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梁不“正”下梁“歪”,德云社还能好好说相声吗?

subtitle
网易云音乐 2021-11-23 07:3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人说德云社不再是相声社团了,是披着相声外衣的经纪公司。

岳云鹏、张云雷、郭麒麟、秦霄贤、烧饼等一众年轻班子,你也许没看过他们讲相声,但肯定看过他们的电影、影视剧或是综艺。

德云社是不是要转型搞偶像男团了?先学相声,把综艺感培养起来,再顺位出道,这套孵化模式,波切我直呼666。

但今天的德云社牛逼之处就在于,人不光是在娱乐影视圈里混得风生水起,在相声这个老本行里依然是一枝独秀。卖得出门票,赚得了口碑。

而这背后离不开的还是郭德纲和于谦这对黄金搭档,以及深植在他俩骨子里的那股“反叛”基因。

先说于谦老师,他整过的花活一只手可数不过来。他除了是郭德纲老师眼中的“相声皇后”,还是一名地道的“老戏骨”。主演过《老师·好》,也客串过《编辑部的故事》。

此外于谦老师有个不为人知的隐藏身份——北京摇滚协会副会长。

身为相声和摇滚双料迷的我,起初听到这消息时就在想,这北京摇滚协会,该不会是什么夕阳红社团吧。只要报了名,交了钱,拿着保温杯往那一坐,你就荣升为了北京摇滚第一梯队中的一员。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于谦老师是来真的

于谦老师说读书时曾和崔健是邻居,有天无意间听到崔健在隔壁唱了首歌。摇滚基因就这样被激活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打那以后,于谦老师边搞相声边玩摇滚,一个没落下。摇滚玩得和相声一样有模有范的,“滚范”更是频频出现在各种场合。

比如在围炉音乐会和黑豹乐队同台演唱《Don't Break My Heart》,唱歌水平“丝毫不输”当年的窦仙。

再比如在演唱会现场表演高难度曲目《怎么办》,这首歌可是说唱和摇滚双元素结合。于谦老师可一点都不含糊,一气呵成。

上《天天向上》也不忘露一手,现场全开麦唱《花房姑娘》。试问当今能有几人做到?

平日里要是瘾上来了,随手就是一个现场无实物表演。瞧见没,别人弹空气吉他,我们于大爷弹狗。

虽然于谦老师也只是把摇滚当成了业余爱好,但看得出他骨子里那股摇滚劲儿是与生俱来的,还有那肉眼可见的天赋。只可惜被相声“耽搁”了,要不于谦老师没准还能成为一个顶流摇滚巨星。

本以为于谦老师已经德云社的摇滚天花板了,直到波切我再深入扒了扒郭德纲老师。

到这你可能会猜,既然于谦老师都是北京摇滚协会副会长了,那正会长还能有谁?

但事实是,郭德纲老师跟音乐这个行业,是半毛钱关系都沾不上。他的过人之处在于:我虽然不玩儿乐器,但我活得比谁都朋克。

首先是穿着打扮。郭德纲老师属实是拿捏了。

服饰作为朋克文化标志性元素之一,秉承着不喜欢追求大众化,要富有创造性,目的就是表现朋克文化的反派,抗议着所有一切不满的事情。

▲ 朋克乐队:绿日乐队(Green Day)

郭德纲老师最早就因身穿一件纪梵希T恤引起争议。网友犀利点评,穿模特身上是时尚,可到他身上那就是纯纯“民族风老汉衫”了。

但面对网友各种犀利的评价,郭德纲老师继续秉承着穿我所穿,爱我所爱,不在乎别人看法,穿着屡屡出圈。

在那之后,郭德纲老师对时尚的理解又上升了一层。这件纪梵希的豹纹衬衫,黑色金边小墨镜搭配点缀,外加若隐若现的小肚腩。设计师看了都要下场出来跟他握手。

除此之外,还有这件Balmain的Michael Jackson款铆钚装甲夹克。这一上身,是迈克尔杰克逊中国分逊无疑了。

还有眼尖的粉丝在郭德纲老师的演出现场,发现了他在偷偷夹带私货。一脚踏硬核高跟鞋,这还不算是朋克男孩?

