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0年代,陈毅在中南海游泳池设宴,结束后:我要在主席床上睡个觉

subtitle
静心历史 2021-11-12 16:5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丨陈毅和毛泽东

前言

陈毅和毛泽东,从1928年相识,至1972年陈毅去世,他们维持了44年的情谊,他们感情历经了近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

相识

毛泽东和陈毅第一次见面,是在1928年4月下旬,不过陈毅第一次听到毛泽东这个名字则早得很,是在1920年赴法勤工俭学的时候,蔡和森详细地向他讲述了毛泽东在湖南创办“新民学会”和《湘江评论》的情况。

1927年,陈毅加入朱德的南昌起义军,9月,南昌起义军在三河坝与敌人进行了顽强的战斗,原本的3万大军,只剩下2500余人,这时,敌人又聚集了5个师的兵力,南北夹击,准备彻底消灭这支起义部队。

图丨南昌起义画作

在这种处境之下,陈毅站了出来,10月下旬,陈毅在召开的军人大会上说:

“南昌起义是失败了,但是南昌起义失败并不代表中国革命失败了,中国革命还是有成功的,我们大家要经得起失败局面的考验,在胜利发展的情况下,做英雄是容易的,在失败退却的局面下,就困难多了,我们要做失败时的英雄。”

这时,又传来了好消息,已经和党中央失去联系的南昌起义军,终于和中共赣南特委取得了联系,他们听说了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后,将秋收起义军拉上井冈山的消息。

10月底,陈毅、朱德对南昌起义军进行了整编,组织纪律性和精神面貌有了比较大的改善,军心稳定下来。

图丨秋收起义画作

11月初,他们向着江西崇义县西南方向前进,这一带崇山峻岭,群众基础好,还远离县城,是开展游击的好地方。

有人跟陈毅报告说,这一代出现了一支来路不明的部队,衣服破旧,对土豪劣绅很不客气,看上去像一支革命军队。

陈毅听说后,化妆成商人模样,前去探明情况,原来,这支部队是参加秋收起义的一支部队,10月上旬,遭受到突然袭击,和毛泽东失去了联系,所以来到这一带打游击。

通过这些介绍,陈毅和朱德更具体地了解到秋收起义军的情况,陈毅非常高兴:“革命没有完蛋!毛泽东在干,我们也在干!八方英雄都在干!”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两个人产生了去井冈山找毛泽东的想法,这也成了南昌起义军每一个人心里的希望。

可是,想要去井冈山找毛泽东,首先要和毛泽东取得联系,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际,陈毅想到一个人,他就是毛泽东的弟弟——毛泽覃。

图丨毛泽覃

“毛泽覃现在就在我们部队里!”陈毅兴奋地对朱德说。

朱德将任务交给毛泽覃,委托他将南昌起义军的情况汇报给毛泽东,还让毛泽覃转告毛泽东,“我们希望早日同他见面。”

毛泽覃接受任务后,化妆伪装,一路辗转来到江西宁冈,与毛泽东取得了联系,这时,他才知道,毛泽东一直关注着南昌起义军的情况。

毛泽东带着秋收起义军上到井冈山后,进行了三湾改编,部队逐渐稳定下来后,毛泽东就派人去和南昌起义军联系了,差不多就是在毛泽覃出发之后。

毛泽东派去的何长工,也是四处辗转才找到朱德,这时候,毛泽覃出发一个多月,杳无音讯,大家正翘首以盼,没想到真把何长工盼来了。

陈毅向何长工询问了更多井冈山和秋收起义军的情况,何长工一一作答,两个人听后,想要和毛泽东会合的心情更加迫切了。

朱德和陈毅塞给何长工一封介绍信和一些路费,托他转告毛泽东,说他们一定尽快去到井冈山。

图丨湘南起义画作

不料,1928年1月13日,湘南起义开始,3月下旬,毛泽东派毛泽覃带一个特务连,跟陈毅、朱德取得联系,将南昌起义军和湘南农民军接上井冈山。

4月10日,何长工、袁文才、王佐率领的井冈山第二团,从正面接应他们,再见到陈毅,何长工问:“你们是去井冈山,还是去别处?”

