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81年邓小平检阅华北大演习部队,指着一个师长:这人要重点培养

subtitle
静心历史 2021-11-17 17:27

图丨廖锡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在1984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一名师长一战成名,邓小平对他给予了超高评价,他便是廖锡龙。

军旅生涯

1940年,廖锡龙出生于贵州思南,因为从小就想当兵,1958年,18岁的他毫不犹豫选择应征入伍,成为贵州军区49师145团4连的一名普通战士。

有机会实现自己的理想,廖锡龙非常刻苦,一年之内,他就提升到副班长,没过多久,又成为班长。

当时解放军陆军战士的服役期一般都是三年,作为训练军事骨干,廖锡龙却在部队坚持了六年,却还差点退伍。

事情是这样的:1963年的时候,廖锡龙已经因为军事才能出色而被列入干部苗子,但是因为文化水平不够,所以一直未能得到重用。

图丨廖锡龙

廖锡龙没有气馁,怀着对军旅对国家的情怀,继续没日没夜地训练,提高自身的军事实力,希望可以弥补自己在文化学历方面的不足。

在这一年“特等射手”和“投弹能手”的评比中,廖锡龙榜上有名,慢慢地,他的机会越来越多。

1964年,在昆明军区大比武对抗刺杀比赛中,廖锡龙获得了第一名,本该在他即将得到提拔的时候,一个意外的到来,让廖锡龙跌入谷底。

9月3日,廖锡龙在销毁一枚雷管的时候,不幸发生意外,导致右手手指致残,右手手指致残,对他的军事技能产生了极大影响,他只能用中指去扣动扳机。

这一年年底,已经服役六年,且身患残疾的廖锡龙进入了退伍名单,怀有一腔热血,想要报效军营的廖锡龙心灰意冷,他无法想象自己离开军营后的生活。

可谓“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时候,一个伯乐的出现,突然带来了转机。在一次汇报演习中,一位师首长来到廖锡龙所在的步兵第91团4连视察,一眼就看到了队伍中气度不凡,军事素质极佳的廖锡龙,认为他是具有指挥才能的好苗子。

跟别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廖锡龙这么多年,因为文化学历问题没能提干,而且马上就要因为身体原因退伍了,觉得若是让这样的人才流失是军队的损失,便把他的情况反映给师里进行审批。

图丨廖锡龙

就是因为这样的机缘巧合,廖锡龙留在了部队,从1966年后,他便不断受到重用,从贵州省军区19师145团4连排长,一路提拔到了陆军第11军31师司令部军务科副科长,作训科副科长。

1976年4月,31师进行精简整编,随着兵团的结构变化,部队干部人数超量,因此,有一部分干部面临转业。

这一次,手指有残疾,文化不高的廖锡龙再一次出现在了转业名单上,然而,廖锡龙又非常幸运地遇上了伯乐:时任31师副师长的关福成力保他,认为他只有留在部队才不会浪费这一身本领和天赋。

关福成师长为什么要力保廖锡龙呢,还是因为他的军事才能过分出众,即便是在手指残疾的情况下,他的射击依旧很准,刺杀技术更是一绝,关福成很想让他继续留在部队训练士兵。

经师党委反复研究,1978年11月,廖锡龙回到步兵第91团任副团长。91团被誉为“将军的摇篮”,从这里被提拔重用的干部数以百计,廖锡龙也得以不断成长、精进。

图丨胡志明

对越自卫反击战

1969年,与我国关系友好的胡志明逝世,黎笋上台,他取得了北越的领导权,并于1975年击垮南越政权统一越南,从这时候开始,中越关系逐渐恶化。

在越南战争时期,我国向北越提供了大量无偿援助,其中不仅包括先进武器,还在北越遭受到美军空袭后,派出铁道兵和工程兵帮助北越进行后方铁路抢修,以及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

