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50年彭德怀对洪学智说自己不是志愿军,洪学智:那你是怎么来的

subtitle
静心历史 2021-11-10 17:1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丨洪学智

前言

抗美援朝中,彭德怀是志愿军总司令员,洪学智是副司令员,两个人在朝鲜战争中朝夕相处的日子,为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朝鲜的日子

1950年6月,朝鲜内战爆发之后,美国派兵干涉朝鲜内政,并将战火烧到了我国东北边境。10月,中共中央经讨论后决定,根据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和祖国安全的需要,抗美援朝!

中央军委成立了志愿军司令部,彭德怀任志愿军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当时,洪学智是驻守在鸭绿江江边的十三兵团的副司令员,而十三兵团的司令员是邓华。

当天晚上,他们就收到消息,马上赶往沈阳去见彭德怀,路上,邓华开玩笑地跟洪学智说:“老哥,小心伺候。”

“什么?”洪学智不太明白。

邓华看上去一脸认真:“我对彭总是了解的,他这个人很认真,打仗很严格,责任感超强,作战中只要稍出一点纰漏,他就会发脾气,要是你把他惹火了,小心你的脑袋。”

洪学智听出邓华在开玩笑了,也跟着笑:“彭总脾气大也没事,反正咱按原则办事,脑袋就一个,拿掉就拉倒呗。”

图丨邓华

邓华乐了,不过也还是提醒了一下:“玩笑归玩笑,彭总来了,就说明要入朝了,我们得准备好,到时候不要出纰漏。”

洪学智点点头,“按你说的办,小心伺候就是了。”

第二天清晨,邓华和洪学智抵达沈阳,见到了彭德怀,邓华乐呵呵的对彭德怀说:“欢迎彭总,你出任司令,这仗就好打了,我们大家也更有信心了。”

“那好,咱们一起抗美援朝啊”,说着,彭德怀也开始跟他们开玩笑,“不过,我可不算志愿军啊。”

“那你是怎么来的?”

“我是毛主席点将来的。”

洪学智一看彭德怀挺风趣的,也跟着开玩笑,“那我也不算志愿军了。”

“哦?你怎么不算志愿军了?”

洪学智笑着指了指邓华,“是他把我鼓捣过来的,我连换洗的衣裳都没来得及带呢。”

图丨洪学智(右二)

原来,洪学智本是奉命进京向军委汇报一些问题的,没想到老朋友邓华会在北京火车站接他,两个人许久不见,分外亲热,聊了一会后,邓华跟洪学智说,林彪要跟他谈一谈。

于是,洪学智被带上了一辆吉普车,左拐右拐,见到了林彪,林彪说:“洪学智同志,东北边防工作需要你,已经确定你到东北去了,今天吃了午饭就走,火车票已经买好了。”

太过突然,洪学智没反应过来,询问是不是先交代一下再去东北,林彪说马上就走,来不及了,邓华也在一旁掺和,说不能让他跑了,要不然不回来了怎么办,于是,洪学智就这么被邓华“鼓捣”到东北了。

听到彭德怀和洪学智这么说,邓华“拆穿”他们:“你们啊,说的都不是心里话,其实你们都是最志愿的志愿军了,让你们来,你们谁含糊了,不都是高高兴兴的来了吗?”

三个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图丨彭德怀

在朝鲜,洪学智分管的的是司令部日常工作及特种兵和后勤工作,除此之外,彭德怀的安全保卫也由他负责。

志愿军司令部设置在大榆洞,大榆洞是个矿洞,比较潮湿,彭德怀住不惯,就在洞外找了一间屋子作为办公室兼休息室,洪学智一看,这屋子也太危险了,就让工兵在屋子十几米处挖了防空洞,若是有敌情,赶快进去隐蔽。

彭德怀对于这个防空洞有些不屑:“挖这玩意干什么,还怕死吗?”洪学智没管,让人继续挖。

11月24日,上空飞来4架敌机,根据以往的经验,敌机第一天在哪转,第二天一定会在哪炸,洪学智留了心,在开会的时候,向彭德怀询问了防空的问题,彭德怀不以为然。

图丨彭德怀

彭德怀在打仗的时候,很少会考虑个人安危,但是洪学智不能不考虑,于是,他和邓华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当天晚上就把防空洞搞好,第二天去防空洞商量作战方案。

可是,彭德怀并不是会乖乖搬到防空洞的性格,大家想了一个办法,就是把屋子里的作战地图拿到防空洞去,彭德怀经常看作战地图,要是看不见的话就难受,地图在防空洞,彭德怀就算不想去,为了看地图大概率也会去。

第二天,彭德怀一看地图不在,果然心情不好了,但他还是不愿意去防空洞,坐在凳子生闷气,大家想再劝劝,又害怕他发火,便跟洪学智说:“老洪平时老跟彭总开玩笑,要不老洪去劝劝吧。”

洪学智一想,防空洞是我让人挖的,事情也是我干的,那就我去吧,更何况这都是为了彭德怀的安全。

洪学智一走进屋,彭德怀就大声问:“洪大个(洪学智的外号),你把我地图弄哪去了?”

