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云迪获释,「嫖娼合法化」竟被吵上热搜?我们真的了解嫖娼产业吗?

subtitle
毒哥的毒鸡汤 2021-11-04 18:08

每一个睿智的灵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毒哥&玉成

来源:毒鸡汤(ID:Du-JiTang)

1

李云迪因为嫖娼而被抓的事情,相信大家都了解了,目前的最新进展是,李云迪已经获释 (行政拘留本来也就只有几天) ,所有商业资源被砍掉,电话无人接听,相当于在社交层面上失联了。

此后的一周,部分网友开始为李云迪鸣不平,打开各社交平台,随随便便都能看到类似的发言:

李云迪得到网友的同情,其实并不难理解:

一来,李云迪的确是一位有才华和作品的音乐家,而且直到出事之前,口碑一直都很好,一朝身败名裂,自然会引来大众的错愕;

二来,嫖娼这个“罪名”,听上去的确不严重,别说和其他大的违法犯罪行为比了,就和大家已经心照不宣地泛滥起来的出轨、包养相比,好像也不算啥。

而且有交易的性质在,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你情我愿”,所以才有很多人诘问,出轨养小三的怎么不犯法,一次性付款的就犯法了?

本来嘛,有争议我觉得是正常的,但只是万万没想到,争议最后会演变到远远超出事件本身的地步,到了后来,直接有人在网上呼吁起嫖娼合法化,相关议题一度引起几亿的阅读量。

这就有点魔幻,要知道,我国在民国时代就开始禁娼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禁娼才是时代进步的象征。

但现在,将近100年过去,旧时代的阴影已然远去,很多人已经无从了解,嫖娼合法化意味着什么,真正的卖淫产业又是怎么样的,反而只在一些非常浅薄的信息来源之中,得出了“自愿”、“公平”的结论。

再加上外国部分地区嫖娼合法化的案例,令很多人反过来认为,嫖娼合法才是人权和自由的象征,代表社会观念在进步。

所以今天,我们先利用外国的案例,来分析一下真正的卖淫产业是怎么样的,如果真的自愿公平,那为什么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禁止嫖娼。

相信大家看完之后,自然有自己的判断。

2

很多小伙伴大概都有这样一个认知:在一些性观念开放的发达地区,嫖娼是合法的,所以嫖娼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而可以帮助释放生理需要,降低性犯罪率。

但实际上,这个观念本身就是错误的。

的确,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存在那么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卖淫是合法的。但发达国家里存在卖淫行为,并不意味着卖淫本身也是先进的表现,相反,对于当地政府和人民来说,这更像是一种无奈的妥协以及耻辱。

比如日本,严格来说,说日本卖淫合法是不对的,早在1958年,日本政府就已经发布了《卖淫防止法》,规定卖淫违法。

而合法的那个产业,叫做风俗业,法律上严禁插入性行为,否则一旦被举报或抓现行,依然会受到法律惩处,只不过风俗业和卖淫之间,本就有很大的灰色地带,加上空间一般比较隐蔽,所以渐渐地官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日本风俗业,其实带有非常浓厚的封建残余,和明治维新时期的改革不彻底有关,联想一下他们直到现在都还有皇室,就不难理解了。

就算在当地,风俗业带来的影响也不太好,虽然带动了经济收入,但也引来治安问题。

风俗业兴盛的地方,往往也是帮派盘踞的地方,不知情的游客要是破坏了“规矩”,比如乱拍照等,很可能会招致无妄之灾,良家妇女不小心闯进去,也会被责骂驱赶。

性工作者被老鸨严格把控,真正的得利者则蛰伏在幕后默默数钱。

这种现象到了被称为“性都”的荷兰阿姆斯特丹,则更为严重。

在这里,有驰名世界的红灯区,每天游客络绎不绝,香艳的女郎站在橱窗里“任君选择”,甚至已经成为了一个旅游景点,很多人就算不光顾,也要专门去那里逛逛拍个照。

很多支持嫖娼合法化的网友,所用的论据也都源自这里。

但实际上,热闹都是外人的,对于本地人来说,红灯区的存在,更像一个污点而非荣耀。

首先,阿姆斯特丹虽然号称拥有全世界最严厉的,专门用来规范性服务行业的法律,但是受限于行业特点,依然难以抵挡暗娼的泛滥,性工作者的真实生活,远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光鲜。

