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妙龄女子被杀害分尸,内脏被暴力掏出,摆放在了身体的四周

subtitle
孤城祭红颜 2021-11-19 17:26

本文节选自网文《五楼的命案》,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四月份的天气,晴朗无云,阳光像是被放大镜放大了,刺眼。

带着太阳帽的年轻女子迈着轻盈的步伐穿梭在大街上。

“这鬼天气,一会儿冻得慌,一会儿又热得很!”一个精瘦的年轻警察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美女,一边对身边另一位年轻警察抱怨道,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显然是有些感冒了。

“赵哥,快走吧!别让人家等急了。”另一个警察只是礼貌地笑了笑。

他叫郑洋刚从警校毕业来警局不久,还没有正式遇到过什么案子,而这个赵哥,大名叫赵杰比他早来两年,算得上是警局的老人了,所以队长安排他跟着赵杰一个小组。

就现在的接触而言,郑洋发现赵哥为人很圆滑,在警局里人缘好,就连局长都很器重他。

可是郑洋却有些看不上他,除了会说话,会拍马屁,也就是好色了,两星期里,警局里的所有母性动物都被他占过便宜,不过都只是一些口头上的便宜,倒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

刚才警局接到群众报警电话,说警局后边的那个小区发生了盗窃案,请警局派人去调查,于是闲着和女同志聊天的赵杰就被派出来了,郑洋当然也得跟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案发地离得近,只有五分钟的路程,而且盗贼恐怕也早跑了,只是去现场了解情况,然后采集指纹,查找其它线索,所以就没有开车,步行而去。

赵杰一路走一路扭头四顾周边的行人,看到漂亮美女总要多看两眼,顺便发出猥琐的傻笑。

郑洋不着痕迹地离他远了两步,真想装作不认识他,丢人!

赵杰瞥见他的小动作,不以为意,继续开心地看美女。

目的地很快就到了,这是一个旧式小区,一栋楼只有六层,楼房都有些旧色,安保措施不全,但是生活气息浓厚,院子里是在玩耍的孩子,嬉笑声不绝于耳。

两人站在院子里,深呼吸还能闻到居民做饭的香味,嗯,是青椒炒鸡蛋,够味儿!

“走吧!咱们干正事儿去!”赵杰终于整了整笑脸,换上严肃的表情,带着郑洋往小区25栋楼5层径直走去。

“赵哥知道路?”郑洋看他走得这么自信,随口问了一句。

“你赵哥可是这周城土生土长的人,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六年,这里什么地方我没去过?”赵杰得意道:“我可是这周城的活地图!”

“连每个小区哪栋楼在哪儿都知道?”

“咳,没有那么神,只是我有一个朋友住在这小区,去他家的时候经常会路过25号楼。”

原来如此,郑洋不屑地想,怪不得会知道路,只是来过嘛!还真以为他是什么活地图呢!

到了门口,郑洋敲门:“有人在家吗?”

一连问了好几声,都没有人答应,郑洋纳闷了,刚才打电话报警的难道不是五楼的住户吗?

这个时候,六楼的门开了,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在楼梯上探出头来,好奇的看着他们:“警察叔叔,你们做什么呢?”

郑洋仰着脖子看六楼那孩子:“小朋友,五楼的邻居不在家吗?去哪里了?”

“五楼?五楼没有住人呀?”小少年打量着他俩。

郑洋皱眉,难道报警电话是假的?还是报警人弄错了楼号?得打电话回去让人查查,想着就拿出了手机。

可是转身一看,赵杰正在盯着地上的什么东西看得出神。

郑洋顺着他的眼光往下一看,这门缝里是什么东西?郑洋伸手就想把那张纸扯出来,可是被赵杰啪一声打在了手背上。

虽然不疼,可是郑洋还是有些气:“为什么不拿出来看看?”

赵杰嘿嘿一笑:“小子,你看这纸上有一滴什么东西?能乱动吗?”

郑洋定睛一看,果然,纸上有一滴血红色的东西,似乎还没有干,心里一突,运气这么好?第一次出警就遇到了命案?

赵杰没有心情关心郑洋的心理活动,而是已经掏出了手机对着门开始拍照,他犹如猎人的敏锐嗅觉已经嗅到了一丝诡异。

从兜里拿出一双白手套,轻轻地拿出那张纸,随着从门缝里被拉出来,他又看到了更大片的红色液体,放在鼻下轻嗅,一股熟悉的铁锈一样的腥味,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小郑,打电话叫人。”

警局的同事很快就到了,请专业人员打开房门,屋里的一幕简直触目惊心。

郑洋脸色一白,胃里翻江倒水,捂着嘴就往旁边吐去了。

赵杰摇摇头,没有理会他,初出茅庐的小子,还得历练啊!

