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伟大的公司:默沙东免除105个穷国新冠特效药专利

熙熙攘攘利来利往

2021-11-03 02:06

关注

来源:天涯社区

昨天,不少朋友都在转发一则新闻:默沙东将向105个发展中国家分享抗新冠口服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曼谷邮报:默沙东公司将向贫穷国家分享其抗新冠药品配方。

默沙东周三宣布,将与发展中国家分享其治疗新冠的抗病毒药“莫努匹韦(Molnupiravir)”,扩大这种有前景的治疗方法的使用范围。据悉,默沙东及其合作伙伴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公司表示,他们已经与联合国达成一项治疗许可协议,允许105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共享该药。

默沙东公司已向联合国支持的药物专利池组织(MPP)授予了其实验性抗新冠病毒药物molnupiravir的免专利费许可证,允许105个中低收入国家的公司再从MPP获得该药物的生产许可。

10月1日,默沙东公布了三期临床试验的中期结果,表明口服药能使住院率和死亡率减半。10月11日,默沙东向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申请紧急批准新冠口服药。

默沙东公司已要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申请紧急批准Molnupiravir。此前不久,该公司表示,临床试验显示,Molnpiravir可将高危人群因新冠感染而住院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一半。这种口服抗病毒药物适用于那些感染了新冠但病情不严重的患者,它填补了市场上预防感染和治疗重症患者之间的一个关键缺口。

预计发展中国家的仿制药制造商将以每疗程20美元(5天疗程)的价格销售该药,而在美国,美国政府已同意为其首次购买支付每疗程712美元。

这意味着,该药在发展中国家的价格只及在美国的不到3%,药价下降幅度高达97%之多!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中国不在这105个国家之列。

不过,医药慈善组织MSF对于该药许可范围受限感到失望,因为其覆盖的范围排除了世界上一半的人口以及有强大生产制造能力的中高收入国家,例如巴西和中国。

专家表示,这是制药公司就关键新冠医疗技术达成的首批免专利许可费协议之一。该协议由默沙东、其合作伙伴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埃默里大学与MPP签署。

根据该协议,在世界卫生组织继续将新冠归类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期间,默沙东、Ridgeback和埃默里大学将不会获得Molnupiravir的专利许可费。

MPP执行董事Charles Gore称,默沙东是疫情期间首个签署类似协议的公司,他补充说:“我们希望默沙东与MPP的协议对其他人是一种强有力的鼓励。”

另外,最近在国内紧张的“息宁”,也是默沙东生产。

中国目前已有超300万帕金森确诊患者,预计到2030年将接近500万人。“息宁”是帕金森病常用治疗药物,是默沙东的独家品种,该药目前是由欧加隆公司负责总代理进行销售。

“息宁”在默沙东的意大利工厂生产之后,进口到国内,由默沙东杭州工厂分装。美国帕金森病协会网站显示:2019年7月17日,默沙东宣布停止供应“息宁”。

但是在中国,“息宁”的供货从未完全中断,只是长期处于紧张状态。

“息宁”因其独特的成分,目前尚无其他药品可以实现彻底的替代。

不少患帕金森综合征患者及家属反映:用于治疗和缓解帕金森症状的常用药“息宁”无法在医院买药,只能以高出医保价格10倍甚至20倍的价格从网上购买。

其实,默沙东作为一家良心药企,是有悠久的传统的。

这家公司的掌门人乔治默克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应当铭记,药物是为人类而生产,不是为追求利润而制造的”。

默沙东曾经默默的做过很多贡献,是一家令人尊敬的制药企业。

在中国,每一个孩子出生后打的第一针乙肝疫苗,是由MSD一美元转让的专利技术所生产。

据中国卫生部门统计,1984年至1987年间,全国每年约有1.2亿人口感染乙型肝炎病毒,占总人口的10.1%。当时每年出生的2000万新生儿中,近十分之一受到乙肝病毒感染。

1986年,默沙东公司研制的人类第一支基因工程疫苗——重组rDNA乙肝疫苗获FDA批准上市。

在这一时间段,中国同时启动了三个乙肝疫苗研制项目,但因为各种原因被迫中断、无法实现大规模工业化生产。

1988,中国政府希望从默沙东引进基因重组乙肝疫苗。时任默沙东公司的总裁瓦杰洛斯了解到中国的具体情况:为了保护每年2000万新生儿免受乙肝病毒感染,中国政府迫切需要为所有新生儿和高危人群提供安全有效的乙肝疫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5年,瓦杰洛斯先生和夫人在北京长城

