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德国母亲的复仇:7岁女儿惨死,凶手抵赖,母亲当庭朝凶手连开8枪

subtitle
孤风婉史 2021-11-06 13:5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在1982年的时候,德国某地开审了一件非常特殊的案件,被告人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她杀害了一个以精神病为由迫害了七岁女儿的男人。在开庭之前,这事情就曾广泛地引起了媒体的关注,事情的缘由到底是怎样的呢?

悲惨的源头

事情的起源要追溯1980的5月一个早上,玛丽安正准备叫女儿起床,然后自己好去工作,但是7岁的安娜好像格外的不愿意配合,暴躁的玛丽安忍不住抱怨了两句,女儿也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

安娜感觉很委屈,不顾一切地往外面冲着,准备“离家出走”,可是那时正是早晨上学的时间,而安娜也背着书包,玛丽安便觉得安娜不过是上学了而已。

但是一直到晚上,玛丽安回到家里依旧没有看到安娜,内心才突然慌乱起来,忙不迭地打电话到安娜所在的学校,在再三确认之后,才知道原来女儿根本没去学校,这位年轻的母亲当即崩溃的想要落泪。

接连打了好几个平时和女儿交好的同学家的电话,期盼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此刻就在哪一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呆着。

每拨出去一个电话,带给玛丽安的绝望就更多一分,等到最后一句否定之后,玛丽安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警方,在了解过安娜日常的出行路线之后,警方立马开始了排查。

但是时间一点点过去,一点关于安娜的消息都没有,玛丽安也肉眼可见地消沉下去,搜寻无果后,玛丽安不可避免地想到,孩子是不是遭遇什么事情了,这个认知让她再一次痛哭出声。

玛丽安出生自单亲家庭,跟随着父亲长大,但是父亲是个酒鬼,她的幼年生活没少因此而挨打。也是因为此,玛丽安的性格非常敏感,而且极容易激起暴躁极端的情绪,在生下安娜之前,其实她曾和前任有过两个孩子

但是因为当时的自己没有足够的抚养能力,只能无奈放弃,在生下安娜之后,当时的男朋友也离开了自己,但如今的安娜有了自己的一家酒吧,收入不成问题,安娜的抚养权,她必然不会放弃。

在这几年中,虽说玛丽安并没有多少时间照顾安娜,但是安娜几乎是她在外努力的所有精神动力。玛丽安一直回忆着和安娜生活的一点一滴,心里的无力感越来越重,直到第二天天亮,在一个偏僻的河边,有人发现了一个女童的尸体,在警方感到之后终于证实,这人就是安娜。

抓捕罪犯

女孩的身体明显经历过多次非人的伤害,且手脚都有过被捆绑的痕迹,在经过法医的鉴定之后,死因确定为窒息而亡。这种本该是失踪案在这一刻被正式确定为谋杀案,调查的力度也瞬间增大,在调取监控的过程中,警方靠人力也找到了多名目击证人。

在安娜离家出走的那个早上,有人曾看见这个小女孩在大街上独自玩耍,当时路上没有多少行人,所以这个小女孩倒是显得特别瞩目,但是不一会,有个男人靠近了她。

这名男子目测30多岁的样子,在和安娜进行简单的沟通之后,便以自己家里有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猫为引子,诱惑安娜到自己家里去玩,安娜没有防备,竟然真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根据目击证人的口述,警察很快找到了那附近的监控,并迅速地锁定了嫌疑人,在经过数据库比对,发现此人是他们的老熟人,克劳斯。

他当时已经35岁了,而且有过两次案底,之前的两次都是与侵犯儿童有关,在联想到如今的安娜,警察顿时就忍不住恶狠狠地咒着,真的是死性不改。

早在1976年的时候,克劳斯就因为侵犯一个小女孩被捕入狱,并判刑实施了化学阉割,这样的刑罚也足以证明克劳斯曾经犯下的是多么严重的恶行,但是这样的人却因为被专家诊断出有精神病,且在作案期间是发病期间后,不得不同意了让他在精神病院中治疗的请求。

后来的一段时间中,法院又批准了他接受荷尔蒙恢复治疗的请求,后来医生判定克劳斯的精神病有所好转之后,便放他出院了。

克劳斯因安娜在一次被捕之后,在交代犯罪过程中,我们才知道,在他将安娜诱骗到家中之后,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虐待和侵犯,此时的安娜才不过7岁。

