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袁隆平院士骨灰安葬仪式在长沙举行,家人:他走得很安详

九派新闻

2021-11-15 10:36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袁隆平院士骨灰安葬仪式今日举行,由湖南省农科院主办追思礼

据湖南日报消息,11月15日上午,“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追思会暨灵骨安放仪式在长沙市唐人万寿园陵墓举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悲伤和思念中,袁隆平院士家人和生前的同事、学生等前来送别。

同日9点38分,由湖南省农科院主办袁隆平院士追思礼,展开对老先生的深情怀念,及近期科研成果进展的分享。

【家人:他走得很安详,是笑着走的】

袁隆平院士于2021年5月22日13时07分在长沙逝世,享年91岁。

5月22日,九派新闻记者联系袁隆平的一位秘书,其称今年早些时候袁老在三亚摔过一跤,后转到长沙治疗。

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袁隆平离世前,家人在病床前不断唱着袁老喜欢听的歌,家人唱《我的祖国》时,他血压和心率一度回升。

家人说,“他走得很安详,是笑着走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24日上午10时,袁隆平院士遗体送别仪式在长沙明阳山殡仪馆举行。袁隆平同志的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

【翻译忆袁隆平:在食堂贴“浪费粮食可耻”】

据九派新闻此前报道,11年前起,翁瑶就给袁隆平做过英语翻译,想起和袁先生共事的那段时光,不由得悲从中来。

翁瑶记得,在隆平高科工作的时候,因为食堂的饭菜很好吃,所以他们都会多打点,想多吃点,但往往会吃不完,就只能倒掉。

有一次,她看到袁隆平在食堂的垃圾桶上贴了一张纸,她走过去一看,纸条上面写着六个字:浪费粮食可耻。是袁隆平亲自写的。

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像袁隆平等经历过饿肚子的老一辈,他们对食物的感情和他们年轻人是很不相同的。

翁瑶记得,前年她还在超市遇见过袁隆平,那个时候他正在看稻米的价钱。

她想起来在网上看到别人说,袁隆平很喜欢去超市看水稻的价钱,看到价钱比较低,他就会很高兴。

想起在超市遇到袁隆平的这一幕,翁瑶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位老人和水稻之间的牵绊。

相关新闻

袁隆平院士在长沙安葬 群众送别袁老

据新湖南客户端11月15日消息,追忆千里稻香,致敬不朽丰碑。天上午,“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追思会暨灵骨安放仪式在长沙市唐人万寿园陵墓举行。这位一生研究水稻、根植于泥土的老人,长眠在他深爱的土地上。在悲伤和思念中,袁隆平院士家人和生前的同事、学生等前来送别。中国工程院院士刘旭、罗锡文、邹学校、刘仲华、刘少军出席仪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新湖南

5月22日13点07分,“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在湖南长沙逝世,享年91岁。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当时报道,5月22日下午,受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委托,湖南省委书记许达哲(时任)专程看望了袁隆平同志的家属,转达习近平对袁隆平同志的深切悼念和对其家属的亲切问候。

习近平高度肯定袁隆平同志为我国粮食安全、农业科技创新、世界粮食发展作出的重大贡献,并要求广大党员、干部和科技工作者向袁隆平同志学习,强调我们对袁隆平同志的最好纪念,就是学习他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信念坚定、矢志不渝,勇于创新、朴实无华的高贵品质,学习他以祖国和人民需要为己任,以奉献祖国和人民为目标,一辈子躬耕田野,脚踏实地把科技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的崇高风范。

袁隆平同志家属对习近平的关心厚爱表示衷心感谢,表示要继承袁隆平同志的遗志,努力工作,奉献社会,绝不辜负党和人民以及社会各界的关怀。

5月24日上午,袁隆平同志遗体送别仪式在长沙市明阳山殡仪馆铭德厅举行。

送别仪式现场庄严肃穆,哀乐低回。铭德厅正厅上方悬挂着黑底白字的横幅“沉痛悼念袁隆平同志”,横幅下方是袁隆平同志的遗像。袁隆平同志的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

许达哲、毛伟明、李微微、乌兰、杨正午、王克英、胡彪、黄兰香、王双全、谢建辉、张剑飞、张宏森、李殿勋、王成、吴桂英、刘莲玉等省领导和老同志在哀乐声中缓步来到袁隆平同志的遗体前肃立默哀,向袁隆平同志的遗体三鞠躬,并与袁隆平同志亲属一一握手,致以深切慰问。

