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郁钧剑:中书协成立前,书法人都很纯净,没有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

subtitle
孤影潇湘 2021-11-18 10:13

梁启超曾经说过:"吾中国以书法为一美术,故千余年来,此学蔚为大国焉。"在不少很多国人心里,书法不仅仅是字写的好而已,更是把它当作是艺术的象征,文化的符号。

然而中国书法协会会员郁钧剑对此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见解,不仅认为"把书法作为艺术形式,是对汉字的一种亵渎。",更是直呼"一些人写字差,却沽名钓誉,让我很看不起。"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发出这样令人不解的言论,是不堪忍受"丑书"的肆虐,还是哗众取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闲时作行草,兴来书自圣

朝书暮画,自古以来都是文人雅士的爱好与追求。也正是因此,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汉字衍生出了书法这一独特承载体,并且受到世人的认可。

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明中,书法是一朵屹立在文化领域和艺术领域的奇葩,它为文字增添的色彩远远超出了文字本身的所记所载,比如人们可能无法背诵出《祭侄文稿》,但一定听说过它是颜真卿的书法作品。

中国历朝历代都不缺乏发现美的眼睛,也因此创造出了行、楷、草等种类繁多的字体,而同时在古代崇尚书法的大环境中,更是培养了众多书法大家

其中的佼佼者更是千古流芳,有下笔"矫若游龙,飘若游云"的王羲之;有被赞"行书流畅,正楷端庄"的柳公权;有用笔"无垂不缩,无往不收"的米芾……

他们"行时哈冻挥汗,泼出满纸云烟"的挥毫自如让人心向往之,留下的真迹让人惊叹于文字之美,也让书法成为了备受国人自豪,备受世界瞩目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经过书法加工后的文字作品,历来是皇室珍藏的典籍,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便是其中的典范,它完美的结合了情怀与技巧,呈现出完美的线条、形式以及结构,让李世民等众多帝王爱不释手。然而,这一切到了现在,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的发生了变化。

另类书法盛行,腐败悄然而生

凡事有因必有果,不论郁钧剑本意到底如何,书法界的乱象的确是由来已久,中国书法协会也因为其监管不力,被不少人抨击,如今的书法协会一直备受诟病

但事实上,中书协成立之初亦是怀揣着"笑迎八方客,诗结四海缘"的目的,举办了多次书法展览,将珍贵的古人墨宝展出于人前。

这不仅为新锐的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提供了一个相互学习和交流的平台,协会成员更是多次与日韩等国进行交流,加深了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

然而令人可惜的是,这种良性的发展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些让人跌破眼镜的书法仿佛一夜之间取代了主流书法的地位。

本是国人心中的高岭之花的书法,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以创新之名加以丑化,用各种奇特的方式乱涂乱画,有的人闭上眼睛盲写,有的人拿着注射器喷写,还有的人干脆连脸都不要来裸写。

丑态尽出的他们在大众的不解与好奇中获得了巨大的流量,引得愈来愈多的人争相模仿,不知从何时起,"写别人看不懂的字"成为了一种风尚。

而在面对这种乱象的时候,书法协会在万众期待中哑了火,面对书法界的乱象丛生,既不加以规范也不加以引导,任由"丑书"横行,忘记古人"入木三分"的垂范。

在面对横行无忌的"丑书"哑火的同时,书法协会在面对商业利益的时候却毫不手软。他们为书法制定等级,借此机会办书法班来牟取利益;他们邀请众多名人进入协会,为协会造就人气,将本来只是书法爱好者的名人被吹捧为书法大家;他们四处招商,将书法商业化

他们的也许初心是将书法推广出去,提高书法的曝光率,吸引更多的人去学习书法,但最终的结果却已然背道而驰。在这种商业利益的熏陶下,原本干净的书法渐渐失去了原有的意义,真正受到伤害的人是那些热爱书法的人。

与此同时,下死功夫写字的人在这种条件下也是因此愈发稀少,哗众取宠的反而更能博得大众的眼球。书法协会塑造的交流平台,不再仅仅是为了书法爱好者,而是为了人际交往。

长此以往,书法真的还是书法吗?写字的人真的还会用心写字吗?如果不开始改变,现代书法与古时的书法总有一天不管是从内容上,还是在艺术方面都将会大相径庭。

学会反思,方能进步

郁钧剑曾说:中书协成立前,书法人都很纯净,没有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书法协会的种种弊端已然招致各类书法爱好者的不满,郁钧剑也仅仅只是是其中之一。虽然他不止一次的直言书法协会应该解散,但与此同时,他本人也是中国书法协会的成员。

很多观众打趣说他是,"唱歌最好的书法家,写字最好的歌唱家。"他是否能担当的起"家"这个名号暂且不论,如果真的按照他的想法,解散"中书协",书法界乱象真的会停止吗?

答案是明显不会,如果在没有一个合适的监管机制的出现的情况下,"中书协"立马解散,反而是对中国书法界的冲击,不仅不会改善目前书法界利益至上的局面,反而会让本就混乱的局面雪上加霜。

既然能倒下一个"中书协",就能站起来千千万万个类似于"中书协"的组织,各类数量一多,不仅权威性大大降低,也更加难以规范。

姆柏兰德曾经说过:"用坏总比锈坏好。"与其放任书法协会不闻不问,不如不破不立,打破书法协会中"官本位"思想,是找到一个行之有效的监管机制和引导机制,让公众参与到书法中来,进而摆脱书法的低级趣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