一步抗凝治疗了,想办法收入院吧。

呼吸内科医生也很无奈,说的确没床位了,走廊现在不给加塞。

要不考虑去ICU吧,肺栓塞也有指征进入ICU。

但这么清醒的一个病人,给塞进ICU,恐怕患者也不愿意。老马说。

老马又找了心血管内科,肺栓塞他们也可以看,也可以治疗。可惜的是,不知道当天怎么啦,心血管内科3个区都满了,特别忙,根本腾不出床位。

最终老马跟呼吸内科医生敲定了,病人先留急诊监护室,明天一大早呼吸科腾出床位再挪上呼吸内科住院,期间如果患者病情加重,就去ICU。

病人及家属也同意这个做法。

患者的血栓从哪里来的呢?最常见是下肢深静脉。下肢深静脉形成了血栓,血栓随时可能脱落,随着血流进入肺动脉,就是肺栓塞了。

可是老马们给病人做了下肢彩超,没看到有静脉血栓。

那估计是腰部或者臀部的血管有血栓形成,这么深的部位彩超是看不见的。也可能根本没有血栓来源,血栓可能一开始就长在肺动脉上。

老马吩咐规培医生盯紧病人,病人现在明确诊断肺栓塞了,但是总体评估属于非高危型的,不需要溶栓,这时候溶栓得不偿失,可能血栓没溶掉,反而搞到脑出血就太不划算了。但是需要抗凝,防止血栓进一步凝结加大,预防病情加重,让机体的纤溶系统慢慢地溶掉已形成的血栓就行了。

老马还吩咐病人要卧床休息了,没事不要下床,如果想大便一定要通知老马们,为了防止她便秘,老马还给她用了乳果糖口服液,润肠通便,以防便秘的时候憋气用力搞到血栓脱落造成新的肺栓塞。

老马还问病人胸痛有没有加重,如果加重了,是可以用点止痛药的。

病人说,胸痛情况好一些了,不需要止痛药。就是觉得比较累。老马隐隐觉得有点不妥,她呼吸似乎急促了一点,但当时想着可能是病人心里紧张,没有细想。

几分钟后,护士急匆匆出来找老马,说病人血压下降了。

不好。

她终于还是出事了。

规培医生听了后,神色慌张,问老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紧先回去看病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马说完后扭头就跑。

快速回到病人床边,见血压仅有88/40mmHg。

这的确是糟糕透顶了。

怕什么来什么。

肺栓塞也有轻有重,如果血压还是正常的,一般也不会很严重。但如果血压都下来了,那就意味着病情加重了,可能是有新发的血栓栓塞形成。而且从低中危一下子进展到高危了。

老马迅速重新给患者测量了一次血压,没错,收缩压真的是不足90mmHg(正常100-120mmHg)。

更让老马担心的是,患者呼吸的确比之前急促了,心率也更快了一些。满头大汗,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老马,医生,我是不是快不行了。

瞎说什么。老马把氧流量调到最大,护士已经在这之前给她换了面罩吸氧。

老马沉吟了一会。吩咐护士重新抽血查心肌酶、肌钙蛋白、D二聚体、动脉血气等指标。

最先出来的结果是血气分析,氧分压只有66mmHg了(吸氧状态下),正常不吸氧状态下都应该有90-100mmHg才对的,现在只有66mmHg。

我的娘,呼吸衰竭了啊。规培医生惊呼出来。

患者缺氧加重了。

看来这次要溶栓了。一定是患者有新的血栓栓塞到了大的肺动脉分支,甚至栓塞了肺动脉主干,不一定完全堵死,但肯定造成了严重的堵塞,否则患者不会一下子进展这么厉害,而且明显缺氧。

老马把病人丈夫拉到监护室外,跟他说,现在患者病情进展了,肺栓塞可能加重了,血压低了,从治疗上来讲,很有可能需要进行药物溶栓。通过注射药物溶解掉堵在肺动脉上的血栓,恢复肺动脉的通畅性,才可能让更多血流过肺泡,才能进行足够的氧气交换,患者才不会缺氧,否则等待她的将会是缺氧致死。

没错,真的会死人的。急诊科抢救室天天都会有这样的事情上演。

老马说得很直白,也很严重。

家属更害怕了,问老马要怎么办。

老马说要去ICU,去ICU溶栓。因为溶栓本身就会有很大的风险,每个人对药物的敏感性不一样,老马们没办法非常精确地使用药物剂量,所以有可能溶栓不足,也可能溶栓过头了,一旦溶栓过头了,就会可能造成出血,比如皮肤出血,粘膜出血,最严重的就是脑出血,一旦脑出血,就棘手了。

你的意思是,溶栓是死,不溶栓也是死?他嘴唇轻微颤抖,一点不像之前电话里那个霸气侧漏的家属。看来,他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死神来临前的恐惧。

