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王熙凤:《红楼梦》中最悲情的女子,被两个至亲推向了万丈深渊

subtitle
小白的文化之旅 2021-11-22 03:1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红楼梦》中,她是出场最多的女子,也是让人既爱又恨的女子,若要用一句中肯的话来评价她,莫过于: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

1、我们为什么恨凤姐、骂凤姐?

作为荣国府的代理管家,王熙凤才能出众。她以一个小女子的身份,将荣国府上上下下打理的仅仅有条。对于她的能力,原文中有两人做了中肯的评价。

一个是周瑞家的,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周瑞家的便向她介绍了凤姐:

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得美人一样的模样儿,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她不过。

而另一个,便是贾珍。秦可卿去世后,因为尤氏犯了旧疾,在没有女主人主持的情况下,场面一度混乱,贾珍在贾宝玉的举荐下,特意向邢、王二夫人借用凤姐几天,在此,他便对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贾珍笑道:“婶子的意思侄儿猜着了,是怕大妹妹劳苦了。若说料理不开,我包管必料理得开,便是错一点儿,别人看着还是不错的。从小儿大妹妹玩笑着,就有杀伐决断;如今出了阁,又在那府里办事,越发历练老成了。我想了这几日,除了大妹妹,再无人了。婶婶不看侄儿、侄儿媳妇的分上,只看死了的分上罢!”说着滚下泪来。

对于凤姐的能力,在其协理宁国府时,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她以一人之力,将宁荣二府打理的仅仅有条,贾府上下,无人不称赞,实在难得。

只是,作为荣国府的代理管家,王熙凤又是有私心的。她利用权力之便,替自己谋私利,苛刻下人,讨好主子。

但显然,相比较于凤姐所做的,苛刻下人这一节,是完全可以忽略的。

我们来看看,她都做了什么?

(1)挪用贾府众人的月钱,放高利贷。

提到高利贷,相信即使对于我们今天而言,依然是备受唾弃的名词。因为它的危害实在太大。多少幸福的家庭,便是在高利贷的压迫下,导致家破人亡。而在《红楼梦》中,高利贷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呢?

我们仅从专收高利贷的倪二他的言语中,便能体会出:得罪我倪二的,管教他妻离子散。如此一来,我们不难想象,那些无力偿还高利贷的家庭,最终会落得怎样的下场?

(2)打着贾府的力量,替人打官司。

除了放高利贷,王熙凤还利用贾府的影响力,替人打官司,比如在秦可卿的葬礼之上,在水月庵中,王熙凤便同净虚老尼,达成了庵脏的勾当。打着贾府的旗号,给云光节度使写信,生生拆散了金哥与守备之子这一对有情之人。

而最终的结局,便是他们二人双双殉情,而王熙凤,却白白的得了三千两银子。三千两银子什么概念?如刘姥姥女婿一家,一年的开销大概是二十多两,也就是说,凤姐仅这一回得到的银子,足够刘姥姥女婿一家生活一百多年了。

而从原文中来看,王熙凤替人打官司,这还只是开端,因为尝到了甜头,所以她越来越无忌,自然,经过她手中的官司,绝非一个小数目。而那些不幸的人,又有多少呢?

(3)陷害贾瑞、尤二姐。

作为贾府的旁系子弟,贾瑞对凤姐产生邪念这诚然不对,但是,他毕竟是贾府的子弟。但王熙凤,对贾瑞的用心,却是极其狠毒的。

其实,若凤姐在宁国府会芳园中同贾瑞第一次见面,便果断拒绝他,相信贾瑞也不敢再进一步打她的主意了。

所以说,贾瑞的不死心,被凤姐两次捉弄,最终去世,凤姐是脱不了干系的。尤其是贾瑞病重,他的爷爷贾代儒来荣国府讨要人参,她都借口不给,用心太过狠毒。

而对尤二姐,凤姐虽然是自保,但做得确实太过了。尤二姐无论怎么说,也是宁国府的人,若凤姐从她腹内的男婴被打,选择收手,给予她一丝的同情,相信她也不会走向不归路。没有子嗣的尤二姐,对她有何威胁?况且她不清白的名声,也注定了她绝不会得到贾府主子们的看重,混到最后,也不过是第二个周姨娘罢了。

或许,正是因为凤姐做的这些狠毒的事,才导致了我们对她的恨、对她的骂。

2、我们为什么想凤姐?

