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52年彭德怀从朝鲜回国前,点名要见洪学智,洪学智:诺言不要忘

subtitle
静心历史 2021-11-09 17: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丨彭德怀

前言

1950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成立,彭德怀被任命为司令员兼政委,副司令员为邓华、洪学智、韩先楚、陈赓、宋时轮五人。

“你马上回国”

抗美援朝第四、第五次战役期间,是志愿军后勤工作最为艰苦的阶段,作为主管后勤保障的副司令员洪学智简直要愁白了头。

就在第五次战役进行到紧张时刻的时候,传来了三登仓库被美军飞机炸毁的消息。

三登是朝鲜铁路线上一个比较隐蔽的小车站,也是志愿军后勤库存作战物资的主要卸车点和转运站。

1951年2月到4月这两个月间,从这里卸下的粮食、服装、药品等物资就有700多车皮,就算大部分已经被转运出去了,却还存放着150车皮。

美军飞机发现这个存放点后,出动4架飞机轮番轰炸,虽然战士们奋力抢救,但最后也只抢救出6车皮。

彭德怀知道后,暴跳如雷,战役开始之前,三登被炸,损失和影响根本无法计算,他扯着嗓子:“暴露目标和直接责任人,军法处置!”

洪学智心痛、着急的程度不亚于彭德怀,不过这次三等被炸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就是志愿军运输和防空力量太过落后,大量物资因为缺乏运输手段而无法及时疏散,这样重要的地方,竟然没有高射炮兵保卫。

这些暴露出来的后勤问题让洪学智忧心愁愁,通过几次战役中所遇到的问题,加上自己的思考,洪学智写下了《关于供应问题的指示》:

当地的人马车辆已经无法筹借,一切都需要从国内运来;美军飞机越发疯狂,日夜扫射我军的重要桥梁和车辆物资,这些困难越来越严重,如果不能尽快解决,势必会影响局势,乃至整个朝鲜战争的胜利。
除了客观原因之外,我们很多同志对物资的爱护和运输力发挥不够,加上后勤工作上的一些缺点,这就造成了很多本可以避免、减少的损失。

图丨洪学智

洪学智提出了问题,同时也考虑了一些解决方案,最后,他还呼吁把后勤工作作为目前所有工作中的首要环节。

彭德怀对这份报告给予了高度认可,5月3日,这份报告被下发至各部队执行,同时,彭德怀对洪学智这个人有了更多的了解,他发现洪学智不仅是优秀的军事作战指挥官,他有素质、有头脑、反映快、判断准,敢作敢当,直指重点,是全能型人才。

4月下旬,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后期的某一天,洪学智正在检查督促物资前运工作,忽然,他接到了彭德怀的电话,让他马上回志愿军司令部一趟。

洪学智马上赶到司令部,彭德怀一看到他就说:“老洪,你马上回国。”

“回国?”洪学智觉得命令来得太过突然。

“党中央、政务院、中央军委对志愿军后勤供应工作很关心,你回去一趟,向周副主席汇报一下我们的情况。”

图丨李聚奎

其实,当时负责后勤工作的是东北军区后勤部长李聚奎,1月份左右,李聚奎来到司令部了解情况,彭德怀跟洪学智商量了一下,决定把李聚奎留在前线,加强前线的后勤指挥。

没想到,李聚奎刚去到前线不久,就受伤了,受伤的原因也很神奇,他在坐车出去视察的时候,因为路上都是被炸得坑坑洼洼的凹凸,汽车颠了半天,把李聚奎的腰颠闪了,只能返回东北。

彭德怀在这段时间,频繁地跟洪学智提出想要成立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的设想,李聚奎离开后,彭德怀便决定让洪学智回京,报告情况,并向周恩来提出这个设想。

洪学智想了一下,觉得当面向党中央提出实在是太必要了,二话没说,收拾好行装,带上警卫员,便出发了。

“彭总让我汇报一个问题”

图丨周恩来

洪学智日夜兼程回到北京,军装上都是泥点子,他顾不了太多了,跟着聂荣臻走进中南海,周恩来已经等在了办公室门口,洪学智立正敬礼,手还没放下,周恩来已经迎上来:“洪学智同志,你辛苦了。”

“周副主席辛苦。”

周恩来拉着洪学智来到沙发,让他坐下,关切地询问前线作战的情况,洪学智简单汇报了一下,主要说的是没有制空权的困难之处:“志愿军司令部已经加强了高炮部队,并在关键点上设置了防空哨,可是不够,前线将士都盼望我军能够尽快出动飞机。”

“中国有飞机,很多跟我们有深厚感情的国家也有飞机,但是飞机参战还不是时候,这些东西,你这个当副司令的应该很清楚。”