在安娜后来已经奄奄一息时,克劳斯突然意识到,安娜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脸,如果就这么放任安娜离开,那么迎接自己的必定又是另一次的牢狱之灾,看着手边的绳索,克劳斯用它套上安娜的脖颈,结束了安娜短暂的生命。

理智崩断

克劳斯在交代案情的过程中显得非常轻松自在,面上没有任何的愧疚或者悔恨,在案情叙述完毕之后,甚至还淡淡然的分享了自己在把安娜扔到河边之后,还找了一家饭店享受了美味大餐的惬意生活。

克劳斯此刻有多平静,得知真相的玛丽安就有多疯狂崩溃,每一个午夜梦回的她都想要回到那天早上,紧紧地把安娜抱住,哪里都不让她去。

到了1981年3月4号的时候,此案正式开审,但是进度到一半之后,克劳斯的律师突然拿出了一份关于他的精神检测报告。

这样的场景太过熟悉了,这段时间中,玛丽安早已经了解了克劳斯的为人还有那些案底精力,意识到克莱斯想要旧技重施之后,她再也忍不住了,当着法官的面冲着克劳斯咆哮,啼血一般的诉说着他那些恶行。

她本就是一个容易易燥易怒的人,在克劳斯的这番刺激下,更是感觉脑袋都快炸开了,但是无奈对方的律师提出的证据摆在面前,玛丽安根本无从反驳。

面对两方胶着的情况,法庭决定看下一次庭审,玛丽安觉得自己如今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而克劳斯居然还在不断挑衅,他得意洋洋的说着,等到下一次的时候,他要告知法官在他侵犯安娜之后,安娜向他索要五分钱,不然就告诉妈妈的事情。

当事人只有他和安娜,如今安娜已经去世,这句话也无从证实了,而且加上克劳斯有精神病的前科,他完全可以说是因为安娜的这句话才导致了他的发狂。

想通这一切关键之后,如今凶手不仅有可能逍遥法外,甚至还能给已经冤死的女儿泼脏水,玛丽安感觉心底的那根线被彻底绷断,不再发怒,冷静的可怕。

惩罚罪犯

两天过后,庭审进入审理的最后阶段,所有人陆续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听从法官最后的宣判,克劳斯已经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玛丽安差不多是最后一个到场的人。

在一步步靠近之后,在众人措不及防的时候,玛丽安突然从口袋掏出一支半自动的贝雷手枪,朝着克劳斯的位置连连开八枪,有6枪都实打实的打在克劳斯的身上。

人们瞬间慌作一团,短促的尖叫声过后,警务人员也醒过神,前去探查克劳斯的伤势,在这种猛烈的攻击下,毫无意外的当场毙命

从开枪到现在,玛丽安一直静静地站在自己的位置,在确定克劳斯确定死亡之后,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事情发酵得很快,一个关于单身母亲复仇的标题横扫各大媒体的标题,参与议论的人越来越多。

冷静下来之后的玛丽安说,在开庭的时候她恍惚看到了女儿安娜的幻像,安娜似乎正在遭受什么劫难,她想要保护安娜。这段阐述一直断断续续的,在问及她为什么开枪时,玛丽安也是一脸迷茫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开枪。

在最后一次庭审之后,检方撤销了对玛丽安的控诉,而法官也以玛丽安当时的精神状态并不稳定为由,从轻判处。

最后玛丽安因为非法持有枪械、过失杀人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比起预谋杀人的罪名已经轻了很多,三年过后,玛丽安被批准假释,一出监狱之后,玛丽安再次成为各大媒体想要访问的焦点

因为其实在一开始玛丽安枪杀罪犯之时,她曾和把她带走的狱警说过,她想要从正面开枪的,但是她当时的条件不允许这么做,从这个言辞来看,玛丽安当时必然是清醒的。

一直到1995年,45岁的玛丽安被诊出胰腺癌,此时的她已经苍老,或许是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再面对众人询问时,她终于坦白了自己当时的精神状态,她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那确实是一场预谋杀人,但是她从未后悔过。

后来她酒吧的一位工作人员的说法也证实了她的说辞,在玛丽安开枪前的几天,他曾看到玛丽安多次在酒窖练习枪法,这才有了连开八枪,命中六枪的射击率。

结语

次年玛丽安因为胰腺癌去世,享年46岁,无论是安娜的去世还是克劳斯的死亡都已经过去了很久,随着玛丽安的去世之后,当年的真相似乎也已不再重要。最后玛丽安被葬在安娜的身旁,这是她的遗愿,也算是她人生的最后圆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