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约女网友宾馆见面,用药过猛一夜云雨,钱财被洗劫一空,命丧于此

subtitle
小仙女的大世界 2021-10-28 11:11

【本文节选自《刑事案件录》,作者:齐胖,有删减;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警察叔叔,我要报案。我要报案在哪立案啊。”早上,我和小苏刚进警局大厅打完卡后,一个看着二十二、三岁。顶多比我小三、四岁的小青年冲着我喊到。

我看了一眼那小青年,说:“你说什么?”小青年急忙回答道:“我要报案啊。”

我冲着那小青年扬了扬下巴说道:“不是这句,上一句。”

“警察叔叔。”小青年干脆地回答道。

我一脸不悦的说:“这不立案。”

小苏在一旁笑着对我说:“行了,别逗他了。”

小苏转向小青年问道:“你要报什么案啊?”小青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和一个女网友开房,醒了后,钱包里的钱没了,还有我的一块豪雅卡莱拉系列的手表。”小苏一听便立刻问道:“多少钱被偷了?”

那小青年说:“150。”

我听了一愣,问道:“你带几万块的表,现金就150?”

那小青年有点尴尬地说:“表是高档,但也好几百呢,警察叔叔。”

我听到了警察叔叔四个字后,立刻对着他说:“你这事随便找个派出所报一下就行,150都不够立案的。回家吧。”

我和小苏没空和那男孩瞎扯,便上楼进了办公室。

其实没有案子时也挺闹心的,队长非说要普及警讯条例,成天拿着警员规范在会议室里领着我们朗读……

读了两个小时,队长出去接了个电话。接完电话,回来对着我说:“警员规范不背了,有案子了。集体去现场。”

队长一声令下,我们立刻奔赴案发现场……“我去,这是什么地方。还有情趣道具哦。”小苏到了现场后,看了一眼,对我说。

现场在一栋很普通的住宅楼里,看着屋内的环境,很明显是情趣日租房,我观察了一会便和小苏进去询问情况了……“头儿,死者名叫王鹏,今年二十七岁。本市人,报案人是房主,这里是日租房。房主说昨晚死者来租房时说好的今天十点退房的,结果十一点了还没退,他就过来看看,发现死者一丝不挂地死在了床上。”我把死者的信息汇报给了队长。

我这边说完后,小苏一脸嫌弃的从法医那边走了过来。

小苏过来后对着队长说:“死者的死亡时间在昨夜十一点到凌晨一点之间。死因是马上风,下体现在还呈极度充血的状态。法医怀疑他应该是吃了过量的小蓝片,具体的细节,得等回去尸检后才能知道。”

队长听了我俩的话后,自言自语道:“这就叫那个什么石榴裙下,做鬼也风流啊。”

我听了后,笑了笑说:“头儿,死者的钱包不见了,衣服里也没有任何财物。我想这可不是风流死这么简单吧?”

队长听完我的话后,瞪了我一眼说:“其实本队长从进入现场时,就感觉此事有蹊跷。不过呢,现在首要的问题是我们得先等尸检报告。所以,还是收队,回去开会讨论案情。”

队长说完后,自己便下楼了,而我顶替他,喊了一句:收队!

回警局的路上,小苏看着我说:“我怎么发现你最近和头儿的风格越来越像了?是不是在一块待久了臭味相投了?”

我瞪了一眼小苏说道:“我俩在一块待的时间好像更久,你怎么不像我呢?”

回到了警局后,小苏在会议室里对着队长说:“死者,王鹏,未婚。社会关系比较简单。一家工厂的生产工人,正经的宅男。法医尸检报告上说,他体内含有枸橼酸西地那非的成分,就是学名万艾可的伟哥。根据他死时的症状表现,法医推断他至少在行房之前吃了50毫克药量的万艾可。”

队长听了小苏的话后,有点惊讶的说:“50毫克,那个东西不是有研究表明48小时内不得服用超过25毫克么?他一下子就干50毫克?这是要上天啊。”

“头儿,跑题了。”我在一旁提醒到。

队长看了看我,说:“那你说下一步怎么查,他是马上风死的。已经定性了。”