洪学智清楚,飞机参战需要大量油料物资的支撑,以目前朝鲜战场的运输力量,就是把一切军需弹药都停运,也不一定够用,后方供应制约着战役的规模,这话一点不假。

图丨朝鲜战场的美军飞机

的供应主要是什么问题?”周恩来询问洪学智另一个关键问题。

“前面兵站和后面兵站的相隔距离过大,因为没有独立的通信系统,还常常联系不上,敌机已经从1000多增加到2000多了,并频繁轰炸我军运输线,4月8日,三登被炸,损失巨大.....后方供应的物资,只有百分之六七十能够到达前线,剩下的则在途中就被炸毁了,志愿军们也采取了积极的防御手段,每次战役出发前,除了汽车装满,马车装满,每名战士还要大量携带,每人六七十斤左右。”

“我们的战士辛苦了”,周恩来眼睛里有些泪水。

“战士虽然辛苦一点,但也只有这样才是最保险的”,洪学智接着说,“美军常把自己丢弃的作战物资炸毁,这样,我们想要取之于敌就非常困难,因为这点,志愿军与朝鲜政府协商,开展就地借粮,不过三七线附近不行,因为敌军之前在这边反复搜刮,加上当地老百姓对志愿军不够了解,所以筹粮借粮遇到了很多困难,我们只能改善运输方法,组织多线运输,并且沿线挖掘供汽车隐蔽的掩体,这样可以减少人员和车辆的伤亡,提高运输效率。”

“你们做得很好,抗美援朝,对我军后勤供应提出了很多新问题,你们要好好研究一下现代战争后勤工作的特点,和朝鲜人民,一起克服困难。”

图丨洪学智

汇报过程中,周恩来看见洪学智满脸疲累,便说让他去休息,洪学智坐正身子:“彭总还让我汇报一个重要问题。”

“什么问题?”

“成立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

“说说你们的想法。”

洪学智说:

“现代战争是立体战争,空中、地面、海上,前方后方同时进行,情况变化快,人力物力消耗大,现在欧美国家都实行大后勤作战,战争不仅是前方在打,后方也在打,美军现在在我军后方实施的便是全面控制轰炸,这场后方的战争,不仅决定我们前方战争的规模,也决定着前方战争的成败,只有打赢后方战争,才能更好地保证前方的胜利,后勤要适应这点,就需要军维护增派防空、通信、铁道、工兵等多兵种,而且需要成立后方战争的领率机关——后方勤务司令部,在战斗中进行保障,在保障中进行战争。”

周恩来边听边点头,“你们的想法很好,很重要,军委一定会尽快研究,尽快采取措施。”

图丨洪学智(左一)

两个人交谈很久,洪学智准备离开的时候,周恩来说:“五一就快到了,你准备一下上天安门吧。”

洪学智低头看了眼自己又破又脏的军装,“周副主席,我这个样子,怎么上天安门啊。”

“怎么不能上嘛,你穿这身衣服代表志愿军嘛。”

“不行不行”,洪学智赶紧摆手拒绝,周恩来知道洪学智匆忙赶回北京,没有衣服换,“我告诉杨立三,让他给你赶做一套新军装。”

五一劳动节,北京举行了盛大的游行庆祝活动,穿着新军装的洪学智走上天安门,他看到了满是红旗,带着笑脸的人们,想起了朝鲜的炮火连天,不由得眼眶湿润。

这时,一位工作人员走过来:“洪副司令员,毛主席要接见您。”

天安门休息室,毛泽东和中央领导人在此就坐,看见洪学智来了,毛泽东指着他对其他人说:“洪学智同志是志愿军的副司令员,从朝鲜前线回来的,是志愿军代表。”

图丨毛泽东

大家纷纷鼓起掌来,洪学智立正敬礼,毛泽东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示意洪学智坐在自己身边:“彭总身体怎么样?”

“彭总身体很好。”

“你们打的敌人有飞机、大炮、坦克,是装了牙齿的敌人。”

朱德在一旁补充,“你们打的是一场真正的现代化战争。”

毛泽东接着说,“每打一场,你们都要好好总结经验。”

洪学智点点头,毛泽东向洪学智的方面靠了靠,“这次回来汇报的问题解决了吗?”

“已经向周副主席汇报了,他已做出安排,还要找我谈一次”,听了洪学智的回答,毛泽东满意地点点头。

没过几天,周恩来的秘书过来通知洪学智,让他过去一趟,原来,洪学智之前提出的问题进一步做出了落实,总后勤部部长杨立三、副部长张令彬、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和炮兵司令员陈锡联专程去到朝鲜,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图丨杨立三

彭德怀对几个人说:“现在最困难的,最严重的,就是后勤供应问题,粮食供应不上,弹药供应不上,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得迅速成立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这个问题不解决,其他问题更不好解决。”

杨立三等人觉得彭德怀的意见很有道理,回京后便向毛泽东、周恩来等军委领导作了汇报,经过研究,军委同意了成立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的意见。

“你不干谁干”

5月14日晚上,志愿军常委们开会,研究后方勤务司令部的建设问题,会议一开始,彭德怀就说,“有件事,咱们得先定一下,中央决定成立后方勤务司令部的时候,说后方勤务司令部在志愿军司令部首长的意图和指挥下进行工作,刚才,中央又给我发来电报,要求后方勤务司令部要由一个副司令兼任,现在,咱们就来定一下,谁来兼任这个后勤司令。”