陈毅肯定地回答:“我们上井冈山。”

26日,陈毅、朱德到达宁冈砻市,何长工安排他们住进了龙江书院。两天后,毛泽东率领的井冈山第一团在完成掩护任务后,也回到了砻市,毛泽东听说朱德和陈毅已经来了,不顾辛劳,立即跟着何长工来到龙江书院。

在何长工的介绍下,毛泽东走到陈毅面前,“陈毅同志,你们辛苦了!”陈毅紧紧握着毛泽东的手,“我们早就盼望能上井冈山,今天终于如愿了。”

这便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见,也由此展开了44年的深厚友谊。

图丨陈毅

得力助手

陈毅在建国前,一直从事着军事、政治相关的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出现了一份“新”工作,那就是外交。

新中国的第一任外交部长是由周恩来总理兼任的,后来,因为他过于繁忙,需要有人替他分担一部分外事工作,毛泽东第一个就想到了陈毅。

1958年2月11日,陈毅正式以副总理兼任外交部长,就这样,陈毅的主要工作转战至外交战线上来了。

然而,陈毅本人的态度是什么呢,他是这样形容的,“瞻念前途,实有绠短汲深之惧。”

陈毅为什么要“惧”呢,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干外交恐怕不太行,我有时候说话很具有破坏性,有时候好感情用事,感情一上来,一说话就冲口而出,不管轻重,在我们内部,对同志们有什么伤害,还可以解释一下,在外交上,这么一来,可就砸锅了。”不过,毛泽东反倒觉得,陈毅对于外交工作的“惧”是一个优点。

图丨陈毅

早在1954年,陈毅就开始参加外事活动了,10月,他率领中国党政代表团出访当时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临行前,陈毅向毛泽东请示,此次的德国之行有什么交代,毛泽东跟他说,“希望你能对整个德国的情形做一番考察研究”。

从毛泽东的表述和语气中,陈毅察觉到了毛泽东的“言外之意”:

1946年,毛泽东曾提出过“中间地带”的理论,采取了三分世界的方法,把欧洲国家列在了应该争取的中间地带。后来,因为国际形势的变化,中国共产党接受了“两大阵营”理论,采取了“一边倒”的政策。

毛泽东这次提出“整个德国”,在陈毅的理解中,代表的是西欧国家,也就是争取西欧国家的意思,理解了毛泽东的意思,陈毅也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这一次的外事活动,充分体现了陈毅在外交方面的才能。

图丨毛泽东和陈毅

在外交工作上,陈毅忠诚地执行着毛泽东独立自主的原则,解放初期,有人主张“中国应该做美苏两国的桥梁”,陈毅听到后,率直地做出批评。

后来,他将这种言论转告给毛泽东,毛泽东也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让中国人脑壳着地,背躬起来,让美国人从中国人背上走到苏联去,让苏联人从中国人背上走到美国去,我们难道要这么干?”

陈毅很赞同毛泽东的话,他还跟人说过:“主席挖苦得好,谁愿意干谁去干,我这个外交部长绝对不干!”

1958年7月,在美国、英国先后出兵侵略黎巴嫩、约旦之际,台湾国民党在美国的支持下,叫嚷着“加速进行反攻大陆的准备”,并连日组织军事演习,对大陆沿簿地区进行侦察挑衅。

针对国民党和美国的一系列举动,解放军发动了反击,策划了炮击金门,毛泽东认为,金门、马祖是中国的领土,炮击金门,惩罚的是一味挑衅的国民党,是中国内政,跟美国人没有关系。

图丨金门

在外交方面,陈毅积极配合毛泽东这一策划,7月19日,他亲口对法国新闻工作者访华团说:“美军占领台湾,帮助蒋介石,破坏的是我国的领土完整,对这件事,我们是念念不忘的。”

8月20日,毛泽东决定对金门实施炮击,他估计“经过一段时间,对方可能从金门或是马祖撤兵,或是继续挣扎,到时候是否登岛作战,视情况而定,走一步看一步。”

当天,美国军舰为蒋军运输舰护航,毛泽东命令照打不误,但是只能打蒋舰,不能打美舰,金门的炮声一响,美国越发嚣张。

9月4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授权杜勒斯发表声明,威胁要把美国在台湾海峡的侵略范围扩大到金门、马祖等中国沿海岛屿。

9月8日,毛泽东发表了著名的“绞索”谈话:“台湾、黎巴嫩,以及所有美国在外国的军事基地,都是套在美帝国主义脖子上的绞索。”

图丨彭德怀

10月6日清晨,毛泽东写了《告台、澎、金、马同胞书》,请陈毅等人前来研讨,大家一致认为精彩之至,决定当天就以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名义公开发表。

文章宣布,从当日起,国民党船只在无美国舰护航的条件下,“停止炮击7天”,以便国民党方面向岛上输送供应品。还指出:中国内部战争,同胞之间可以谈判、和平解决,但是不需要美国插手,“这是民族大义”。

告同胞书一播出,台、澎、金、马等岛震动,美蒋矛盾激化,使得美国骑虎难下,陈毅赞赏道:“这文章写得实在妙,我们在金门打打停停,不是‘送瘟神’,而是‘留瘟神’,杜勒斯脱身不得,还特别替我们约束蒋介石不要闯祸。”

