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与《现代教育报》| 储朝晖: 三十为教育而立

subtitle
现代教育报 2021-10-28 18:52

1991年,《现代教育报》的前身

《北京教育报》正式诞生

2021年,《现代教育报》迎来而立之年

在这值得纪念的日子里

与大家一起分享这份喜悦与荣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2021年8月本报发布“我与《现代教育报》”征文启事以来,我们收到了广大读者朋友们大量来稿。我们将陆续选登部分来稿,与大家共忆30年相伴岁月,分享彼此相守的喜悦与荣光。

储朝晖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与《现代教育报》有缘。1991年,我在北京编《陶行知全集》(川教版)的时候,就有人拿着《现代教育报》的前身《北京教育报》的创刊号在原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办公楼里散发,我也拿了一份。2001年,《北京教育报》改名《现代教育报》,我在这年考上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博士。

大约是2002年,有位年轻记者拿着《现代教育报》在北师大教育学院博士生宿舍楼里散发,说是想约人写稿。我和他说起我曾拿到过《北京教育报》的创刊号,他因不知道那段历史而好奇地在众多人面前对我更加热情。这个机缘加深了我与这份报纸的联系,当时还留下报纸和他的名片,以便有机会将自己所做教育调查中的问题写出来发表。

当时,我并没有时间马上写出稿子交稿。一段时间后,针对当时已对教育发生影响却只见社会上一片欢呼声的互联网问题,我写了篇短文,题目中用了自己造的词“网开两面”,意在说明互联网对于教育而言存在利弊两面,而当时人们只是不断地欢呼它的先进,不提它有害的一面。我通过电子邮箱把稿件发给那位记者后,不久就发出来了,由此我第一次成了《现代教育报》的作者。

接下来大约在2003年,人民大学陶行知研究会开展活动,邀我参加,会上遇到《现代教育报》的记者,他们将对我的采访用不小的篇幅发表出来了,此后与《现代教育报》的交往便越来越热络了。

十分感谢《现代教育报》的记者时常盯着我采访和写稿,在把教育办得更好的共同目标下,我们相互提醒、促进、对话、追问,与前后不同时期《现代教育报》的记者交往竟然有三四十人,印象深刻的是我在医院做眼睛手术,《现代教育报》的一位记者正在打电话采访我,我无意中说了句“在医院”,她竟然执意要到医院来看我。

十分荣幸的是,《现代教育报》的几次年会,我都作为嘉宾受邀参加。每次我都依据自己的体会为提高报纸的质量出点主意。有一次谈到什么是高质量的报纸,我提了“三上”的标准:上领导办公桌,领导们觉得不看这份报纸就不能做好工作;上报摊,老百姓愿意掏钱买,如果没看到这份报纸心里不踏实;上网络,报上发表的文章确实好,很快上网,在网上阅读多,转载量大。

能够与《现代教育报》有如此紧密的关系,并在近20年来越来越紧密,的确是双方各有所需,各有所愿,各有所取,各有所爱,各有所得。令我感到心里踏实的是,我没有受追逐“核心”潮流的影响对不同报刊厚此薄彼。随着全国各地各种媒体采访和约稿的增多,我的时间总量不能比别人更多,挤出一点时间越来越难,不少好心人劝我:“非核心报刊的采访和约稿就不要理了!”我却始终难以做到这一点,我从不求着要在所谓的“核心”报刊发稿子,也从不顾及每年因此在考核绩效时会吃多大的亏,只觉得都是为了把教育办得更好,不同报刊有不同的阅读对象和人群,为不同人服务。于是,我每年总是花费不少时间给那些在一些人眼中看来不是“核心”的报刊写稿,接受它们的记者采访,这其中就包括《现代教育报》,就这一点而言我心中无愧。

以孔子所说的“三十而立”而言,《现代教育报》的三十为教育而立,我参与了这样的过程,自然感到欣慰。同时,“好教育”的目标并未真正实现,优质、均衡的教育尚未成为每个教育当事人的切身感受。《现代教育报》还需要与众多作者、读者一道接续努力,不断自我改进,自我超越,与人们对优质教育和幸福生活的追求同频共振,与时代携手并行。

我庆幸自己选择了改进教育作为自己的职志,把教育办得更好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这样的追求无止境,希望与《现代教育报》的合作缘分无止境,我们一起参与到服务人民对美好生活无止境的追求中去。

文字: 储朝晖

编辑:张秋颖

编审:郝彬

终审:王宇 苏金柱 鲍丹禾

关注教育的人都在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