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外婆去世留下遗嘱,舅舅们分得了钱和房,而只留给了母亲一张纸

subtitle
宇文读书 2021-11-17 20:06

外婆一共育有三男一女,而母亲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听母亲说外婆年轻的时候是名门望族的子女,但是因为战乱缘故几经周转逃难到了这个小乡村,最后嫁给了当时帮助她的外公,就此在这安定下来。

外公去世得早,所以几个舅舅也很早就分了家,母亲嫁到了外地。所以一座老屋只剩下了外婆一个人住,好在几个儿女都还孝顺,基本每家都会轮流接外婆到家里住上几周,所以在我看来外婆的晚年生活过得其实还算不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故事配图

当然这种表面和谐的现象在外婆病重的时候就结束了。外婆得的病是胃癌,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无论是用药、化疗、还是手术,都涉及到了庞大的治疗费用。

母亲带外婆去市里的大医院,知道自己已经是癌症晚期时,在母亲的耳边说:“咱们不治了,反正难逃一死,倒不如回去过好这几个月”。最终母亲也拗不过外婆,只买了最基本的药物送外婆回了老家。就是这时候开始舅舅们就不再愿意把外婆接到自己家住了。

虽然拿的是最基本的药物,但是价格依然不菲,几个舅舅明显就是不想分担治疗费用,看到母亲掏了钱就想让她一直负责。他们的理由就是,母亲嫁到大城市经济基础好,而且平时都是他们照顾外婆,以前他们出力,现在应该让母亲出钱。而最让我生气的是,每一个舅舅的经济都不困难,在村里都还是富裕的人家,就这么撒手不管了。

故事配图

母亲虽然生气,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妈,她也不能不管,索性从家里搬到老家陪老人家度过最后的时光,而我也因为经常要把药从城市买了送去,也算见证了外婆最后的日子。

外婆病重的速度比医生所预计的要快很多,不过离看病一个多月,整个人就再也没法从床上起来,人也经常迷迷糊糊的。那天我送药回到村里,难得见到外婆精神地在与母亲聊天,看到我来了,还能够挥手给我打招呼。看到外婆精神好,母亲说趁着有精神得好好补充点营养,说完便到厨房忙碌起来。

这时外婆轻唤把我叫到跟前,让我去房间的柜子里拿了纸笔给她,然后让我给她在背后垫枕头好让她靠在床上。然后我就看外婆在那里写字,外婆用了两张纸,写完后分别用两个信封装起来。

外婆把其中一封交给我,让我过三天再转交给母亲,另外一封就压在了外婆得枕头底下。

故事配图

想不到就在写完信的第二天,外婆的病情急转直下,眼看外婆快要不行了,母亲赶紧让舅舅们过来。等大家都到齐后,外婆缓缓睁开眼睛,告诉大舅把枕头底下的东西拿出来拆了。

大舅拿出了枕头底下的信封,拆开以后发现是外婆订下的遗嘱。根据外婆的遗嘱,三个舅舅平分奶奶这辈子存下的11万现金,然后这栋房子给了最小的舅舅,最后还告知了要把她埋在哪个地方,而其中一点也没提及母亲。当然舅舅们肯定认为母亲在照顾外婆的这段日子里已经得到好处。

到了晚上7点,外婆去世,母亲哭得成泪人,舅舅们也开始忙起后事。

守孝、入土、分家产都在这半个月里得到落实,房子变成小舅的,母亲也不好久呆,让我陪她一同收拾好东西,晚些就让父亲来接她回家。走之前,母亲提出要去外婆的坟头再看一次。

到了坟头,母亲一个人在那对着墓碑念叨,我也想起外婆去世前的往事。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一直放在身上的那封信。我取出信交给母亲,母亲拆开信封拿出里边的纸张。只见上边写了四个大字,“坟头树下”。我抬头一看,外婆的坟地边正好有棵柳树。

故事配图

回家拿了铲子,我和母亲就在树底下挖啊挖,挖了好一会才碰到了坚硬的东西。将底下的东西抬出来后一时分辨不出是啥,个头看起来像是个小箱子。我们拆了一层又一层,都是些腐烂的纸皮,拆到最后一层时似乎是羊皮材质外皮,而掀开这层以后,里面出现了一个精致的箱子,很明显是上个世纪的设计风格。

母亲捂着嘴一直没说话,平静了一会才告诉我,这是外婆曾经的首饰盒,也是她逃难时带来的唯一一件东西。打开盒子以后发现了很多种类的黄金首饰和玉镯,我不懂行也能看出这东西绝对值很多钱。其实当时遗嘱上没有母亲的名字,说不介意是假。母亲看到首饰盒时眼泪就一直往下流,不是因为留下的物件珍贵,而是知道了外婆并没有忘记她。

故事配图

其实外婆曾是贵族这件事几个舅舅也知道,只是当初分家时,外婆曾经变卖了很多首饰分给了几兄弟和母亲。所以在舅舅们的想法中,外婆逃难时带来的首饰应该早就变卖干净,所以最后按医嘱分家产的时候也丝毫没觉得老太太有私藏。

就这样,母亲抱着首饰盒,在回去的路上哭了一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