王熙凤这个人,不仅具有出色的管理能力,也是一个营造氛围的高手。在诸多场合,正是有了她的存在,才让众人开怀大笑。

比如在《红楼梦》第二十二回,贾母给宝钗过生,因为贾母只拿出了二十两银子,凤姐便打趣说道:

凤姐凑趣笑道:“一个老祖宗给孩子们作生日,不拘怎样,谁还敢争,又办什么酒戏。既高兴要热闹,就说不得自己花上几两老库里的体己,这早晚找出这莓烂的二十两银子来作东道,这意思还叫我赔上。果然拿不出来也罢了,金的、银的、圆的、扁的,压塌了箱子底,只是勒掯我们。举眼看看,谁不是你老人家的儿女?难道将来只有宝兄弟顶了你老人家上五台山不成?那些体己只留于他,我们如今虽不配使,也别苦了我们。这个够酒的?够戏的?”说得满屋里都笑起来。

再比如在《红楼梦》第三十八回,贾母等人集聚史湘云的螃蟹宴,当贾母说起儿时在家不小心摔了一跤,磕破了脑袋时,她便说道:

凤姐不等人说,先笑到:“那时要活不得,如今这么大福可叫谁享呢!可知老祖宗从小儿的福寿就不小,神差鬼使碰出那个窝儿来,好盛福寿的。寿星老儿头上原是一个窝儿,因为万福万寿盛满了,所以倒凸高出些来了。”

未及说完,贾母与众人都笑软了。贾母笑道:“这猴儿惯得了不得了,只管拿我取笑起来,恨得我撕你那油嘴!”

当然,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王熙凤说笑话的能力,确实是出了名的,贾府中秋节众人一块过节时,当轮到凤姐讲笑话,下人们是瞬间来了精神。

凤姐的语言能力,连说书的女先儿都自配不如,在贾府除夕这天,贾母长篇大论讲着《掰谎记》,凤姐便打断了她的话。

凤姐儿走上来斟酒笑道:“罢,罢!酒冷了,老祖宗喝一口润润嗓子再掰谎。这一回就叫作《掰谎记》,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时,老祖宗一张口难说两家话,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是真是谎且不表,再整那观灯看戏的人。老祖宗且让这二位亲戚吃一杯酒,看两出戏之后,再从昨朝话言掰起,如何?”她一面斟酒,一面笑说,未曾说完,众人俱已笑倒。两个女先生也笑个不住,都说:“奶奶好刚口。奶奶要一说书,真连我们吃饭的地方也没了。”

如此幽默风趣的凤姐,又怎能让人不想呢?难怪在贾府中秋节时,因为凤姐病了不能前来,贾母便遗憾的说道:

偏又把凤丫头病了,有他一人来说说笑笑,还抵得十个人的空儿。

3、为什么说王熙凤是悲情的?

王熙凤出生于四大家族的王家,却嫁给了荣国府长房的贾琏,这同王家在四大家族中的地位,其实是不对等的。

阅读《红楼梦》的朋友应该明白,在贾政时期,王家因为有王子腾这个强力的靠山,在地位上,已经远远高于贾家了。作为京营节度使的王子腾,属于正二品的官衔,而在贾府之中,除了贾赦与贾珍世袭的爵位,仅有贾政这个五品员外郎的主事。而决定一个家族地位的根本是什么?自然是权力了。

在封建社会,尤其在四大家族之中,最常采用的婚姻制度,便是“高嫁低娶”,因此,从这一点来看,王熙凤原本可以,也应该嫁给比王家更有地位的大家族,如贾府这样的,显然不会在她的考虑之内。

但凤姐为何嫁给了贾琏呢?