“老总,地图拿到防空洞了,已经挂好了,火也烧好了,现在要研究下一步的作战方案了,别人都去了,就等您了。”

“谁叫你弄那去的,在这不行嘛?”彭德怀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老总,这不安全啊,挪过去也是为了防空安全嘛,是大家商定好的”,见彭德怀还是不动不说话,洪学智接着说,“老总,地图已经拿过去了,那边已经暖火也烧好了,大家都等着您去讨论呢。”

后来,又过来好几个同志,连拉带哄的,总算把彭德怀带到防空洞了。

图丨朝鲜战场的美军飞机

没过多久,敌机便飞过来了,直接冲着那间屋子扔了汽油弹,不到两分钟,屋子被火焰烧成灰烬。

事后,彭德怀坐在防空洞沉默不语,洪学智喊他去吃饭的时候,彭德怀抓着他的手问:“洪大个,我看你真是个好人啊。”

“我本来就是好人啊。”

“今天要不是你,我的命就没了。”

“早上我叫警卫员把您的被子搬出来,您偏不搬,今天晚上您可是没被子盖了。”

“今天算是捡回一条命了。”

“给你吃个梨”

图丨彭德怀

第五次战役之前,60军突然给志愿军总部发来电报,说他们进入战役发起前的待机地域了,可是有的部队断粮了,只好拿大衣和老百姓换粮吃,请赶快补给。

彭德怀一看这份电报,火气立刻上来了,他质问洪学智:“洪学智,你是怎么搞的?”

洪学智弄清缘由后,向彭德怀解释:“彭总,他们的电报不准确,粮食都送到了,至少也能维持5天,多的话可以保证一星期,没有问题的。

说着,洪学智还把粮食送给60军的时间、地点、包括粮食的具体数字都说了一遍,彭德怀还是不信。

“不信你去调查嘛。”洪学智说。

彭德怀当然要去调查,他派出秘书去到60军,第二天,秘书从60军发来电报:

“已经亲自问过60军的军长和政委了,他们说洪学智同志说的都是实情,粮食已经收到了,请彭总放心,不是部队缺粮食,是有的战士违反纪律,拿大衣和毛巾换百姓的酸菜和鸡吃,起草电报的参谋没有搞清楚情况,道听途说,就匆忙发了电报,反映的情况不属实。”

图丨彭德怀

彭德怀看了秘书发来的电报,了解了真实情况,也知道自己误会了洪学智,第二天,他找到洪学智,笑着对他说:“你看看,前天错怪你了,对不起啦。”

洪学智也笑:“老总啊,你说这话我可是担当不起啊。”

彭德怀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梨,递给洪学智,“给你吃梨,吃梨,给你赔个礼(梨)。”

“彭总从统帅全局出发,怕部队饿肚子,影响打仗,是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如果我们没弄好,就是应该挨批评的,现在问题弄清楚了,就好了嘛,没有什么要道歉的。”

看洪学智一点都不计较,彭德怀说,“那好,这件事不说了,咱下盘棋吧。”

“下棋可以啊,但是说好了,可不能悔棋。”

“你这个人,下棋就下棋,悔什么棋,不悔!”

于是,两个人下起棋来,之前的误会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

图丨彭德怀下棋

下棋算是彭德怀少有的爱好之一,他下棋是有瘾的,作为志愿军总司令的他,还不忘在百忙之中找人下下棋,要是找不到人,他就不会不辞辛苦,走出指挥所,去到村落里面找人下棋。

关于彭德怀下棋的故事也有很多,解放战争时期,彭德怀任西北野战兵团司令员,清涧战役前夕,彭德怀棋瘾犯了,便找警卫员小赵陪他下棋,在作战室里憋了两天的彭德怀竟然从下棋中找到了制敌方法。

彭德怀平时棋艺一般,但是那一天却走了好几步妙棋,下到中盘的时候,彭德怀冷不丁给了小赵一“闷棍”,他一拍大腿,嘴里还在喊着:“瞧,我把廖昂逮住了!”

