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遭遇能源危机,电能成能源消费主力军,中国高瞻远瞩布好大棋

subtitle
缁尘绮陌 2021-10-30 09: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是唯一一个给美国构成军事、经济、外交、政治、科技等全面威胁的国家。”这并不是我们在自吹自擂,而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刚刚上任以后所发表的言论。

尽管他言语之中充满了对中国的敌意,但也侧面反映中国可以与美国一较高下的强大。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且生产总值仍在不断上涨,随着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的进行,影响力也愈发提高,我国还率先掌握了5G技术,领先全球。

(一)遭遇能源危机,“血液断流”

原油可谓浑身是宝,它可以被炼制成汽油、航空煤油、柴油、润滑油、石蜡、沥青,同时也是杀虫剂、化肥以及各种塑料制品的主要原料。正因如此,它才被冠以工业血液的称呼。

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后,石油逐步地成为了工业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中之重,所以才有了那句,“谁掌握了石油,谁就可以控制世界格局”。

全球的主要产油国不多,但每个国家却都需要它,如此一来,形成了僧多粥少、狼多肉少的局面。像沙特阿拉伯、阿联酋这样本来名不见经传,存在感极低的小国,也凭借着丰富的油气资源一跃成为土豪。

然而这些国家军事力量薄弱,综合实力过低,也没有过硬的勘探开采技术。因此,他们必须要借着强国的力量才能保证正常的原油供应,且防止不被他人侵吞财产。

二战结束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美元与黄金挂钩的霸权地位,也让美国可以通过薅全世界的羊毛来发展经济。

等到欧洲各国完成战后重建,逐步想要摆脱美元的束缚,而美国又靠着武力和科技,软硬兼施胁迫很多中东国家加入自己的阵营。美元又一次得以与石油挂钩,继续呼风唤雨,制裁其它国家。

美国认为仰仗中东小国保障自己的国际地位,终究还是会受制于人,因此开始致力于国内页岩油的开采。2018年,美国的页岩油开采数量达到了6.7亿吨,与沙特的5.2亿吨和俄罗斯的5.6亿吨分庭抗礼,三者占据了全球原油产量的38%。

去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令几个重要的产油国展开了价格战。沙特领导的OPEC成员国与俄罗斯领导的非OPEC国家,在维也纳展开了一场论战,使得国际原油在震荡中急剧下行。

作为全球第一大产油国,美国面临页岩油供应危机诱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彼时从沙特进口石油的价格,甚至要低于美国开采页岩油的成本,令其能源产业大受冲击。

同时,伴随沙特和阿联酋等石油出口国开采数量的增长,石油枯竭又成了世界不得不面对的难题。随着全球气候局势的每况愈下,人们对可再生清洁能源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在未来的某一天,很可能中东、委内瑞拉以及俄罗斯的石油全部枯竭。即使美国还可以再生产页岩油,但也不被世界所接纳,取而代之的是电力这种不会干涸、且不会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的资源。

如今就连宾利这样的高端汽车公司都要抛却纯油动力,进军混动和电动市场。看来,电力取代石油已经成了大势所趋。

(二)高瞻远瞩,未雨绸缪

至于美国根本就没有抓住这次机遇,比如之前得克萨斯州出现的供电危机,就让美国能源系统遭遇崩溃,暴露了美国在电力系统供应上的短板。

当天美国出现了一股强劲的寒流,致使气温骤降至零下二三十度,就连家里的马桶和风扇上都挂满了冰块。只要稍不注意保暖,就可能会冻伤。

而得克萨斯州没有暖气供应,无可奈何的人们只能去购买不合格的煤气,或者直接焚烧家具以取暖,还有人直接坐在车里开暖风。在这个过程中,有不少人因此中毒窒息。

那么,他们为何不开空调呢?原因在于寒流致使全州的供电系统大部分无法正常运转,只有少部分可以勉强维持,但是又供不应求。得州的供电公司决定坐地起价,直接把电价上涨到11美元。与此同时,酒店的房价也上涨了近十倍。

这暴露了美国的两个问题,其一,是资本家们的心狠手黑;其二,是美国在电力供应的短板。就凭这场事件足以说明,美国连基本的供电需求都无法满足,那么更无力发展全面的新能源经济。

而中国与美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很多年以前就开始着手发展特高压技术。当时中国的能源结构总结为一句话就是:多煤少油而气不足。煤炭是不清洁能源,会对环境造成致命的破坏,显然不符合时代发展的潮流。

而天然气和石油虽然在东北、华北、西北、西南以及中南地区有所分布,但远远无法满足正常的工业运转。中国每年还是要从全球进口大量的原油,是超越美国的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

而国际局势风云变幻,中国必须要为以后的发展铺垫道路,提前下了一步大棋。中国有三分之二可开发的水能资源分布在西藏、四川和云南,在广袤的大西北地区也有很好的风能资源。

在这些地方建立水能发电站、风能发电站以及太阳能发电站,很有优势,也可以让电能这种不会对环境造成较少破坏的资源,逐步替代不可再生资源,成为能源消费的主力军。

(三)出其不意,破浪而行

中国可再生发电资源大都分布在西部地区,而用电需求量大的则是东部地区,全国三分之二以上的电力负荷集中在京广铁路东面,这就造成西部产出的电用不完,而东部则供电紧张。

在这种背景下,西电东送就成了重中之重。不过传统的超高压输电技术损耗过大,成本过高,无法将电完整的从西部,输送到千里之外的东部地区。

为此,国家拿出了6000亿元发力加快电网发展和技术创新,通过更高电压等级电网的建设,带动整个电力工业的结构优化,从而摆脱对石油和天然气这些传统能源的束缚,实现能源的二次转型。

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2008年,中国第一个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终于落地。在十一五规划期间,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建设长度足足有了4200公里,变电容量3900万千伏安;此后,向家坝和溪洛渡水电站到华东和华中的正负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也将逐步实现。

此外,中国已经连续五年在可再生能源上的投入超过了千亿,占全球该领域投资的三分之一,专利数也是连续多年稳居第一。

功夫不负有心人,截止到去年年底,国家电网特高压骨干网架基本形成,中国可再生能源的总量相当于120座核电站,国家电网跨区输送容量将超过2亿千瓦,占全国总装机容量的20%以上。这意味着周边国家向中国长途跋涉输送电量将指日可待。

现在只有中国掌握了特高压输电的全套技术,我们的发展水平也已经得到了世界的认可。像巴西、柬埔寨等一众国家,要么是从中国购置特高压输电设备,要么是直接将整个水利发展工程承包给中国。

不仅如此,就连沙特、阿联酋这样的产油大国也虚心向中国求教,决心要建成全球最大的光伏发电产业基地。

显然,现在以电力为首的可再生能源,正在逐步取代石油成为能源的主流。而美国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它还执迷于发展成本过大,风险较高的页岩气。等到世界能源格局重塑那一天,中国高瞻远瞩,凭借着事先已经布局好的这盘大棋,必定是站在最尖端的弄潮儿。

届时,美国的地位必定会再次受到冲击,至少美元不会再是全球唯一的通用货币。当然,我国也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毕竟电力取代石油,还需要一些时日。

为了不被美国所扼喉,我们与伊朗、沙特、俄罗斯达成了多种协议,即使在未来的半个世纪,石油还是能源消耗的主流,中国也不必恐惧美国的限制。

现在的美国还一昧沉浸在自己的大国梦中,因为页岩油的开采成功而沾沾自喜。殊不知,中国早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随时翻盘,打它个措手不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