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清照有多狂?写了篇咏梅词自称天下第一,说王安石苏轼都太俗了

subtitle
百晓失东南 2021-11-02 17:25

文/蓝梦岛主

原创文章,已开启全网维权,抄袭必究!

作为公认的“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与此同时,她的狂傲也是有目共睹的。比如,李清照曾写了一篇《词论》,用寥寥不足千字,将包括李煜、柳永、苏轼在内的诸多前辈词人批评了个遍,咖位之大,范围之广,几乎涵盖了她之前的所有词坛巨星,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写得都不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了《词论》,李清照还有一句经典“狂言”,原文是:“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也。”意思就是:“在我看来,别人写了那么多咏梅作品,却都俗气得很。我自己试着写了一首,你们看过之后,就知道我不是在说大话了。”

李清照这话说得简直太狂了,梅花傲雪凌霜,象征着高洁的情操和不屈的精神,向来是文人骚客歌颂的对象。古往今来,诞生了无数的咏梅佳作,比如王安石的《梅花》:“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再比如苏轼的《西江月·梅花》:“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这些被后世奉为经典的梅花佳作,在李清照眼中竟然都是不入流的“俗笔”。那么,何为“不俗”?李清照自己写的那篇咏梅词又到底如何呢?以下,笔者就带大家一睹风采。

“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也。”上文提及的这句“狂言”是李清照为词作《孤雁儿》所写的词序。所谓“词序”,就是写在词作前面的序言,用以说明写作目的或写作背景。

李清照《孤雁儿》: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初春的早晨,我在藤床纸帐中醒来,心头涌上一股说不尽的伤感与相思。

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此时的我,孤苦无依,与我相伴的唯有玉炉中时断时续的熏香青烟,我的情绪如水般凄冷孤寂。

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窗外响起了《梅花三弄》的笛声,吹开了枝头的梅花,是啊,春天来了,但于我而言,没有欢喜,只有幽恨。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忽然间,就下起了春雨,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引得我又落下千行泪。

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曾经为我吹箫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人去楼空,纵然梅花再美,又与谁一起倚阑同赏呢 ?

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我折下一枝红梅,却寻遍人间与天上,依然找不到那个我要给他寄去的人。

通过以上赏析不难看出,李清照用“花开”与“人愁”作为鲜明对比,着意烘托出孤寂凄婉的意境。其“不俗”之处在于,这首《孤雁儿》明为咏梅,暗为悼亡。(这种写作手法其实并非李清照首创,上文提及的苏轼的那篇《西江月·梅花》,也是写给爱妾朝云的悼亡词。)

笔者认为,李清照的这首《孤雁儿》确实不俗,以景衬情,用极具美感的语言将环境描写与心理刻画完美融合在一起,表达出对亡夫赵明诚的无限哀思和无尽怀念,画面唯美,感情真挚,达到了极为高超的艺术效果。至于,此词是否如李清照自己所言,是超越所有前人的“千古第一咏梅佳作”,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在笔者的个人观点看来,陆游的《卜算子·咏梅》才是最惊艳的咏梅名篇: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当然,虽然陆游与李清照都是宋朝人,但二人有着41岁的年龄差,《卜算子》的问世时间要晚于《孤雁儿》。不过以李清照的性格,她即便读过此词,也难免评价一个“俗”字吧。只是,我本俗人,还是觉得王安石的《梅花》很好,苏轼的《西江月》也很好,陆游的《卜算子》则好上加好。

那么,各位读者心中的“千古第一咏梅佳作”又是哪一篇呢?欢迎留言各抒己见!

参考资料:《全宋词》

文中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