虽然这么评价郑洋,但是屋里的景象确实能让人惊骇万分,就连他经历了那么多的旧案,也没有见过这么恶心残忍的凶手,其他警员也有几个不忍直视出去缓缓的。

他们猜得没错,这屋里确实不是盗窃案,而是凶杀案,而且是情况异常严重的刨尸案。

这里本是一个普通的居民房,似乎很久没有人住过了,电视、桌子等家具都用防尘布盖着,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客厅中央那副人间炼狱。

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平躺在地板上,身上简直可以用血肉模糊来形容,全是深浅不一的刀痕。

胸口被人用利器割开,心脏、肝脏、脾脏、肺,都被掏了出来,诡异地摆放在死者的四周。

就连胃袋也连着食管、肠子被拉出了腹腔,绕在死者周围,成了一个圈,将死者绕在中间。死者的脸上满是震惊和恐惧。

整个画面极其诡异,像是屠宰现场,又像一个变态杀人狂故意布置成这个样子来吓人的,令人不寒而栗。

法医忙碌地围着尸体打转,郑洋吐过后胃里好了许多,又回到了现场,他知道,自己早晚要适应这种情况的,因为他是一名警察,除暴安良是他的梦想。

郑洋逼着自己观察地上的尸体,凶手很残暴,好像对血液和尸体没有恐惧感似的。

赵杰看到郑洋苍白的脸,却看得认真,忍不住有些认可了,这才是警校的高材生该有的样子:“小郑,看出来什么了吗?”

郑洋想了想道:“死者脸上画了浓妆,应该是个爱美的,年龄应该在20至35之间,手上戴着金手镯,凶手不是为财。”

“没错,不过这都是表面,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房子又是谁的?是谁打的电话报警说有窃贼的?”赵杰又体现了他的嘴炮,一连串问了许多问题:“在看现场的时候,脑子里要有问题,要不断思索才能解决这些问题,这样你就离凶手更近一步了。”

教导郑洋要用心,这可是局长亲自派给他的任务,郑洋这小子悟性高,有很强的学习能力,人也聪明,就是性格高傲了些,是一块上好的璞玉。

赵杰的话郑洋都记住了,然而脸上却没有显现出什么,他就像是一头年轻的野兽,有实力的人才能驯服。

张法医深吸一口气,戴上装备在现场开始初步尸检。

张法医手套上沾满了污血,他从死者身上发现了五十三块钱的零钱,还有一张作废的电影票。

现场没有找到她的手机,只有一张身份证,上边写着她的名字和籍贯等信息。

李扇,女,周城本地人,今年22岁。

张法医很快就结束了初步查看,脸上带着不可置信:“老子干法医这行有十一年了,还是第一次接到这么丧心病狂的案件,简直是个魔鬼!”

“老张,先别急着骂人,说说吧,现在是什么情况?”赵杰开口询问。

“死者四肢被尼龙绳紧缚,全身多处遭刀割,伤口系普通菜刀所为,内脏被暴力掏出,消化系统外漏。”

顿了顿,老张补充道:“从尸体和血液的情况判断,死亡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凶器应该是普通的家用菜刀,凶手手法粗糙,并不是专业厨子、屠夫或外科医生等职业的。”

张法医招呼着徒弟收拾现场,把尸体带回警局,赵杰则扭头看郑洋:“查一下她的身份情况。”

“是!”郑洋拿出同事送过来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查找信息。

赵杰扭头四处看了看,这个老式小区楼道里的监控摄像头是暗的,他找到了安保,一问才知道,这监控摄像头前几天就坏了,被小区几个熊孩子踢球时砸坏了,还没来得及修。

无奈,赵杰又去看了小区几个大门的监控,发现死者竟然是自己走进来的。

半个小时后,郑洋回道:“李扇,是市游乐园的售票员,家中有父母和哥哥,刚才联系了她的同事,据同事说,她还有一个正在交往的男朋友,是个健身房教练。”

“那你有打听到她今天下午的行踪吗?她为什么要到这个小区的?又是如何进了这房子的?房主是谁?她的手机号是多少?手机又到哪里去了?”赵杰道。

“呃……我再去打个电话问问。”郑洋红着脸,他给忘了。

“快点去吧!我们做警察的,要尽量做到事无巨细,抓住一丝一毫的线索,你这网,眼儿太大了,容易漏鱼!”

