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全网泪目,70岁老人哭问民警,生活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

subtitle
燕梳楼2021 2021-10-28 09:3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柳如燕

很艰难的时候,我们总会对自己说,会过去的。

但其实,不是人过去了,而是事情过去了。

当生活的巨轮扬着滚滚灰尘碾压过来,很多人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

待它走了,才艰难地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

咬紧牙关,一边继续走下去,一边告诉自己:

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

01

昨天看了一个视频,破防了。

视频中,是10月21日的宜昌。

那一天,上午7点半左右,宜昌西陵交警刘正斌值班时,发现一位老人正推着一台缝纫机艰难地在路边行走着,便上前询问老人去哪。

老人认为是自己不该走在这里,马上焦急道歉:

“我对不起你,我没得办法,乖乖......”

她已经70多岁了,几天前,老伴儿刚刚去世,儿子在外地,家里还有一个白血病的孙女要照顾。

她想把老伴用过的被套补一补,却发现缝纫机坏了,一个人推着缝纫机去修理。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哭出声:

“我真是活不出来了......”

“我要是有能力我肯定要找个车子。我都七十几了,我都七十几了......”

听了老奶奶的话,刘正斌辛酸不已,安慰她不要急,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

没想到,老人哭着问他:“它(生活)几时好起来啊?”

刘正斌把老人送到路口,老人哭了一路,分手的时候,不断地对他说:

“我谢谢你,乖乖,谢谢你......”

老人去推着缝纫机走了,但刘正斌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于是一直留意着老人回来的身影。

看见老人,他赶紧迎了上去。

他帮老人把缝纫机推回家,到楼下后发现老太居住的是没有电梯的老式居民楼,又帮她将缝纫机抬上了楼送至家中。

在老人家里,他说:“我给你留个电话吧,周一到周五我都在这个路口执勤。”

觉得不对,马上又改口,道:“也不管星期五还是星期天了,有事你就给我打电话。”

老人记下他的电话后,感激地说:

“谢谢你,乖乖,你想吃什么也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做。”

两人的对话中,老人一直把刘正斌称作“乖乖”,也一直在表达感谢。

02

现场视频传出后,不少网友泪目了。

为老人揪心,也为这位交警的善意而感动。

好在,像这位交警一样的好心人,还有不少。

不少网友表示想要帮助该老人,询问有没有捐款渠道。

对此,宜昌西陵交警回复,这位老人是有接受政府补助的,并且相关部门也在积极介入。

也有媒体报道说,“当地相关部门前去看望了老人并提供帮助,老人孙女的病情目前已有好转”。

但,老人哭着问“生活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的情景,依然让人没法儿不惦念。

这比记者们一个个截住路人问“您幸福吗”,要叩问人心得多了。

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

有人拿着退休金走遍四方,有人推着缝纫机哭失方向。

有人牵着爱人手共享天伦,有人抱着病爱孙泣问苍生。

本该与老伴儿安享晚年,老伴儿却撒手人寰,单留她在这“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世上茕茕孑立,踽踽独行。

本该有子孙承欢膝下,儿子却远谋生计,每日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孙女活在病痛之中。

她是不幸的。

而最大的不幸,是这位年过70的老人,孤独地承受了所有不幸。

她必定是积压了许多痛苦,才会在马路上,面对一个陌生人的善意询问,忍不住崩溃哭诉。

难,是生活的真相。

而另一个真相是,即使很难,即使费力地推着笨重的缝纫机,她还是不得不往前走。

大多数人,都是如此。

03

生活的不易,其实没有年纪之分。

前两天,朋友约我出去吃宵夜。

半年前,她的父亲被查出患癌,住进医院,而她的母亲,几年前已因病去世了。

她一直表现得很坚强,该上班就上班,该照看就照看,每天医院和公司两点一线,从来没有跟谁吐露过压力和痛苦。

那个晚上,我们都喝了点酒,她跟我说了一件事。

某天她下班赶到医院,父亲刚从睡梦中醒来。

看到她满脸疲惫的样子,父亲认真又心疼地对她说:

“你要是扛不住了,给爸买点药吧,爸一定喝。”

