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山东德州凶案触目惊心,老两口家中殒命疑点重重,嫌疑人竟现身机井

subtitle
不语却知心意 2021-11-22 23:03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Doctor,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声明:本文为小说,内容都属虚构,包括地名、职业、机构等等,皆是文学创作,请勿对号入座。

2014年6月9日,河北省南皮县一个庄村的村民纷纷赶往村边的玉米地。这里的一口机井,吸引了全村男女老少的目光。虽然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沧州市的消防官兵和南皮警方已经将机井团团围住,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打捞,答案似乎很快就会揭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捞机井

这是一个深达十余米的灌溉机井,但是井口也就半米多宽,要想一下子完成打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持续打捞,警方从井底打捞起一具尸体。这个意外的发现很快就震惊了整个县城,但是比当地警方更关注这个消息的却是九十公里以外的山东省德州警方。

2014年5月4日晚上8点多钟,五一小长假刚过,城区里休闲聚会的气氛还未散去,然而一个突然而来的报警电话却让德州公安分局的刑警们坐立不安。报案人称,一对50多岁的老两口突然与家人失去了联系。

老两口住在城郊一个新建的小区。当民警来到他们家时,不祥的预兆出现在门口,因为门口出现了血迹,警方赶紧找来了开锁公司。房门打开的瞬间,一股血腥之气扑面而来,客厅已被翻动的乱七八糟,从门口放眼望去,血迹随处可见,惨烈的状况,让民警不寒而栗。

凌乱阳台

客厅的地面上一趟拖拽状的血痕指向了南侧的阳台,在这个阴暗的空间里,窗台上的花盆碎了一地,一名妇女赤裸的倒在血泊中,她正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丽娟。让警方不忍直视的是,丽娟的身上布满了伤口。

凌乱现场

发现丽娟后,民警的疑问马上集中到客厅里的那台轮椅上。报案人称,丽娟和老伴刘强都是锅炉厂的退休职工。刘强曾在工作中受过伤,这台轮椅就是他的代步工具,刘强去哪里了呢?进入房间后,民警发现另外两个卧室的状况更加混乱,柜门、抽屉都被打开,衣服、杂物被丢得到处都是,房间内已毫无立足之地,不过引起民警重点关注的是西侧卧室的床。

床上有喷溅的血迹,床垫明显被人向衣柜的方向挪动。床和衣柜之间有一个80公分的缝隙,上面堆满杂物,当警方把杂物清理出来以后,在这里发现了男性死者的尸体。

与家人失去联络的老两口,竟然在家里双双遇害。发现两名死者后,民警开始对现场展开更深入的勘查,犯罪的原因、嫌疑人的动机、嫌疑人可能留下了痕迹,民警希望通过勘查找到线索。然而,在这个凌乱的房间里该如何理出头绪?

客厅中摆放相对整齐的茶几,首先引起了民警的注意。茶几上摆放唯一不协调的,是一瓶开了盖的一斤二两装的白酒,还剩下三两左右,它的摆放位置有点反常,不像是男被害人喝的,而且瓶子上沾染了血迹。这瓶酒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西边的卧室,民警找到了同样品牌的酒盒,能装两瓶酒的酒盒里只剩下了一瓶酒。据此民警断定,这瓶酒是受害人家里的,而且是嫌疑人作案后喝掉的。因为这个酒瓶上有血迹,案发之前是不可能有血迹的,也就是说嫌疑人作案后喝了将近一斤酒,他当时情绪是处于一种失控的、比较疯狂的状态。

酒盒

嫌疑人疯狂的痕迹,从现场混乱的状态中可见一斑,他不但在房间内进行了大面积的翻动,而且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破坏,最值得揣测的是,他作案后拆除了煤气的报警装置,剪断煤气管道。说明嫌疑人曾想通过煤气爆炸破坏现场或者自杀,但最终放弃了,并打开了窗户。

嫌疑人种种异常的举动,很难解读,现场中太多的困惑和矛盾纠缠在一起。嫌疑人会是什么样的人,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如此惨烈的案件?

5月4日,这起残忍的凶杀案震动了整个德州公安分局,当天晚上勘查就持续了五个小时,除了指纹、脚印外,民警对地面上滴落的血迹给予了格外的关注。警方根据血迹滴落的面积、区域,分析应该是犯罪分子留下的。嫌疑人或许是在与受害者搏斗的过程中受了伤,不过民警们发现房间内虽然凌乱不堪,但是门窗都完好无损,没有暴力破坏的迹象,嫌疑人是如何进入现场的呢?