郑洋红着脸,扭头往外去了,他是高材生啊!竟然会犯了这样一个错误,实在是,不可原谅!

“赵哥,受害人李扇今天上午就请假了,说是和她男朋友约会,我问她同事要了她男朋友的联系方式和住址。至于这个房子,房东常年在外地,没有回来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能打开自己的房门,李扇的手机号我问到了,但是定位没有找到手机的位置,应该是关机或者被销毁了。”片刻后,郑洋就回来了。

“很好,先通知受害者的父母来警局认尸,我们去见一见她的男朋友。”赵杰收起来吊儿郎当的样子。

“是!”郑洋低头,赵哥是个厉害的,还是局长慧眼。

在一家健身房,赵杰两人找到了汗流浃背的李扇的男朋友,吴鑫。

吴鑫个子挺高,目测一米七五以上,五官俊朗,看上去也是个型男。

“你叫吴鑫?”赵杰眯眼打量眼前这个青年,“我们是警察,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我很忙,没时间!”吴鑫一听是警察,立即皱起了眉头,眼里有着几分不耐烦和警惕之色。

赵杰挡在吴鑫的面前:“不管你有没有时间,我们都得请你喝杯茶,你被牵连到了一起刑事案件里,必须配合!”

吴鑫脸色变了变,然后提脚就朝外跑。

“我去!”赵杰咒骂了一声,招呼郑洋就赶紧追。

吴鑫经常来健身房锻炼身体,身体素质自然是比常人要好很多,但他刚在健身房运动完,本就消耗了很多精力,此时在赵杰和郑洋两人的围堵下,没出十分钟就被抓到了。

把人带回警局,拷在审讯椅上,赵杰喘口粗气:“说,你是怎么杀了李扇的?”

“我,什么?李扇怎么了?”吴鑫一脸懵。

“装什么傻?你杀了李扇,畏罪潜逃,现在被抓回来,还不承认?”赵杰斜眼看他。

“李扇死了???”吴鑫瞪大了眼,“我没杀人,不是,李扇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李扇不是你杀的,你跑什么?”赵杰厉声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赶快招!”

“不,李扇真的不是我杀的,我招什么啊?我跑是因为,因为我前几天跟人一起打架了,我以为是被打的那个人报警了,所以才……”吴鑫越说声音越小,“打人应该判不了多久吧?”

“说说吧,你今天和李扇一起去了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分开的,当时情况怎么样?”赵杰一听他说,撇了撇嘴,示意郑洋做好笔录。

“李扇是我女朋友,她长得漂亮,身材好,我和她是两个月前在健身房认识的,后来慢慢就成了恋人。”

“今天早上,我们俩去电影院看了电影,电影看完我就立即回健身房上课去了,然后我就遇到了你们。”

“警察同志,我真的冤枉啊!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一直待在健身房,老板可以给我作证的。”

吴鑫苦着脸,简单地说了他今天的行程。

“你们今天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人和事儿吗?”赵杰问。

“特别的人和事儿?呃……好像没有吧?也就在电影院里和一个小孩子拌了句嘴。”

“那李扇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这个……我就更不知道了,我是她男朋友,刚认识没多久,她怎么会把自己不好的事情告诉我?”吴鑫摊手,“不过,她这人一根筋,认准的事情从来不改,可能无意间就得罪过很多人。”

在吴鑫这里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赵杰只好先去看看李扇的父母和哥哥,他们已经来了一个多小时了,情绪应该已经稍微稳定一些了。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毒辣的太阳光变得柔和,只有晚霞还在天边挂着。

李扇的父母在休息室里,晚饭也没有吃,眼睛哭得红肿一片。

赵杰安抚了几句,就开始询问:“李扇平时有没有什么仇人?”

“没有,我家闺女性子好,做事儿周到,就是有时候固执了些,她游乐园的同事都夸她是天生干这一行的,从来没跟人起过冲突。”李扇的父亲摇头。

“那她和吴鑫的关系怎么样?两人感情稳定吗?”

“吴鑫?我不认识。”

“你不知道你女儿之前交了一个男朋友吗?就是吴鑫。”赵杰诧异地问道。

“闺女没提过,这我怎么会知道?是不是这个吴鑫害了我闺女?是不是他?警察同志,你可不能放过他啊!”李扇的父亲脸色发青,他眼里的女儿,聪明懂事又乖巧,交了男朋友怎么会不告诉家里呢?