她愣了快有一分钟,才反应过来父亲口中的“药”是什么,不禁对父亲发了脾气。

朋友是笑着跟我说这件事的,一如既往的洒脱和坚强。

但我分明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见她眼中闪烁的泪光。

我想,她应该也从我眼里看见了相同的光吧。

其实类似“坚强”“洒脱”“坦然”这些词,总会让人觉得残忍。

因为没有选择,我们只能坦然。路总是在前方。

所以我俩谁都没说破,咬着牙闷了一杯酒,辛酸苦辣尽在不言中。

每个人都有各不相同的痛苦和压力。

我们还年轻,远远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真的没资格叫苦。

04

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好像就是痛苦。

知乎上,有人匿名倾诉。

她说,自己拥有一个如无底洞一般的原生家庭,家里世代农民,没有一个大学生,除了自己。

家里盼着她好好工作,帮家里还钱,帮弟弟娶妻生子。

因为是个女儿,从来没有享受到父母的亲昵和宠爱。

人生的第一次旅游,是大一自己攒了500块钱去青岛,回来以后一家子围着数落她乱花钱。

像这样的事情,多到数不清。

“像我这样的人,不敢承受别人的感情,不敢结婚生子,就这么孤独一生也挺好。”

短短百字,配上一个不愿意被人发现身份的匿名头像,释放出压抑而又绝望的痛苦。

很难想象,这个女孩是以什么样的表情,敲下了这段文字。

还有一个人,也是匿名,讲了自己的故事。

他有一个坐牢的父亲,一个离婚改嫁的母亲。

一开始,他父亲只是吸毒,后来为了毒资,开始以贩养吸,直至被重判。

他对父亲最深刻的记忆,是某个下午,父亲毒瘾发作,癫狂地在家中翻箱倒柜并殴打奶奶要钱的样子。

父亲被抓后,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同学们也会骂他“没人要的毒杂种”。

他在沉默和孤独中读完小学,毕业时,一名同学在他的同学录上写道:

“真高兴以后再也不用见到你。”

他说自己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晚上,抱着同学录在被窝里无声痛哭的感受。

这样的成长遭遇,对他的性格产生了很大影响。

他沉默寡言,敏感多疑,如今已年过三十,依然孑然一身。

他与世界仿佛隔了一座不可逾越的精神高墙,尽管时时感到孤独的痛苦,却始终无法亲近别人,也不被人所亲近。

佛曰人生七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如何才能不苦?无生无老无病无死无爱无怨无求才不苦。

可是,人生的苦太具体,太繁多了,远远不止那七样。

而我们都是凡人。

05

突然想起,某个深夜还和闺蜜一起,在家里赶文件的晚上。

那天是注定要熬夜的,我在凌晨已然睡眼朦胧,却又不得不强打精神。

闺蜜给我端来一杯咖啡。

我开玩笑说:“心里本来就已经很苦了,你竟然还要给我喝这种东西,是要让我习惯苦味吗?”

她也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笑说:“我给你加了点糖。”

这本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但我竟突然觉得意蕴深长,于是记了很久。

是啊,如果你问我,生活到底是苦的,还是甜的。

我会告诉你,生活实苦

我们曾经以为可以赶快结束眼前的灾难,然后去追求属于自己的美好人生。

后来才发现,应对这些灾难的过程,就是人生。

那它什么时候会好起来?

我也无法给出答案。也许下一刻,也许永远看不到。

它就像一杯咖啡,时时用苦味来给你提神,给你醒脑。

但是,我可以选择给自己加点糖。

在有能力的时候,我还可以帮别人,也加点糖。

就比如那位好心的交警,想要给老人的生活,带去一些好转和希望一样。

就比如现在,我想要给文字,裹上一层治愈和勇气一样。

效果如何,因人而异。

但衷心希望每一个不容易的你们,都能从中尝到一点点甜,然后悍然打怪,温柔前行。

只要活着,生活的巨轮就不会停止。

或许没办法拒绝碾压,但我们可以选择笑着,还是哭着,也可以选择再站起来,还是直接躺平。

那些快要抵达临界点的崩溃,也总会因突如其来的温暖而释怀。

最最重要的是,不管身上有几多风尘,不管前路有几多荆棘,我们依然能够满怀勇气地告诉自己,也鼓励别人:

就算生活不可以,但我还可以。

我要走下去,走到它好起来。

嗯,一切都会好的。

资料来源于网络,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4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