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红楼梦:王熙凤等古代当家主母最大的悲哀,她们比丈夫更需要小妾

subtitle
南山橘暖读书时 2021-11-15 11:53

《红楼梦》堪称是一部讲述古代贵族生活的百科全书,贾府这样的百年贵族,其内宅生活绕不过一个问题,那就是:妻妾博弈

封建社会的婚姻制度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像贾府这样的贵族人家,没有一个不蓄妾的。这不仅关系男主人享乐娱情,还关系到家族的体面和女主人的名声,书中贾府嫡系成年爷们都至少有一妻二妾。

可是细读原文,剖析书中的妻妾关系,就会发现古代当家主母和小妾的之间真实又悲哀的生存状态:在古代,只有妻妾和睦才是最有利的双赢之道,当家主母甚至比丈夫更需要小妾的存在。

书中那些对小妾心狠手辣、赶尽杀绝的当家主母:王夫人、薛姨妈和王熙凤等人,全都没有好下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红楼梦中对小妾最狠的当家主母有三位,她们都没有好下场

在古代封建社会,婚姻制度是一夫多妻制,所谓“三妻四妾”是句空话而已,男人只能娶一个妻子,但是可以纳很多小妾。

当然,必须是有钱有势的男人才有这个艳福,穷人家一个老婆也娶不到的有的是。

《红楼梦》中的贾、史、王、薛四家家族,以及林家、甄家这些大户人家,男主人的妻子就被称为当家主母,称之为太太、奶奶,小妾们则有二房、姨娘、通房丫鬟等几种形式。

贾琏的小厮兴儿说:“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服侍的。”这俩人就是能侍寝的大丫鬟,是小妾的一种,又叫做通房丫鬟。

比如平儿就是这个身份,但是通房丫鬟也是丫鬟,距离半奴半主的姨娘还差一个档次,照样还得干丫鬟的活儿,也没有小丫鬟伺候,所以只能称为“姑娘”。

平儿温柔美貌又勤快忠心,为啥不能当姨娘?因为她摊上了全书泼辣无比的当家主母王熙凤。王熙凤在书中处理贾琏身边的女人,前后加起来至少有六七个之多,所以她被称为“醋缸”“醋瓮”。

不信就来数一数:贾琏身边的两个通房丫鬟、王熙凤自己的三个陪嫁、鲍二家的、尤二姐、秋桐等,这就是八个人了。凤姐对这些女人赶尽杀绝的过程,也是她和贾琏逐渐夫妻反目的过程,更是她的人生走向悲剧的过程。

凤姐找借口撵走了贾琏原有的两个通房,又把自己的三个陪嫁丫鬟发嫁,贾琏表面上退了一舍之地,背地里和淫妇鲍二老婆骂凤姐是阎王和夜叉;凤姐陪嫁捉奸对鲍二家的大打出手,贾琏就提着宝剑要砍她,贾母嫌她吃醋,王夫人也嫌她风声不雅,宁荣两府都知道她善妒,贾琏偷娶尤二姐,只瞒着她一个人;凤姐借剑杀人干掉了尤二姐母子,贾琏更是悲愤怨恨,暗地里咬牙,发誓以后一定要报仇。

就连她的心腹平儿,虽然对她忠心耿耿,其实也是个骑墙派,她背着凤姐做的好事越多,贾琏和下面的小厮丫鬟就会越恨凤姐。

当然王熙凤的悲剧属于她的报应,她对夫妻之间的忠贞专一需求有超越时代的先进性,但是她对那些小妾通房丫鬟的心狠手辣,也是封建统治者专制的表现。

王熙凤的结局是“一从二令三人木”,她终将善妒、无子被贾琏怨恨休弃,其实就是毁在这些小妾身上了。如果她没有对那些小妾们做得太绝,而是留下一两个,贾琏根本不可能和鲍二家的偷情到卧室里,更没有偷娶尤二姐的理由。

