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为何每隔若干年要“扫”一次黑社会?

subtitle
刘白惜 2021-11-12 18: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地之理,至则反,盈则败,阴阳是也。”这是孙膑于战国时期的战火纷扰中的所悟;“易有太极,始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这是周文王姬昌于政仁国强中所撰写出的《周易》的精粹定言。

无论是在延续两千年道家学说或是近代中国所推崇的唯物辩证法中,黑与白、矛与盾、阴与阳的对立与统一关系,都是支撑其学说的最根本的内在规律。

在国家的发展道路上,难免出现一些影响甚至是阻碍国家前进的阴暗黑恶毒瘤,所谓“国徽铮铮扫狰狞,且等英雄归马日,海晏河清。”在中国的人间正道上,铲除毒瘤扫黑除恶势在必行。

一.国家毒瘤只能横行一时

根据统计,单是从2001年到2005年这五年间,中国共扫除了700多个黑社会组织:

“唐山老大”杨树宽,非法拥有各种枪支38支,警用规格催泪弹12枚,子弹1万多发,军用车辆4辆中包括了“威风凛凛”的装甲车,被媒体称为史上最牛黑社会;

“黑道霸主”刘涌,其犯罪团伙的“保护伞”:上至原沈阳市市长,副市长等,下至沈阳市各局局长,是“保护伞”级别最高的黑社会;

“地下银行行长”王石斌是原湖南永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兼任永州市扫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同时也是永州市最大黑恶势力团伙的“保护伞”和后台老板,是新中国建国以来官阶最高的黑社会老大;

“玉山帮”,在贵州瓮安“6·28”群体性事件中,参与焚烧警车,殴打人民警察。

观察《扫黑风暴》《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等与扫黑除恶之相关甚至是根据中央政法委筛选的真实案例改编的电视剧、纪录片热度一骑绝尘,好评如潮的情形。

不难发现中国国民对于扫黑除恶这项专项行动的关注度极高,也不难发现扫黑除恶行动具有极大的震撼人心的冲击力,人民百姓对黑恶势力的深恶痛绝,恨如头醋。

例如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的孙小果案,除孙小果黑恶历史及其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之外,人民百姓关注的焦点更在其为何能以“死囚”之身全身而退,摇身一变为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老板,蝇权竟能让作恶多端的当事人三番两次逍遥法外,而无辜的受害者的基本正义却20多年不能得到执行。

这个案件牵动了数以万计百姓的心弦,孙小果的种种恶果——强奸幼女、群殴少女,其中包括让少女用牙齿咬住大理石桌沿并肘击其头部,实在令人咬牙切齿,恨之入骨。

其中还包括被隐藏了长达十六年之久的湖南怀化“操场埋尸案”一经曝光就震撼全国,令举国上下瞩目,撼动了无数失去父母子女的人民百姓的心钟。

“操场埋尸案”是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深挖出的历史积案,也必将成为此项专项斗争的一个标志性案件——湖南怀化新晃县第一中学的老师邓世平作为学校工程质量的管理者,不满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超出合同价揽工程,也不满高价造出的豆腐渣工程,与其产生了矛盾。

随后一封匿名信举报到怀化市教育局,反映新晃一中体育工地经济问题,这封信转到了新晃县教育局。

县教育局有人“无意中”告诉了新晃一中校方,杜少平怀疑这封信是邓世平写的。此后的某一天,邓世平就消失了。

在邓世平失踪前,学校工地上有一个多月没有推土,偏偏他失踪的当天晚上,推土机在工地上冒雨推了二十多分钟的土,被推土机推过的地方有两个“无用”的坑。第二天早上,校长黄炳松还亲自到工地指挥推土半小时。

家属报警后被警方以失踪案草草结案。犯罪手段如此不高明的案件却推迟十六年才告破,结合黄炳松家族在当地县城的地位之后,其实就不难理解了,所幸的是十六年后终有把利剑刺破社会脓包,公平正义终于在迟到十数年后归位。

这些骇人听闻的报道也不过是扫黑除恶行动多年来的沧海一粟、冰山一角。

但无论是以何种手段,何种途径横行一时的黑恶势力组织,都不可能“风生水起”太久,因为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暴力团体。