可能有人说了,穿得像未必是真朋克。真朋克玩的是精气神,讲究的是一种我行我素、特立独行,怎么硬核怎么来。

您还别说。就朋克精神,郭德纲老师要是自称第二,那是真没人敢站出来说自己是第一。第三也没有。

在二十一世纪以前,相声表演方式主要以电视、慰问、走穴(本职工作之外进行演出)等方式为主。并且相声的现场演出时间更是不超过十几分钟。

直到这个男人的出现,一举颠覆了整个相声圈。2005年郭德纲慢慢崛起窜红,他倡导将相声请回小剧院,得到了广大相声观众的响应。同时,在德云社讲相声一讲就是几十分钟。

这让圈内人认为他这是在破坏规矩,一时间各种明枪暗箭接踵而至,防不胜防。而郭德纲老师的回应是:德云社的宗旨就是让相声回归剧场,做真正的相声。

自那以后,相声便分为了两派。一是以姜昆为首的主流相声派,二是以郭德纲为首的民间相声派。

在很多主流相声界人物看来,德云社的相声是“低俗”的代表,登不了大雅之堂。

比如郭德纲觉得不能被“主流相声”框框架架所束缚,要更加“接地气”,所以在他的相声中避免不了多少带点颜色。因此便有了“没有郭德纲,相声就黄了,有了郭德纲,相声就黄了”的梗。

这一来让主流相声圈内人认为郭德纲的相声玷污了传统相声,比如姜昆就在电视媒体和曲艺界会议上批评郭德纲,二人的矛盾愈演愈烈。

二来抢了别人饭碗让某些人的着急,就招来“横祸”。时至今日,德云社还经常被投诉表演当中“低俗”段子频出,不得不停业整顿处罚。

除了自家这档事儿,郭德纲老师对外也是一股子的朋克味。谁要是惹着他了,他一定要说出来,谁的面儿都不顶事。

2006年,郭德纲老师在台上表演了一段相声《我要上春晚》,此时的他也不过刚刚窜红起来。但作品里都是一些对圈内黑幕的讽刺,像是什么“导演选角乱象”、“演员名不副实”、“残酷的制度”、“同行的竞争”等等。

要知道为了参加春晚,许多演员可是提前大半年就开始准备,就为了在大年三十上台在全国观众面前表演,而临近上台前,导演说“你们这组节目取消了,不能上了。”郭德纲就是用相声讽刺这一现象。我看不惯,爱谁谁的,我就说。能和央视这样正面刚的还有谁?

“400个相声演员合说一个节目,而为成为其中之一,‘我’从6月份就在门口等,为讨好晚会导演,‘我’甚至要帮导演遛狗。”

就因为郭德纲老师的“口无遮拦”,他经常会被请到法院“开会”。

像是前春晚语言类导演之一汪洋,就曾因为他在相声表演中的一句话把他给告了,“汪洋的老婆跟别人睡觉,汪洋因此要自焚”,你说这谁看了能不生气?

为什么郭德纲看汪洋不爽?

当年,以姜昆为代表的“春晚相声”等人物在北京召开了“反三俗”大会,矛头直指郭德纲,而参会的就有汪洋。因此郭德纲觉得他俩是一伙的,便直接开怼。

“他家是卖汽水的,这孩子每天骑三轮车拉着汽水、啤酒满街跑。每当看到我练功,他总是一副轻蔑的面孔。我也很纳闷,他喜欢相声为什么不学不练呢?很多年后,这个不学不练的孩子红遍天下,他叫汪洋。”

所以说惹谁都别惹郭德纲老师,他要是看不惯你,直接把你写进段子里,让你成为全国人民的笑柄当然老骂人这事儿,波切我也并不提倡。文明社会,还是要和平相处,对吧。

但话说回来,无论是创建德云社、挑战圈内既定规则,还是借着相声畅所欲言,无不体现郭德纲老师的朋克内核。

郭德纲老师要是拿起吉他,必然是一把好手,正好能和于谦老师组个组合。要是他俩出专辑了,我直接买他个100张,给身边的年轻小朋友们挨个发一张。

让他们听听,啥叫真摇滚,啥叫真朋克

不听音乐改听相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5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