炮轰金门的直接结果是:中美大使级会谈恢复,美国不得不宣布从台湾地区撤出部门海空军,并且不得不遵守不允许美舰为蒋舰护航的规定,这是陈毅在外交上协助毛泽东实现其战略目的一次成功实践。

图丨陈毅

胆大的陈毅

除了工作上的默契配合,陈毅和毛泽东的私人关系也非常好,20世纪60年代,某个夏天,毛泽东离开北京去到外地视察,结果,中南海游泳池便没有了主人。

说起中南海游泳池,人们对它的印象大都是毛泽东居住在这里,实际上,游泳池是分为室外和室内两个,室外那个是民国时期修建的,水泥砌的池子,年头太久,已经出现了裂缝。

刚到中南海的时候,毛泽东就在这个池子游泳,不过这个池子冬天没法游,只能大老远地跑到清华大学的室内游泳池。

1954年,江青自作主张,在玉泉山建了一个室内游泳池,毛泽东出差回来后,生了气,认为浪费了钱,因此,一次都没去过。

后来,中南海筹建游泳池,图纸送过来的时候,毛泽东还挺高兴的,说“终于有地方可以游泳了”,但是过了一会儿,毛泽东又自言自语,“会不会超过预算?”,然后抬头交代,“要是超过预算的话,从我稿费里出。”

图丨中南海游泳池

毛泽东最喜欢的就是室内游泳池,窗户大、棚顶高、采光好,建成后,毛泽东经常来这游泳或是留宿,到了后期,他直接搬到这里。

因为游泳池最初的设计并不是为了居住,所以内部没有厨房,毛泽东每次在这里居住,都是在原来的厨房做好饭,然后再把饭送过来吃。

除此之外,这里的房顶还有点漏雨,因为之前房顶上铺的都是油毡,时间长了就老化了,后来修葺的时候,在房顶上加了石棉瓦,这才没有了漏雨的烦恼。

面对室内游泳池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毛泽东依旧经常居住,甚至接见宾客,可想而知,毛泽东对这里,绝对是真爱了。

1958年,赫鲁晓夫初次访华,毛泽东就是在这里跟他见面的,毛泽东穿着条泳裤,身披浴袍,和一身西装的赫鲁晓夫握手问好,他还邀请赫鲁晓夫下水游泳,结果赫鲁晓夫水性一般,扑腾了两下就趴在救生圈上了,而毛泽东,则是大秀泳姿。

图丨毛泽东和赫鲁晓夫

话说回来,毛泽东不在家,陈毅就选择了这里,作为宴请古巴外长劳尔·罗亚·加西亚的地点。

宴会一开始,陈毅就站起身,举起酒杯:“这里是毛主席办公、看书、休息的地方,今天,我们在这里招待你们,是由衷地表示对古巴人民和你们的尊敬和欢迎。”

此话一出,外交礼节上,分量立马就加重了,宾客们也是喜笑颜开。

宴会结束后,陈毅送走了宾客,不一会儿,他又转了回来,跟毛泽东的卫士张宝昌说:“我现在不走,在主席床上睡个觉。”

张宝昌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应了一下,请陈毅去到沙发上喝茶,“陈副总理,我去准备一下。”

张宝昌去到毛泽东的卧室整理床铺时,心里还是有些奇怪,“难道是陈副总理喝多了?”整理好床铺后,张宝昌走到陈毅面前,跟他说床铺好了,陈毅直接走进卧室,脱下鞋子,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图丨张宝昌(右二)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陈毅醒了,张宝昌看见他从卧室走出来,询问:“陈副总理,您睡好了吗?”

“还行,睡着了,不过睡得不踏实,感觉周围潮气很重,恐怕是室内游泳池的水和整个房子临近中南海大水面的缘故吧。”

说着,陈毅转了转脖子,“主席谁的木板床这么硬这么旧,能行吗?你们怎么也不给他换一换啊。”

主席睡惯了,不让换,他喜欢在床头把枕头垫得高高的,半坐着看书,因为身高体重,身体会顺势往下滑,有时候睡着了或是注意力太集中,双腿伸直,脚就会从床尾的栏杆中间伸出来,一翻身,脚就被卡住了,还挺疼,他也不怪谁,就忍着,也不允许我们换张新床。”

陈毅听了,转身返回卧室,看着毛泽东卡住脚的床尾栏杆,自言自语道:“主席就是主席,谁也比不了。”

这是第一次,有人趁毛泽东不在,在毛泽东住所大宴宾客,还在毛泽东床上睡觉,对此,毛泽东是什么态度呢?

毛泽东回来以后,便听说了这事,他一点都不吃惊,甚至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陈毅啊,他就是这样的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