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53年毛泽东视察南昌舰,陈毅提前去到会议室吩咐:快把水果拿走

subtitle
静心历史 2021-11-11 17:2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丨毛泽东和周恩来

前言

1953年2月,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第一次视察武汉,在武汉待了几天后,毛泽东坐军舰来到南京,对华东舰队进行视察。

第一次视察武汉

2月16日,晚上11点多,毛泽东的专列到达汉口大智门车站,当时湖南省、武汉市的负责同志都等在站台前,迎接毛泽东的到来。

毛泽东下了火车,被送到了下榻的市委招待所,到了招待所刚刚坐下,毛泽东就向相关同志了解情况,提出想见见中南局交通部部长刘惠农,明天去汉阳看看。

图丨罗瑞卿

公安部长罗瑞卿担心毛泽东的安危,便跟刘惠农打招呼,让他想办法劝阻毛泽东,刘惠农心领神会,在见到毛泽东的时候,实事求是的说了三点不建议去汉阳的理由:

“1、从汉口到汉阳,没有桥也没有渡江轮船,坐小船很不安全;2、汉阳的码头还没有建好,公路上也没有汽车;3、社会秩序还不够稳定。”

毛泽东听了刘惠农说的三点,反问他:“你去过汉阳吗?你是怎么去的?”刘惠农只好实话实说,“我是坐小船去的。”

“你能坐小船,为什么我不能?”

刘惠农无话可说,罗瑞卿的交代他没能完成,负责毛泽东安保工作的罗瑞卿,只能连夜作出安排。

图丨刘惠农

第二天上午10点多,刘惠农跟随毛泽东一起坐船来到汉阳,毛泽东兴致很浓,一直在巡视汉江两岸,他问身边的刘惠农,知不知道汉阳兵工厂旧址在哪里,刘惠农指着龟山北麓一带:“就是这里。抗战初期,国民党将工厂设备迁到四川,厂房被日寇轰炸了几次,破坏的相当严重,1950年下半年,我们在这里建了一个棉纺织厂。”

返回的途中,毛泽东还询问了百姓出行是用什么方式,刘惠农回答:“也是坐小船”,他向毛泽东汇报了之后的打算,

“这里是汉水、长江的汇合口,风大浪急,坐小船其实很不安全,第一个五年计划,已经决定在汉江架设铁路桥和公路桥了,与即将修建的长江大桥一起,把武汉三镇连成一片。”毛泽东点头说好。

回到招待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当天晚上,毛泽东宴请一部分同志吃饭,没有大操大办,只是简单的四菜一汤,餐桌上,毛泽东围绕着过渡时期的相关问题发表了谈话,很多理论直至今天,依旧可以解答不少困惑。

图丨刘子厚

18日早晨,毛泽东去了东湖,随后,他说自己想去当年湖北省委所在地红楼看看,9点多,时任湖北省委第二书记的刘子厚接到了电话,说毛泽东马上就到。

办公室几个人赶紧跑下去,毛泽东的车正好开进来,毛泽东下车后,跟大家一一握手,随后,一行人来到省委二楼会议室,毛泽东站在临街的窗口,饶有兴致的向外望:“这楼不错嘛。”

“省委这座楼过去是国民党的省党部,解放后我们接收了”,一位同志为毛泽东介绍道。

“是啊,大军一过江,我们接收了国民党不少大楼,连南京总统府也让我们接管了,接收不容易,管理更难。”

说着,他把眼神转向刘子厚,“蛇山怎么走?”

“这个办公室后面有条道,可以到蛇山东部的山顶。”

“好”,毛泽东站起身,连水都没喝,就下楼了。上到蛇山后,毛泽东参观了张公祠,一个小时过后,一行人往黄鹤楼方向行进。

这个黄鹤楼,其实是当时人们的习惯性叫法,真正的黄鹤楼已经在清光绪十年的时候在一场大火中被烧毁,这座“黄鹤楼”,其实是光绪三十年重建的,这座楼仿造黄鹤楼,因此,当地也叫它“黄鹤楼”。

图丨杨开慧和毛泽东

这不是毛泽东第一次来到黄鹤楼,1927年,他曾和妻子杨开慧一同来过这里,当时革命事业道阻且长,李大钊被害,好友萧楚女被虐杀,毛泽东力不从心,无法改变现状,那一次,他是带着悲怆的心情站在这里的。

于是,毛泽东写下了《菩萨蛮·黄鹤楼》一词,“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这可能是毛泽东诗词中最为压抑的一首了。

正当毛泽东沉浸在回忆中时,罗瑞卿轻声催促道:“主席,该下山了。”毛泽东反应过来,慢慢向山下走去。

蛇山脚下,已经有几辆轿车在等待了,毛泽东没上车,而是突然询问罗瑞卿,“我们去西头看看好不好?”

