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她与钱学森青梅竹马,在钱老背后默默付出,是令人生羡的神仙爱情

subtitle
小白趣侃 2021-11-02 18:43

不要失去信心,只要坚持不懈,就终会有成果的。——钱学森

莫谈钱老之功勋了,其为祖国科学事业之贡献怕是不能为笔者俗口尽相道出。同时他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个女子的依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有着生活的原貌,更有着一段矢志不渝的爱情。钱学森年长蒋英8岁,两人有着令人生羡的神仙爱情。

缘起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钱均夫1911从日本学成回国。钱父钱均夫与蒋百里交情甚好。蒋百里有5个女儿,而钱均夫只有一个孩子,蒋百里便把蒋英过继给了钱家。两家的举动,殊不知已不自觉的将月老的红线给这对青年俊女相连。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3岁过继到钱家,在蒋、钱两家的一次聚会中,蒋英与钱学森对着双方父母,合唱了《燕双飞》,两人搭的那样的自然、默契。更不知儿时的一曲《燕双飞》,竟预言了二人日后的轨迹。23年的相伴时光,是两人日后,爱情调色盘的缤纷色彩,频频妙笔

1935年8月钱学森赴美留学,蒋英弹奏莫扎特的D大调奏鸣曲为他送行,钱学森把她连同送的书籍在随身提箱里,带到了美国。此时的蒋英,也同蒋百里一道去了欧洲,在柏林上学。此间,两人书信传情,情感逐渐升温,爱情的种子蔓延。将各自心意,寄于尺素,远涉到达彼此身边。他们两个人的神仙爱情,不碍于山海,不屈于岁月。

正所谓缘分二字,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一次擦肩。又是怎样深的缘,换来23年相伴后的厮守呢?

二战结束,蒋英去了美国,当时的钱学森已是而立之年,而蒋英也二十四岁。但,世事总总,不能尽如人愿。何况在青年的大好时光,有志者往往一心追寻心中之理想事业,故而尚不能看透爱情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于是,为了各自的事业,他们的婚期再次推迟。

直至1947年,他们的婚礼在上海沙逊大厦举行。历尽坎坷,方更觉珍贵。终于23年的兄妹,终成夫妻。23年间,笔者在想,那是怎样的青梅竹马的时光,我见过你稚嫩的模样,你陪我从孩童出落到窈窕。此等,想必又有多少人有幸历经。缘,至幸也。

相伴,理想生花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其实,这却只是部分人婚姻的写照。究其原因,乃爱之不至亦或是从未有爱

因爱的不够,固然在结婚后,在生活的琐碎中,在一天天的日子里,愈发的感觉到了对方的缺点,继而怨气一天天堆积,与婚前那个理想的对象落差太大,加之时光打磨了当时的热情,是以只有怨,说之坟墓不为过也。若是压根从没爱过,更是一天天愈加无法忍让,怎能关心,婚姻于之,对自由的囚禁也,囹圄矣。

而理想的婚姻是日益的将心比心,是互相成全,是家,是心灵的大地

钱学森在美国受迫害的那些日子里,家境很糟,可以说算得上狼藉。那时,蒋英辞了佣人,自己承担了所有的家务,她热爱的歌唱事业搁浅。那是一颗艺术的心,是一双纤细的手,没有犹豫,没有抱怨,没有解释,有的只是行动上的决绝。为其取名,或许只“爱”字当得吧

此间,钱学森完成了他的著作《工程控制论》,这是蒋英的成全,说不上牺牲,不能说让步,只是最大的支持与成全。外人看来,只能道一声,这个女人的大局观了得。

故土鸳鸯

1955年10月8日,在总理的亲自过问下,美国当局才终于准许钱学森夫妇回国。当两人带着永刚和永真登机时,美政府又强行扣下了钱老20多年来的心血——笔记。黑色三角钢琴,在蒋英的奋力坚持下,这物件得以回归故土,继续见证美好。提起这架钢琴,其中颇多故事。可谓是两人的定情信物了。

在二人刚结婚不久的生活里,钱学森忙于研究学习,而蒋英毕业于德国著名的艺术学院,主要钻研高音美声演唱,很喜爱乐器。她梦想能有一架自己的钢琴,奈何二人当时穷困,蒋英将愿望埋在心底。而体贴相爱的两人自然是心有灵犀,心意相通。钱学森知道妻子的心心念念,他省吃俭用,几月后,为妻子买下了这架德国产的黑色大三角钢琴。当时的蒋英感动惊喜,内心暗暗下誓没有嫁错人。

20世纪50年代中期,作为中央实验歌剧院担任艺术指导的蒋英和演员们一起到大西北巡回演出,学唱民歌经典甚至是京戏。每每登台,她总喜欢邀请钱学森去听,请他欣赏,期待他的评论。当心里装满了一个人,你知道的,万千繁华只愿与君共赏。钱学森忙时不能到现场,她就有心录下来,带回家,待他闲暇时给他听。都说女为悦己者容,而笔者更倾向女为己悦者容。为更好的照顾丈夫的生活,支持他的工作,她在中央音乐学院任教,放弃舞台生涯,投入全部精力培养学生。如今,蒋教授也成为古典音乐界翘楚。

晚年,夫妇俩生活依然充盈可爱。在91年,中央为钱学森的颁奖仪式中,钱学森教授谈到夫人。他感谢夫人的牺牲,在自己受迫害时期管理整个家。她感谢夫人的音乐艺术,使得自己对世界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思维更加广阔。两人志趣相投,相敬如宾,好不和谐

蒋英在晚年回忆,年轻时,追她的人不少,她一个都没看上。到最后独被钱学森的真情与才华打动。说是打动,未说出的是不觉早已深爱吧。

而钱学森教授也曾讲过:“蒋英是我的童养媳。”宠溺与呵护之情,旁的人又喊“被柠檬了”。即便到了行动不便的晚年,夫妻俩仍然每天坚持互相搀扶散步,共享夕阳,十分恩爱。长子钱永刚感慨:“父母的爱是一种无言的陪伴。”头发花白的钱学森仍有些“顽皮”的对蒋英说:“钱归你,奖(蒋)归我!”谐音的背后,是不变的真心。

此去经年,所爱隔山海,山海可平。愿君得以觅所爱,不负此生之深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