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毒液2》尺度更大,口碑却暴跌,内地又无缘上映

subtitle
辞镜 2021-11-19 09:32

叔最喜欢的漫威反派回归了——

《毒液2:屠杀开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从第一部刷新了北美各项票房纪录,叔就一直很期待蠢萌毒舌和汤老师相爱相杀的第二部爱情故事。

预告片里,可以看到毒液的儿子兼宿敌“屠杀”上线。

“屠杀”的共生体是伍迪·哈里森扮演的连环杀人犯卡萨伊。

另一个经典共生体角色“尖叫”也登场了。

阵容豪华,贴近漫画,看似一场外星阴谋入侵大乱斗即将上演。

叔怀着满满期待。

结果看过之后……只想对索尼说:

拍得很好,下次不准拍了。(以下有剧透)

首先,故事主线单薄。

虽然整体节奏飞快,但完全可以不带脑子看,就是走马观花不同场景间逗逼搞笑,正邪大战。

上一部结尾,关在监狱里的连环杀人犯卡萨伊点名要见埃迪。

杀人犯临死前,想让记者埃迪替自己在报纸上发表遗言。结果没想到,他在监狱墙壁上的随手画被毒液给记下来了。

回家之后,毒液对比墙上的画找到了现实中的对应场景,也就是卡萨伊的埋尸地点。

被拆穿的卡萨伊恼羞成怒,第二次看见埃迪,一言不合上去就撕咬。

毒液共生体因此进入卡萨迪的体内。

“共生体”在漫画的设定中,会根据宿主的意识发生不同程度的进化,宿主的性格好坏决定了“共生体”的善恶。

因此,杀人犯无意间与毒液的共生体相融合,就成为了屠杀。

屠杀从狱里逃出来,顺便也救出了自己女朋友,“尖叫”。

“尖叫”漫画里和屠杀、毒液一样是共生体,但不知道为什么电影里要改成“变种人”。

变种人版权又在漫威手里,“尖叫”的身世故事也没办法过多展开,只好囫囵带过。

后面的故事叔不用说你也能猜到了,正义菜鸡光环加身不死,反派作天作地最后作死自己。

整个故事逻辑性完全没有,爆点也没有,连最后的高潮大战都看得人心平气和,这桶爆米花不脆也不甜,一吃果然是隔夜的。

唯一看点应该是毒埃之间“打是亲骂是爱,实在太爱用脚踹”的情侣互殴。

毒液和埃迪成为朋友以后,选择留在地球上。毒液吃人脑才能存活,但埃迪平时只给它吃鸡和巧克力。

天天吃不饱肚子的毒液宛如姨妈期的暴躁少女,日常拆家怼埃迪。

两个人总是因为屁大点的事就吵起来,拌嘴互殴,毒液不堪忍受埃迪的鄙视,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跑到化装舞会上给自己挽尊:

大敌当前,还在和埃迪置气:

连续附身好几个人之后,还是怀念老搭档。

谁让毒埃锁死了呢。

在片尾的彩蛋里,在度假旅馆的毒液突然遭到了“空间置换”.

他看到了电视里的小蜘蛛,说了句:“他看起来很好吃。”

大概预示着汤老师和毒液未来也会加入漫威宇宙了。

《毒液2》遭遇了和《黑寡妇》一样的命运,内地公映未定,豆瓣已经判了死刑。

自从《复联4》初代英雄落幕,似乎超英题材越来越不香。

这个月口碑爆冷的不止《毒液2》,还有被吐槽出翔的《尚气》和《永恒族》。

看这局面,叔有点为下个月已经定档的《蜘蛛侠:英雄无归》捏一把汗。

自从《复联4》落幕,好莱坞超英这个票房灵药好像没那么灵了。

1978年DC把超人搬上大荧幕以后,超英题材就成了好莱坞重点类型片,30年内漫画原作被改成110部电影,超英宇宙的边界不断拓宽。

漫威和DC二分天下,屡次刷新着好莱坞的票房神话。

2019年,接近20部超英电影总票房超75亿美元打破记录,MCU的初代英雄在一片欢呼里光辉落幕。

巅峰由盛转衰,危机开始显露,10年一节点,超英电影走到重新洗牌的十字路口。

《终局之战》结束之后,漫威停掉了以往一年三部电影的节奏,开始陷入沉寂。

反复撤档的《黑寡妇》距离上一部院线公映的MCU《蜘蛛侠:英雄远征》隔了两年零一个月。

很难想象,漫威影迷熬夜排队等首映礼震惊上海整个黄牛圈的盛况,居然已经是3年前了。

时隔两年,寡姐的家庭副本不痛不痒;尚气、二代鹰眼的选角又惹怒了一票影迷。

MCU新宇宙的选角策略不再是靠演员魅力填充角色,每个新演员都专门避开大众审美。

然而降低演员的存在度,角色魅力就高度依赖人设和剧本。

但不擅长文戏的漫威抛开爆米花笑料和燃爽打戏,故事线所剩无几。

《尚气》里无逻辑的弑父,仇杀,桃源宗族,充满武侠元素。看似贴近东方文化,实则只停留在奇观化的堆砌。

《永恒族》请奥斯卡新锐赵婷执导,更是像11个人的地球旅行vlog。

漫威第四阶段的前三部电影,口碑遭遇“开门黑”,连续创下漫威近几年的最差票房,很明显MCU超英新类型的探索失败了。

另一边的DC和索尼也危机重重。

DC的《神奇女侠》续作没能力挽狂澜,《正义联盟》系列前路不明;

索尼虽然手握蜘蛛侠和毒液等800多个角色的电影版权,但限于团队创作力和漫威的版权风波,所有角色的故事有头无尾,始终没能联动成宇宙。

1999年,漫威陷入严重债务危机,被迫出售旗下漫画角色的影视化版权。

X战警,神奇四侠卖给了20世纪福克斯,索尼将蜘蛛侠所有相关角色以六千万美金的价格收入囊中。

从此索尼开始了蜘蛛侠电影IP的锻造之路,从托比虫的经典三部曲到加菲的超凡系列,索尼保持着每5年推一部的节奏。

然而随着《超凡2》的票房失利,三部曲导演山姆和索尼分道扬镳,索尼对待这个平民英雄的创作逐渐显得力不从心。

漫威卖版权的时候有则附加条件:“5年内若没有该角色的电影则版权自动收回”。

眼看期限将至,索尼不得不又重新找漫威合作重启蜘蛛侠。

但索尼的超英系列规划尚未清晰,又岂是一个蜘蛛侠能救得回来的。

超英电影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满足于邪不压正的简幼世界观。

挖掘英雄的多面性格,映射复杂的现实困境,呈现更深层次善与恶的动机。摆脱类型叙事的超级英雄才能焕发新的生命力。

如果新的尝试永远只停在爆米花故事里,“对于中国观众正在失去魅力的好莱坞电影,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希望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