“西头人太多了,怕不安全”,罗瑞卿为难地说。

“人多怕什么,坏人是少数,我们要相信群众嘛,为了不惊动群众,我们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就这样,大家陪着毛泽东来到西头,这一天,正好是元宵节,镇上非常热闹,山上反倒没什么人,只碰到几个小学生。

图丨毛泽东

看见路边有一位卖炸豆腐的老人,毛泽东马上走过去跟他搭话,他询问老人做这个生意能挣多少钱,老人说,“那不一定,有时候多些,有时候少些”。

聊了几句,随行人员催促毛泽东该走了,毛泽东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老人,继续朝前走。刘子厚跟在后面,顺带问了问老人,“老人家,你知道刚才和你说话的是谁吗?”

老人摇摇头,“不知道,不过肯定是个大官”,人们友善地笑了起来。

告别老人没多久,毛泽东被一群小学生认了出来,他们喊着“毛主席来了!”,声音一声比一声高,短短时间招来了不少人,把毛泽东围了起来。

罗瑞卿、李先念,还有随行的警卫人员,手拉手围成一个圆圈,把毛泽东护在中间,李银桥在拥挤的人潮中大喊一声:“赶快撤吧!”

罗瑞卿也喊:“尽快脱离!”可是,山上来看毛泽东的人已经满了,山下的人还在疯狂往山上冲,一行人用尽力气,使劲往前挤,才一点点地向前挪动了脚步。

图丨毛泽东

刘子厚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扯着嗓子大喊:“同志们,请大家让一让”,尽管很拥挤,群众还是努力地让出一条小路,可是后面听不见的人还在朝前涌,所以,大家只能在人群中继续左冲右突。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行人才来到江边,李银桥、阎长林和几个警卫战士在前面开路,才让毛泽东顺利上了渡船。

到了渡船上,大家满头大汗,罗瑞卿主动向毛泽东作检讨:“安全保卫工作没做好,我要负全责.......”

毛泽东没有责怪,只是笑着说了一句,“下不了的黄鹤楼啊。”

修个三峡水库

19日中午,毛泽东在武汉关附近的专用码头登上了“长江号”,12点,“长江号”起航,毛泽东派秘书叫来了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

图丨毛泽东和林一山

见面后,毛泽东一眼就看到了林一山手腕的伤,便问他这伤是不是打仗伤的,林一山说是,是和日本人打仗伤的。

“你打过几次仗?”毛泽东接着问。

“较大的战斗不超过十次。”

“好,打一打仗可以减少主观主义。”

聊了几句家常,毛泽东言归正传,他拿起一支红笔,在地图上慢慢移动,“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能不能从南方借点水给北方?”

笔尖停在哪里,毛泽东就会询问引水的可能性和其他相关问题,林一山一一作答,他展开《长江流域水利资源综合利用规划草图》,汇报了长江防洪的初步设想,林一山计划在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上逐步兴建一系列的梯级水库,综合利用。

图丨林一山

毛泽东看着地图,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圆圈,“修这么多水库,加起来能不能抵得上三峡这一个水库?”

林一山思考了一下,回答:“全都加起来,也抵不上一个三峡水库。”

随后,毛泽东询问了洪水规律及其他水库的互相关系,还询问了三峡工程的造价、基础地质条件等很多问题。

站在“长江号”上,毛泽东眺望远方,他对林一山说:

“中国是数一数二的农业大国,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水利又是农业的基础和命脉,只有把水利搞好了,农业才能长期发展,农业发展了,才能更好地支援工业,这样看来,长江水利、黄河水利是新中国的动力和保障,你们的担子不轻啊。”

林一山站在旁边,内心激动。

图丨毛泽东

视察南昌舰

22日,毛泽东乘坐“洛阳号”军舰,从武汉顺流而下,来到南京,此次前来,毛泽东主要是对华东舰队进行视察。

听说毛泽东要来视察,整个军港都沸腾了,所以当毛泽东到达的时候,看到是首尾相接的五艘舰艇挂着随风飘扬的旗帜,“黄河号”吹起海军银哨,“广州号”响起军号,“南昌号”把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升上了军舰的主桅顶。

毛泽东神采奕奕地跟前来迎接的同志们握手,随后,他登上“广州号”,又迫不及待地走向“南昌号”。

当时江面波涛起伏,舰与舰的跳板也跟着上下晃动,不太稳定,警卫员抢先跨过跳板,准备搀扶毛泽东,毛泽东笑着摆摆手,示意不用了,然后从容的大步迈过跳板,稳稳的登上“南昌号”。

图丨毛泽东

随后,毛泽东进入各舱室看望士兵,当毛泽东知道“南昌号”和“长江号”、“洛阳号”一样,水兵大都是从陆军调过来的,便关切的询问,“同志们现在都安心海军工作吗?”

