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7年毛泽东给刘胡兰的题词遗失,杨小池汇报,毛泽东重写八个大字

subtitle
静心历史 2021-11-20 17:36

图丨刘胡兰油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1947年1月12日,一个过分年轻的女孩走向了国民党反动派的闸刀之下。同年3月,毛泽东听说了她的英雄事迹后,挥笔写下“生的伟大,死得光荣。”

这个女孩,便是刘胡兰。

刘胡兰牺牲

1946年秋天,国民党军大举进攻山西文水县,县委决定留下少部分武工队坚持斗争,其余人全部转移上山。

当时,时任第五区抗联妇女干事的刘胡兰也接到了转移通知,但她坚持留下来继续战斗,她东奔西走,秘密发送群众,配合武工队反击阎锡山军队。

同年12月,武工队处死了云周西村的一名反动派村长,对此,村民们欢天喜地,毕竟,这个无恶不作的“村长”干过太多缺德事:抢粮食、抓壮丁、迫害革命家属,勒索百姓钱财。然而,阎军不懂这个道理,他们只是不讲道理的决定报复。

图丨云周西村画作

1947年1月8日,阎军七十二师师长艾子谦突袭云周西村,抓走了地下交通员石三槐、民兵石六儿和原村农会秘书石五则。

严刑拷打下,石三槐和石六儿宁死不屈,可石五则却屈膝投降,供出了云周西村的各名干部和党组织。

1月11日,刘胡兰接到上级决定,命令她立即上山,第二天清晨,刘胡兰早早起床,准备外出进行革命活动,并把自己不准备转移上山,而是决定留下革命的打算告诉了父母。

就在这个时候,阎军杀气腾腾地包围了云周西村,封锁了全部路口,刘胡兰无法脱身,为了不牵连群众,她放弃了母亲让她去隔壁坐月子的邻居家暂避的建议,而是把奶奶给的银戒指,八路军连长送的手绢和作为入党信物的万金油盒等珍贵物件留给了母亲,随后,她转身出门,被气势汹汹的敌人带走了。

图丨观音庙

刘胡兰被带到村头的观音庙里接受审问,敌人问她,“你是共产党员吗?”,刘胡兰很直白地告诉对方,“是”。

敌人问她村子里还有没有其他共产党员,刘胡兰看都懒得看,“没有了,就我一个”。敌人又问她为什么要参加共产党,刘胡兰的回答很简单,“因为共产党为穷人办事。”

“那你知道共产党要掉脑袋吗?你这么小的年纪,难道不怕死吗?”

“怕死就不当共产党员了。”

“你自白不自白?”

“让我自白不可能!”说完,刘胡兰带着不屑的神情大步走向刑场,走到刑场,刘胡兰看到六个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村民,阎军连长许得胜正在宣读七人的“罪状”。

一个长着大胡子的人凶神恶煞地问村民,“你们说,这七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村民诚实地回答,“是好人啊,是好人”,大胡子举起机枪,枪口对准村民,命令大家不许再说。

图丨刘胡兰的妹妹

许得胜恼羞成怒,当着刘胡兰和村民的面,残忍地用铡刀将那六名村民杀害,台下鸦雀无声,台上,鲜血已经从铡刀附近扩散出来,鲜血旁就站着还一脸稚嫩的刘胡兰。

大胡子走到刘胡兰身边,“你怕不怕?自白不自白?”,刘胡兰眼睛里满是怒火,“我死也不会屈服!绝不投降!”

接着,她把头转向台下,看到了母亲和小妹,又张望了一下,想要寻找父亲的身影,阎兵把她的头强行扭回去,不让她往台下看。

刘胡兰盯着面前的大胡子,“我咋个死法?”大胡子恶狠狠地指了指那六具尸首分离的遗体,“和他们一样”,接着,阎兵威逼利诱村民上台做刽子手,无人应答,他们又举起机枪,企图伤害村民。

刘胡兰赶忙说,“我一个人死,不能叫众人死”,说完,她甩开压着自己的阎兵,走向铡刀,从容地躺下。

叛徒石五则害怕了,他抓起稻草盖在刘胡兰脸上,刘胡兰一把扯开,用毫不畏惧的目光盯着石五则,大声说道,“来吧,要杀由你们吧,我再活17岁,也是这个样子。”

铡刀落下,小姑娘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图丨刘胡兰雕像

毛泽东两次题词

时任文水县第五区委委员的杜杰在当天下午就得知了这个噩耗,当时,他带着武工队正在二区一带活动,一个云周西村的民兵跑过来告诉他,“刘胡兰让敌人用铡刀铡了,就义的表现非常刚烈”。