显然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王夫人这个姑妈在其中起到了作用。我们从贾珍与凤姐的关系来看,在凤姐小的时候,便经常出入贾府,而她,又天生渴望权力,因此,她之所以嫁到贾府,极有可能,是王夫人对她的许诺。

许诺什么呢?代理荣国府。正如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所说的,凤姐一嫁到贾府,原本管家的贾琏,倒退了一舍之地。

若王熙凤嫁到了别的家族,虽然比贾府过的要好,但很难有这样掌权的机会。只是,让王熙凤没有想到的事,她的姑妈并非是一个念旧情、讲亲情的人。她在利用凤姐后,便选择了抛弃。

王夫人为何要特意让凤姐管家?原因其实有三个。

其一,她是一家人,同属王家,她是王夫人的内侄女,便于掌控;其二,王熙凤性格外向,深得贾母的喜欢,行事方便,同时,她与宁国府的当家人贾珍关系密切,便于两府的交往;其三,她是长房儿媳妇,让她管家,可以缓和长房与二房之间的矛盾。

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王熙凤代理荣国府,确实是得心应手、心满意足。但当薛姨妈一家入住贾府,当王夫人支持“金玉良缘”时,很显然,凤姐意识到了危机感。

似乎曾经姑妈用在自己身上的法子,即将重演。这个未来的宝二奶奶,这个同是王夫人自家人的表妹,会完全的取代她的位置。

所以,我们会发现,从薛姨妈一家入住贾府开始,王熙凤便对薛家没有好感。对薛宝钗这个表妹,更是全程几乎没有交流,为何?因为她敏锐地意识到了姑妈的打算。

因为利益关系,王熙凤始终支持着“木石前盟”,因为林黛玉身体弱,若她成为宝二奶奶,未必有精力打理荣国府,而到那时候,她代理管家的位置,自然无需交出。

但显然,王夫人不是这样想的,她是心心念念想要换掉内侄女王熙凤,所以她多次同凤姐唱反调,并让她下不了台。

比如在“绣春囊”事件中,当邢夫人让王善保家的将绣春囊交到王夫人手中后,她立马气急败坏的跑到了凤姐小院,不容分说得劈头盖脸对她就是一顿骂。

试想,对这个绣春囊的材质,王熙凤一眼就看出了它是外面的市卖货,王夫人这个管家多年的女当家,会看不出来?

我们从凤姐的自证清白,王夫人态度的瞬间转变便能看出,她这一次来,完全是来找茬的,就是来给凤姐找不痛快的。

再比如,贾母八十大寿时,因为尤氏进入园子发现大门未关,四处又都是灯火,当心起火、偷窃,所以好心让丫鬟去提醒管事的人,但她的丫鬟找来找去,只找到了两个婆子。

而这两个婆子,听见是尤氏的吩咐,完全无动于衷,还同小丫鬟对骂上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面对婆子对尤氏的不敬,凤姐该如何做?自然是等贾母大寿过后,将她们交给尤氏处理。

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周瑞家的、林之孝家的、赵姨娘等人的挑唆,导致了邢夫人给王熙凤没脸,当众拿贾母的千秋替婆子求情。但最让凤姐伤心的,莫过于王夫人的绝情。

因为王夫人是她的姑妈,是她在荣国府之中的依靠,也是将她骗到贾府的始作俑者。

然而在这一刻,当她的婆婆奚落她时,王夫人却同众人一样,连一句安慰她的话都没有,反而直接说到:你婆婆说得很是,老太太的千秋要紧,尤氏媳妇也不是外人,将她们放了吧。

凤姐做错了吗?没有,正如贾母同选鸳鸯所说:难道因为我的千秋,让奴才得罪主子不成?也难怪,一向坚强的凤姐,实在无法忍受,跑到家里大哭。

但凡王夫人有点良心,想着凤姐多年的付出,也不会将她置于如此绝望的地步。

所以说,王熙凤的悲情,王夫人这个至亲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若不是她,凤姐又怎么会嫁到衰败的不成样子的贾府?嫁给毫无能力的贾琏?