警方推测,嫌疑人应该和死者认识,和平进入现场的。民警将提取到的检材全部送到德州市公安局进行DNA检验,寻找第三人的痕迹物证。同时,案件的调查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开展。经调查,死者丽娟和丈夫刘强从锅炉厂退休多年,社会关系简单,但是两个月前,一向平静无事的老两口突然打了报警电话。

3月6号晚上9点多,德城区一个派出所民警董扬在接警后的第一时间赶到了丽娟和刘强的家。刘强告诉民警,刚才有人在咣咣的砸他家的门,把老两口吓坏了,没敢去开门,也没敢去猫眼看。老两口为什么无缘无故被人骚扰?民警董扬继续刨根问底,但是他俩的口气突然变得含糊不清,最后刘强说,那应该是他的一个朋友,这个朋友叫王钢(化名)。

老人的证词

原来,王钢一直从事废品收购,与锅炉厂联系很多,刘强夫妇就是在锅炉厂认识的王钢。那么,刘强夫妇和王钢又有什么过节呢?但让民警董扬不解的是,说起王钢,刘强夫妇突然变得顾虑重重。老两口最后表示说也不确定是王钢,也不想让派出所出面找王钢去。

对于王钢,老两口为什么欲言又止?王钢和老两口的遇害有没有关系?无独有偶,在民警对死者社会关系进行调查的时候,王钢这个名字再次进入警方的视线。死者在之前曾经对他弟弟说过,如果他出了什么问题,肯定是王钢干的。案发后第二天,痕迹物证的检验有了结果。民警不但在酒瓶嘴上检测到了第三人的DNA,而且通过数据库中的比对还发现了目标,这个人就是王钢。

经调查,王钢没有犯罪记录,那么他的DNA信息是如何进入到警方的数据库中的呢?原来,这与王钢一段不幸福的婚姻有关。王钢的第二任妻子为他生了一个女儿,时年六岁,但是一年前因为感情不和,他的妻子带着女儿离家出走了。为了找到女儿,王钢到公安局报了失踪案。

报失踪需要采取父母的DNA,当时就把王钢的DNA留在数据库了。嫌疑目标已经出现,民警如何找到他?案发后,另外一组民警一直在以小区为重点调阅监控录像,根据法医判定的死亡时间,民警把搜索的时间范围锁定在5月3号上午10点到下午6点之间。

5月3号下午2点左右,一名身背挎包的男子进入了死者家的单元门。这是一个十分可疑的目标,不过监控的视角有限,那个时间段一辆汽车正好停在单元门对面,民警无法看清黑衣男子的正脸。警方找来了死者家属进行辨认,死者家属明确指出,此人就是王钢。然而奇怪的是,在反复的查看监控后,民警没有发现王钢进出小区的画面,小区的每个出入口都有监控,他是如何离开小区的?

可疑男子

小区保安告诉警方,3号下午的时候,小区里面停了一辆桑塔纳轿车,它停的地方比较碍事,保安过去想看看是谁的车。保安确定这辆车不是小区业主的车,而且他们也一直没有联系到车主,但后来车又被人开走了。

警方得知这一情况后,马上把搜索的目标从人转移到车上,很快他们找到了这辆黑色桑塔纳2000型轿车,通过车牌号码,民警发现这台桑塔纳正是王钢名下的汽车。

这辆车于5月3号下午两点进入小区,下午5点左右离开,在小区内逗留了两个多小时。警方沿着小区外的路面监控追查该车辆的行驶轨迹,但是在两个路口之后,车辆失去了踪迹。

可疑车辆

王钢会驾车去了哪里?在围绕王钢的社会关系展开摸排时,首先接受调查的是王钢的儿子。王钢的儿子告诉警方,当天晚上王钢开车来到他那里,给他放下一万块钱,并说让他以后不用管他了。然后说他的车放在当地的一处河堤上,让他儿子有空开走,然后就离开了。

5月4号下午,在王钢的儿子指认下,民警在德州市郊的一个工业园区找到了王钢驾驶的那辆桑塔纳轿车。在副驾驶上,民警发现了一个棕色的背包。经过比对,这个包与监控中王钢的背包基本一致,更为重要的是民警在汽车的方向盘和车门上提取到了血迹。经过DNA检验,这些血迹都是王钢的。显然,王刚已经弃车逃跑。