如果这些小妾能生出儿女,凤姐就算自己不能生养,流产后身体垮了,也完全可以保住自己嫡妻主母的地位,因为小妾的儿子都要认她为母亲,就算贾府衰败,她也不至于被丈夫休弃。

在这方面,凤姐的大姑王夫人其实比她还要狠,但是人家王夫人赢在肚皮比她争气,自己能生儿子。

王夫人至少也撵走了贾政的一个通房丫鬟,并且发嫁了自己的所有陪嫁丫鬟。贾政的周姨娘没有子女,也不得宠,应该是年龄比较大了,和王夫人、贾政同龄,也四五十岁了。

她是贾政当年婚前的屋里人之一,还是长得比较不好看的一个,另一个王夫人容不下的美貌风流的狐狸精早就被打发走了。

贾政也蛮可怜的,一直和王夫人生娃生到了快四十岁。直到宝玉出生后,才又纳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妾赵姨娘,探春的年龄和宝玉相差不到两岁,贾环也是紧随着探春出生的。

贾珠当时还活着,已经中了秀才,元春被贾母教养的贤孝才德,宝玉出生自带祥瑞,贾母爱如珍宝。所以,王夫人底气十足,才能容得下赵姨娘,还让她生儿育女。

可是当贾珠死了,元春进宫,宝玉被贾政嫌弃之后,王夫人就又紧张恶毒起来。此时贾政已经被赵姨娘拴住,经常睡在赵姨娘屋里,端方严肃的政老爷也是正常男人啊!

王夫人得不到贾政的身心,也不能随便干掉赵姨娘,她就对贾环不闻不问,放纵他和丫鬟偷情、盗窃,还让他抄写佛经不写作业,变成了一个猥琐荒疏的少年。她还经常把对赵姨娘的怨恨迁怒到探春身上。

当探春自怨自怜说自己“还闹得没人疼没人顾的”时候,李纨等人的反应也说明了王夫人对探春并不好,“想她素日赵姨娘每生诽谤,在王夫人跟前亦为赵姨娘所累,亦都不免流下泪来。”

这位限制丈夫纳妾,冷待小妾和庶子庶女的王夫人的结局也很不好。聪明的探春见她不靠谱就投靠了贾母,后来探春高嫁当了王妃,赵姨娘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王夫人更动不得她。

清朝有些庶女做了福晋之后,生母小妾都有得到诰封的,比如乾隆的皇八子永璇的福晋就是这种情况。

后来贾府衰败,王家倒台,元春薨逝,宝玉出家,王夫人真正成了一无所有的人。贾府仅剩的一些家业很可能会落到贾环手里,到时候王夫人会过得比谁都凄惨。

如果当年她能自己积德,哪怕对贾环稍加管束,让他成为一个品行正派善良的人,就算贾府完了,宝玉走了,贾环也不会对她太差的。

比王夫人和王熙凤做得更绝的,是另一位姓王的女人,那就是薛姨妈,薛王氏。薛姨妈的丈夫没有小妾,没有庶子庶女,这都不算啥,要命的是他连管教儿子的权利都没有,眼睁睁看着独生子被宠溺成呆霸王,看着薛家败亡没有未来,绝望而死。

薛姨妈作为伯爵的孙女,下嫁给薛家为妻,那是薛家祖坟上冒了黑烟了。

这要感谢薛家祖上有位紫薇舍人薛公,是正经五品京官,天子近臣,进士出身的读书人,使薛家的门楣不至于太低。薛公给儿孙们留下的是户部挂名行商的资格,王家利用薛家的商业渠道,倒腾洋货暴富,薛家也娶到了王家的小女儿,攀上了权贵亲戚。

薛姨妈嫁到薛家就是说一不二的小公主,别看她在书中经常依附昏聩无能的样子,但是她丈夫活着的时候,薛姨妈指定不是个善茬,她不让丈夫纳妾,也不让他管儿子。

这薛公子学名薛蟠,表字文龙,五岁上就性情奢侈,言语傲慢。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字……还有一女,比薛蟠小两岁,乳名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当日有他父亲在日,酷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

