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如何理解“西安最大的挑战”?从与“一汽”失之交臂谈起

subtitle
西安城记 2021-11-09 15:1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CHENGJI.城记聂海峰

作为事实上的“超大城市”,西安经济不强会有一系列连锁反应。

横向对比,西安有两个显性矛盾:人口高速增长与经济总量不高的矛盾、城市发展需求和城市建设滞后的矛盾。经济,是西安当下最大的挑战,关键在于以工业为主的实体不强。

以史为镜!置于全域范围,以七十年为维度,其短板、优势和机会都在哪里?

第一,为何与“一汽”失之交臂

1950年1月,主席和总理在莫斯科,商定苏方援助中国建设一批重点工业项目。

这其中,就包括援建年产三万辆吉斯150型载重汽车的工厂。1950年3月27日,中央重工业部成立汽车工业筹备组。当时,对于选址城市争论很大,当时有石家庄、西安、太原等。

因苏联汽车厂址在莫斯科,故苏方建议“中国第一个汽车厂要在首都或附近”。

1956年7月14日第一批解放车出厂◎NEWS

此外,当时苏联专家还指出几个关键因素:

建一个大型现代化的汽车制造厂,首要考虑电力供应、钢材供应、铁路运输、地质和水源等基础条件。此外,因国际环境的不稳定性,大型工厂优先考虑内地而非沿海、沿江。

陈云当时兼任第一任重工业部部长,主持一汽筹备工作。他主张,索性再远点设在西安。有专家指出,当时西安有几个关键问题:

时任重工业部长的陈云◎NEWS 1、电力问题:若年产三万辆,电力就需2.4万千瓦;当时西安仅九千千瓦,光建电站就需几年; 2、钢材问题:一年要二十几万吨钢材,北京石景山钢铁厂产量,也要在五六年以后,西安无基础; 3、木材问题:用量多达两万立方米,当时测算是若在西安砍木头,可能山(指秦岭)都要砍光。 4、运输问题:每年运量100万吨,西安到潼关铁路运量不超200万吨,光工厂原材料都将不堪重负。

结果,陈云主持大家重新研究,决定设在东北四平和长春之间,最终选定长春的孟家屯。1951年3月,国家计划委员会正式批准了这一方案。

那么,“一汽”对长春经济带动力有多大?

2017年10月19日,时任的长春市委书记表示:“‘一汽一感冒,长春都要打喷嚏’。最高时候,一汽产值占长春经济规模60%。但通过加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2016年一汽产值占比降至40%,工业内部结构逐渐趋向合理。”

按2020年数据,长春GDP为6638亿,第二产业增加值2758亿。相比之下,西安GDP为10020,第二产业增加值仅高出570亿。

2020年长春在东北三省排名第一◎NEWS

所以,当下西安乃至陕西的共识是:“经济不强在工业,工业不强在汽车。”新能源汽车成为“突破口”,实施“百万汽车计划”,这是后话。

当时“一汽”选址长春,与它自身基底密不可分。

首先,长春地区矿产资源丰富;第二,1949年以前,“东三省”工业基础已很雄厚;第三,紧邻京哈铁路,便于大量苏联设备的输入,也便于就近利用东北钢铁、煤炭、木材和水电资源。

一个健全的工业体系,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实现,它需要数十年高度集成和完善的体系。1949年以前,西安最大的工厂是由石凤翔创办的大华纱厂:当时,发电机从石家庄运来,主要机械和设备也都从德国和日本进口……

“万丈高楼平地起”。从这点分析,西安与“一汽”失之交臂的背后,需要清醒认知自己“家底”,选择适合自己的道路。

第二,“计划经济”的“宠儿”

“区域有东西,发展有先后”。西安现代工业的奠基,与抗战时期有关

当时,国内东南沿海452家现代工业企业大规模西迁。其中,44家迁到陕西:8家机械厂、19家纺织厂、8家面粉厂、3家化工厂、4家其他行业的工厂。这些,奠定西安工业基础。

彼时,1935年4月,陇海线“西安-潼关”段竣工,标志西安向东的路线被正式打通。

实际上,新中国之初,世界大环境极其不稳定,各种战争和摩擦几乎是一触即发。交通大学从上海西迁内地,即是这个背景。

交通大学与西安“唇齿相依”◎NEWS

1950年2月14日,《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签订。苏联援助中国156项重点工业建设项目,相当大一部分布局内地:陕西获得24项,西安以17项成为最多的城市。

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虽错失“一汽”,但苏联援华让西安的工业崛起,成为“计划经济时代”的“宠儿”。

五十年代第一轮《城市总体规划》,西安被定位“以轻型精密机械制造和纺织为主的工业城市”:形成围绕陇海铁路的韩森寨军工区、西郊电工城、灞桥纺织工业区三个传统大型工业区。