一定是这个吴鑫有问题!

不仅是李扇的父母这么想,郑洋和赵杰也这么想。

从李扇父母那里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赵杰撕开了一桶泡面,拿开水泡了。

“赵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郑洋也捧着一桶泡面在吃,嘴里含糊地问着。

“接下来,休息!养足了精神,明天我们去找案发现场的房东,问一问情况,查一查监控,然后去一趟游乐园,找李扇的同事问问,总会找到一些线索的。”

“那吴鑫不审了?”

“吴鑫是个老油条子,先给他关上几天,磨一磨他的性子,等他在看守所慌了神,再审,这几天我们先找一找其他线索。”

次日清晨,郑洋因为想着昨天的案子,一夜都没有睡好,翻来覆去地烙烧饼,到警局的时候,脸上顶着两个明显的黑眼圈。

赵杰一脸无语:“本来还想着今天你来开车的,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我来吧。”

房东接到警局的消息,已经连夜从外地赶了回来,他满脸丧气,自己买的房子,还没住过人呢,先变成了凶宅,以后转手都不好卖了。

“这套房子的钥匙在哪里?”赵杰站在案发现场门口,打量着四周。

“我和老婆的两把钥匙我都拿着,一直在我住的地方放着,不可能会……”房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对,还有一把钥匙,就藏在我家门口正对面那堵墙的消防柜角落里,那是一把备用的。”

房东说完,立即朝消防柜走去,一边打开消防柜,一边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平时很少回到周市,就想着把这套房租出去,房子已经挂到网上了,还没有租客,但是我们先把钥匙藏在这里了,这样就可以不用再回周市给房客送钥匙……”

“诶?我的钥匙呢?”房东脑门上的汗立即就下来了,他明明把钥匙藏在这里边了的。

“这里有监控,我们去调一下监控吧!”赵杰意识到了什么,一边走一边问,“你藏钥匙的事情还有谁知道?”

“应该不会吧?我是偷偷藏在这里的,不会有人知道啊!”房东抹了一把汗,“会不会是负责检查消防柜的工人?”

给郑洋使了个眼色,郑洋会意,立马去找安保问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技术人员跑来了:“赵哥,受害人的手机定位到了,看来是有人开机了,就在这栋楼附近。”

“在这栋楼附近?”赵杰眼睛一亮,扭头对身边的警员说,“我们得再搜索一遍案发现场,然后查查附近几栋楼的所有居民。”

遗憾的是,在案发现场并没有发现手机,没办法,只能挨家挨户地去问,好在这个小区一栋楼只有六层,一层三户,最多也就只有十八户人家。

封锁了整栋楼,他们必须先把拿着手机的那个人找出来,说不定那人就是凶手,就算不是凶手,也会知道些什么。

十来个警员分头行动,三个小时后,他们果然找到了一些线索。

在案发的那栋楼的六楼,他们找到了受害人的手机,就在六楼住户的孩子手里。

当时,警员进屋的时候,小男孩正在打游戏,玩得正起劲呢。

赵杰和郑洋齐齐打量着眼前这个十二岁的小男孩,看起来身形有一米七左右,很壮实,一双漂亮的杏眼里闪着狡黠的光。

“你叫什么名字?”

“梁小米。”

“这部手机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赵杰问。

“我,我捡来的,就在楼下垃圾桶里。”梁小米有些结巴,大概是紧张了。

“什么时候捡的?”

“今天上午,我去倒垃圾的时候。”

“昨天下午你在家吗?”赵杰眯眼,小区里的垃圾会在晚上七点左右被垃圾车清理走,这是保安告诉他的,那这孩子怎么会是今天早上捡到的手机?难道是凶手今天早上才想起来扔吗?

“昨天是星期天,我在家打游戏了。”梁小米似乎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了,回答的也不紧张了。

“那你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没有……”

就在赵杰准备再问的时候,郑洋突然插话道:“你平时都打什么游戏?”

“就是战士联盟,还有穿越封锁线一类的。”

“那你昨天下午都打了什么游戏?赢了吗?”郑洋继续问。

“昨天,昨天下午,我,我打的战士联盟,输,输了……”梁小米脸色有些白,眼光闪烁。

“你撒谎!”郑洋晃了晃手里的物证,“这部手机你登录的游戏账号还没有退出,我刚才翻了翻,昨天下午你根本就没有战绩记录,往上推,只有昨天上午七点和今天上午九点的。”

赵杰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语气也重了点:“说实话,你昨天下午在哪里?”

