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司喜欢我却迟迟不表白,我订婚拿喜糖回公司,他竟提出无理要求

subtitle
生存烹饪技巧 2021-11-23 09:2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认识斌是在五年前的工作班会上,经理带进来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向我们介绍:“这是你们的新主任——斌。”当时台下一片哗然,因为我们部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更何况是风度翩翩的未婚男子。

只有我不屑地轻笑一声,心想不知又靠什么关系来的,徒有其表罢了,再说斌是长得很帅但没有男人味,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由于我工作认真业绩突出,年底被评为先进个人,并提升为主任助理。因为工作关系,我们单独接触的时间多了,我逐渐了解到斌的工作能力很强,并有独特的见解,还善解人意,慢慢地便改变了他留给我的最初印象。

因为都是刚走出校门的学生,所以工作之余有许多的共同话题,令我惊喜的是我们的志趣相同,也算是志同道合了。但斌在工作上对我仍然严厉,要求甚至苛刻。

他交给我的工作往往超出我的工作范畴,我虽然很累,但也很乐意帮他减轻工作负担,他也会时常帮助我。也许是日久生情,我们之间的上下级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对斌的好感不断增强,但天生的自卑感和不善言表让我的痛苦也一天天加深。

我不相信丑小鸭般的我会得到这么多的眷顾,我也一次次告诫自己不要自作多情,他对我的好都出自他善良的本能。

有一次,上级要来检查,我帮忙打扫卫生时,吊灯突然掉下来,他听到声音,惊慌地叫着我的名字冲进人群,看到我安然无恙,大大舒了口气,小声但有些生气地告诉我:“你不要干了,交给他们!”那语气坚定霸气却透着温柔。

我们就这样维持着“进一步恋情,退一步友情”的暧昧情感有一年半时间。在这期间,有同事给他介绍对象,他一次都没有见过。同事们都开玩笑说是不是主任喜欢我,我只是笑笑,无奈地想,我又何尝不想呢。

直到家人催着给我介绍对象,生活才如一枚石子投入我和斌暖昧情感的湖面,打破了我们的平静。我想,和那些人见见面吧,也许能证明这段不远不近、不明不白让人疲惫的情感是否应结束了。

初见志,对他印象不好不坏,但志对我好像很满意,自从第一次约会后,他每天都很体贴地在下班后来单位门口接我。我装作不经意地瞥到斌,能感觉到斌一脸的失落。

我以为斌有了紧迫感可能会很快向我表白,可他没有。我宿命地想,今生嫁不了我爱的人,那就嫁给爱我的吧。就这样半赌气半迷糊地答应了志的求婚。我们在认识第七个月的时候闪电般订婚了。订完婚第二天我就带了喜糖去单位,顺便请婚假。

下班时办公室只剩下我和斌,我收拾完东西打声招呼正要走,斌突然拥住我说:“慧,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不需要言语你就能明白,你就真的不明白我的想法?

如果不是我自作多情一厢情愿,那我们现在开始好吗?”我禁不住流下眼泪,欣慰又痛心地挣脱他的怀抱,没有回头。

结婚前三天他打电话约我出去,说是跟我道别要到别的公司,并送我一套衣服,说早就想送给我的,但一直没有勇气,现在就算是贺礼了。

从头到尾我一直无语,我恨他的告白来得太迟,恨我们对情感都不善表达,恨自己没有勇气抛开外界议论,恨我们的有缘无分。

从那天起,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真不知他过得好不好,也许放弃也是一种有些遗憾的美好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