我想了想后,对着队长说:“死者的钱被人拿走了,那拿走钱的人肯定是和死者开房的那个人,而且她走之前也一定知道死者当时已经死了。所以我们还是得先确定和死者开房的那个人的身份。”

这时小苏说道:“问过日租房的老板了,当时去开房时只有死者自己。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队长听完后,想了想说:“马上风,他肯定不是和男人吧?从死者的生活中入手调查,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异性好友之类的。”

队长说完后,我和小苏便立刻去死者生前的工作单位调查……

“我去,终极宅男啊。平时就爱在家里上网,打LOL,这种人的生活太简单了。”小苏问明了死者生前的情况后,对着我说。

我笑着点了点头:“真难想象什么人能和他这种人开房。死者的手机也不见了,不然可以查一查的他的社交软件。”

我说完这句话后,小苏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对着我说道:“对了,听他的同事们说,他之前在本地的一个生活服务类的网站上发了个征婚的帖子,不久就说认识了个女孩。他会不会就是和这个女孩一起开房的?”

我听了后觉得小苏说的有道理,可是去哪里找那个与死者在征婚帖子上认识的女孩呢?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死者家里走一趟,既然他是宅男,那么现在只能寄托希望在他家里的电脑上。

我和小苏立刻赶往死者家中,和死者的父亲说明来意后,搬走了死者生前用的电脑机箱,准备回警局后好好的检查一下死者的电脑。

回到警局后,我和小苏刚才电话接好,队长便骂骂咧咧的从他的小办公室里走出来。

队长出来后,对着我和小苏说:“你俩,别玩了,去趟分局。接几个案卷过来,他奶奶的,各辖区派出所报到分局了,分局破不了,又上报市局。局长让我们插手。”

我听完后,对着队长说道:“头儿,什么案子啊?”

队长从我兜里掏出烟,点了一根说:“小案子,没你这个马上风的有意思。你赶紧把这个马上风的案子给破了吧。”

我听了队长的话后,朝着小苏看了一眼。

小苏不情愿的瞪了我一眼后,便去分局取案卷了,而我,则在办公室里继续摆弄着死者的电脑……临近下班时,小苏终于从分局回来了……

小苏进办公室后,我就问到:“又什么案子分局处理不了的?”

小苏喝了口水说道:“约女网友开房,一夜啪啪啪过后,身上钱财全部被洗劫一空。和今天早上要过来报案的那小子有点像。”

小苏说完后,停顿了一会,说:“不对,这些报案人都说对方是自己的女朋友。是在网上发征婚贴子认识的。不算是属于网友吧?”

我听了后点了点头说:“走吧,下班了。我心里应该有数了,明天和队长说吧。”

等小苏收拾好东西后,我俩便下班了……

第二天一早,队长刚到办公室时。小苏就对着队长说:“头儿,分局的案子都是些偷窃案,事主与女性开房,第二天醒来发现身上钱财都不见了。而且这些报案人所说的这名女性,都是同一个人。”

我等小苏说完后,便接着说:“查看过马上风的那名死者的电脑,在他的QQ里找到了与一位女性相约见面的聊天记录。他与这名女性是通过他在网上发的征婚帖子认识的,两人以处男女朋友的关系交往,这名女性叫薛涛。”

我刚说完后,小苏惊讶地叫道:“同一个人,这些男的也说那个人叫薛涛,是移动公司的一个营业员,哪个移动厅的他们都不知道,而且QQ上也没有照片。提供不了太多的线索,开房时也都是去的日租房,不用登记的那种。”

队长听了后,看着我和小苏说:“把马上风的那个案子和这些案子合并。把全市所有移动营业厅的员工挨个过一遍。”

小苏听完队长的话,反驳道:“头儿,她能用同一个身份骗这么多人,那就说明这身份肯定是假的啊,查不查没什么用吧?”

