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跑步进一线,杭州缺什么?

subtitle
潘永堂 2021-10-27 19:2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潘永堂

城市竞争

每天都有新话题

来看一份2021城市发展峰会等多家机构联合发布的“百强城市30强”榜单。观察榜单,相比于北上广深传统四大一线城市的地位稳固,分歧最大的可能是“杭州”。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评价杭州

  • 高度看好的,直接将杭州纳入第五,形成“北上广深杭”一线派;

  • 态度保守的,则将杭州排在固有的前十附近位置。

而关于杭州未来,是继续留在“宁苏汉蓉“强1.5线层级?还是向上一步挑战北上广深,迈入一线?

挑战一线,杭州,其实有它的本钱。

老潘看到了这两个数字:

2021年8月2日,《财富》杂志公布了最新的世界500强名单,中国大陆共135家企业上榜,其中总部位于北京的59家、上海9家、深圳8家,杭州7家(阿里巴巴,物产中大,吉利集团,荣盛集团,恒逸集团,海亮集团、浙江交通投资集团)、广州5家。500强企业维度,排名顺序是“北上深杭广”、

同样,在2020独角兽企业排名中,杭州同样以25家企业入围的成绩,超过深圳的20家、广州的12家,名列第三。这次的排名顺序是“北上杭深广”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世界500强企业的排名基础是“大”,代表的是规模,是历史上的存量积累

而独角兽企业的排名基础是 “新”,代表的是创新,是未来向的增量积累

从这个角度看。经过浙商模式、互联网科大潮、科创大潮的几轮跃升。杭州似乎在老赛道和新赛道、在规模和创新上,都已经大步迈入比肩北上广深的一线阵营?

另一个角度,杭州的人口导入同样亮眼。杭州市十三届人大六次会议上,《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20年杭州新引进35岁以下大学生43.6万人,人才净流入率继续保持全国第一。

而在近年,杭州所在的浙江省还迎来了“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大礼包,被视为是继深圳特区、浦东开发之后,国家层面的又一特殊政策集中区。

政策是天时、企业是地利、人口流入是人和。

天时地利人和之下,杭州,正在跑步进入一线行列?

Part 1

杭州进一线的话题

舆论与坊间

并非没质疑。

有人说,杭州走到今天,有它的偶然性:

最大的“偶然”,自然是阿里。一个揣测是,如果当年阿里并非诞生在杭州,或者如同曾被预测的那样将总部搬离杭州,今天杭州的风光,是否要黯淡很多?至少,电商及互联网产业链的成型,会很难如此顺风顺水地迅速推进?

阿里巴巴|图片来源于网络

也有人认为所谓“浙商模式”的诞生,也是几个偶然事件的产物。而随着产业结构的升级,传统产业进入惨烈红海竞争,产业结构和运营模式偏传统的浙商模式也在面临挑战。

在老潘看来,所有的偶然背后,都藏着必然。偶然意味着机会,但在机会诞生的当下,却并非每个城市的主政者都能够果断抓住、将偶然机会化为必然趋势。这需要的是对产业趋势的准确把握、顶层设计的精准思维、执行能力的强大高效。

把握住“偶然”,让其成为“必然”,是一流城市的必备能力。

而杭州当下的处境,正处在强势挺近一线还是停滞强二线的冲刺节点、转型路口。成了,一片坦途;不成,泯然众城。

这一次,杭州不能寄望于偶然,必须主动出击、成就必然。

杭州,要怎么做?

钱江新城|图片来源于网络

Part 2

有科技地产企业率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答案有点新奇。

新奇的点,首先倒不是在科技地产企业所擅长的建筑外形创新和摩天高度创立上,而是其在项目启动之时,就立下这样的愿景:

要引入10家中概股、20家上市公司、30家新金融公司、40家互联网头部企业、超5000位高层次人才,到其位于钱江世纪城的“新金融超级微城“,EIC内。

也就是,引产业、引名企、引人才

“三引”的主场,在杭州EIC。

EIC超级综合体

此前,在杭州老城区的黄龙商圈EAC(欧美中心),在作为互联网科技承载地的未来科技城EFC(欧美金融城)。这两大综合体,也分别对应着杭州的传统经济时代和互联网经济时代。可以说,EAC、EFC是今天的EIC诞生序曲和基础。

EAC的伙伴,是UBS、 DBS、 IBM、 Bell Labs、 ADIKIN、中国银行、 招商银行、 平安银行、中建投、中金、中航信托等世界 500 强及国际知名企业和金融机构。

EAC实景图

EFC的长期合作者,是阿里巴巴、基汇资本、快手科技、字节跳动、贝壳、明源云、老虎证券、云锋基金等互联网、科技及金融头部企业。

EFC实景图

而EIC,则集二者之长,被定位为“兼容传统 500强和科技 500强的超级综合体”。涵盖3栋超甲写字楼、3栋在线办公创业中心、1栋互联网总部IT&MALL、1座国际时尚商业街区。

EIC超级综合体

EIC超级综合体

EAC、EFC之后,超级综合体EIC有什么不一样,又要给杭州带来什么?

还是要从“偶然和必然“的博弈说起。

作为城市综合体,EIC提出的中概股、上市公司、新金融公司、互联网头部企业,都是在根据杭州当下的资源禀赋和产业格局,提出更具确定性的未来产业前景,是在产业层面为杭州“确定方向、确定必然性”。

为什么是这些企业与产业?

首先来自于城市的宏观战略定位。EIC为杭州提出的城市定位是“对标西雅图”。

美国西雅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果说在中国的一线城市中,上海对标纽约,以金融服务产业作为引领,深圳对标硅谷,更多将发力点放在科技创新,那么想要冲击一线的杭州,要对标谁?

一个答案是,非典型的“西雅图”。

西雅图有什么?

因何崛起?三大核心企业,波音、微软、亚马逊,是西雅图的代言,也是崛起的原动力。三大企业分别代表传统时代、科技时代、互联网时代分别促进着人流、信息、商品的流动。

西雅图亚马逊园区|图片来源于网络

超级企业的联动效应会在本地形成产业链聚集的朋友圈,比如拥有微软和亚马逊的西雅图就吸引了谷歌、Facebook、Twitter、eBay等新兴科技公司在此设立分公司。

而西雅图不只意味着财富,还有开放、闲适的生活方式的策源地。星巴克的总部也设在西雅图。

西雅图亚马逊园区|图片来源于网络

杭州和西雅图,起点类似,有传统行业浙商企业的带动、有互联网时代阿里的崛起、而在未来,因阿里而延伸的科技产业链,也将在不断增多的独角兽企业中形成自己的护城河。

超级企业带动、抓住时代风口、走出差异化路线、产业驱动之余辅以宜居、环境驱动——这是杭州希望复制的“西雅图路径”。

而充分领会本地的资源禀赋和城市现状,有的放矢地制定城市发展路径,也正是杭州走出“偶然崛起”,确定“必然路径”的选择。

EIC提出的中概股、新金融、互联网产业方向,就是基于杭州当下的产业禀赋作出的方向选择。而其开发运营者本身,也在EAC、EFC项目上,积累金融、科技、互联网等方面的企业资源和产业资源。

这是宏观的城市战略方向的对标,再看中观面的区域选择方向。

摊开杭州地图,由环西湖、到沿钱塘江、再到跨钱塘江的发展路径非常清晰。G20峰会、2022亚运会,让钱江世纪城迅速成为与钱江新城比肩而立的钱江湾区双星。

沿海沿江的城市,海湾、江湾总会成为资源高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