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郑州夜市儿的味道

subtitle
郑说

2021-11-22 12:27

关注

夜市顾名思义是夜晚开办的集市,服装百货、柴米油盐、休闲吃喝……都可称其为夜市。这里主要想说下吃的夜市。

1978年一个临近春节的晚上,街上传说德化街要开夜市。天黑后跟着姐姐们向我家苑陵街东口走,远远的看灯火辉煌的,全然没了平时一到这时黑暗冷清的境状;小街两侧排满了自行车,街口用大粗麻绳拦着,有穿白制服的公安民警和戴柳条帽、穿蓝色劳动布工装的基干民兵在维持秩序。那是德化街第一次尝试“步行街”。

上了德化街,大树间挂着铁丝和电线,铁丝上是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来各色商贩悬挂售卖的商品:床单被罩、针头线脑、文具百货、五金交电……无所不有。商贩们和入流人群中停下来感兴趣的人打招呼、谈价钱,好不热闹;电线上挂着明晃晃的碘钨灯泡,把头顶的大树和上面的天空映得红彤彤的……

这个夜市是这个城市走向市场经济的一声响亮冲锋号,随之而来的是几十年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大潮……

德化街地处中原最大的商业集散地中心二七路商圈的中轴线之首,连接火车站商圈、敦睦路商圈、二七路商圈等黄金商业区,左右逢源的地理位置,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百年悠久的岁月铸就了德化街不朽的商业价值。

20世纪初卢汉、汴洛两大铁路在这里交汇,赋予了郑州特殊的交通优势和历史地位。

德化街形成于清末民初,据清乾隆13年《郑县志》地图所示,当地为野鸡岗,晴天满天灰,雨天两腿泥。清光绪31年(1905年)始形成街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的街道以苑陵街为界,南名天中里,北名惠人街。苑陵街以南初名天中里,比较繁华。我在这里日夜生活了23年……

解放前,德化街是郑州市最繁华的街道之一。进入20年代,德茂祥酱菜园、同仁堂药铺、魁祥花铺、俊泰钱庄、五洲派报社(发行报刊)、博济医院、鸿兴源第一分号、天一泉浴池(德化街浴池前身)、京都老蔡记馄饨馆、老张歪馄饨馆等名店相继出现。这条又短又窄的街道,聚集着众多名店按老辈人的说法,那时候的德化街已经是“天天如赶会,日日似过年”。

1948年10月郑州解放后,经过工商业改造,德化街愈加繁荣。政府对该街大力整修,铺设柏油路面,店房、店面多次更新,楼房林立,各业俱备,德化街成为郑州市名副其实的商业中心,在郑州市的经济地位也愈来愈高。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德化街更是被称为郑州的“南京路”。1987年起,德化街进行旧城改造,北端新建有亚细亚商场,中段有德化街百货大楼、三得利商场、德化街浴池、妇幼用品大楼、刘胡兰副食品大楼等。

此轮改造筑就了一个新的商业巨头——亚细亚,随之而来的就是闻名全国、硝烟弥漫的二七商战,郑州现代化商业格局也逐渐形成。

78年冬天那个晚上的夜市持续了大概十几天,后来演化为以饮食服务为主的夜市长期存在,延续了好多年……

夜市有上百家小摊,每当暮色降临,推着煤炉、案板、锅碗瓢盆齐备特制的餐饮车(木制,四圈玻璃上醒目的写着经营品种)从两边的小街道里来到街上,沿街两侧排开,生火做饭、营业纳客……

品种繁多,不计其数。有冰糖梨、杏仁茶、八宝饭、枣切糕……等传统甜点;有黄焖鱼、鸡血汤、羊肉串、糖葫芦等风味小吃;更多的是砂锅兼卖大米炒菜的。

各家都掌握了砂锅的制作技巧,尤其是酥肉砂锅,面糊裹了小条块状儿五花肉炸至焦黄摆在餐车的不锈钢托盘里,像小山一样。有客人点了,老板抓一把酥肉扔进一旁煤炉上的黑色小砂锅里,里面是早已滚开加了鸡汤的水中。

图片来源网络

汤里还加了花椒、大油、姜丝、葱段、香片、桂皮……肥而不腻、浓香满口。尤其是酥肉咬起来面皮筋滑肉段鲜香,配菜小白菜清脆、红薯粉条润爽、冻豆腐滋阴壮阳。每锅5元,后来涨到了6元。

离得近,只要有点钱晚上就溜达去随便找一家吃一锅,偶尔喝2两光肚仰韶。冬天的夜晚浑身大汗,回家躺床上睡着舒坦……

91年晓芳放寒假回来,我们每天在一起弹吉他唱歌,晚上从二马路供电局出来顺着解放路到二七广场遛弯,谈人生谈理想谈爱情。有次他说,我请你吃砂锅!他爸是供电局长,全家都在供电系统,兜里常会有些闲钱。

夜市正进入高潮阶段,我们在对着延陵街的亨德利钟表眼镜店门前那家摊子找位子坐了。点了油炸花生米、芝麻酱黄瓜、蒜黄炒鸡蛋、糖醋小排骨和酥肉、莲夹两个砂锅,又要了一瓶光肚仰韶和一件金星啤酒。

确实好吃,加上年轻,真能吃,不大工夫锅盘见底、白酒喝光。两人对瓶吹着啤酒,他撇着满嘴京腔说,朋友喝酒就是,一人儿喝趴下、另一人儿也得把自己喝趴下!两人吃完晃晃悠悠他送我回家。

