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出生人口连续三年下滑!有地区跌破35%,年轻人为啥不愿意生了?

桃染墨痕

2021-11-06 19:50

关注

随着95后成为婚育第一梯队,年轻人的生育状况和心理动态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俗话说“三年一代沟”,年轻群体的生育观普遍同他们的父辈有着天壤之别,“丁克家庭”甚至“不婚主义”“单身贵族”的支持者逐渐在社会上占据较大比重。

“青年人不想生、不愿生”,已然成为一种社会常见现象。

究竟是什么导致如此现象的出现?又应该如何拯救持续告负的生育率?2021年5月,“三胎”政策宣布施行,足以看出国家也为这一问题伤透了脑筋——“全面二孩”刚落地,“三胎”政策又跟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毕竟这是件直接影响国计民生的大事,人们对此议论纷纷;而形形色色的问题中,有一个疑问最是焦点:“三胎”政策,真的可以实现提高生育率的目标吗?

生育率持续走低——难以阻挡的下山滚石

如今的中国,当初人口红利的优势已经不明显,甚至和很多西方国家一样,受困于人口老龄化、少子化的问题。为了挽回持续走低的出生率曲线,国家也是想尽办法,包括实施二胎政策、增加产假时间等,以刺激民众生育。

那么这一政策实施带来的实际结果又是如何的呢?据《中国生育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实行,的确是有所成效,当年出生人口攀升至1786万,创2000年以来峰值。

可以看出,的确有一些正值生育年龄且生育意愿较强的夫妻抓住了“二孩”政策的档口,选择了生养二孩。

但在这之后,出生人口又开始呈现“断崖式”下跌,总体下滑趋势并未改变。

再来看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

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下滑至1725万;2018年再下降200万至1523万,2019年降为1465万,而2020年甚至暴跌到仅1000万出头。2021年的数据还有待22年进一步统计,但截止到21年7月份,全国各地的出生率依然为负,局部地区甚至跌破3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一片争议声中,“三孩政策”新鲜出炉。这次国家给予育龄夫妇的条件更加优厚,甚至直接取消了超生罚款。但又有多少年轻人愿意响应这一号召呢?

现实并不乐观。正如人口学专家易富贤曾说的,“生育率下降就像从山上慢慢滚下的石头一样,是必然的。”人们的生育意愿一旦降下来,再想逆转回升就很难。别说是三胎,有很多家庭已经连一胎都不愿意生。

一个世纪前尚不被大众理解、甚至视之为不孝的“丁克”如今已然崛起,更成为一种喜闻乐见的生活方式。对于年轻的个体来说,“丁克”自由自在、没有负担的特性实在吸引力十足,再优惠的政策较之也逊色。

拿什么养?怎么养?——被现实浇熄的生育欲望

和出生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年来居高不下的离婚率。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组建家庭几乎只是个负担,但凡生活中产生一些口角他们就恨不得逃离围城。

“不合适”“过不下去了”这样的抱怨甚嚣尘上,处在如此摇摇欲坠的家庭关系中的两人,又如何承担起抚养一个孩子的责任?孩子出生在这样一个随时可能破裂的家庭,如何保障他或她的幸福?

“生孩子容易,养孩子难”,已经成为多数家庭的共识。如何养育好孩子?除了家庭感情需要稳定,更要紧的是拥有足够的经济实力。

现在这个社会,从先天出身到后天培养什么都“卷”,且不说“拼不拼爹”,基础物质比如教育资源等总得给孩子满足,不然培养不出优秀的后代,无论是孩子还是自己都只会活的更难。

现实社会的疯卷之残酷,为无数普通家庭出尽了生活难题,面对养育资源的大缺口,再优厚的优惠待遇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就拿带薪产假来说,国家机关单位尚且兜得起,但一般的私营企业又有多少愿意坚持给没法来上班的女性无条件发工资呢?