这段文字作者写得很隐晦,但是我们可以看出来,薛蟠是在他爹活着的时候被惯坏的!他五岁的时候,他爹就已经对他放弃治疗,转而去培养女儿薛宝钗,结果把个宝钗培养的一肚子人情世故,颇有枭雄潜质。

这说明不是薛姨父无能不会教育孩子,而是薛姨妈溺爱薛蟠,阻挡了他培养家族接班人。薛姨父能培养出宝钗这种孩子,自然也是精明人,难道他眼睁睁地看着薛家败在薛姨妈母子手里吗?

还真只能这样,因为他不敢得罪这个出身高贵的老婆,别看薛姨妈昏聩无能,就知道哭和宠儿子,但是她娘家硬核,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薛家。薛姨父只能憋屈地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宝钗身上了,后来可能也就早早地憋屈死了。

薛姨妈的报应也比凤姐和王夫人来得更早更糟糕。一个寡妇,带着成儿女投亲靠友,寄人篱下。虽然薛蟠已经成年,却不能支撑家业,还惹下人命官司,一味好色,弄气使性,只能眼睁睁看着家业一天天衰亡败落。

还得指望薛姨父当年培养的薛宝钗,薛姨妈把宝钗当作后半生的依靠,一心想把这么出色的女儿卖个好价钱,赖在贾府多年,搞什么“金玉良缘”,只可惜,贾府不败落,宝钗根本没机会嫁给宝玉。后来贾府抄家了,宝钗嫁给宝玉还有啥意义呢?

如果薛姨妈当年能让薛姨父纳上几个小妾,多生几个儿女。起码薛蟠不行,还可以让庶子也去打理部分产业,凭王家和贾府的背景,庶子是翻不出什么浪花的。

就算只多几个女儿,也可以分别嫁给富豪或者其他乡绅官宦家里,都可以反过来给薛家助力,怎么也不至于只剩下宝钗一个筹码这种惨状了。

古代男权社会,妻妾和睦才是有利的双赢之道,贾母和尤氏是两个成功典范

王熙凤、王夫人和薛姨妈三个强势的当家主母的结局证明,在古代,丈夫不是深情专一人设的情况下,只有妻妾共存,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有利家庭生存状态。

《红楼梦》中妻妾和睦共存的典范有两个,一个是贾母,一个是尤氏。

贾母的丈夫贾代善有六房小妾,贾母都能容纳她们,甚至在贾代善死后也没有委屈她们。

探春道:“那几年老太太屋里的几位老姨奶奶,也有家里的也有外头的这两个分别。家里的若死了人是赏多少,外头的死了人是赏多少……探春看时,两个家里的赏过皆二十两,两个外头的皆赏过四十两.外还有两个外头的,一个赏过一百两,一个赏过六十两……

但是贾母很有手段,这六个小妾居然愣是没有生出一个庶子,或者生出来了没能活着长大。很多人论证贾赦和贾政不是贾母亲生的,其实都证据不足。

从书中种种细节来看,贾赦、贾政、贾敏兄妹三个都是贾母亲生的。只有贾敏那三个“老姊妹”是庶出姐妹还是堂姐妹就难说了。

贾母对待贾代善的六个小妾们是恩威并施的态度,这主要从三个细节就能看出来。一个是贾母在教导王熙凤吃醋时说的:“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

这说明贾府爷们的好色是遗传的,贾代善当年是个大帅哥,和宝玉长得很像,可想而知是个非常讨人稀罕的贵公子了。

第二个细节是在贾母凑份子给王熙凤过生日的时候,平儿来送钱。

贾母因问平儿:“你难道不替你主子作生日,还入在这里头?"平儿笑道:“我那个私自另外有了,这是官中的,也该出一分。”贾母笑道:“这才是好孩子。”