4、王熙凤的悲剧,莫过于嫁给了贾琏这样的男人。

一直以来,王熙凤对贾琏,对这个家,是尽心尽力的。尽管凤姐如何的强势,尽管她做了许多错事,比如放高利贷、替人打官司,却都是为了她与贾琏的未来考虑。

毕竟贾琏是长房的人,而荣国府,是二房当家,王熙凤不趁着当家的机会,多捞点油水,他们往后的日子?又该怎么过呢?

但显然,贾琏对她的所作所为毫不理解,也丝毫没有同情。在他的生活中,唯有挥霍、好色。

他们的女儿大姐儿出喜,王熙凤同王夫人日日夜夜在豆症娘娘面前祷告,为女儿祈求平安,而他干了什么?是借此机会,同多姑娘厮混,他的心里有女儿吗?

贾母念凤姐长年操劳,好心为凤姐庆生,他又做了什么?是公然借着这个机会,在家里同鲍二家的厮混。面对凤姐撒泼,他倒拿起剑要来杀她?真不明白,他哪里来的勇气?

我们再来谈一谈尤二姐的事。

相信有许多朋友,对凤姐折磨尤二姐都恨之入骨,尤其是她腹内还有怀着贾琏的男婴。但我们似乎忽视了两个问题。

(1)即使凤姐愿意,尤二姐腹内的男婴能够得到贾府主子们的认可吗?

要知道,此时正直国孝、家孝期间,她与贾琏连圆房都不具有合法性,她腹内的男婴又怎么能合法呢?而一向注重贾府门风的贾府主子,会容忍这样的男婴出世吗?所以说,尤二姐腹内的男婴,不仅是凤姐不会允许他出生,就连贾母、王夫人、贾赦夫妇,同样如此。

(2)王熙凤曾怀有男婴。

王熙凤为何会落得个下红之症?因为她流产了,而她流产下来的婴儿,同样是男婴,并且已经六七个月了,比尤二姐三个月时间要长得多。

相信对于有小孩的朋友而言,自然明白怀有六七个月的女人会有什么反应,孕吐是正常的,诸如体型的改变等等,也是非常常见的。

因此,对于凤姐怀孕一事,作为丈夫的贾琏,显然是清楚的。

但为何?明明知道妻子怀有身孕,却不让其好好修养?顺利生下这个孩子?而依然让她没日没夜的劳累,最终流产呢?

试想,若贾琏真的替凤姐考虑一点,但凡在父亲贾赦、祖母贾母面前,提出凤姐为了孩子修养的话,小白认为,他们都没有理由不支持。也自然,他早已有了儿子了。

尤二姐的男婴被胡君荣下药打掉,他伤心不已;王熙凤的男婴流产,他又做了什么?似乎在原文中,他连关心的话语都没有。

所以说,尤二姐和其腹内男婴的夭折,根本就不是贾琏厌恶凤姐的原因。他之所以厌恶凤姐,完全是欲望在作祟。

心心念念的要三妻四妾。但若是,凤姐生下了男婴,地位稳定了,还会如此限制他的私生活吗?

说句心里话,贾琏这个公子哥,完全就是一个被欲望冲昏头脑的主,而论聪明,他远不及兄长贾珍以及侄儿贾蓉。不然,他又怎么会轻易的被他们父子耍得团团转?

一开始是贾蓉怂恿,让他在国孝、家孝期间偷娶尤二姐,而他们父子打的什么主意?他不明白吗?当然明白,只是不在乎罢了。

到了尤二姐去世,贾蓉不过提醒他一句,他便对王熙凤恨之入骨,发誓定要为她报仇。试想,若贾琏没有凤姐,他在贾府之中算哪根葱?

小结:

在《红楼梦》中,王熙凤是塑造的最立体、最成功的人物之一,让人又爱又恨,只是她生不逢时,又被身边至亲的两个人接连伤害,最终在疾病中忧愤而死。她的女儿巧姐,能得刘姥姥的帮助,在贾府大厦倾塌之后,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这一切,完全归功于凤姐的慧眼识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