小赵和围观的战士们都懵了,哪来的廖昂?这又是谁?两天后,在清涧战役中,彭德怀全歼胡宗南整编76师8000余人,这个师的师长就是廖昂。

彭德怀有一种说法,就是棋盘中的胜负都是常事,但是下棋就得有争取赢的态度和顽强坚持的精神,所以,彭德怀经常悔棋。

图丨陈赓

早在延安时期,彭德怀爱悔棋的特质就为人熟知了,警卫班副班长赵贵堂是个高手,在延安算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和彭德怀对阵,两个人却是五五开的胜率,警卫战士们透露内情:“彭老有很多次是悔棋悔赢的。”

抗美援朝过程中,陪彭德怀下棋比较多的是陈赓,陈赓棋艺不高,跟彭德怀下棋,基本就是逗他一乐,调节一下紧张气氛,所以,每次棋局开始不久,陈赓就让彭德怀毫不客气地杀个片甲不留,陈赓只能认输,彭德怀则高兴地哈哈大笑,这种场景,对于不怎么爱笑彭德怀来说,实属少见。

有一回,有记者把这难得的场面拍了下来,彭德怀不喜欢拍照,当下就敛起笑容,起身往出走。

图丨陈赓、彭德怀、邓华

记者们有些苦恼地跟陈赓说自己的难处:“我们跟了他三天,他就是躲着不让照。”陈赓直接跟记者保证:“放心,我保证让你们照上。”

记者又说:“见彭总笑实在是很难的事情,最好能让他笑”,陈赓表示明白了。

吃过饭后,陈赓拉着几位志愿军领导,围住彭德怀,对他说:“我们拍张合影,做个纪念”,老战友提出这种要求,彭德怀也不好说不,可是他面对镜头的表情过分严肃,一点笑意都没有。

记者着急地看向陈赓,陈赓却不慌不忙的说:“有一年,我在上海照相,照完一看特别模糊,我问老板,怎么照成这样了,老板说,你长什么样,照出来就什么样,我就说,哦,原来我长得这么模糊啊。”

彭德怀一听,咧嘴笑了。

图丨洪学智

彭德怀的夸赞

说回到彭德怀错批洪学智,洪学智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回忆说:

“在朝鲜,挨彭总批评最多的是我,有的批评错了,我理解他是出于高度的事业心、责任心,所以不会有任何怨气,另一方面来说,他对我的表扬也很多,彭总毫无私情,他看的是工作成绩,在困难的时候,我把问题都解决了,所以他对我的表扬也特别多。”

彭德怀有时候会说洪学智任劳任怨,洪学智就跟他开玩笑:“彭总啊,我不任劳任怨怎么办啊,老总批评我批评错了,我还能和你吵架啊,而且,我也不能成天背着包袱工作吧。”

彭德怀笑了,这个笑容也带着对洪学智的满意和欣赏。

抗美援朝开始前半年的时间里,志愿军的后勤都是由东北军区后勤部负责的,随着战事的发展需要,中央军委成立了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并要求由一个副司令来兼任。

图丨洪学智

洪学智一听说这件事,就猜估计是由自己兼任了,毕竟这半年时间,后勤工作基本都是由自己兼管的,果不其然,大家一致推举洪学智。

洪学智有自己的想法,不是很想兼任,一是他想继续从事政治或是军事工作,二是朝鲜的后勤工作太难管了,他担心自己搞砸。

大家劝了半天,洪学智还是不松口,彭德怀着急了,一拍桌子:“你不干,行,你不用干了!”

“那谁干啊?”洪学智问。

“我干!你去指挥部吧。”

洪学智一看,彭德怀是真的急了,赶紧打圆场,表示自己愿意干,但是有两个条件:一个是自己干得不好就赶快把自己撤了,换成能干的同志;二就是自己还是个军事干部,回国后,不能让自己再搞后勤了。

彭德怀一口答应,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图丨彭德怀(左)

洪学智负责的抗美援朝的后勤工作,对最后的胜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彭德怀对洪学智的工作经常给予表扬,说“要授勋的话,第一个勋章就要给洪大个。”

1953年7月27日,中朝方面与联合国军的谈判代表终于签署了朝鲜停战的协定,经过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中朝双方以劣势装备战胜了拥有着优良装备的美国,中朝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在一次舞会上,很多女同志都来邀请彭德怀跳舞,但他都拒绝了。

这时候,有一个小女孩走到彭德怀面前说:“彭爷爷,我请你跳一支舞,行吗。”彭德怀看着小女孩的眼睛,有点盛情难却,“我不会跳舞,但我接受你的邀请,我拉着你走一圈吧。”

说完,彭德怀站起身,拉着小女孩的手,绕着舞场走了一圈,在场的人都很感动,就连洪学智都感慨万千:“这是我入朝作战4年以来,第一次看见彭总下舞场,看到彭总这样高兴,想到经过长期的苦战,中朝人民终于胜利了,我的心也热乎乎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