老马告诉他,溶栓是肯定要做的,但是风险比较大,我们尽量控制这个风险。但如果不溶栓,怕会继续加重,最终缺氧死掉。

非溶栓不可?他额头上开始冒汗。

老马点头,然后再次让呼吸内科和ICU医生过来会诊。

大家都没想到患者病情会进展这么快。

分析应该是有第二次血栓脱落导致肺栓塞了,虽然彩超没看到下肢深静脉血栓,但的确不能排除在腰部臀部的静脉会有血栓形成,或者干脆直接是肺动脉里面自己形成的血栓。

反正不管怎么说,刚刚CTA明确了肺动脉栓塞,现在患者呼吸急促了,缺氧了,血压也下降了,是个明确的高危型肺栓塞,从经验来讲,要溶栓治疗了。呼吸内科医生明确表态。

溶栓当然有利有弊,早期溶栓弊大于利,而此刻溶栓,利大于弊。

呼吸内科看来是真的没床位,要去ICU了。而且患者现在病情加重,去ICU也是合适的。万一缺氧进一步加剧,说不定可能需要气管插管上呼吸机辅助通气,虽然呼吸机对于肺栓塞导致的缺氧帮助不是很大,但聊胜于无。

最关键的还是要及时把堵在肺动脉上的血栓溶解掉。

几个医生讨论要不要再拉过去复查一次CT,明确是不是肺栓塞加重了再说。但很快老马们就统一了意见,不去复查了,一来再做造影也耽误时间,病人呆在CT室风险巨大;二来再次用这么大剂量的造影剂对肾脏也不好,万一事后患者发生了肾衰竭那就棘手了;三来嘛,从目前所有指标来看,肯定是肺栓塞加重了,不需要再去证实。

就这么决定。

那就去ICU。

病人自己不大愿意去ICU,但老马说服她了,只要去做溶栓治疗,如果好转了,立马就转出普通病房,不一定要住很久的。

病人的丈夫也跟医生们打听,ICU收费怎么样,能不能保证治好。

ICU医生双手叉腰,说只能全力以赴,决不能担保治好。这东西又不是维修机器,哪来担保的,人体是最世界最复杂的东西,没有人能担保。只能说,不溶栓,必死;溶栓,有机会。

看着躺在床上的妻子呼吸越来越急促,嘴唇也开始发绀,老马相信他心里有答案了。

他下了决心,去吧,只能搏一搏。

没有一丝耽误,老马立马把病人转上ICU。

走的时候患者血压已经掉到80/40mmHg了,血氧饱和度也只有92%,呼吸越来越急促。

这病情进展太快了。肺栓塞老马见过不少,但谈话间就变得这么严重的还是头一次见。当然她不是最严重的,还有一些一来就昏迷的,或者迅速猝死的。但它的变化是最迅速的。感觉在急诊科的这大半天,她的病情一直在加重。

想到这,老马后背一阵发凉。

后来老马忙完打电话去ICU咨询时,他们告诉老马,已经用上了溶栓药,用的是尿激酶,效果是立竿见影,不到2小时时间,患者胸痛、呼吸急促等症状明显缓解,血氧饱和度也改善了,稳住了,没有上呼吸机。

老马松了一口气。

但他们接下来说的话让老马又胆战心惊。

患者的臀部和腰部皮肤都有一大块瘀斑,比巴掌还要大。他们拍了照片发给老马,老马手心都在冒汗,虽然病人不在老马手上了,但他也为ICU的同事担忧。

用了溶栓药,虽然可能把血栓溶解掉了,但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大出血。患者目前腰部臀部的皮肤已经出血了,万一脑袋出血又该如何是好啊?脑出血那会造成瘫痪的啊,甚至可能一命呜呼。

想到这里,老马更加不放心。

只能对症处理,同时祈盼老天能放她一马,让老马们的药物既能有效溶解掉血栓,又不造成严重的并发症。

这有点难为老天了。

好在,第二天他们告诉老马,除了皮肤有点出血,其他脏器还好,应该没有脑出血,患者意识一直很清晰,四肢活动很好,瞳孔、言语、逻辑什么都是好的。明天复查一个CT再好好评估。

患者终于转危为安了。

老马以为这个病例就这样告一段落了,没想到过了几天ICU医生神秘兮兮地问老马,知道患者为什么会有肺栓塞么?

老马说不知道啊,老马也很纳闷,老马还一度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有恶性肿瘤呢,毕竟家里有肺癌家族史。

她吃了2年时间的避孕药啊。ICU医生告诉老马。

这怎么可能呢?

绝对不可能啊,老马问她说没有吃药啊,避孕药老马也问过了啊,她都否认啊。老马糊涂了。

那是你没问出来,她隐瞒了。ICU医生说,咱们主任明察秋毫,发现了端倪,一盘问就全部抖露出来了。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患者已经连续生了2个女儿,婆家还想要她继续生,看能不能生个男孩,丈夫也是这个意思,但她不想生了,就偷偷地吃了避孕药,一连吃了2年啊。

老马恍然大悟。

他们是潮汕人(广东潮汕),生不到男孩会被嫌弃的,IC医生说。

患者后来转去呼吸内科了。没多久就痊愈出院了。

据说患者最终跟丈夫摊牌了,说了避孕药的事情。

咱也不去八卦了。

但希望大家知道这个事实,虽然避孕药已经是比较安全的药物了,但长期吃还是有一点风险,我们要知道这个风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