洪学智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个后勤司令十有八九是自己来兼了,因为入朝以来,大部分的后勤工作都是自己兼管,志愿军的副司令,除了自己,没人管过后勤工作。

图丨洪学智

不过从内心来说,洪学智是真的不想兼这个后勤司令,他过去从事的大都是政治和军事相关的工作,对这类工作更为熟悉,另一点就是,朝鲜的后勤工作,是论谁看都难搞的工作,若是搞不好,影响太大,没法交代。

这么一个吃力难办的工作,洪学智不想干,但他也不好提别人让别人干,只好一言不发,虽然洪学智不说话,但其他人却踊跃的很,大家都觉得洪学智是适合这份工作的。

憋了好半天,洪学智还是张口了:“我不能兼这个后勤司令。”

彭德怀有些意外,在他看来,洪学智是有这个才能胜任这份工作的,而且,他早就认定洪学智就是这个后勤司令的不二人选了,于是,他有些不高兴地问,“你不干,谁干?”

洪学智提了几个人,大家都有需要负责的工作,眼看彭德怀的脸色越来越黑,洪学智知道自己跑不了了,便说:“这个后勤司令我可以干,但是有个条件,答应我这个条件就行。”

“什么条件?”

“很简单,第一个条件就是干不好早点撤我的职,早点换成比我能干的同志,第二个条件就是,作为一名军事干部,我愿意做军事工作,回国以后,不要再让我搞后勤了,还让我搞军事。”

图丨彭德怀

彭德怀一听就笑了,“我当是什么呢,就这些条件啊,行,同意,同意你的意见。”他还询问其他人,“你们看行不行?”,大家笑着鼓起掌来,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个职位压力有多大,困难有多大。

就这样,洪学智正式成为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员,在这个位置上,洪学智完成了他在朝鲜战场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10月29日,洪学智前去参加志愿军党委会议,会议中,洪学智看到彭德怀胸前佩戴着一枚硕大的勋章。

这是一枚朝鲜最高级的一级国旗勋章,是一个星期前,为表彰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援助朝鲜人民反抗美国侵略及保卫世界和平事业中所建立的伟大功勋,朝鲜最高人民议会常任委员会特地授予彭德怀的。

彭德怀讲完话,洪学智还盯着彭德怀的勋章看个不停,他情不自禁地说道:“好漂亮的勋章啊。”

图丨志愿军

彭德怀很感慨地说:“已经一年了,一年来,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也取得了巨大的胜利,把敌人赶过三八线,迫使他们坐下来和我们谈判,朝鲜人民感谢我们,给我们勋章,我彭德怀去接受这个勋章,是代表志愿军去的。

接着,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洪学智,又看了看其他的党委成员,“真要论功行赏,这个功劳得给洪学智一份,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是为志愿军搞后勤的,他所作的工作是艰苦的,没有这些后方保障工作,我们是不可能取得这么大的胜利的。”

1952年夏天,彭德怀准备回国,陈赓打来电话,说彭德怀想要见见洪学智,洪学智马不停蹄赶回司令部,一看见洪学智,彭德怀就站起身,拉着他的手说:“学智同志,你辛苦了。”

平时,彭德怀喜欢跟洪学智开玩笑,管他叫“洪大个儿”或是“洪大麻子”,这次,却很郑重地叫他“学智同志”。

图丨陈赓

一旁的陈赓帮忙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彭总这次回国,是要当军委常务副主席,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周总理太忙了,还要兼任军委常务副主席,忙不过来,非让彭总回去。”

彭德怀拉着洪学智,“我回去之后,我在志愿军的一切职务由陈赓同志代理,他是1922年的老党员,资格比我还老,你们要支持他的工作,配合好。”

陈赓开玩笑:“我在志愿军的资格可没有学智同志老哦,我是后来的。”

洪学智向彭德怀保证,自己一定会配合陈赓的工作,彭德怀欣慰地笑了,连说了几声“好”。

临别时,彭德怀看着洪学智,问他:“学智同志,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

洪学智心里有点不舍,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提醒彭德怀一下:“彭总,你既然问我,我就说一句,我别的事情没有,就是希望你对我许下的诺言不要忘了。”

“什么诺言?”也不知道彭德怀是在开玩笑,还是一时没想起来。

图丨洪学智

“去年你在党委会上亲口答应过,我在志愿军搞后勤,等抗美援朝结束后,就不搞了,这话在当时的党委会讨论上通过了。”

彭德怀看着洪学智,渐渐露出笑容,“我要批评你呢,一个共产党员,为党工作是无条件的,党叫干啥就干啥!”

洪学智着急了:“彭总,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当时你同意了啊。”

彭德怀笑的更开心了:“形势变了嘛,同意的事情也是可以改变的嘛”,说着,彭德怀眯起眼睛,“你不说我倒忘了,你提醒的对,我告诉你,回国后,我要是做了参谋总长的话,你跑不了做后勤工作!”

一番话说得所有人都笑了,只有洪学智哭笑不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