杜杰是1946年6月从吕梁区党委赴文水工作的,第一次看见刘胡兰的时候,小姑娘一头浓黑的短发,眼睛炯炯有神,透着一股刚毅劲,端庄、大方,在一群女孩中也是很出众的。

不久后,刘胡兰当上了村妇救会的秘书,随后又参与了大象村土地改革的试点工作,10月后,杜杰和刘胡兰一起工作了3个月,每一份工作都表现的非常出色。

在大象村的时候,正逢中秋佳节,几个人就约着去村里石仁虎家里吃饭,刘胡兰,还有一个叫做苗之灵的女同志为大家做饭,吃的很简单,就是烙饼稀饭,还有些牛肉,不过两个女孩手艺不错,所以大家也吃的高兴。

后来,文水的形势开始恶化,时不时就有敌人前来骚扰,杜杰最后一次跟刘胡兰见面,是在敌人水漫文水平川的时候,大批干部群众都跑到了三区南安村外的开阔地,两个人没说几句话,就被人群冲散了,再后来,杜杰听到了刘胡兰牺牲的噩耗。

图丨刘胡兰影视作品

杜杰立即向当时文水县委书记作了汇报,书记说刘胡兰这种不怕死、大无畏的精神要向广大干部、群众宣传,不久后,各大报纸刊登了刘胡兰的英雄事迹。

1947年1月中旬,中共中央西北局成立了“延安各界慰问团”,前往山西孝义、汾阳、文水一带,慰问与阎锡山军队作战并获得胜利的王震纵队和陈赓纵队。

2月,作为副团长的张仲实跟随慰问团来到了云周西村,知道了刘胡兰的英雄事迹,同时,他还从村民口中得知了更多故事:

实际上,刘胡兰出生于1932年10月8日,也就是说,她牺牲的时候,还不到15岁。躺在敌人铡刀之下,15岁的刘胡兰还说,“铡刀放得不正,你们放正了再铡”。

这些故事让张仲实深受触动,知道吕梁区委准备将刘胡兰作为人民英雄来纪念的决定后,张仲实表示支持。

图丨张仲实

当时,时任中共吕梁区党委副书记的解学恭对张仲实说,“我们决定在烈士墓前立碑,希望由你撰写碑文”,可张仲实觉得自己“不够格”,他说,“等我回到延安,向党中央领导同志汇报后,还是请中央负责同志为刘胡兰写碑文吧。”

3月中旬,慰问团完成了慰问任务,张仲实回到陕甘宁边区子长县东吴家寨子,几天后,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人由延安来到此地。

张仲实向任弼时报告了慰问团的活动经过,刘胡兰的英雄事迹,以及吕梁区党委请求为刘胡兰题词的意见,张仲实也说了自己的想法,“最好能请毛主席写个匾,或者题几个字。”

26日,任弼时将刘胡兰的事迹和张仲实的建议转告给了毛泽东,毛泽东深受感动,也很沉重,他嘴里轻声地念叨着“刘胡兰”的名字,两眼湿润,长叹一口气,随即挥笔写下八个大字“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图丨毛泽东

1947 年 8 月 1 ,中共晋绥分局决定破格 (通常年满 18 岁方可转正) 追认永远留在15岁的刘胡兰为中共正式党员。

可惜的是,因为战乱,毛泽东给刘胡兰的题词遗失了,直到1956年12月,刘胡兰牺牲十周年,共青团山西省委作出了恳请毛泽东为刘胡兰重新题词的决定。

12月底,团省委宣传科长杨小池带着团省委恳请毛主席重新题词的报告来到北京,把它交到了团中央办公厅,再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呈交给毛泽东。

1959年1月9日,看到报告的毛泽东重新为刘胡兰题词,还是和上次一样的“生的伟大,死得光荣”这八个大字,不过,这一次毛泽东并未注明年月日,也是为了表现“重写”的含义。

1月12日早晨,这幅毛泽东重写的题词被送到云周西村的刘胡兰烈士陵园,在不同年代为一个人题写两次相同的词,这在党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图丨毛泽东1957年题词

凶手绳之以法

除了缅怀英雄,将凶手绳之以法也是民心所向,人们越是心疼小小年纪的刘胡兰,越是对当时杀害刘胡兰的刽子手和背叛革命的叛徒石五则恨之入骨。

石五则原先是村农会秘书,过去因为包庇地主段二寡妇,受到刘胡兰的批评,后来,文水县五区区党委为了纯洁组织,撤销了石五则的职务并开除了他的党籍。

1946年12月21日,伪村长被镇压后,复仇队队长吕德芳等人到云周西村摸情况的时候,石五则就出卖了区长陈德照等人。

1947年1月8日,石三槐、石六儿、石五则被抓,这次被抓,其实是敌人对石五则的保护,在这次“受审”中,石五则出卖了刘胡兰等人。

惨案发生后,石三槐、石六儿都被阎军残忍杀害了,但石五则却完好无损地回了家,这引起了公安机关和村民们的怀疑。

图丨石五则

10月,公安机关将他抓获,然而,石五则拒不承认自己是叛徒,并出卖了刘胡兰等革命人士的事实,加上当时战事频发,没来得及进行周密侦查,得到有力证据,只能在12月23日将他释放。