对于民营资本来说,收益永远是第一位的,在利益驱动下老板们多会倾向于以招聘男性职工为主;而面对此类客观存在的就业歧视,多数女性会为了事业选择晚生晚育,甚至直接不婚不育。

家庭的重担压在每个人的肩上,对于绝大多数普通“打工人”来说,他们如果想要过上更加宽裕的生活,家里就得“少张嘴”。各种成本叠加,逼得年轻人在生育之前盘算着更复杂的经济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曾感慨,以前多生一个孩子,不过是“多添一双筷子”,但今天,那双筷子变成了“黄金”做的。

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机遇遍地、敢想敢做就能打出一片天的七、八十年代了,起点高的人往往起步更容易些,要给自己的孩子更好的生活——这成了很多年轻的父母奋斗的动力,但也同时成为了他们对于再要一个孩子感到难以承担、踌躇直至放弃的原因。

都说“养儿防老”,但现在问题已经上升到“儿子都养不好”的阶段了:奶粉钱都赚不过来,还要为孩子准备教育资金,甚至未来买房的首付都是潜在的负担。

受到时代背景和当时政策的影响,95后多半作为独生子女登场,他们在年少时享受尽了作为独生子女、全家资源向其倾斜的好处,早已没有“兄弟姐妹”的概念,也自由自在惯了。

但等到自己需要承担起一个大家庭的责任时,赡养父母的压力也就只能加注在他们自己身上,再要他们生几个小孩显然是难以支撑的。

两位青年人、双方父母和多个小孩这样的组成——即“保龄球式家庭”,它所带来的家庭问题是相当复杂的,其中最致命的经济压力便不在大多数普通人可以承受的范畴。并且,带孩子的事也不可能完全扔给年迈的父母亲,这一来作为母亲,年轻女性的生活压力从客观上也更加沉重——小孩,尤其是年幼时,往往更渴望、也更需要母亲的陪伴。

做母亲的需要完美平衡家庭和事业,扮演好双重角色,如果有多个孩子将很可能被家庭占据大部分时间。

可随着时代的进步,女性意识和个体独立意识逐渐觉醒,女性群体的受教育程度和社会地位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对于家庭生活有自己的主张,对于事业发展有自己的目标和考量:她们拒绝做家庭主妇,拒绝承受十年怀胎的煎熬,拒绝一朝分娩的十级痛苦。

降低生活成本是破除“老龄化”“少子化”危机的第一密钥

在大部分老一辈眼里,这代年轻人的婚育观念简直岂有此理,怎么可以后继无人?“催婚催生”成了年轻人回家看爸妈时最令前者头疼的老问题,但被这个恶性循环困扰的又岂止是小家呢?

往大了说,如果缺少适应社会未来发展需要的一定数量的新生儿,整个国家都会陷入“无人接班”的尴尬局面;没有足够的新生血液,人类社会发展到后期必将趋于乏力。

“你不生我不生,日后养老谁来撑?”这是父母对后辈的发问,也是国家对生育率大滑坡的担忧。建设生育友好型社会这一任务,已然迫在眉睫。

优生优育的观念,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印在了很多由独生子女阶段过来的年轻父母的心底。

从那个超生还要罚款数万的年代走过来的人们,曾用了漫长的时间转变观念,如今要想再次开放生育、重培生育欲望,自然也需经历一定阶段,甚至因为大家更为普遍地接受素质教育而要费上比之前更加漫长的时间。

政策的干预就是起到一个助推作用,国家希望这个转变可以来得更快一些,以保证发展需要——但政策干预绝不会成为提高生育率的决定性因素,全民经济才是基础

年轻一代往往渴求更有品质的生活,而不愿意被过于高昂的生活成本困扰。为难的是,小孩的降生带来的一系列苟且正是有悖他们的追求。孩子是物质与情感的投资对象,也是能带来希望的天使,拥有这份美好应当是建立在基础生活得以保障之上,否则只能让一家子人“一夜回到解放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何打牢经济基础、减小生育压力?国家其实已经在努力给我们答案,比如医疗补助、延长产假、扶植青年人就业、实行教育“双减”政策,等等。的确,只有当生育后代不再有损普罗大众的生存品质,一些不必要的开销可以免去,人们才更愿意生养小孩。

“人生太苦自己承受就好,何必让孩子来这世上走一遭”,这样的叹息常常从年轻人的口中发出,成了社会的痛点。当养孩子不再拖全家人后腿,当我们有余力为生活加点甜,“二孩”“三胎”的政策才能真正发挥其作用,有了底气的年轻一代才能不对生育“望而却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2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