舰长曾泉生告诉毛泽东,“他们现在已经习惯了,都愿意干海军,大陆已经解放了,都希望能够参加解放台湾。”

毛泽东接过话头,“还有帝国主义呢”,接着,他给大家分析帝国主义在中国土地上的罪恶,“我们国家穷,钢铁少,海防线很长,帝国主义就是欺负我们没海军,一百多年来,帝国主义侵略我们,大都是从海上来的。”

在谈到舰艇部队的生活情况时,毛泽东表示:“在海上生活,体力消耗大,应该有足够的营养,以保证他们的健康。”

除此之外,毛泽东还很关心那些从陆军调来的老同志们的学习情况,“我听你们肖劲光司令讲,有人瞧不起你们,说你们土,不能干海军,我说没关系,我们有高度的阶级觉悟,有丰富的战斗经验,过去我们爬雪山、过草地都过来了,现在这么点困难还能过不去啊!”

这番话激励了很多人,大家红着眼眶鼓掌,毛泽东接着询问:“他们对海军技术学习得怎么样?”

图丨毛泽东

曾泉生告诉他,不管是干部还是战士,都熟练掌握了技术,毛泽东很高兴,“好,就是要边学边用,边用边学嘛,没有文化就去学文化,没有技术就去学技术,都是可以学会的,我们建设人民海军,就是要靠政治思想好又有技术的人!

来到“南昌号”的前甲板,毛泽东问:“主炮是哪国制造的啊?”主炮军士长李明扬回答:“这是一三〇舰炮,重量13吨,是苏联造的。”

“炮弹呢?”

“也是苏联造的。”

“那炮弹打完了怎么办?”

听到毛泽东这么问,大家回答不上来了了,毛泽东接着说:“咱们可以自己造嘛,过去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咱们自己都可以造,现在更可以自己造了,光靠别人可不行,要自力更生。

有人发表自己的意见,说海军技术装备复杂,我们没有建设海军的经验,要全盘不走样的学习外国时,毛泽东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要学习外国先进经验,但是,不要觉得什么都是外国的好,海军是有自己特点的,但是不能强调海军特殊,我们好的传统还是要继续发扬,不能丢!”

当时,海军部队是由陆军干部战士、知识青年、原国民党海军人员组成的,相对比较复杂,毛泽东也强调了团结,“干海军的,就不能怕风浪,就是需要去大海中锻炼,对原国民党海军人员要从政治思想上帮助,团结他们,共同为人民服务。还有群众,渔民就是海上的群众,要依靠渔民,不要脱离群众,要到他们当中去,和渔民打成一片,一定要搞好军民关系!”

图丨陈毅陪同毛泽东视察南昌号

接着,毛泽东准备去到会议室开会,在毛泽东进入会议室之前,陈毅去到了会议室,看见桌子上放着水果,赶忙说:“快把水果拿走,否则你们要挨批的,只留下茶水就可以了。”

毛泽东走进会议室,坐在一把转椅上,点燃一支烟,喝了一口水,笑着说跟陈毅说,“这个军舰比较大啊。”

陈毅也笑着说:“是啊,这艘船可是比‘长江号’、‘洛阳号’大了不少。”

在会议室,毛泽东听取了不少报告和情况,也对一些问题和要点作出指示,坐了不长时间,毛泽东站起身,还想继续转转。

一行人来到驾驶室,曾泉生为毛泽东做了介绍,“南昌号”的前身是起义的国民海军“长治号”,而“长治号”的舰长,起义的国民党海军下士陈仁珊还在这里。

毛泽东见到了陈仁珊,询问了他现在的情况,当得知陈仁珊进步很快,而且已经入党之后,毛泽东笑着跟他握了手。

图丨毛泽东题词

视察快要结束的时候,曾泉生趁机请毛泽东为军舰题词,毛泽东笑着同意了,同志们赶忙准备好笔墨纸砚,毛泽东拿起笔,沾满墨汁,写下了“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的题词,并署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

曾泉生告诉毛泽东,“广州号”和“黄河号”的广大指战员也想请毛泽东题词,毛泽东连说了几声好,拿起笔,又写了两份相同内容的题词。

下午4点,“南昌号”缓缓靠近南浦码头,毛泽东的视察工作告一段落,临别时,毛泽东跟陈毅说:“看见海军已经掌握在可靠年轻的干部手里,我就放心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