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亿万富姐”吴英狱中起诉离婚,丈夫:我在外面也要生活,对不对?

subtitle
九派新闻 2021-10-28 12:00

“亿万富姐”吴英近日在狱中提起诉讼要求离婚,已获浙江省东阳市人民法院立案。

“吴英案”是受到广泛关注的民间金融案例。2006年,年仅26岁的吴英通过大量借贷,在浙江东阳快速崛起,缔造本色集团,2009年因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2012年,吴英被改判死缓;2018年,吴英刑罚减为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

【从美容店学徒,到“亿万富姐”】

2006年,时年25岁的吴英,因创造“一夜暴富”神话而引起海内外关注。

吴英,1981年出生,浙江省东阳市歌山镇人,1999年从技校中途辍学后在当地一家美容店当学徒。

2005年开始,她还与丈夫一起在东阳市区经营理发休闲屋、美容美体中心等。然而2006年秋天,时年26岁的吴英以亿万富姐的身份突现东阳。

她在东阳等地置下大宗固定资产,并高调向东阳歌山镇西宅小学和磐安贫困大学生分别捐赠80万元和50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2006年10月开始,各地媒体都开始关注吴英,用大量篇幅报道解读吴英的“暴富神话”。就在这段时间,吴英完成了其15家公司及分公司的设立登记、备案事项,此后注册成立浙江本色集团。

她的“本色集团”,行业涉及酒店、商贸、建材、婚庆、广告、物流、网络等。外界一度传闻其资产高达三十八亿元,并由此位列2006年“胡润百富榜”第68位、“女富豪榜”第6位,因此有了“亿万富姐”的称呼。

【从“死刑”到有期徒刑25年】

但从一夜暴富到身陷囹圄,吴英只用了短短10个月。

2007年3月,吴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逮捕。

原来,三个月内,她购下100多间商铺、创建8家实业公司,成立本色集团并自任董事长,还高调炫耀跑车、珠宝、别墅,风传拥有38亿元身价。但这些资金,其实都是借来的。她借100万,承诺三个月以后还200万,遭遇资金危机成了必然的事情。

2009年,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以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处吴英死刑。

一审、二审法院认为,吴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其巨额负债和大量虚假注册公司、成立后大都未实际经营等真相,虚构资金用途,非法集资人民币7.7亿余元,实际骗取3.8亿余元。

根据起诉书的指控,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吴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个人或企业名义,采用高额利息为诱饵,以注册公司、投资、借款、资金周转等为名,从林卫平、杨卫陵、杨卫江等人处非法集资,所得款项用于偿还本金、支付高息、购买房产、汽车及个人挥霍等,集资诈骗人民币达3.89亿余元。

此后,历经死缓、无期等改判波折,2018年3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将吴英刑罚减为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目前,吴英仍在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

【从“恩爱夫妻”到多次起诉离婚】

据华夏时报报道,2021年10月26日,记者从吴英的代理律师、上海市汇业(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吕海波处了解到,吴英近日在狱中提起诉讼要求离婚。

吴英在民事起诉状中称,被告周某某在没有和她离婚的情况下,跟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子,双方感情已完全破裂。请求法院判决她与周某某离婚,同时对59794万元的夫妻共同债务进行平均分割。

周某某在接受采访时称,他在2012年、2021年两次主动起诉离婚,但最后均无奈以撤诉告终。“她在里面多少年了,我在外面我也要生活。对不对?”

吴英与周某某2001年相识并恋爱,2002年6月登记结婚,二人未育有子女,周某某曾在本色公司担任副董事长一职。

据周某某回忆,其实最早的时候是吴英提出离婚,因为最开始法院判的是死刑,但当时他并没有按照吴英的意思去办。“当时我想,既然判的死刑,这个时候我提离婚太不人道了。”

后来,吴英在2012年改判死缓。“死缓出来最起码也要几十年了,我也要为我以后的生活着想,我就提出了离婚。结果她不同意,法院就叫我撤诉。因为财产的问题,当时是根本不可能搞清楚的,到现在为止都是一笔糊涂账。”周某某说。

“一直拖到现在,今年我又提出来了。”周某某称,这次由于吴英不同意网上开庭等原因,无奈只能再次撤诉。

吴英离婚案或将一波三折。首先,她面临的是无力缴纳近300万元诉讼费用的问题。在此前的生效判决中,吴英已被判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东阳市法院据此规定,对应吴英提出的共同债务59794万元,要求吴英7日内交纳案件受理费298.9万元,否则将按撤诉处理。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接受采访时指出,如果吴英确实无力交纳298.9万元诉讼费,不能因此剥夺她的离婚诉权,建议人民法院视情况让吴英减、免、缓交诉讼费。“如果确实一分钱没有,可以免除,你不能因为交不起钱不让人离婚。”刘俊海说。

【吴英背后:一个精明倔强的父亲】

据南方周末此前报道,《吴英:亿万富姐的罪与罚》一书的作者万茵曾公开评价,吴英案之所以波澜起伏,是因为吴英背后有一个精明而倔强的父亲——吴永正。

案发后的最初几年,四处奔忙的他会接到威胁电话,也有很多朋友劝他晚上不要出去走,但他照走不误。“我脾气暴起来,谁都拦不住我。人总有一死的,我怕你什么?

吴永正每个月14号,都雷打不动去监狱看吴英。他们什么都不聊,就聊案子的事情,吴英该做什么、他该做什么,解释完吴永正就走了,他离开后,同去的妈妈和妹妹会跟吴英聊聊日常。

一只120斤重、装满了诉讼材料的箱子,是吴英父亲吴永正进京的标配。拎着这样的箱子,他几乎每个月就要跑北京一次,已经跑了十几年。

从东阳到北京的这条路,吴永正已经非常熟悉。十几年来跑了上百次。来北京,不仅为了申诉,也联系学者和记者。

以前吴英公司的高管们,现在都去当老板了。吴永正回想在本色集团之前,吴英开美容院一个月多时也能赚50万,要是安安稳稳经营下去多好,“人一生之中离不开钱,但钱多了,保不准是坏事”。

【来源:九派新闻综合自阿里拍卖、南方周末、华夏时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