这里能看出贾母不仅会调教丫鬟,还会调教小妾学做人,只有心里眼里有主母的小妾才是好的。

第三个细节就是贾母对待尤二姐的态度。贾母从一开始就鄙视尤二姐作为官家千金,自甘堕落做妾,所以她像买人口一样,又看手又看脚的把尤二姐上下打量一顿。

后来秋桐又下了话,尤二姐的黑历史贾母未必不知道,何况又不懂规矩国孝家孝偷偷嫁人,在贾母看来就是没资格进祖坟的“贱骨头”了。

贾母是出身高贵的大家闺秀,恩威并施的当家主母,贾代善也是体面的贵公子。他们家那些小妾也罢,庶女也罢,就算贾赦贾政都是庶子,也都翻不出贾母的手掌心。因为她德高望重,手腕高明,娘家也足够硬核。

但是,贾母也只是古代当家主母和小妾们和睦共存的一种典型。还有另一种典型,就是娘家没实力,自己不强硬,丈夫很好色没底线的当家主母,比如尤氏,她管不了就索性不作为,也能顺其自然的混日子。

贾珍荒唐好色,一手掌管宁国府内外大小事务,不仅和儿媳妇爬灰,和侄子搞龙阳,还和小姨子乱来,他还有好几个小妾,什么佩凤、偕鸾、银蝶、文花。他儿子贾蓉丧妻续娶,至少也有两个通房丫鬟,还动不动就随便抱着尤氏的丫鬟乱亲。

所以,对比贾珍贾蓉,贾琏真是挺惨的,怪不得心里不平衡,铤而走险屡屡偷情,还偷娶尤二姐了。

人家尤氏就比凤姐看得通透很多,从她料理贾敬丧事来看,她并不是没有才干口齿的人。可她娘家没人撑腰,她只能依附贾珍活着,这也是古代大多数妻子的命运缩影,虽然地位比妾要高,但也是被丈夫奴役的命运。

尤氏知道自己硬刚不过贾珍,就一味的顺从,讨贾珍喜欢,随便贾珍怎么折腾,她都不管不问。不是不想管,也不是说她这样做很赞,而是她管不了,这是她自保求生的一种手段。

她不仅娘家败落,还无儿无女,贾珍想要休了她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她从三品诰命,公府主母到落魄弃妇之间,就是一纸休书那么简单。

既然打不过就加入嘛!尤氏干不过贾珍,拦不住他好色纳妾,也就不为难那些同样苦命的女人们。

她可以和贾珍以及小妾们一起吃中秋宴席,喝酒划拳赏月听曲;还愿意带着小妾们去大观园玩儿;也可以照顾秦可卿养病看大夫;还可以给尤二姐尤三姐等办丧事,真心真意地哭一场。

所以,贾珍贾蓉都给她体面,贾珍的小妾们也都像丫鬟一样伺候她。只要贾府不获罪抄家的话,尤氏的结局肯定比上面那三位王女士要好得多,贾蓉也会认她当娘,奉养她终老,成为下一任宁国府的老太太。

《红楼梦》中还有一个主母对待小妾的极端反面教材,那就是夏金桂对香菱,香菱已经卑微到了尘埃里,恨不得把夏金桂当祖宗供起来。

可是夏金桂却容不得香菱这个温驯的小妾,结果后来被宝蟾治的不轻,但凡她留着香菱,也可以制衡宝蟾,自己就能渔翁得利了。

总体来说,古代的妻妾关系不能等同于现在的妻子和婚外情小三的关系。在封建男权社会的大环境里,只有妻妾和睦共存,才能维持更有利的家庭状态。

这应该也是古代女人深入骨髓的悲哀和绝望了。就算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甚至公主郡主,也不得不接受丈夫纳妾的现实。有时候不仅是她们的丈夫需要小妾,她们自己也需要小妾来维持自己的家庭地位。

因为女人必须要依附男人生活,丈夫要是死了就必须依靠儿子。小妾的存在不仅能体现当家主母的贤良淑德,帮她赢得尊重和好名声,还可以帮忙生孩子。古代夭折率太高,主母一个人生娃一来难保生儿子,二来难保都能养活成人有出息。