西安第一次总体城市规划的产业布局◎NEWS

1、韩森寨工业区:

选址靠近陇海铁路和火车站,又在城区东侧,既可利用旧城设施,还能引浐河作为生产用水。

1953-1957年,东郊建成以炮弹铜壳制造为主的秦川机械厂、以坦克制造为主的华山机械厂、以钢弹体和火炮制造为主的昆仑机械厂和以高射炮、雷达制造为主的黄河机器制造厂等六个兵工企业,形成军工城。

2、灞桥“纺织工业区”:

得益于石凤祥创办的“大华纱厂”,西安有了发达的纺织业。规划建设时,中央纺织工业部将陕西省列为纺织工业发展基地之一。

1952年12月开始,形成以国棉三-六厂,西北一印等五座大型纺织印染企业为支柱,以西北电建四公司、纺织科研所等十余家大中型国有企业为主体的现代工业集群。纺织城,成为西北最大纺织工业基地。

3、西郊“电工城”:

“一五”期间,与“一汽”同为重点工程之一的西安高压电瓷厂、庆安宇航设备公司、西安新华印刷厂、西安印钞厂、西安制药厂、西安油漆总厂、西安机床厂等大中型企业,相继在西郊建立。

时至今日,由于其工业产业的特点,仍有化工厂和制药厂在进行生产。但是,区域已从郊区演变成为主城区,造成区域发展的极度不均衡。

红色坡屋顶是老西安人一代的记忆◎NEWS

所以,现代化的城市发展,第一步和关键的一步就是“工业化”。它们夯实了城市发展的基础,也奠定了城市格局。

作为“时代宠儿”,这些铸就了西安辉煌。“电灯电话”时代,中国十个“三位数”区号城市,西安是“029”。改革开放前,诸如杭州和宁波等绝大部分沿海城市,并不比西安和成都好。

改革开放初期,工业体系相对健全的西安还有较强的竞争力。遍布的科研院所和高等学府,让西安长期保持相当高的科研水平,为后期高新产业打下坚持的基础

但随着市场经济、外向型经济和工业产品的迭代,特区、沿海、沿江等地区快速发展,西安“计划经济”下的工业失去竞争力,直接影响西安经济总量。整个九十年代探底,这其中还有一个不可回避的城市现实——缺水。

和GDP走势一样,随着2000年以后黑河水库的投用,以及“群峪联水”的实现。告别了“水荒”后西安,开始逐步爬坡。

第三,“探底时代”的启示录

在2000年之前,水资源短板一直困扰西安。

1952年10月1日,西安第一座自来水厂投产,日供水能力2000吨,使3.6万人喝上自来水。即使如此,在1969年夏西安出现第一次水荒。85%自来水上不了楼,40%地区定时供水。

1990年代,西安遭遇“缺水+雨量减少”双重打击。

为解决用水问题,西安先后建成四期供水工程,形成以地下水为主,地面水为辅的全市供水水源。并开辟浐灞、沣、渭和沣渭交汇处四个水源地,打深机井200多眼。最终,各工厂、机关、学校的自备井竟有1000多眼。

即便如此,1995年西安还是爆发了史上最严重的水荒:这年夏季,数十家工厂因无水停产,多所高校提前放假,数十万居民在缺水中度日

排队等候接水◎资料图

大雁塔不同年份倾斜情况,2008年后逐步回正◎资料图

工人们半夜起来排队接水,职工上班回家带水做饭。高价水沿街叫卖,一车水卖到280元。

当时,曾经担任过水利部部长的全国政协副主席钱正英来西安视察,发出“抢救西安”呼声。

长期单一过量开采地下水,造成地下水位急剧下降,引发一系列问题:沣河和灞河,由上世纪50年代年均断流30天左右分别增至113天和255天。地面沉降,最大水位下降达80米。

同时,自身污水处理设施不足,大部分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十几条河流被污染,地下水四项指标超标,而污水排放量还在一直增加。

“水荒最严重”1995年,GDP排名也最低

◎来源/城记智库

有研究显示,改革开放后中国东西部差距扩大的50-70%,是由工业发展差距引起的。实际上,特大城市离开工业经济的支撑,工业集群不强也难以带动周边发展。

期间,东部快速吸收外资带来的资本、技术和管理经验,城市发展进入了快车道。人口东南飞,去沿海打工,收入快速提升。西安,进入沉沦阶段。1980年,西安排名全国第20位,史上最高。此后不断滑落,至今都难以到达这一高度。

