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猥琐小气”的楷书,获书法最高奖?这字写得真憋屈

subtitle
金尊随心娱乐 2021-11-06 01:12

我们都知道,书法大体可以分为五种书体,但每种书体下又分为许多不同风格。相较于行草书的丰富多样,楷书的形态相对较少。在当代书法展览中,入展、获奖的楷书一般集中在小楷类、唐楷类、魏碑类几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黑龙江曲庆伟因为在全国书法展屡屡获奖而被大家熟知,他获奖靠的就是一手魏碑体楷书。他曾在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上获得艺术奖一等奖,第十一届全国书法篆刻展优秀奖,黑龙江省第八届文艺奖一等奖。这其中,尤以被称为中国书法最高奖的兰亭奖分量最重。

曲庆伟在兰亭奖上获得一等奖的作品,是一件大篇幅的魏碑中堂,在画好的界格内密密麻麻写下了600多字。因为字数太多、篇幅太大,所以在后来所有公开发表的资料中,使用的几乎都是局部,人们已经很难找到作品全貌的图片了。

当年在展厅中,这件作品还是给人以很大的震撼的——如此多的字数,作者写起来却丝毫没有懈怠,全篇认认真真,用笔精到严谨。而且,虽是写的魏碑,但用笔上并不刻意求方,少有魏碑那种尖峭、锋利感,而是多了些温和、灵巧的气息。

虽然作品字数较多,但欣赏下来并不让人感到太疲劳。首先字迹清晰,读起来很顺畅;其次每个字写得很有情趣,可以引人深入。古代魏碑大多出自工匠,所以多粗粝之貌,曲庆伟去粗取精,将魏碑写出趣味,属实不易。

既然魏碑体属于楷书的范畴,那么它就和行草书的表达有所不同了,没有连绵的体式,也没有便捷简约的笔调——如果把行草书单字从整体中拈出来分析赏玩是不大恰当的,但是对于楷书,尤其是在每个格子里书写,每个字就相对独立、固定了,所以人们欣赏的角度往往更在意单个字。

细细观察每个单字,结构上能力的欠缺是这件作品的一个弊端。结构有法,也有灵活性,一个笔画可以搁置在此,也可以搁置在彼,但每个改动,都会让字的神采、气度大不一样。

在这件作品中,有不少字猥琐、小气,无精气神,这就是缺乏基本的结构功夫所致。有的字放在通篇的语境中尚不可观,更遑论细看了。

用笔、结构、章法是书写的三要素,曲庆伟在用笔上有功夫,依格而书,章法也属于简单易于把握的类型,就是结构环节上显示出了薄弱,甚至某些字没有处理到位,对于避让、迎送、抑扬诸关系似乎也不知晓。这就影响到字的气量,诸如不大方、不雍容。

譬如结构中的失势就很明显,主次笔画放置不当,势不振hezi,气不扬,很是憋屈。古人论结构:“如匠石之营宫室,必先具结构于胸中,孰为厅堂,孰为卧室,孰为书斋灶厩,一一布置停当。”曲庆伟还是需要在结构上再进一步的。

通篇还可以再多些巧妙,而不是一味地填字。书写中还是有一些不能言传但可以意会的、缥缈的、迷蒙的、无定的情绪流露,是可以写得更适合整个语言环境又能有一些新变的。

譬如题款,此作纵横有序,字在格中,人工规划计算的痕迹是明显的,算计得刚好。留给题款的空间因算得正好,不免太压抑了。

而且,获奖作品的题款字也以北碑书写,欣赏起来不免无主宾、无轻重之变。倘能另起一行,从上至下以行草题款遥遥垂落,审美效果就极为舒展了,岂不更好!

可见,每个人想法都难得一致。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快来关注书法田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