我感叹:这一顿就花了39元,我一个月才开75元……我得努力改变,不当老师,多挣钱,咱天天吃砂锅!很高远的理想,后来我为之一直奋斗到现在。

96年一个冬夜,和女朋友去河南电影院看电影回来,走到人民公园东门,她突然生气了。真是女人心天上云,说变就变。我们感情很好,默契的无以复加。那是第一次闹别扭。

她骑上车扬长而去,我慢慢向南走,到了德华街还在和晓芳喝酒那次的夜市摊坐下,点了蒜黄炒鸡蛋、蒜蓉空心菜、酥肉砂锅,喝了一瓶光肚仰韶……那时我酒量已经上来了,一斤低度酒下肚跟没喝一样:头脑清醒行动敏捷。

走过我家曾经的苑陵街,街道正在拆迁,黑暗寂静中如刚轰炸过的村庄,断垣残壁、月明星稀。

在灯火辉煌的中州商场门前拦了辆出租车。

到了她家大院门前,车费6元,我给司机10元,不用找了!心想女朋友都跑了,这日子不好过了。在门卫室打她家内线电话,她高高兴兴的出来了。

她家是国家重要科研单位,生活区几十栋家属楼整齐排列在一条大街两旁,大街经过一条小河(熊儿河),小河上有座小石桥,桥边是一片大草地。我们坐在草地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月牙,我哼唱起:

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弯弯的月亮,弯弯的月亮下面,是那弯弯的小桥……

她说:感情太好了,我就是想体会两人生气会是什么样子……说完把我嘴堵上了。每次都把我舌头吻烂,第二天吃饭时,老父亲总莫名其妙:你吃个饭咋呲牙咧嘴、犀利哈拉的?

好到极处可能并不好,弓拉得太满容易断……分手那天晚上,在德华街那家砂锅摊,她哭的把老板的所有餐巾纸用完,我把左胳膊用烟头烫了6个水泡,完全不感觉疼。

随着城市改造升级,很多夜市取消了,包括德化街的。后来常去中原电影院吃。

这家夜市在电影院院子里,有30多家,是从别的取缔夜市迁过来,继续着美好的人间烟火……

正宗的国棉五厂炒凉粉挨着院门铁栅栏冒着香气……高中同学马军做了总经理秘书(他们酒店总经理是女同志),志得意满的请大家吃夜市,10几个人打车到了中原电影院。

冬天,店家在水泥地打了铁钉支起绿色的军用帐篷,帐篷里挑着大灯、挨着煤火,热气腾腾。

马军豪爽的要了酥肉、莲夹、排骨、羊肉、豆腐、什锦、丸子、鸡块儿8个砂锅,肘子、鸡块儿、条子、海带、腐乳肉、面筋6个扣碗,鱼香肉丝、糖醋里脊、清炖全鸡、红烧鲤鱼、油炒焖子、生濅菠菜6个热菜,两份炒凉粉,上面盖着咸香脆爽的焦皮儿……桌上撒了两包7.5元的绿芒果,提了两件巷子酒。那时东北酒势头凶猛,已全面占领省会市场。

大吃大喝起来……

再后来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夜市基本全面取缔。但还是网开一面,在友爱路工人路交叉口的小商品城L型门前广场开办了全市第一个符合卫生标准的夜市。每家摊位都有自来水龙头和水池,用来洗菜刷碗。

很多坚持下来的摊贩都转移阵地到了这里,我们的夜市之旅也随之转移阵地。

图片来源网络

有次在临工人路铁栅栏北小门第一家坐定,看看酒杯不太干净,说,老板,拿一次性杯子。老板是个蓬头垢面大胡子像斯大林同志的高大汉子,拿来一摞塑料杯子,枯枯矗矗歪在桌子上,强壮的王军说,这是用过的。

老板站在身后居高临下的说:这就是一次性杯子!看他怒目圆睁、手握锅铲,我们五个人都噤声不语,倒了酒喝起来。心里念叨着:不干不净吃了没病……酒能消毒……

一会儿韩弟和他同事建平下班过来了,他俩面孔白皙、文质彬彬、英俊潇洒,都是交警的中队长,下班晚。坐下寒暄了几句:哥哥们不好意思啊,来晚了。然后说,老板拿一次性杯子。老板还是强硬的那句话,韩弟抬头盯他一眼说:你再给我说一遍是一次性杯子!老板顿时惊慌失措、喜笑颜开,我马上去对面卖!

至少证明两点,一、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楞的……二、公安语言有必要,公安人员不能熟练掌握使用强硬的公安语言,将无法执法,社会秩序会混乱不堪!

夜市毕竟越来越少,好像消失在历史的尽头……

如今,百年德化、已过百年。很长时间没去那里了……

有次午夜零点,开车经过二七广场,远远望去,德化街人潮如涌、店铺灯火通明,与夜空中月色交相辉映——星汉灿烂、流光溢彩、美轮美奂、月白风清……

-END-

来喷喷,你记忆中的夜市儿

作者简介:张玉海,1969年生于郑州。1990年毕业于郑州师范学院生物系至郑州十五中任教。1995年公选至共青团郑州市委工作。2007年转岗至郑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1991年始,零星发表散文、随笔、调研报告、论文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