1995年,西安GDP排名全国第43位,创历史新低。不要说那些强一、二线城市,就连中部的湖北襄阳都比西安高。

当时,西安与成都和武汉发展不在一个层级。有人说西安比肩成渝,本身就存在极大的误导。

80年代高扬,90年代沉沦,2000年代爬坡

◎制图/城记智库

西安产业导向,直接或间接受到影响。有个插曲:

1999年“西部大开发”那几年全国“两会”,陕西代表总要提交同样一份提案:“发掘乾陵地下宫殿”。彼时,经济学家张五常也呼吁“开挖秦始皇陵”,他算账“每年仅门票收入就可达25亿”。

后来,坊间就有“莫把西部大开发,当做西部大开挖”的暗讽。信息时代未到来之际,外界看西安发展是靠“旅游吃饭”。

后来,《西安城市总体规划(1995-2010年)》中,西安被定为:“世界闻名的历史名城,我国重要的科研、高等教育及高新技术产业基地,北方中西部地区和陇海兰新地带规模最大的中心城市,陕西省省会”。

“工业”字眼,消失了,重点强化“科研、高等教育及高新技术产业”。规划看方向,产业看载体:

1991年和1993年,高新区和经开区相继成立——这两个具备工业功能的新区,日后成为西安“经济的发动机”,成为西安的“龙头区域”。

第四,全省的发展状况

即使这样,依旧有人说西安“一支独大”。其实,四川、湖北、东三省等无不是如此。

为何会有这种说法?无外乎,省会占据最好条件——这是事实,因为城市有其发展规律、基础和顺序。像当年“苏联援华”,西安为何占全省达70%。陕南和陕北?不具备任何条件!

1964年,“三线建设”期间“二汽”落户湖北十堰,坊间有传闻首选安康。但因恒口是安康“粮仓”,一旦被占,安康人民口粮就无法保证。在安康,这事无数人皆都“扼腕叹息”。

所以,南北长度八百多公里的陕西,三种完全不同的自然和文化形态,决定它发展空间:绿色生态的陕南,黄色平原的关中,黑色能源的陕北。

地理条件决定了发展可能性◎NEWS

“中苏交恶”等背景下的“三线建设”,工业再次大规模西迁。陕西400多个新建三线项目,近90%远离城市,分散在关中平原和陕南山区48个县。

随着局势的缓和,很多“与世隔绝”的三线企业,面临着交通不便、脱离市场、环境恶劣等影响,“回迁”成为必然。

改革开放后,国务院“三线办”,决定让一些三线企业陆续迁往邻近中小城市,如咸阳、宝鸡、襄阳、汉中、绵阳和天水等。技术密集型和军工科技企业,则移往成都、重庆、西安、兰州等大城市。

换个角度,安康和汉中靠“强工业之路”上限明显。相比之下,陕北大概从2000年代开始崛起。

2001年底,中国加入WTO开启黄金期,工业加速度对能源需求爆发式增长。1998年,陕北成为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二十年来,累计开工175个重大项目,总投资达8000亿。

以2017年为例,陕北GDP为4585亿、工业总产值5339亿、全社会固投2861亿、财政收入453亿。这20年,分别增长32倍、52倍、46倍和42倍

2015-2021第三季度西安工业增速◎CHENGJI

但是,陕北人口和总量毕竟有限。所以,若“强省会”龙头失速,就必然带来全省失速。

这期间,东部产业转型升级和传统产业转移从未间断。例如,合肥凭借地理优势,十几年从长三角吸引大量内迁的工业,充分发挥“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能动性,“投行思维”引人注目,强势突起。

成都,从2016年就提出“工业一业定乾坤”战略,郑州借助富士康形成电子信息工业等多个优势产业。

梳理西安现代工业史,“计划经济时代”的“宠儿”,九十年代的“探底”,新千年后的“爬坡”……如何认清自己,坚定不移地招商引资,发展先进制造业,从而工业强市。这,是一个永恒的命题。

全网五百余万阅读,100,000余篇文字,30余张图表

城记智库-《重新发现西安》即将付梓印刷

“以水定城”和“以水定人”下,“错失一汽”时代已过,西安迎来最佳工业基底时代:

【水】“引汉济渭+东庄水库+雨线北移”,两城水资源将超50亿立方米,人均也堪称“北方特大城市最佳”;【交通】国际航空港+内陆港+米字型高铁;【人口】增量北方第一,60岁以下超1000万!

梳理七十年西安经济史,如今西安最大的挑战,亦非外部环境,而是“内生动力”

“Hope is a good thing,mab ye the best of things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这是《肖申克的救赎》中经典台词:”有希望是件好事情,也许是世间最好的事情,好的东西从不会逝去”。

文=城记智库聂海峰

©版权声明:部分内容和资料,来自公开报道

如若转载请注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