可是,在越南战争结束后,越南便翻脸不认人,不仅没有感恩中国曾经的帮助,反而接连发送了很多不友好信号。

1978年,越南宣布加入苏联成立的经济互助委员会,在冷战背景下,这一举动无疑是明晃晃地站队了。

没过多久,苏联和越南签订了《苏越友好合作条约》,条约中有明显的军事合作条款,有了苏联的军事力量支持,越南越发嚣张,也不再掩饰对华敌意,开始在越南境内大肆排华。

图丨《越战前后目击记》

美国人亨利·莫尔在《越战前后目击记》中写道:“仅在1978年一年中,就有大约16万中国侨民或祖籍为中国的难民被驱赶到中国境内。”

不仅如此,越南开始时不时地在中越边境制造事端,搞得边境地区的百姓苦不堪言。

对于越南的挑衅,我国是什么样的态度呢——按兵不动。首先,我国妥善安置了从越南被驱逐回来的难民,还把备受骚扰的边境百姓迁往内地,让他们在更安稳的地方生活。

然后,就是等待,中国的隐忍从不是退让,只是在等待更合适的时机亮出自己的锋芒。

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交,29日,邓小平访美,并告知美国我国即将出兵越南的计划。

2月14日,向全国传达积极筹备自卫反击战的通告,宣布全军进入一级战备状态,17日,解放军兵分三路,分别越过边境,对越南发起攻击。廖锡龙作为陆军第11军31师91团副团长,率领士兵奔赴中越战争前线。

廖锡龙在此次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立下的功劳是不计其数的,不过,1984年收复者阴山一战才更让人拍案叫绝。

图丨者阴山战场原址

1984年4月,昆明军区部队计划收复云南中越边境被越军侵占的中国领土老山、者阴山,而廖锡龙是此次战役的指挥官。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之后,中国撤兵,越南并没有从这一战中吸取教训,依旧在边境不断挑衅骚扰,甚至还强行侵占了我国边境的老山和者阴山。

中国山河寸土不让,越南公然对中国领土的践踏,中国必然会给予反击。

者阴山的地势险峻,山路崎岖,若是遇到雨天,还很容易发生坍塌事故,这样的环境,本是不适合作战的,因此,廖锡龙想打好这一仗,还是得以巧取胜。

当时,连续的阴雨天把作战难度再度提升一截,因此,在召开作战会议的时候,廖锡龙向大家承诺会在5个小时内将者阴山全线几十个高地全部收复的时候,有一部分人提出了质疑,有一个老参谋很直白的对他说,“我拭目以待”。

其实,这不是大家不认可廖锡龙的才华和能力,只是说这样的环境和天气,在短短5个小时内收复,任谁看都只有奇迹出现才能做得到。

开战前夕,昆明军区政委谢振华分别给第11军军长马秉臣和31师师长廖锡龙打来电话,了解部队的准备情况,廖锡龙向首长表达了全力以赴的决心,势必将者阴山收复回来。

图丨廖锡龙正在进行沙盘推演

收复者阴山

4月2日,31师到达者阴山,越军已经事先做好准备,在阵地周围铺设了纵深150米宽的环形地雷区,加固高桩和地桩铁丝网,还储存了三个月的粮食。

廖锡龙带着队伍,一点点靠近越军阵地,4月17日,者阴山附近的公路上,车灯忽然开始闪个不停,附近村庄的狗群也开始狂吠乱叫。

不一会儿,枪声、炮声陆续响起,越军惊慌失措,已经是解放军来了,向着发出声响的地方打出大量炮弹,其实,这只是廖锡龙的计策罢了,越军打的地方,只放着一台隆隆作响的发电机。

后来的日子里,解放军时不时就会有类似的声响传出,进行过一阵炮击过后便鸦雀无声,守在洞中的越军紧张到失去理智,就好像在等待不知道哪一天到来的死刑一样。

图丨廖锡龙正在部署作战

4月28日,老山战役打响,廖锡龙指挥部队向者阴山的越军发起进攻,战前,组织科长奉命筹备战后抚恤工作,其中一项便是置办棺木。

短时间内置办大批量的上好棺木并不是容易事,组织科长好不容易置办了200口,他心里没底,不知道够不够,思来想去,决定去跟廖锡龙汇报一下。

廖锡龙一边听一边皱紧眉头,“你准备了200口?”