“我……我在家睡觉,我在家睡觉,哪里也没有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警员敲门进来了:“赵哥,我们在梁小米的书包里找到了房东丢失的钥匙,房东已经确认过,就是他的。”

郑洋愣了愣,赵杰也呆了片刻。

“梁小米的监护人到了吗?”赵杰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他父母在外地出差,经常不在家,他奶奶在家照顾他的生活,已经在休息室了。”小警员神色怪异地回答,“他奶奶一直嚷嚷着小米是个好孩子,肯定能帮警察破案的,让我们好好招待他。”

梁小米此时脸上全是汗水,脸色也是惨白得吓人,但是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鼓足勇气道:“我,我今年才十二,不满十四岁,你们,你们不能抓我进牢房。”

郑洋的手抖了抖,笔没有拿稳,在笔录上留下了一条扭曲的线条。

赵杰眉毛狠狠地跳了一下,厉声问道:“是你杀了李扇?!!!”

“我,是我杀的,但是她先惹我的!”梁小米破罐子破摔了。

“昨天是周末,我和同学去看电影,可是我没有买到中间的电影票,只买了个角落的位置,我就想跟那个女人换一换。”

“可是没想到她不仅不跟我换,还喊我小屁孩,我生气了,就踢了她一脚,她男朋友就威胁我,要叫保安。”

“她们一点面子都不给我,我打游戏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人,都不会让他活着回去的!”

“我和她纠缠的时候,偷了她的手机,想给她一点教训,电影都没有看完就回了家。”

“我刚到家,她就打了电话过来,看起来还是一个陌生号码,她打过来一听是我的声音,就破口大骂,说我有娘生没爹养,说我不知好歹,还说要报警抓我。”

“我就把她约到了小区里,说要把手机还给她,她还真的信了。”

梁小米稚嫩的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那你是怎么知道五楼那间房的钥匙的?又是怎么把她绑起来的?”赵杰问道。

“五楼那个男人放钥匙的时候被我看到了,谁让他打个电话那么大声的,都影响我打游戏了,我不得已才出去偷看了一眼,就看到他挂了电话,把钥匙放在消防柜里。”

“她是昨天下午一点半的时候到的,我提前打开了房门,拿着棒球棍躲在门后偷袭她的,把她敲晕了后拖进屋里,那女人还挺沉的。”

“后来我想到游戏里,杀人时的那种爽快感觉,我就想试一试杀人是不是真的很痛快。”

“怕她醒过来再跑了,我把她捆结实了才去厨房找了刀,然后就把她砍了,她在我下第一刀的时候就醒了,叫的声音太大了,我怕有人听到,就用绳子勒住她的嘴,不让她叫。”

赵杰看着梁小米破罐子破摔甚至有些得意的脸,浑身发寒,这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吗?

“那是谁报的警?”

“报警?是我报的警,我怕她的尸体臭了招苍蝇,太难闻了,又不想自己处理,就报警让你们来收拾了。”梁小米嫌弃道。

“那你不怕我们抓你吗?”

“我才十二岁,法律上都写了,我这个年龄,不算犯法的。”梁小米嗤笑一声,“顶多就是被我爸妈知道了,揍我一顿。”

“你刚才害怕,不愿意承认,就是怕你爸妈打你?!”

“对呀!我爸下手可黑了,好像我不是他亲儿子一样,我妈也是,她比我爸打得还疼,要是他们都死了该多好啊!这样我就可以天天打游戏了,不用上学了。”

“那你奶奶呢?”

“我奶奶啊,她天天去打牌,很少管我,不管我做什么,她都夸我聪明,她是这天底下唯一对我好的人。”

“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学来的?”郑洋问得都有些结巴了。

“这个还用学?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那个女人不让位给我,还骂我,就该死!要不是爸妈给我钱,给我买吃买喝,他们也该死!”梁小米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从审讯室出来,赵杰和郑洋都有些神情恍惚。

梁小米的奶奶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哎呦警察同志,我家小米该吃晚饭了,你们这儿问完了吗?小米立了大功,晚上警局应该管饭吧?”

郑洋和赵杰对视一眼,齐齐点头:“管饭!”

牢饭还是得吃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