瓦杰洛斯先生谈到此事曾说:“最初我们希望向中国出售乙肝疫苗,但我们很快意识到,即使我们将价格降到最低,他们也难以承担。在美国,乙肝疫苗需要在半年内分三次注射,费用是100美元,但对当时的中国普通家庭来说,这笔支出相当于他们大半年的收入。

因此,我们开始谈判技术转让,价格问题再次出现,我们将价格一再压低……我很焦虑,时间如此紧迫,我想保护孩子们免受这种致命疾病的侵袭,新生儿在出生24小时之内就应第一次接种疫苗……

最后,瓦杰洛斯提出以700万美元底价将这项技术转让给中国。事实上,默沙东公司这个举动不仅意味着放弃了专利费和中国市场的巨额利润,甚至象征性收取的700万美元,连培训中方技术人员和支付派遣到中国的专家费用都远远不够。

默沙东公司负责提供生产重组乙肝疫苗的全套生产工艺、技术和装备设计等、培训中方人员,确保在中国生产出同等质量的乙肝疫苗,且不收取任何专利费或利润,也不在中国市场出售乙肝疫苗。

30 年前签约时,瓦杰洛斯曾预言:「这个项目将帮助中国在 50 年后消灭乙肝。」

他后来还说,虽然没有利润,但这是默沙东在 20 世纪做的最好的商业决策之一,它能拯救生命,这家企业以往做过的任何事都无法与之相比。

瓦杰洛斯近乎免费提供中国乙肝疫苗生产技术的决策据说也深受默沙东创始人乔治默克的影响。他曾经开创先河,免除了日本的专利费。

在二战后,日本深受结核之苦,因战后国力穷困,无力购买默沙东的链霉素,当时的乔治默克也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向日本免除链霉素专利权,并传授生产技术。日本制药公司得以生产出足够的链霉素,遏止了肺结核的流行。不要忘记,二战期间,日本偷袭珍珠港给美国造成了巨大伤害。可想而知,乔治·默克在当时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这不是默沙东第一次这么做。他们还曾经无偿捐赠药品,治愈2.5亿非洲患者。为了彻底消灭河盲症,默沙东斥巨资研发出来的河盲症新药免费向非洲的贫困居民供应,并持久保留一条生产线生产,直至河盲症症在地球上消失。

上个世纪初,非洲、拉丁美洲等地区蔓延着一种叫做“河盲症”的怪病。约三分之一的成年人都是盲人,这种怪病一共危害31个国家、2700万人。一开始,他们都以为自己受到了诅咒。直到1926年,人们才发现引起“河盲症”的原来是一种叫做盘尾丝虫的寄生虫。

1970年,默沙东从全世界大约4万份土壤样本中,发现了一个非常强的抗寄生虫物质——艾维菌素。1975年,默沙东在其基础上合成了伊维菌素,它能有效地杀死各种蠕虫、跳蚤、虱子等寄生虫,对盘尾丝虫蚴的杀伤力也很强。因为发达国家的人很少患寄生虫病,所以伊维菌素一开始只应用于兽用寄生虫的治疗,年销售额在10亿美元。

问题来了,河盲症只是住在世界上最赤贫的西非人才会得。这里集中了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不但没有成体系的医保和公共卫生系统,很多地方甚至连公路都没有,有些偏僻的村寨甚至连车也开不进!所以不管药价定得多低,那2700万河盲症患者的非洲老百姓都不可能买得起。

时任默沙东副总裁的瓦杰洛斯在了解情况后,在1987年作出了史无前例的决定,宣布将伊维菌素捐赠给所有需要治疗河盲症的人,直到此症完全被消灭为止。于是从1987年起,默沙东就开始免费生产伊维菌素并配送到河盲症疫区,31年过去了,默沙东捐赠的伊维菌素超过20亿剂、覆盖疫区超过2.5亿患者。

判断一个人或者一家公司是否伟大,得看他在利益面前的选择,默沙东无疑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也是一家值得尊敬的公司。

转载仅供思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问题,请后台留言,立即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41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