小苏这次的话,说的很有道理。对方用同一个身份行骗,那这肯定就是个假身份,根本查不到。

我刚想说话时,小苏抢着和队长说到:“头儿,我觉得小美同事也可以学学这些人,在网上发个征婚什么的,看看能不能吸引到疑犯的注意力,从而把疑犯引出来。”

队长听完后,拍着桌子说道:“很好,小苏现在进步的也很快,这点我也想到了。小美你去准备一下。”

出了队长办公室后,我对着小苏说:“你就这么把我推给别人了?”

小苏笑着对我说:“考验你定力的时候到了。不过,你可不准吃小蓝片哦。”

我已经发了两天的帖子了,好像石沉大海一般,根本就没人回复我……

小苏皱眉对着我说:“你这魅力也太差了吧。”

这时队长也走过来说:“现在的小丫头审美观念是:要求对方高大威猛英俊潇洒,又帅又爷们。可是小美的长相都很巧妙地避开了这几个形容词。”

我听完了这他俩的话后,嘟囔道:“那你俩谁来试试,再说了,我好歹身高够高大了。也算符合了。”

我觉得自己写的帖子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不符合疑犯的选择标准。我想到了这里,急忙查看了那些被害人的帖子……

“搞定,她加我了。”我把帖子重新修改了一下,疑犯果然加我了……

小苏说道:“怎么突然就加你了?”我笑着给她解释到:“我刚才看了看那些受害人的帖子,他们普遍年龄在二十三岁到二十七岁之间,而且说自己什么家里有几套房子几台车的。又说什么自己工作简单有局域性,宅男等等。我就照着改一下。”我见疑凡已经加我聊天,便开始急忙和她聊天……

经过三天的聊天,疑犯终于约我见面了。

小苏看着我和那名疑犯的聊天记录骂道:“太特么不要脸了这女孩。第一次见面就约去日租房,还说什么想和你单独待会,不被人打扰。这不是很明显想把你累的筋疲力尽,然后自己也爽够了,拿钱走人么。”

我和疑犯约定好了时间后,对着小苏说到:“行了,别发牢骚了。赶紧准备,晚上把她抓了。”

到了晚上九点半,我事先开好了一个日租房,等待着疑犯的到来……

到了晚上九点半,日租房的门,被敲响了。

我开门后,看到一个身高168公分左右的长发女孩。我对着她问道:“薛涛?”

女孩微笑着点头说:“是啊。”

她的话音刚落,已经承认自己就是疑犯。我立刻掏出手铐将她铐住。将她带回警局……

审讯室内,小苏问道:“姓名。”

“薛涛。”

“说真名。”

“我就叫薛涛。”小苏听了后,有点疑惑,便接着问:

“职业?”

对方回答到:“移动公司育明营业厅营业员。”

对方说完后,小苏立刻让人去核实了疑犯的身份证。而我,则在办公室里等待着小苏的审讯结果……

“审完了,她完完全全用的都是真实信息和那些发帖的男网友交往的。”小苏从审讯室里出来后对着我说道。

我听了后点头说:“她好聪明啊,这样的话定性不了诈骗罪。顶多就是个盗窃罪,她偷这点东西,交了罚金和双倍赔偿就是可以判缓刑了。”

小苏点头继续说道:“这女孩平时喜欢吃泡菜,看韩剧,吃烤肉。用韩国化妆品。”

我听了后,疑惑地问道:“韩国人?”

小苏笑着说:“NO,本市羊心台镇韩家村人。移动公司的临时工,农村家庭出身,又爱慕虚荣。工资低又不节俭,所以想出这么个办法骗那些网上的宅男。”

我想了想后,笑着说:“其实呢,和她见面的都是一些自吹条件怎么怎么好的,可是都根本不是什么优质宅男。都是些找不到对象的剩男或者一些Loser。”小苏无奈地笑着说:“最后,这女孩还说自己是等价交换,自己和这些人发生关系了。而且都是以征婚处对象的名义光明正大的交往。”

我听了后只是摇头一笑,在这个虚拟的网络世界中,真正的爱又会有多少呢?而同样在这个虚拟的网络世界中,打着以爱之名行骗、欺诈的又会有多少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5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