送别!袁隆平院士今日于长沙安葬

现场

群众送别袁老

送别现场

此前报道

袁隆平逝世后第二夜 亲属守灵吃盒饭:今天不剩一粒米

袁隆平去世的第二日,袁景辉在袁隆平家中见到袁夫人邓则。袁景辉是袁隆平的远亲,平日管袁隆平叫“伯伯”。他对邓则说:“袁伯伯的梦都一一实现了,一辈子,值。”他又介绍了袁隆平生前支持自己做的红色文化展馆。邓则流着泪握了握他的手,说:“好,红色文化好。袁先生对有梦想的年轻人很支持的。”

两人没有再多说。“袁伯母身体还行,就是一拨拨地接待人,情绪有时刚刚好,又激动起来。”袁景辉说。

“人实在太多了。”袁家一位亲属说,今天亲戚来都是派人去接才进得了门。“谁也没有料到场面会这样大。虽然很感谢大家,但其实他(袁老)生前并不喜欢热闹……”

在明阳山殡仪馆,家属所在的正厅正在为24日举行的追悼会作准备。前来守灵的袁家人吃的是盒饭。几乎人人都吃完了。有人说:“今天不剩一粒米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袁隆平守灵的亲属们吃的盒饭。 王潇 摄

“宝宝,你看妈妈在干什么?妈妈来看袁爷爷了。好多人哦,你看看,人山人海的。”

5月23日,已经过了22点,气温不到20摄氏度。通往长沙市明阳山殡仪馆的公路以路障隔离开进、出两个方向的人流,两支队伍一眼望不到头。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流向殡仪馆的方向涌去。

在人流当中,一名中年女子边走边视频通话,一路上都在向远在老家的女儿介绍所见所闻:“你看妈妈手上的是什么花啊?是菊花。我们怀念袁爷爷,妈妈就‘带’你来看看他,对不对?”

正在给家中孩子直播的母亲。 雷册渊 摄

在告别大厅的左侧,人们带来的鲜花从最开始整齐地在地上铺满一层,到后来两层、三层、四层……形成了一道一米多高、两三米宽、十多米长的花墙。“这些鲜花表达的不是简简单单的祭奠,是民心!”一位前来吊唁的男子说。

十多米长的花墙层层叠叠。雷册渊 摄

“请往前走,到最后面去献花,谢谢!”花墙前,志愿者佘冬冬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重复这句话了。他乘坐23日早晨5点的高铁,从浙江嘉兴赶到长沙,一出车站便直奔明阳山殡仪馆。到了殡仪馆,佘冬冬顾不上吃饭,把双肩包往大厅角落一放,就加入了志愿者服务的队伍。

由于靠近大厅的花墙已经堆放了过多的鲜花,佘冬冬不得不一遍遍地告诉人们,请走到后面再献花。记者见到他时,他已经连续工作了6个多小时,虽然他脸上透着疲惫,却依然声音洪亮地维持着现场秩序。“袁老是我们从小在书本里读到的人物,我非常崇敬他。得知他离开以后,我就有股冲动,想为他做点儿什么。”佘冬冬说。

正在引导人流的志愿者佘冬冬。雷册渊 摄

在人流中,一群身着制服的外卖小哥格外醒目,他们每人手上都拿着一束稻穗,前来祭奠袁老。据其中一位外卖小哥介绍,他们是同一个外卖站点的同事,虽然还没结束一天的工作,但仍决定前来送袁老最后一程。说罢,他们向袁老的遗像深深鞠躬,又快速地消失在人流中,接着去送外卖。

外卖小哥们为袁隆平献上的稻穗。雷册渊 摄

“90后”余海玲和丈夫在长沙创业,经营一家花店,今天已经是他们往明阳山殡仪馆送第三趟花了。订单来自全国各地,每次送来都有二三十单,最远的来自一位内蒙古的10岁小女孩。他们把客户的留言手写下来,和花放在一起,然后拍好照片发给手机那头的人们。

留言的内容各式各样,有祝福、怀念,也有倾诉。一条长长的留言写道:“我现在也像您一样开始参与科研,真的参与其中,才感受到科研工作者的辛苦,漫长地等待未知的结果……”

长长的留言寄托着哀思。雷册渊 摄

花墙还在向远处无限延伸,没有尽头……

深夜,在明阳山殡仪馆的门口,蔡小强和其他许多出租车司机向走出来的人们高喊着:“免费送到高铁站!”

从23日白天开始,蔡小强就来到明阳山殡仪馆义务接送乘客。“这里不好打车,你们这么老远跑来悼念袁老,总不能让你们没有车坐。”蔡小强说,他参加了一个几十人的爱心微信群,大家自发约定接送来悼念的群众到24日凌晨。

“袁老做了那么大的事,我们也想尽点力,少挣一天车费也没什么。”蔡小强说。

排队义务接送乘客的出租车。
在殡仪馆门口义务接送乘客的出租车司机蔡小强。雷册渊 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72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