背包

虽然儿子不知道王钢的去向,但是他也明显感到了父亲的异常。因为父亲嘱咐他,以后好好过日子。王刚的儿子告诉警方,父亲走之前还给他的叔叔也就是王钢的弟弟打了电话。但民警吃惊的发现,王钢的弟弟王铁也失踪了,他们马上对王铁的活动轨迹进行搜索,通过路面监控,民警最终确定嫌疑人王钢于5月3号晚上在宁津县与弟弟王铁会合,两人打了一辆黑出租离开了德州。根据高速路卡口的信息,民警很快锁定了嫌疑人乘坐的黑出租车和开车的司机。司机告诉警方,当时他看到两人中的一人身上有伤,闲聊过程中听两人说要去南皮县人民医院包扎一下,然后司机把这两个人送到南皮县人民医院的门口,两人下了车。

黑车

南皮县人民医院的监控显示,5月4日凌晨1:31,王钢和王铁出现在医院的北门,但是两人在医院附近徘徊了一阵后并没有走进医院,而是转身离开。警方沿路调取监控,出人意料的情况再次发生,在接下来的监控里,嫌疑人王钢竟然不见了,只剩下他弟弟,而且他弟弟在路上走来走去,逗留很长时间才离开,最后在南皮火车站附近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德州。王铁为什么一个人回到德州?王钢是如何从监控中消失的,他又藏匿到哪里去了呢?民警们在山东和河北两地之间,展开全力侦查。

5月5号,民警在嫌疑人王钢的老家宁津县找到了他弟弟王铁,此时5月3号兄弟两人逃往河北的缘由才得以还原。王铁告诉警方,哥哥说他跟人打架受伤了,想找个地方看看。王铁以为哥哥想出去躲躲,顺便去医院治伤,于是便说去南皮吧。两人打上车,直奔南皮县人民医院,到了南皮后,王钢把真相告诉了弟弟,得知真相的王铁犹如晴天霹雳,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王铁告诉哥哥,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我也帮不了你。事已至此,两人决定就此分手。想帮助亲哥哥,但又怕连累自己,纠结中的王铁反复徘徊后,最终还是决定返回德州,至于王钢最终的去向,他也不知道。

经过进一步的分析研判,专案组把工作的重点放到河北省南皮县。在南皮警方的配合下,德州警方印发了数百份协查通报,发动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征集破案线索。然而半个多月过去了,没有一条有价值的线索反映上来。

6月9号下午4点多,沧州市消防官兵和南皮警方在一口机井里打捞上来一具无名男尸。这个消息马上引起了德州警方的高度关注。德州警方马上派遣技术人员和法医赶到南皮,对尸体进行检验。出乎意料的是,死者身上有一块手表,一串钥匙,一盒烟,再就是200多块现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能证明其身份的东西,摆在民警面前的是一具上身赤裸高度腐烂的尸体。

通过初步的尸检,民警确认这名男子是溺水身亡。死者身上没有外伤,没有反抗或者遇害的迹象。无论如何,确定这名死者的身份是当务之急。民警火速提取检材送往的市局进行DNA检验,但是由于尸体高度腐败,比对结果需要时日。在这期间,德州警方雇佣了当地一支专业的打捞队伍,对这口机井进行了第二次打捞。

二次打捞

这起大案不但警方重视,而且群众也十分关注。众目睽睽之下,德州警方开始了第二次打捞。然而,三个小时过去了,民警们一无所获。长时间的打捞后,工人师傅们已经很不耐烦了。这是一口十多米的深井,根据他们的经验,再往下捞,不过就是些井底的淤泥,不过他们的想法很快就被德州警方否定。功夫不负有心人,四个小时过后,下井的铁爪终于抓到了东西,一只男士布鞋被打捞上来。

随后奇迹出现了,一件男士的外衣和另外一只布鞋接连被打捞出来,最为引人关注的是一条黄金和玉石共同打造的吊坠。七个小时后,德州警方结束了打捞,他们一共找到四样东西,警方立即组织嫌疑人亲属进行辨认。在死者的随身物品中最具辨认价值的是四样东西,它们分别是手表、腰带、钥匙和吊坠。很快,王钢的儿子就确认这些都是他父亲的东西。

家属辨认

在这四样物品中最具说服力的是那串钥匙。民警在德州找到了王钢租住和工作的地方,用这串钥匙开锁,结果房门全部被打开,外围的证据显示,这具无名男尸就是嫌疑人王钢。但是他又是如何掉入井里的呢?法医检验尸体的时候发现王钢胃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分析嫌疑人已经走投无路,很可能是畏罪自杀。

6月10号下午,德州市公安局DNA实验室传来消息,通过检验比对证实,这具无名男尸就是犯罪嫌疑人王钢,至此,德州警方的证据链彻底闭合。

对于德州警方来说,这是一起十分特殊的案件。这起惨烈的案件,是因何发生的?嫌疑人与受害人之间的恩怨究竟是什么?这些疑问已经很难考证了,留给警方的只是假想和猜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