还有就是让小妾们帮忙拴住丈夫的心,也保障自己的健康,以免丈夫常年留恋秦楼楚馆等烟花之地。

古代的小妾不等于小三儿,更像一种卑微的职业,跟当家主母搞宅斗纯属找死

很多读者就是网文看多了,认为古代大户人家小妾和正妻斗的你死我活,其实并没有!小妾在正妻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就是个有资格暖被窝的大丫鬟而已。

古代的小妾是合法的,不能直接等同于现代的小三儿,也不能用现代的道德伦理标准去评判她们。

小妾更像是一种很低微的职业,纳妾订立的文书叫做契约,代表丈夫和小妾之间是买卖关系,而不是婚姻关系。小妾的家庭地位介于妻子和丫鬟之间,也根本没有人权,男女主人都是可以打骂、转赠和发卖她们。

比如苏轼就曾经常把小妾转赠给同僚朋友,甚至有两个小妾还怀孕了都被他转手了,他还拿一个小妾去换一匹名马,但是这个小妾比较有气节,直接一头撞死了。

也有很多身不由己的可怜小妾,比如被拐卖被家暴的香菱,被凤姐逼着跟了贾琏的平儿,被贾赦八百两银子卖来的嫣红等等,她们都是命运不由自主的女子,和丫鬟没什么太大区别。

因此,从小妾的社会地位来讲,其实是讲不起什么气节自尊和道德伦理的,只有好好的伺候主人和主母,就算生了儿子,儿子继承了家业也要夹起尾巴做人才能善终。

比如尹继善的母亲就是个小妾,哪怕儿子已经考中进士做了高官,她依然要在家里给老爷夫人端茶倒水的干半奴半主的活儿。《金瓶梅》中的李瓶儿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就算将来科举做官,诰命夫人也是封给正妻吴月娘,而不是她这个小妾。

至于“宠妾灭妻”在官宦和权贵家族是极为忌讳的。宠妾可以,但是基本都不敢灭妻,因为会违背律法和道德,被社会做不齿的。就算妻子犯了大错,也一般不会休妻。

因为达官显贵们的私生活作风问题经常被政敌利用,扣上一个混乱嫡庶尊卑的帽子,丢官罢爵都是小事儿。比如西汉的孔乡侯傅宴,就是因为乱妻妾尊卑,被削去了爵位,全家流放。

古代历朝也都有为了防止妻妾地位失衡,导致家庭混乱的法律法规,比如《大明律》

凡以妻为妾者,杖一百。妻在,以妾为妻者,杖九十,并改正。若有妻更娶妻者,亦杖九十,离异。其民年四十以上无子者,方许娶妾。违者,笞四十。

《三言二拍》中有位唐氏夫人把怀孕的小妾暴打一顿,也给送人当丫鬟了,他丈夫也没办法;《十二楼》中倒是有个深情的丈夫,在妻子把小妾卖给别人为妻后,他以死相逼,竟然追到了小妾的新婆家,拜堂当天给要回来了。

《红楼梦》中就连赵姨娘、秋桐这种特别能作妖难缠的小妾,在主人主母面前都是很乖巧的,因为她们知道自己的性命掌握在人家手里。

至于很有野心,想要当上小妾争荣夸耀的那些丫鬟,比如小红、袭人这种,有城府有心计的,基本都还没上位就被主母们干掉了。

至于小妾逆袭正妻的事情,在达官显贵家里,基本就属于做梦。像娇杏那种,生了儿子被扶正的,只是万里挑一的罕见案例而已,只怪贾雨村当时还不够显达。

传说中一个公子娶了两个千金小姐、名门闺秀为平妻的,基本属于小说作者和蒲松龄一样在讲故事,比如《儿女英雄传》、《怜香伴》、《十二楼》中都有这个情节,而现实中除了清末的兼祧,皇帝都不敢这么干。

南山据暖/文

全网统一ID:南山橘暖读书时

原创不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