组织科长一愣,还以为廖锡龙是觉得自己准备不足,便说“不够的话,我再去办”,廖锡龙生气地一拍桌子,“什么不够,太多了!如果这次作战,需要200口棺材来埋葬我们的战士,那我这个师长就不用当了,应该撤职!

组织科长赶忙按照廖锡龙的指示,退回100口棺木。

图丨廖锡龙观察敌情

4月29日,者阴山大雨滂沱,电闪雷鸣,老天爷并没有给一个好天气。面对这样的天气,战士们情绪也有些低沉,廖锡龙便一直鼓励大家,让大家重拾信心。

晚上19时40分和20时,打主攻的92团、93团分别从第二集结域出发,早上4时,各部队也开始动身,向着驻地前进。

因为暴雨,者阴山的路泥泞不堪,加上雾气弥漫,让人看不清路,很多战士脚下开始打滑,队伍行进速度很慢,一个半小时后,还有队伍没到位,这种情况也让每个人心里都在打鼓,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准时开战。

廖锡龙考虑过多方因素后,认为现在开战不合时宜,除去还有部分人员未能到齐,还有就是下雨对炮兵射击的影响很大,炮筒一旦进水,就很容易引起爆炸。

而且,廖锡龙觉得,选择一个和攻打老山不一样的时间点,也可以对敌人起到迷惑作用。

把理由一一阐述给前线指挥部后,得到同意。6时20分,各路人员全部顺利到达作战区域,就等着廖锡龙一声令下了,可是,廖锡龙决定再把时间再推迟20分钟。

图丨将士们正在备战

这下,大家更疑惑了,前一次推迟开火是因为人没到齐,现在人都到了,为什么还要推迟呢。

廖锡龙没管那么多,再次把推迟作战时间的请求交了上去,总部出于信赖和认可,给予了支持。

虽然大家搞不懂廖锡龙是怎么想的,但是有些时间可以在暴雨中长途跋涉后休息一下,大家还是很高兴的,20分钟不算长,但是已经足够战士们养精蓄锐了

其实,廖锡龙也是这样想的,他看到不少战士为了尽快赶到作战地点,摔倒后立马爬起来,深一脚浅一脚一走就是几个小时,于情,他心疼,于理,战士们只有有更好的状态,才能把事情做好,因此,廖锡龙也顾不得旁人的想法了,义无反顾的申请了这关键的20分钟。

在这20分钟当中,战士们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有所恢复,也明白了廖锡龙的良苦用心,与其说这是布局谋略,不如说是廖锡龙以心换心。

图丨廖锡龙悼念牺牲烈士

6时40分,雨刚好停了,廖锡龙一声令下,两个炮兵分群向着各自区域的目标发起炮火攻击,就在敌方以为我军准备用炮弹全力攻击的时候,步兵从后方出现,消灭了受伤的越军。

同时,92团、93团分队,迅速前出排雷,开辟通路,各路人马交叉式发起进攻,敌人很快便乱了阵脚。

此次的者阴山战役仅仅持续了5小时35分,伤亡和消耗也比预想中少了很多,组织科长很是佩服,“真不敢想象啊,确实如师长多言,不需要200口,看来我之前准备的太多余了。”

不过,在这一片赞扬声中,廖锡龙的心情却格外沉重,在其他人参加慰问宴会的时候,廖锡龙来到了烈士陵园,和战士们一起填土抬砖,为牺牲的烈士们做些事情。

图丨邓小平

后来,战报传回中央军委,邓小平称赞不已,“廖锡龙应该重点培养,先让他当军长。”

当月,便签署了晋升廖锡龙为11军副军长的命令,一个月后,廖锡龙直接转为正职。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邓小平第一次关注到廖锡龙了,1981年,廖锡龙在北京军事学院进修的时候,参加了华北大演习,他担任一个师的师长,带领自己的部队顺利完成了演习任务。

当时,廖锡龙出色的表现就给邓小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指着廖锡龙和身边人说,“具备这样的气度和风采,这个人要重点培养,将来必定是栋梁之才。”

喜欢文章的话,多多点赞支持,谢谢大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