不知道当时被释放的石五则心里是否有些得意,但是,刘胡兰的家人,以及所有关注此事的干部群众都感受到了不甘心,并一直惦记此事,新中国成立后,还陆陆续续向公安机关反映相关情况。

1958年底,公安机关对此案重新进行了严密侦查,终于查清了事情真相。法庭上,石五则还是百般抵赖,但是大量的证据已经证实他所说的全部都是谎言,最后,石五则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1963年,石五则被枪决,实际上,他是参与刘胡兰事件中的凶手中,最后一个受到惩罚的。

图丨公审杀害刘胡兰凶手大会现场

1951年,在一次控诉阎军杀害刘胡兰等烈罪行的会议上,一位农民老伯揭发说,在祁县卖枣的时候,看见了阎军连长许德胜。

公安机关当即派人前往祁县进行深入调查,经多方证实,杀害刘胡兰后,许德胜逃回原籍,继续作恶,1949年祁县解放后,许德胜去到贾令镇,在一家药店做了炊事员。

1951年,许德胜被逮捕后,4月4日,在祁县武乡村被枪决。

不久后,营长侯雨寅被逮捕,新中国成立后,他隐瞒了自己的“过去”,畏罪潜逃外地,继续反革命活动,被逮捕后,他坦白交代了自己杀害刘胡兰等人的罪行,并供出了大胡子的地址。

大胡子名叫张全宝,新中国成立后,他躲回山西万荣县老家,6月,公安机关将他逮捕。

6月24日,在当年刘胡兰被杀害的观音庙,举行了五六百人参加的公祭刘胡兰,及文水县两万多人参加的公审侯雨寅、张全宝的大会。

图丨万人参加公审

侯雨寅、张全宝两个曾经的刽子手,如今却缩成一团,审判开始后,第一个上台发言的是刘胡兰的母亲胡文秀,她早就已经哭干了眼泪,只剩下怒不可遏的情绪,悲愤的质问着凶手,“你们为什么要杀害她,说!”

接着上台控诉的,是那六名村民的家属,他们和胡文秀一样,只有想让凶手杀人偿命的执念。最后,侯雨寅、张全宝两人被处以死刑。

主谋纷纷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惩罚,但仍有一个人逍遥法外,他便是朱永生。

朱永生出生于一个老实厚道的贫苦农民人家,十几岁的时候被卖到山西太原当壮丁,这些痛苦的过往并没有让他成长为一个愿意为穷苦人发声的善良人,而是让他更快地学会了溜须拍马,为坏人做事谋生。

朱永生有一手好枪法,也正是因为这手好枪法,让他被闻喜县的一个恶霸地主看上,雇他做了保镖,还将女儿何秀珍许配给他做妻子。

图丨阎锡山

后来,朱永生投靠了阎锡山,成为他手下的一名营长,在云周西村的时候,就是他向张全宝下达了用铡刀铡死刘胡兰的命令。

那么,朱永生是如何被抓获的呢,说起来确实是巧合。

1954年8月的一天,河南省内乡县赤眉区公演歌剧《刘胡兰》,当演到大胡子铡死刘胡兰的时候,有个看戏的人不屑地哼了一声,“演的一点都不像”。

声音很小,却还是被站在他身后的一名老工人听到了,老工人心里立马咯噔一下,这个人怎么知道演得不像呢?莫非.....

散场后,留了个心眼的老工人悄悄跟在朱永生身后,一直跟到他家楼下,记住住址后,便去到公安机关报告了这件事。

公安机关随即展开调查,一调查,朱永生的身份终于大白于天下。

图丨歌剧《刘胡兰》

新中国成立后,朱永生带着妻子何秀珍畏罪潜逃回老家河南,他做了一名民办教师,而何秀珍任村妇女主任。

在确认朱永生是不是杀害刘胡兰的凶手时,朱永生正在郑州出席省先进教师表彰大会,公安机关到达郑州后,在澡堂里确定了朱永生的身份。

朱永生被捕后,经闻喜县和文水县两地公安机关调查核实,朱永生在任国民党地方武装营长时,在山西省闻喜县、文水县一带杀人放火,为非作歹,犯有谋杀农会主席、杀害共产党员刘胡兰等多条人命案,罪状达十条之多。

1954年冬天,险些漏网的朱永生被判处死刑。

喜欢文章的话,多多点赞支持,谢谢大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