其次,荷兰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实际上从事性工作的本国人已经很少。绝大多数的女郎,都来自东欧的贫穷国家,她们有的是怀揣梦想来到荷兰打工,却被现实击垮,不得不下海的;

有的是被明里暗里贩卖,身家性命都掌握在皮条客手中,屈辱过活的。就连当地政府,也数不清究竟有多少女性投身到这个行业之中,更别说保障她们的安全和人权了。

根据BBC在2019年的一篇报道《荷兰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妓女面对的困境》,至少有400名少女在当地非自愿卖淫,每天都遭遇强暴和人身威胁。

而越来越多的观光客的到来,也让她们被迫暴露在手机镜头之下,经常被嘲弄、羞辱和恐吓。

就连看上去更加开放包容的当地人,其实也对红灯区没啥好感,根据2008年法国《欧洲时报》的报道,荷兰中部城镇巴内维德出于保护蝙蝠的动机,将一些路灯换成了红色。结果这引起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而理由则是:“红光路灯太可怕了,简直把家搬进了红灯区。红光灯可以在阿姆斯特丹出现,但在巴内维德不行。”

对于荷兰政府来说,红灯区也像一个历史遗留下来的毒瘤,和人口贩卖、伴生黑帮和毒品、影响城市形象等副作用相比,红灯区带来的旅游收益和税收,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加上荷兰早就走出了拿卖淫做经济支柱的年代,所以自20世纪初以来,荷兰政府不断致力于改造红灯区,取缔了相当一部分的卖淫场所,所以要是在若干年之后,荷兰的红灯区彻底消失,我也不会觉得惊讶。

不知道看到这里,大家还会觉得嫖娼/卖淫合法化合理吗?

3

纵观世界上卖淫合法化的国家和地区,大多都有深厚的历史渊源,或者是改革不彻底,或者是在经济产业上攀扯不清,但显而易见的是,和自由、人权都没啥关系,最多只能叫妥协,官方再给点向下自由,让情况别恶化得太厉害而已。

而且,但凡有点眼力见的政府,都在努力改变,卖淫非法才是历史发展的主流。

所以现在,在中国这地儿,禁娼快100年的情况下,居然还有人倒行逆施,喊嫖娼合法化,怕不是脑袋被门夹了。

从法理上讲,为什么卖淫必须非法?

首先,卖淫本质上是物化和贩卖身体的行为,而且是生理上的弱者(女性)向强者(男性)贩卖身体,必然会导致剥削行为。

性工作者和皮条客、黑帮,往往都是同步出现的,性工作者必须依靠一个有武力值的个人或组织,来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但是这样一来,剥削者就从嫖客,变成了皮条客和黑帮,顺便带来了治安、毒品、高利贷等等问题。

说句糙一点的,只有开妓院开成富翁的,没有卖自己卖成富婆的。

绝大多数性工作者,都是迫于生计和威胁被动下海的,而且一旦下海,人身和财产就由不得自己掌控,只能成为别人的生产资料,古今中外皆是如此。

妄图把国外没删干净的历史糟粕,搬运到中国当榜样的人非蠢即坏,这个事真的没必要再争议下去了。

最后,送一句《纸牌屋》里的文案,作为本篇的结尾:

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是关于性的,但性本身除外,性是关于权力的。

作者:毒哥&玉成

来源:毒鸡汤(ID:Du-JiTang)

别怪我毒舌,生活比我的话更刻薄。负能量也是鸡汤,只不过它更真实。毒哥新书热卖中。

毒语

聪明的做法是什么?

是“卖淫合法,嫖娼违法”。 既 给予了 性工作者及性开放吹们尊重 ,又 保证了现有的 法制体系不被 破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