二.狡猾善匿的阴恶

(1)扫黑除恶的周期性

根据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方宁的相关采访可知,黑社会的发展一般具有规律性,因此扫黑除恶也有周期性。

据统计,在我国进行一次扫黑除恶的相关打击,即扫除黑社会有组织犯罪之后,大约七年黑社会组织就会死灰复燃,这是规律性的现象。

当黑社会再次生长并到达一定的程度之后,就需要再次予以打击。

在我国大约十年左右就要集中力量打击黑恶势力,十年左右便是我国的扫黑周期。

对于黑社会,并没有除周期性打击之外更好的办法,黑社会与主流社会具有伴生关系且其具有极强的隐蔽性,而中国已经分析透彻黑社会的“癌症机制”。

在平时,黑社会的状态好比癌症的潜伏期,正常人体组织里一直存在癌细胞,日常生活中它没有大量滋生发作起来的时候,是难以被发现的。

换言之,国家主动去寻找黑社会,去寻找癌细胞好似海底捞月,成本极高却收效甚微。

最行之有效的办法便是等待癌细胞发展到一定程度再去治疗,打击黑社会也是类似机制。

(2)黑与白的阴阳双生

黑社会与人们的距离并不遥远,甚至可能近在咫尺如一衣带水,只是在一般情况下,主流社会的人们难以察觉这些还未恶化的“癌细胞”。

其实在任何一个城市,不计其数的社会边缘化行业,黑恶势力的诞生屡见不鲜。

故而旧时有言,“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如今社会中的如旧货市场、废品回收、矿产业、运输业等行业滋生黑恶势力也易如反掌。

黑社会与主流社会具有伴生关系,所谓主流社会是指按照普遍认可的价值规范和法律规范组织和运行的社会,但这实际上是需要支付高昂成本的社会流程。

黑社会是法外之境,他们不遵守社会的规范和法律,因此黑社会的内部组织成本较低而其活动效率极其高。

黑社会中的经济活动可以获得远远高于主流社会经济活动的超额利润,也就不难理解为何黑社会能够得到比合法经营更快的发展速度。

按照老百姓的说法就是,没本儿生意自然比有本儿生意来得划算并且来钱快,但这是以牺牲和破坏主流的正常秩序为代价的。

只要有阳出现,阴暗便会伴之出现,这就是所谓的对立与统一。

黑社会在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有,因各国的国情不同,社会制度不同,对黑社会的态度、打击和控制黑社会及有组织犯罪的方式也就大相径庭。

例如一些西方的资本主义国家,以日本、意大利为典型,是以管理、管控的方式对待黑社会的,日本的“暴力社团”——如著名的山口组,这些组织的存在是半公开式的,有一部分甚至进行了社团登记。

这些国家对于黑社会的策略是对其实施控制,只要黑社会组织不扰民,不公开破坏和对抗主流社会和正常的社会秩序,就在一定程度上容忍其存在,主流社会与黑社会在一定程度上相安无事。

换言之,这些国家对黑社会实施常态化管理,对其进行管控,一般不采取的周期性、运动式的打击。

但我国情况不同,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国家与社会不容忍黑社会及有组织犯罪组织及行为。

因此,我国总是周期性地实施扫黑行动,意在打击甚至在绝对程度上消灭黑恶势力的有组织犯罪,给予人们百姓一个主流社会上的绿水青山,换得海清河源、朗朗乾坤。

时下中国社会人民的稳定繁荣离不开国家兴旺带来的海晏河清,在泰山之安下人民百姓理应同心同力共对困难,扫黑除恶不止在各地政府,不止在当下,不止在口诛笔伐,更在于每位人民共同砥砺前行,更在于万古千秋,更在于断而敢行。

在正道下国民遵纪守法,秉承基本道德理念,兢兢业业肩负起各自的责任和义务,享受着公民权利的同时,有一群人,躲在阴暗角落里越过道德边界,践踏凌驾于中国法律之上,只享受着偷来的权利却赖于承担责任义务,牺牲破坏社会秩序以谋取非法钱权,这是绝对无法被中国政府和人民所接纳的。

盛世清明,岂容黑恶当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2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